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币


星新一

  一天晚上,在一个小镇边上的一幢屋子里,三十多岁的女主人正在和一位来访的中年男子谈着话。两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显得非常认真。在两个人之间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一叠纸币。那位中年男子说道:“不管怎么样,我必须拿到手以后才回去。这是我借给你的钱,并且事先规定好的,还债日期也已经到了。如果你不把这笔钱给我的话,我跟人家签订的那份合同就会因为未能按期付款而失效。这样一来,我的生意可就再也做不下去了。”
  可是,女主人也愁眉苦脸地哭丧着说道:“当然,您说得一点不错。可是,求求您,请再宽容几天吧。老实说,我的孩子突然得了急病,急需医药费。如果把这笔钱还给您的话,也许孩子就没指望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女主人苦苦地哀求着,几乎就要跪下来合掌磕头了。可是,中年男子却闭起眼睛使劲地摇着头。
  光靠磨嘴皮子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心肠过软的人往往会吃亏。中年男子狠了狠心,伸出手去准备拿桌子上的那叠纸币。女主人哭哭啼啼地扑到桌子上,死死地捂住那叠纸币,苦苦哀求着对方,千万不能拿走。
  这时候,窗外有两个黑黝黝的影子,正在瞧着屋里的这番情景。究竟是否可以称之为人影,还无法断定。——他们是从塞夫星球上来的宇宙人。
  他们并不是特地为了什么目的而到地球上来的,只不蜘是走马观花似的到各个星球上去参观参观,满足一下好奇心而已,其中一位塞夫星人说道:“看来他们好像正在争夺桌子上的那件东西呢。那是什么呀?”
  不知道,从刚才起我就注意到了,这很可能是什么相当贵重的物品。”
  “如果不查明事物的真相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回去的话,以后头脑里会老是牵扯着这件事情。也许这样做不太客气,但总得看个仔细呀。”
  于是,两位塞夫星人便闯进了屋里。正在争夺纸币的两个人抬起头来一看,不禁吓得魂飞魄散。只见眼前站着两个怪物,浑身上下都是绿油油的,并且还布满了许多粉红色的水珠状斑点。纵然这一男一女都是色盲,也免不了要大惊失色的吧。因为塞夫星人的手和脚极细,而身体却又粗壮得像只水桶。圆滚滚的大脑袋上光秃秃的,连一根头发也没有,并且还有那金光闪闪的大眼睛。
  不用说,女主人和那位中年男子只看了一眼就吓得昏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可是,塞夫星人们却不顾这些,伸手把桌上的那叠纸币拿了起来。
  “有四个角的薄薄的片伏物,上面还印着细致的花纹。就是这些特征。”
  “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都无法相信这是贵重的东西。看上去也不像是什么珍贵的艺术品,也不可能是用什么价格昂贵的高级材料制成的。”
  “也许这玩艺儿制作起来很容易吧一先放到复制机里面去试试看吧。”
  两个塞夫星人拿着这叠纸币走进了停在附近树林子里的那艘宇宙飞船里,并且把纸币放进了复制机内,这种特殊的装置能够迅速地查明被放进去的物体的成分,并且照原样复制出来,无论是内部组织还是外表形态都跟原物一模一样。
  “如此简单的东西,一定能够轻而易举地复制出来的。然后把这复制品和原物都放到老地方去,看那两个家伙是否会感到满足。这不是一个很有趣的试验吗?”
  “两个塞夫星人又重新回到了刚才的那间屋子里,把两叠纸币并排着放在桌子上,然后躲在暗处悄悄地进行观察。
  过了一会儿,那位中年男子和女主人苏醒了过来。
  “啊,真叫人吓了一大跳。刚才好像看到了什么极其荒唐怪诞的东西,可是……”中年男子说着便惊魂未定地看着四周,慢慢地站了起来。
  “我也是呀。可是,根据常识,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一定是某种幻觉吧。而且什么痕迹也没留下来呀。”女主人也诧异他说着。
  接着,两个人又继续谈论起刚才那件关于钱的事情来了。可是,他们低下头来朝桌子上一看,突然发现怎么多了一叠纸币。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啊?是您拿出来的吗?”
  “不,不是呀。”
  虽然对此感到很奇怪,但两个人却不约而同地把纸币到了手里,对着灯光仔细地看了看,一点不错,是真正纸币。因为塞夫星人的复制机极为精巧,连纸币上的水和污点都丝毫不差地复制了出来。
  中年男子和女主人疑惑不解地互相说着话。
  “钱怎么一下子会增加一倍的呢?这只能认为是奇迹。”
  “一定是神仙可怜我们,特地恩赐给我们的吧,”
  “我只觉得眼前有个什么影子似的一闪,马上就失去了知觉,现在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好像并不太像神仙的样子呀。那样的事情我也不打算去想它,只要有这笔钱就行了。这样我的那份合同就不会失效了,”
  “请,请拿吧。反正还有一叠是归我的。这样,我的孩子就得救了!”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了满意的笑容。
  两个塞夫星人回到宇宙飞船里以后也感到非常奇怪。
  “实在是难以理解。那两个家伙居然会从心底里感到高兴。那明明是毫无价值的废物一样的东西,可以说是没有丝毫实用价值的呀!”
  “唉,不理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各个星球上都有着难以理解的风俗习惯嘛。”
  “那么,你看怎么样?既然那些家伙对这种东西爱不释手,而且与这种东西的成分相同的材料附近有的是,我们不妨大量地复制出来,给他们留在这儿吧。”
  “那倒也不错啊。反正又不要用什么稀有元素或放射性物质作原料,并且也不像复制那种精密度很高的仪器那样要花费很多时间。复制这种东西再简单不过了。”
  塞夫星人们又开动了复制机,转眼之间就复制出了一大堆纸币,少说也有几百亿张。
  “这些总够了吧。哎呀,快到出发的时间了。等到字宙飞船起飞以后,从空中把这些东西撒下去吧。想必这个星球上的居民们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吧。”
  “是啊,虽然我们以后不会再到这个星球上来了,但是我们的头脑里将永远留下一种美好的口忆,因为我们为这个星球上的居民们做了一件好事情。”
  接着,他们便驾驶着宇宙飞船腾空而起,然后就把那几百亿张纸币从空中撒了下去。
  (李有宽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