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银河系史概略




  ……西元二八○一年,政治统一中枢由太阳系第三行星地球,迁移至毕宿五(金牛座α)系第二行星德奥里亚。在那里发表银河联邦创立宣言的人类,同年改元为宇宙历元年,并开始向银河系的深处及边境,无止境地拓展开来。而到了西元三七○○年代之后,最显著的特征就是战乱迭起和秩序荡然,导致人类对外的发展完全停顿,就像是快要爆发的能量,深刻的危机正在蕴酿之中。
  使人类得以在恒星间来往飞行的「三美神」-亚空间跳跃航行法、重力控制及惯性控制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不断进步,人类为探索未知的太空世界,驾驶着太空船,航向星海的彼端。"前进!再前进!"
  这是那个时代人们共通的语言。
  全体人类似乎正处于生命活动周期中最意气风发的时候。所有人都全神贯注、意志坚定、热情洋溢,即使面对困难时,也不会耽溺在病态的、自怜自艾的情绪中。他们体内充满了刚阳之气,或许,当时的人类都可以说是一种无可救药的乐天主义者吧!
  这是一个回荡着清新与进取气息的黄金时代!
  但是,几个时代性的小疮疤仍在所难免,首先便是宇宙海盗.西元二七○○年代,地球和天狼星两国为争夺人类社会的霸权,经常运用私人掠夺船战术-他们便是这种战术下所产生的畸形儿。其中当然不乏讴歌自由的侠盗,而他们与捉拿海盗的联邦军之间的对决,也常常成了立体电视电影的题材。
  只是,这毕竟为数很少,大部份的海盗都不过是与缺德腐化的政治家或企业家挂钩,以谋取非法利益的犯罪集团。对殖民地星球的住民们而言,他们就像瘟神一般可怕。在海盗出没的边境航路上,飞行的太空船当然减少了,不但物资补给有困难,就连到手的物资价格也一涨千里。因为,除了原本的经费外,还得加上一笔安全保障费用。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是不可低估的,否则受害者的不满就会因不安而日益加深,更会转而不信任联邦政府的统治能力,最后将大幅削弱其往边境开发的意愿。
  宇宙历一○六年,银河联邦倾力出击,扫荡宇宙海盗。由M.休夫郎和C.伍德等提督负责执行,二年后,任务大抵完成。这项扫荡任务原本并不容易,以挖苦他人而声名大噪的伍德提督,在其回忆录中的一节这样写道:"……我的前面是聪明的敌人,后面是无能的同伴,我必须同时与这两者博斗。而且,我自己也不是众望所归的目标。"
  伍德提督自从转到政界之后,就一直扮演着「冥顽不灵的糟老头」的角色,因而和渎职的政治家及企业家陷入无奈的苦战恶斗之中。
  诸如此类的社会病变旋踵发生,毫无间断;若将全人类比作一个人体,则其无异是皮肤病,就像我们无法完全隔绝尘埃一样,这些病变也不可能完全根除。但是,如果能给予适当的治疗,病情便不会恶化或导致死亡。人类就可以不用上手术台,而度过二个世纪以上的健康岁月。
  只有一个地方,其繁荣和发展日渐萎靡,它就是以前的宗主国-地球。这个行星的所有资源,渐渐消耗殆尽,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实力与潜力也一落千丈;人口锐减,最后成了一个只能藉着昔日陈旧的传统来维系,且仔细格守着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自治权的老弱国家。
  但最奇怪的是,当地球仍是银河系的支配者时,其从天狼星等行星殖民地所收夺、囤积的巨额财富,似乎也下落不明了。
  ……不久,癌细胞开始增殖了.人类社会笼罩在被后世称为「中世的停滞」的阴影中。
