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情味的机器人


星新一

  已是中年的资本家R先生前来拜访年轻的学者F博士。短暂的闲谈过后,R先生说:“机器人固然挺好,可是总令人不太满意。”F博士反问他:“究竟哪一点使您不满意呢?作为这方面的学者,我很想了解一下,今后可以参考。”
  “简要地说就是没趣儿。机器人对工作确实勤恳,用起来也很方便。但是,不管你命令他干什么,它总是回答:‘是,明白了。’照章办事。准确而机械地干完了事。我知道对这项科研成果理应表示感谢,但是总觉得有些无聊。”
  F博士虽然也想反驳,告诉他不要苛求,但还是点头表示理解,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早就预计到将来将会有许多人提出这样的意见。”
  “我真没想到能从机器人学者口中听到这样的话。你这样说,一定是正在研究什么解决的办法吧?”
  “是的。说真的,就在前不久,我试制了新的机器人。然后,让他出去学习人生去了。”
  “你说是出去学习?让机器人出去学习这类话,真是闻所未闻。这是怎么回事?”
  R先生稍微有点惊讶,瞪圆了眼睛。F博士做了说明。
  “过去的机器人,在制造的同时就把基本的程序编进去了,以后也只能再吸收一些必要的程序。因此,它就变成了机械的、准确的机器人了。但是,这次不同,在存储装置上还留有剩余,让他在人类中生活。这样,和过去的机器人相比,当然可以增加一些功能。”
  “的确,应该让他带点人情味儿。那么,结果怎么样?”
  “还说不出所以然。为什么呢?因为昨天他才结束学习,刚刚回来。此后还要在这里试用一段,要观察一下他的效用。”
  R先生听了F博士的话,探出了身子。
  “请让我把他带到家里使用吧。关于使用的感觉如何,由我来写报告。对于从前那样过于老实的机器人,我已经腻烦得难以忍受了。用新的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危险吧?”
  “这一点是靠得住的。在设计上绝对保证不会对人有什么危害。但是,他从人类接受了什么样的特性,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这还不太了解。”
  “正因为是这样,才更有趣。请务必借给我。不管使用费是多少,都由我来付。”
  R先生这样恳求,终于得到了F博士的允诺。于是,他就把从F博士那里借来的那个机器人带回到自己的家中。
  “那么……”
  R先生坐到椅子上刚要说话,机器人便回答了:“好,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怎么,这和过去的机器人似乎没有很大差别。但是,也行啊。我想喝酒。给我调制一点叫做新兰的混合酒。如果不知道调法,就查一下书架上的那本书。”
  若是以前的机器人早就着手去干了。但是,这个机器人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R先生催促他:“喂,为什么不去干哪?是不能干吗?”
  “当然能干。但是,喝酒不好。它对身体不好。对内脏、对大脑都没有好处。”
  “不必担心,如果胃有毛病就吃药。”
  “那才是浪费呢!您应该停止这些作法。如果您意志力不坚决硬下命令非得调酒不可的话,那我就去调制,但是……”
  “好吧,我明白了。我不想喝酒了。回头我自己调酒再喝吧。那么,不喝酒就去郊外兜兜风吧。你给我开车吧。”R先生又发出另外的命令。但是,那机器人还是在那里站着。当R先生刚要说出不满意的话时,机器人又回答了:“最近,汽车事故正在增多。有些人虽然知道机器人开车很安全,但是偏要自己抓过方向盘,所以事故就多了。如果碰上这种事可就毫无办法了。还是在家里呆着最安全。如果您想观赏风景,请打开立体彩色电视。如果您想呼吸新鲜空气,请旋转空调装置的按钮。如果您说即便遇到交通事故也不要紧,硬要开车出去的话,我当然乐于听命,因为我这身体碰上什么事故也不会破裂,毫不在乎。”
  “你这家伙尽说些令人厌烦的话。这样我也不愿驾车出去了。我困了,你把这个房间的墙壁重新裱糊一次。”
  可是,机器人又答话了:“如果要我干这件事,还是再稍等一等为好。不久就要研制出一种新的糊墙纸,和以前的产品相比,即坚固耐用,又不沾污垢,而且声音回响、色彩、还有其他各个方面都很好。现在重新裱糊,很快还得换上那一种。我想那太可惜了。”
  “不必担心花钱。”
  “是,如果您在充分了解了这种浪费后还要下这样的命令的话……”
  “够了,够了。算了吧。你就坐在那里休息吧。”
  R先生放弃了支使他的打算。为了慎重起见,他向墙纸公司挂电话做了个调查,结果真是象机器人说的那样,预计在最近出售新产品。
  第二天,R先生带着机器人,来到F博士这里。博士问道:“使用当中感觉如何?”
  “的确和以往的机器人不一样,是带有人情味的机器人。但是,人情味过重了,每一次下达什么命令的时候,他就忠告什么对身体不好啦、太危险啦、太浪费啦等话,这样对主人自然是忠实的,但是使人感到不好用他,实在没有办法。这哪是什么学习人生,分明是在什么地方养成了规劝人的癖好。”
  “可是,我并没有把他送到喜欢规劝人的地方去学习呀!”
  “尽管这么说,事实却是那样。请你仔细检查一下吧。”
  F博士一边觉得纳闷,一边开始进行精密检查。这是很费时间的,但是R先生还是抱着好奇心等待着。
  过一会儿,F博士说道:“不错!的确和以前的机器人不一样,具备了人的性质。”
  “是那样吧?可是,他是怎么沾染上规劝人的毛病的?”
  “不,那不是规劝人的毛病。”
  “那么,是什么呢?”
  “那是巧编借口,企图从中偷懒的品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