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星新一
  S先生独个儿住在郊外的一片树林的深处。不,说得准确点,是和一只猫住在一起。
  那是一只昂贵、毛色齐整、好看的猫,主任十分喜爱,简直当作自己的宝贝一样。他买了好多有关养猫的书籍,反复研读,最后几乎本本都背得滚瓜烂熟。
  他研究猫所爱吃的事物,每天都做给它吃。并且,每当猫的身体稍有欠佳,他便会急急忙忙地去请医生。
  大多的人,一到晚上,总爱看看电视,可S先生倒宁可欢喜去抚摩几下猫背。
  有一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情。
  屋外响起了一种陌生的声音,接着,又响起了敲门声。
  S先生停止同猫玩耍,打开门,朝外张望,不禁纳闷住了:敲门的竟不是一只手,而是一条淡茶色的细长的东西。它既象鳄鱼的尾巴,又象章鱼的脚。
  “究竟是谁在捣鬼?”
  S先生说着,凑着暗淡的光线细细一看。这下子,他可吓晕过去了。
  原来那条淡长茶色的细长的东西,并不是工具、玩具之类的,而是身体的一个部分。
  大小虽同人差不多,可形状全然不同。这种生物从前面看像个扑克牌中的梅花,从旁边看又像黑桃;从上看近似红心;悬起一只脚,留下的脚印也许是方块形状。
  它有一条淡茶色的长臂从头顶边上伸展着。这种生物地球上是不可能有的,一定是从遥远的纸牌星来的。
  纸牌星人钻进大门,来到室内。猫无聊地伸展身子躺在地上,只是“喵呜、喵呜”地叫着。
  听到这声音,纸牌星人发话了:
  “我能以精神感应的方式同任何星球上的任何生物进行交谈,那是在学校学到手的。现在就用它来谈谈吧!”
  猫同志了叫,也以精神感应方式回答道:
  “哎哟,语言沟通了呢,真方便!可我从未见到过您,有什么事吗?”
  “说实在的,我是纸牌星来的调查人员。我到处巡视茫茫星际,专做区别和平与非和平星球的记录工作。”
  “那么说,您顺便也上这儿来罗?”
  “是的。不过,我可佩服您了。大多星球上的居民一看见我这般模样,就会惊恐万分地乱叫乱逃。可是,您却颇为镇定自若呢。”
  “如果个个都胆惊受怕的话,那统治者的位子就保不住啦!”
  “那倒是。您是统治这个星球的种族吗?我原先还以为倒在这儿的两条腿生物也许是统治者呢!真是对不起。那么。这两条腿的生物是……”
  纸牌星人用淡茶色的臂尖指着失了神儿的S先生。猫小着声儿地答道:
  “这两条腿的自称是人,是我们的奴隶,得专门好好地给我干活。”
  “您能说详细点吗?”
  “哟,全部说来可太麻烦了。比如,这所房子,是人制作的。还有,他饲养了一种叫牛的动物,每天挤奶给我送来。”
  “这可不是一种相当聪明的生物吗?可是,不久他们也许会对自己的努力地位感到不满,而想到要背叛。这不要紧吧?”
  “不用担心,他们哪有这么聪明。”
  纸牌星人钦佩地听着,掏出一种奇形怪状的装置,说:
  “实在很抱歉,能让我使用一下说谎拆破仪吗?我想正确地做个调查。”
  “请便吧!”
  猫似乎很不乐意地答道。纸牌星人把一件机械搁在猫的头部,提了几个问题。
  接着就开始合适起踏所说的是否真实。并且,特别留神调查它是否具有一颗善良的心。
  “真令人吃惊,像这样和平的种族所统治的星球,我还从未见过。我祝愿你们能永远继续统治下去!”
  “那当然罗!”
  纸牌星人个别了猫,移动起笨拙的身子,从门口出去了。然后,它进入停候在林中的小型宇宙飞船,消失在夜空。
  过了不久,S先生神志清醒过来,提心吊胆地环视了一下四周,便对猫说道:
  “你看到什么了吗?我觉得好象有个奇形怪状的东西。”
  猫像往常一样,“喵呜喵呜”地叫着。
  S先生点着脑袋,说:
  “没看见过吧!那当然,不大可能有那种淡茶色、梅花形的生物。肯定是我自己的错觉。喂,你说是不是?”
  S先生又开始抚摩起猫背,猫宛若无事一般,只是“喵呜喵呜”地叫着。(全文完)
  (日)星新一著鲁春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