  人们的内心中,疲劳与倦怠压倒了希望与野心,消极取代了积极,悲观取代了乐观,畏缩取代了进取。科学技术的新发展与新发明也后继无人。民主的共和政治也丧失了自律能力,堕入了争权夺利的愚民政治当中。
  周围星域的开发计划半途而废,无数个可住行星上丰富的可用资源与建设中的诸多设施,也都被弃置不顾。社会及文化生活跌人颓废的渊薮,人们失去依循的价值观,沉溺在迷幻药、酒精、性滥交和神秘主义中。犯罪率节节上升,检举率却适得其反。人们不再重视生命,道德观念竟沦落为众所讥嘲的笑柄。
  当然,也有很多人对这种种现象感到忧心忡忡。他们不愿坐视人类在颓废末期像恐龙一样惨遭灭绝。
  他们认为人类社会的病情已到了非根本治疗不可的阶段了。这种想法的确没错,只是,他们之中大部分的人为了尽速治疗,并不是选择需要耐性与毅力的长期疗法,反而选择了副作用无可避免的特效药吞吃法,这帖猛药就叫做「独裁」。
  就是这样的环境造就了日后鲁道夫.冯.高登巴姆登场的温床。
  -鲁道夫.冯.高登巴姆在宇宙历二六八年,生于军人家庭,长大之后,顺理成章地入了军籍。
  他在宇宙预军官学校中的名次,位列「首席」。身高一九五公分,体重九十九公斤,体形硕壮,看他时犹如仰望一座钢铁巨塔一般。在他那庞大的身躯上,没有一块松软的赘肉。
  二十岁时任少尉军官阶,当配属于参宿七星(猎户座)航路警备部队的法务军官之下时,他首先锐意整肃部队内部的纲纪,彻底清除酒精、赌博、迷幻药和同性恋等「四恶」。即使是上级也牵连在内的案子.他也照样挥舞起公正和律法的大旗,加以查辨,毫不容情。因此,惹他不起的上级长官们只得让他晋升中尉,特地调派至参宿四星(猎户座α),以除心头大患。
  参宿四星是被喻为「宇宙海盗的大马路」的危险地带.乘兴而来的鲁道夫,被公认为「伍德提督二世」,展现出强硬的铁腕作风,他机智而毫不留情地发动猛烈攻击,大举歼灭海盗组织,连投降和等待审判的人,也随着太空船被悉数烧死,其残酷无情、赶尽杀绝的做法,当然引起批评,但颂扬的声浪却更加高涨,如沛然洪水吞没了一切。
  对大多数人来说,由于久处闭塞时代,其沉闷封闭几乎令人窒息,所以,当这位年轻豪霸、锐气跃腾的新英雄出现时,银河联邦的市民们莫不拍手称庆、夹道欢迎。鲁道夫就在这个浑沌未明的时候粉墨登场,一跃而成为世界的新巨星。
  宇宙历二九六年,二十八岁的鲁道夫已是少将了。他在此时卸下军籍,转入政界在议会取得一席之地后,登上了「国家革新同盟」的领袖宝座.在他的声望号召下,也网罗了许多年轻的政治家。
  经过几次选举,鲁道夫迅速地扩张其势力范围,在各界狂热的支持、不安、反弹、及颓废消极、毫不关心的复杂交错下,他成功地奠定了巩固的政治基础。
  他首先依据国民投票成为首相,进而利用宪法中没有明文规定禁止兼任的漏洞,透过议会选举,当选为国家元首。根据不成立的规定,这两项职务不得兼任,只能各自行使其职务范围之内的权力;一旦将两者同时纳入同一个人的手中,将会引发可怕的化学反应。足以与鲁道夫政权相抗衡的人物,事实上已经不存在了."民众所喜欢的并非自主性的思考及随之产生的责任,而是命令、服从及责任免除。鲁道夫的登场,就是一大历史见证。在民主政治中,该为政弊负责的是选择不合格的从政者当政的民众本身;专制政治则不然,民众不愿自我反省,而喜欢偷偷且不需负任何责任地大肆抨击为政者。"
  后来的历史学者-D.辛克莱,记载了这一段话。他的评论是否正确暂且不提,但在那个时代的人们,的的确确死心塌地地拥护鲁道夫。"我们要强大的政府!我们要有力的领导者!恢复社会的秩序和活力!"
  这个万众称戴的「有力的领导者」,曾几何时终于摇身一变,成了不允许批评势力存在的绝对独裁者。他自称为「终生执政官」,直到宇宙历三一○年,当他彻底成为「神圣不可侵犯的银河帝国皇帝」时,许多人开始诅咒自己并没有从历史学习教训的愚蠢与无知,而一向对鲁道夫挞伐有加的人们,现在更是愤恨沸腾到了极点。但是,大呼快哉的人,为数仍在前者之上!
