机会


  阿尔在自己豪华住宅的豪华寝室里安然酣睡着。他所以能过上这样天堂似的生活,就因为他是一个百万富翁。而他今天能有这么多的财富,则是由于他从不错过任何可以利用的各种机会。
  半夜的时候,阿尔被一种奇怪的声音突然惊醒。这一响动,仿佛是来自书斋那个方向。他急忙从床上爬起来,透过门缝,悄悄地向外窥视。
  黑暗中,一束白光在晃动,象是手电筒的光亮。仔细一看,一个人影又开壁橱,又在窥探桌子的抽屉。此时此刻干此种勾当的人,除小偷之外,岂有它哉。
  阿尔把挂在墙上的猎枪拿在手,并把它端了起来。突然,推门、开灯、紧接着一声呐喊,所有这些动作几乎是在一瞬间同时发生的。
  “谁?不准动,动就打死你!”
  在明亮的房间内,一眼可以看出,那是个衣着褴褛、容貌枯瘦的男人,他一面不知所措地举起了手,一面用乞怜的语调回答说:
  “请不要开枪,我投降!”
  “从哪儿进来的?”
  “是撬开了那个窗户!”
  一小块儿玻璃被打碎,好家是从那里伸手摘下了钥匙。
  “你是什么人!干什么来了?”
  “是小偷,请饶恕我吧!什么也还没有偷,不信请检查一下看看。”
  “不,这是不能宽恕的。人要靠辛勤地劳动来挣钱,不穷而获这种思想是极其卑劣的。所以,我最讨厌的是税务所和小偷,我要把你提交给警察。”
  阿尔一边警惕地端着枪,一边把另一只手伸向了旁边的电话机。一看小偷,表情十分可怜,跪在地板上正在苦苦哀求。
  “哎呀!请饶恕我这一次吧!”
  “不行!象你这样的家伙,完全应该进一次监狱!”
  “实……实际上,到现在为止我已是被抓进好几次了,所以如果这次再被送进去,那可是罪上加罪,恐怕一时就很难出来了。今后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决不再干坏事了,就象别人那样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请宽恕我吧!”
  “真的要做一个有用的人,这个想法很好!”
  “如果能饶恕我的话,让我干啥都行!”
  小偷在地板上一个劲儿地磕头求饶。阿尔稍微想了一想,然后叮问说:
  “什么样事情都能做吗?”
  “当然,不论吩咐什么都可以,请说吧!
  “那么,你把那边的金库给我打开!”
  阿尔指着房间一隅的大金库,郑重其事地说。小偷看了看金库,为难地摇了摇头。
  “这……这可不行,开金库的事没干过,特别是究竟怎样调对号码也不知道。您如果是想修理,请找专门修理的人,我不合适!”
  “很合适!号码和开库方法我告诉你。”
  “可是,……为什么那样……道理我不明白!”
  “不要说什么道理不道理,你就照我说的那样去做。当然,不愿干也可以。但在这里,我要用枪打断你的腿,然后把警察叫来,怎么样?”
  “明白了,我服从!不过,总觉得气氛有些奇怪……”
  小偷一边嘟嘟哝哝地唠叨着,一边按照阿尔指示的那样拔转了号码,用手一拽,金库的门慢悠悠地打开了。里边堆放着好多纸包,阿尔下达了如下的命令:
  “打开一个纸包着看!”
  “是!啊?这不是一捆钞票吗?”
  “是的,现在把其中的一张送给你,拿去吧!”
  “真有这样好事吗?”
  “不必客气,用它作旅费,赶快远走高飞,可不要再在这一带转转喽!”
  小偷呈现出无法相信的惊恐神色。
  “多么仁慈的心肠啊!不光给予宽恕,还能发给旅费……”
  “别罗嗦了,马上给我滚!”
  小偷放心大胆地从窗户跑了出去。不大一会儿,阿尔把金库里的东西移至屋顶,把猎枪放回原处,拽断了电话线,然后跑到公用电话处叫来了警察。
  “刚才,家中被盗了。由于凶器的威逼,把金库的开法说了出去……”
  不久,阿尔向赶来的警官作了详细申述。
  “指纹,我想还不会消失,一切都保持着原状,就象您看到的那样。今天刚从银行取回来的现款,完全被拿走了。”
  “看来损失很大呀,实在可惜!”
  等到警察表示于以同情之后,阿尔巧妙地开口说:
  “可是……在您认为方便的时候,我想领取一张被盗的证明书,因为听说它对于减免税款是必需的。……”
  (译自新潮文库1981年版星 新一著《多管闲事的神》)
                柴明俊 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