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伟计划



                作者:星新一
  三郎接受了R企业的就业考试。这一天,他正期待著考试的结果,R企业的经理上门来了。事出意外,三郎疑惑地问:
  “这,这……怎麽?如果合格了发一封通知就行了,就是不合格,难道特意……"
  “不,你以最佳成绩通过了。因此,我们有一个特别委派。"
  话题似乎事关重大,三郎听得有些紧张:
  “是什麽事?要是我能胜任……"
  “我们考虑不录取你,让你转去接受K企业的就业考试,你一定能通过的。"
  “怎麽?K企业不是您那儿的竞争对手,而且对你保持著优势吗?我觉得如果能扭转这种局面很有意义,才投考您的企业,难道我这些打算……”
  经理微微一笑,促膝谈道:
  “你这番话颇有见识。正因为如此,一定要委派你。就象你讲的,无论我们如何努力,别说超过K企业,连赶也赶不上。现在需要一个人去刺探内幕,搜集情报。"
  “啊呵,当间谍潜进去?"
  “对了。你一定能干得出色。一旦成功,报酬不在话下,还立即给你要职。我也不催,你可以步步为营,花多长时间也不怕,小事情不报告也罢,免得为了价值不大的情报惹人怀疑,鸡飞蛋打。"
  “既然信任我,又这样叮嘱下来……"
  三郎被说动了,宏伟的计划就此开端。接受K企业的就业考试後,他成了那里的职员。
  不用说,进去头一年,是与企业的重要事物不沾边的。可是三郎不急不躁,只管坚持不懈地努力。他勤勉地处理工作,把争取上司和同僚的信任作为起点。
  在企业外面,三郎也洁身自好,循规蹈矩,避免引人注目。搞间谍工作务必早早站稳脚跟。
  普通的职员,到新环境里的第三年上就懈怠了,表现出嫌工作岗位乏味啦,怀疑自己的能力啦,或是一不顺心就一蹶不振的状态。三郎却做到了对工作热情不减。无论怎麽说,他有自己明确的使命。周围谁都难以察觉,他竟扮演著可怕的角色。与其他人全不相同,他感到乐在其中。这样非但没有不满,工作著反而是享受,还得设法控制浮到脸上的微笑。
  出现了这样的干材,K企业没有置之不理,他很快就被提拔为科长,向机密靠近了一步。可是他仍然不动声色地安于职守,他深知如果这时暴露的话,将前功尽弃。
  三郎对待工作越发尽职。一次,他检举了受贿对外泄密的下属职员,并立报将其解雇:要是容下这个人,自己费尽心机在长远计划下充当间谍潜伏的价值就失掉了。
  这些功绩是人们有目共睹的,从而使三郎备受信任。他深得人心,甚至董事也来为女儿提亲。要是推却,人家可能盘问理由产生疑窦。三郎便积极地应承下来。要掩护自己的真面目,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伪装了。干间谍非冷酷无情不可,凡是能利用的,就必须利用。何况董事的小姐相当美貌,性情也贤慧。
  三郎在家里也是好丈夫。要彻头彻尾瞒过敌人,得从身边做起。妻子回娘家时,满口夸奖三郎,这带来的好处自是不言而喻。
  三郎不知疲倦地埋头苦干,步步升高,终于接近了K企业的中枢;功到自然成,他年纪轻轻,就具备了出席董事会议的资格。
  三郎想,K企业的全貌大致能摸清了,及早告一段落,归纳一份报告回R企业去也行了。可是又一转念好容易熬到这一步,再坚持一段,说不定还能取得更大成果。三郎选择了後一条路。
  功德圆满的一天终于来到了,他熬到了能知悉K企业一切机密的地位--当上了社长。
  同业中,都称他是凭实干崭露头角的年轻经理。当然,他不仅能够知悉一切秘密,而且可以随心所欲地经营管理。
  “K企业的兴衰,都在我的操纵下,就如此巧妙地让他倒闭,我的使命便顺利结束了。"
  他心中嘀咕行动的方向。
  “……可我干吗非要毁灭它呢?这是我多年含辛茹苦取得的成果,换取一星半点的报酬实在不值,就算回去当董事又怎麽样,哪怕被指定做候补经理也得不偿失。"
  在他的心目里,冷酷无情的生存法则已经根深蒂固。
  另一面,R企业是在欢欣鼓舞地静观待变,然而时光荏苒,仍见不到任何反映。私下去联络,答复只是冰冷的沉默。
  R企业恼羞成怒,到处散布说,K企业的经理是我们的奸细。这本来不是虚构而是事实,但收效却事与愿违。
  K企业的职员听到後,反而激发了敌忾之心,在新经理治理下奋发图强,激烈竞争的结果,终于导致了R企业的倒闭。(全文完)
  (日)星新一著夏凡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