  当时,一位共和派政治家哈桑.艾尔.赛德,在鲁道夫加冕登基之日,曾在日记里这样写道:"我在房间里,可以听到民众高呼鲁道夫皇帝万岁的声音,在他们对绞刑官高呼万岁之前,还要经过多少日子呢?……"
  这本日记后来遭帝国当局查禁处分.而这一天正是废除宇宙历、改元帝国历元年的同一天.此时银河联邦彻底解体,银河帝国-高登巴姆王朝诞生了!
  银河帝国皇帝鲁道夫一世,成为第一位统治人类政体的独裁君主,他具有的非凡的才干是无庸置疑的;在他那强悍的政治领导能力及刚毅的意志贯彻之下,纲纪肃正,行政效率大幅提高,贪官污吏一扫而空。
  依据鲁道夫所设立的标准,消除了「效率低下,颓废糜烂、腐化堕落」的生活方式和娱乐,以严苛残酷的手法使犯罪和未成年的非法行为剧减。总之,把人类社会的弊风彻底消除。
  然而,外号「钢铁巨人」的鲁道夫皇帝,并不因此而满足。他理想中的社会,是在强大的领导者管理、统御之下,整齐而统一性高的社会。
  对自恃条件雄厚、替天行道的鲁道夫而言,批判者和反对者无疑是破坏社会统一与秩序的特异份子。因此,最后他终於对反对势力展开了残酷的镇压行动。
  镇压行动的导火线起因于帝国历九年发布的「劣质遗传因子排除法」。"宇宙的天则原本就是弱肉强食而已,适者生存,优胜劣败!"
  鲁道夫对「臣民」们披露自己的信念。"人类社会也不例外。社会上的异常者增加到一定的数目以上时,社会就会失去活力,逐渐式微。我所热切希望见到的是人类永远的繁荣,因此,排除残弱的人种,是我身为人类统治者所当克尽的神圣义务!"
  具体而言,其目的是使身体残障者、贫困无依者和「非优秀」的人完全绝种。让精神失常的人安乐死,并废除救济贫弱的社会政策。对鲁道夫而言,贫弱本身就是一大难以宽恕的罪恶,贫弱者需要保护?社会的弱者根本是应被憎恶的对象。
  这项法案在国民面前揭示之后,连一向对鲁道夫崇拜有加、盲从到底的民众也感到不寒而悚。自信自己是优秀人类的人并不多,每个人都私下暗忖:"这样做不会太过份了吗?"
  议会中有一部份苟延残喘的共和派政治家,站在民意的立场上.批评皇帝的过失。为了对付他们,鲁道夫决意发动彻底的反击。
  他即时下令永久解散国会。
  随后,于次年在帝国内政部成立社会秩序维护局,大力整肃政治犯。鲁道夫的心腹-亚伦斯特.法斯特隆内政大臣,自己兼任局长,在「法律无效,主观判断至上」的前提下,展开逮捕、拘禁、下狱及惩罚行动.
  此举无异于权力与暴力大结合。这段时期提供了恐怖政治孵化的温床,并在短短的时间内,成为吞噬人类社会的惊涛骇浪。
  当时,有一些黑色笑话暗暗流传开来."不想被判死刑,就去让警察逮到。被社会秩序维护局捉到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事实也如此,遭社会秩序维护局逮捕的政治犯和思想犯,在正式记录中无一被判死刑。但未经审判便遭射杀的人、严刑拷打致死的人、放逐到不毛之地而音讯断绝的人、接受前脑叶切除手术或服用迷幻药而形同废物的人、在狱中病死或因意外致死的人……总计却在四○亿人口以上。这个数目在帝国全人口三○○○亿中所占的比例,也不过才一.三%而已,因此,社会秩序维护局的主事者才能大言不惭地辩称:"为谋求社会上绝大多数人的安宁与福祉,必须一举消除危险份子!"
  当然,他所谓的「绝大多数」,并不包含那些慑於四○亿人悲惨命运、愤恨积重难返、敢怒不敢言的无数民众。
  除了镇压反对派,另一方面,鲁道夫也选出所谓的「优秀人才」,并赋予特权,制造支持帝室的贵族阶级。然而,全部的贵族均是白人,还给他们加封古日耳曼风格的姓氏,鲁道夫在智慧上是否已显露出衰弱的端倪了?
