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的时代



            作者:星新一 李有宽 译
  早晨,N先生出门去上班。他的住房在一幢公寓的第三十五层楼上。他乘着电梯往下降。电梯在第三十层楼处停了一下,走进来一个小男孩。N先生看这孩子有些面熟,于是便招呼道:“小朋友,上学去吗?”
  “嗯,上学去。”
  “真是个好孩子,好好用功学习吧。”
  N先生爱怜地抚摩着孩子的头。突然间,这个孩子热情洋溢地唱起了歌来:“请吃拉夫拉,请吃拉夫拉。”
  拉夫拉是一家食品公司的商标名称。就是说,这孩子唱的是广告歌曲。过了一会儿,这孩子像是清醒过来似的,不好意思地抬着头向N先生微微地笑了笑。
  在第十五层楼处,电梯里又走进来一们中年妇女。
  “派力亨糖果可真是美味可口,独具风味啊!”她用颇为赞赏的口吻高兴地说着,随后又像刚从梦中醒过来似的向N先生打着招呼道:“今天天气不错呀。”
  电梯下降到一层楼,大家都蜂涌似走了出去。
  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以前被认为是难以办到的那些事情现在已经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了。最近,心理学和大脑生理学的研究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有些专家开发出了一种新技术,只要利用药物并稍加训练,就能对条件反射加以控制。那么,什么是条件反射呢?例如,每逢喂狗的时候便伴以铃声,经过长期训练以后,即使不给食物而仅仅是铃声也能使狗的嘴里分泌出大量的唾液来。这种现象就称作条件反射。而最近所发明的这种新技术就是将这种条件反射应用于人类,并使之固定化。
  事情很清楚,刚才那个小孩只要一被人抚摩头部,立刻就会不由自主地唱起商业广告歌曲来;而那位中年妇女则只要一感受到电梯的落下感,就会不知不觉地从嘴里发出自言自语的赞叹声来。当然,不用说,他们每个月分别可以从各家广告主企业那儿得到一笔报酬。
  在这个宣传的时代里,几乎每个人都有一条或者数条反射性神经租借给了受各家企业委托的广告公司。蕴藏在人体内部的潜力是不可估量的,并且,人类本身巧妙地利用自己的潜力的才能也是不可估量的。
  N先生乘上了上下班专用的地铁。现在正是上班的高峰时刻,车厢里挤满了乘客。
  “弗洛里那化妆品精美高雅,举世无又!”一位年轻的姑娘用优美动听的声音自言自语地说着。这是因为有谁轻轻地碰了一下她的肩膀,于是便产生了条件反射,脱口而出地发起了牢骚,以示不满。她反复地说着这句话,并且感情极为丰富,简直就像某个话剧演员在背诵台词似的。“想必这位姑娘从广告公司得到的报酬一定相当可观吧。因为广告公司在租借每个人的反射性神经时,是根据其工作效率的高低而支付租金的。”N先生暗暗地猜想着。“也许那位姑娘打算以此作为结婚费用吧。”
  如何使用自己的身体是每个人的自由,并且以此来增加收入也是无可非议的。当然,决不允许使用危险的媒体来产生条件反射。无论多么需要金钱,也不会有这种傻瓜的——当自己的手被门夹住时,先故作镇静地唱上一段广告歌曲,然后再龇牙咧嘴地喊着痛高声呼救。
  在车厢里有位中年男子,可能是昨天夜里没睡好吧,他张开嘴巴打了个哈欠。于是,随后便无精打采地说道:“啊,强化朵蜜恩是最好的恢复疲劳的滋补药……”
  在对面的一个年轻人打了个喷嚏之后,便自言自语地说道:“鲁基牌药片对于伤风感冒疗效最佳。”
  至于这个年轻人是否立刻就服用鲁基牌感冒片却很难说。要知道,即使收音机里播送的广告节目在为某家企业生产的收音机作宣传,但这台收音机却未必就是该公司的产品。这也是同样的道理。
  “哎哟,久违啦!”
  从N先生身后传来了惊喜的喊声,他回过头去一看,原来是当年学生时代的一位老朋友。于是两个人便亲切地握着手。N先生说道:“最高级的咖啡要数戈拉克西牌的了。你有兴趣去喝上一杯么?”
  “好哇。很久没见面了,待会儿到附近找家茶馆喝上一杯吧。咦,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咖啡迷的呀?”
  “你是说这件事情吧。是这样的,在一个星期以前,我把在握手时产生的条件反射出租给了一家咖啡公司。不过,要是说到喝茶的话,我还是喜欢喝掺有柠檬汁的红茶。”
  N先生和朋友下了地铁之后,便在一家茶馆里闲聊了一会儿。那位朋友抽完一支香烟,在随手把烟蒂摁灭的时候,他自言自语地说道:“爱恩捷尔旅行社将为每一位游客安排最合适的旅游日程。”原来他把这一动作的条件反射租给了旅行社。
  由于在上班途中遇上了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所以N先生到达公司大楼时稍微迟了一点。电梯里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人了。一位年轻的电梯女服务员向N先生嫣然一笑。这位姑娘长得很美,N先生上下打量着她。
  “真漂亮啊!”N先生挨近她身旁悄悄地说道。趁着这儿没有别的乘客的好机会,N先生轻轻地和她接了个吻。她也并不表示拒绝,只是微微地闭着眼睛,似乎沉浸在某种幸福之中。接着,她便开口说道:“卡贝拉果子露的味道就像接吻一样甜蜜。”
  所谓卡贝拉原来是最近十分畅销的一种饮料的名字。
  “你居然把接吻时的条件反射也出租给广告公司了吗?真是出人意料之外啊!”N先生说着,便在自己办公室所在的那一层楼下了电梯。其实他内心并不对此感到惊讶。这种新技术刚开发出来时大家都感到有点异样,挺不自然的,然而一旦普及之后便不足为奇了。虽然N先生从早上起就听到了各种商品的名称,但很快就忘得一干二净,在大脑里没有留下任何印象。
  ——蕴藏在人体内部的接受宣传的可能性固然是不可估量的,但是蕴藏在人体内部的对外界环境的适应性却似乎更为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