  法斯特隆也因功受封伯爵称号,但却在一次回家途中,遭地下活动的共和派恐怖份子暗算,身中中子炸弹而惨死。鲁道夫大为哀惜,将二万名以上的嫌疑犯全部处死,以慰功臣在天之灵。
  帝国历四十二年,鲁道夫大帝结束了长达八十三年的生命。巨大的身躯依然强壮,但据说精神上的痛苦却造成他心脏负担过重而死。
  皇帝并没有得到完全的满足。他和皇后伊莉莎白所生的四个孩子全是女儿,没有可以继承其位的男孩.到了晚年,宠妾玛德雷娜为他生了一名男婴,但据传是个先天性痴呆儿.
  关于这件事,帝国的正式记录并没有列入,后来不仅玛德雷娜本人,连她的双亲、兄弟、帮她助产的医师和护士,也都全被处死。由这个事实可以推断,在街头巷尾流传的谣言,可能确有其事。
  这件事对颁布「劣质遗传因子排除法」、企图发展优良人种的鲁道夫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为了格遵鲁道夫的信念-「遗传因子决定一切」,玛德雷娜非死不可。因为,鲁道夫大帝绝对没有生下白痴的遗传资质,全部的责任都在玛德雷娜的身上.
  鲁道夫死后,戴上第二代银河帝国皇帝皇冠的人是鲁道夫的长女卡妲娜莉的儿子-吉斯穆特。年方二十五岁的皇帝,在父亲尤希.诺耶.舒达菲公爵的辅佐下,君临银河系。
  ……鲁道夫一世死后,共和主义者相继在帝国各地发动叛乱。很多人都认为,鲁道夫的指导力量和个性消失的此刻,帝国不久即将垮台,不过,他们似乎高兴得太早了。鲁道夫在长达四十年的统治岁月里.培养了集贵族、军队、官僚三位为一体的体制,此一心腹集团远较共和主义者们所想像的还要坚固得多。
  统治这个三角体制的人是皇帝的父亲,也就是帝国宰相-尤希.诺耶.舒达菲公爵。他是鲁道夫精挑细选出来的女婿,此时,他发挥了沉着冷静的指导能力,把原本就居於劣势的叛军,如蛋壳般踏得粉碎。
  参加叛乱的五亿余人全数被杀害,他们的家人亲戚共一○○多亿人,被剥夺市民权,并降为农奴阶级.他忠实地守护着帝国的传统,凡是反对势力,一律格杀勿论.
  共和主义者又再度陷入严冬时期了。
  在强力的专制政治下,严寒的冬天会永远持续吗?这是大家最担心的问题。尤希死后,吉斯穆特亲政;他死后,长子利夏尔继位;利夏尔之后,由其长子欧佛瑞执政。最高的权力只能落在鲁道夫的后代子孙手中,代代世袭。
  但是.在厚厚的冰层下面,水流正静悄悄地移动着。
  帝国历一六四年,被降为奴隶阶级的叛徒家属们,也就是被流放至牛郎星(天鹰座α)上从事严苛劳动的共和主义者们,使用自己建造的太空船,成功地完成逃亡行动。
  他们的计划并不是几代人下来经过缜密演练才告成功的。像这种经过策划的计划,反而全部宣告失败。共和主义者的墓碑日增,挽歌为社会秩序维护局的嘲笑所取代。这样的悲剧,永无休止地反覆发生着。但是,他们终究还是成功了。而此一计划由提议到实行,不过才花费标准历三个月的时间。
  计划的开端起于孩子们的游戏。在酷寒的牛郎屋(天鹰座α)第七行星上,从事钼矿和锑矿开采的奴隶们的小孩,偷偷溜出监视官的视线,把冰块削成小船,放在水面上玩耍。无心撞见的青年亚雷.海尼森,他的脑际闪过一道亮光。这个被弃置的行星,原来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太空船材料啊!
  水量很少的第七行星,有丰富的天然干冰。海尼森选取的是埋在峡谷底下的干冰巨块,长一二二公里、宽四○公里、高三○公里。凿穿冰块的中心部份,设计成动力部份及居住部份,就可以做成一艘可以飞行的太空船。在这之前,一直以来,逃亡计划的困难之处都在于太空船材料的获取方法.要取得非法的资材根本不可能,一旦被社会秩序维护局查到任何蛛丝马迹,势必又将引发一场残酷无情的镇压及杀戮风暴!
  不过,这一次却发现这里原来有当局没有注意到的天然材料。
  在绝对零度的宇宙空间中,不必担心干冰会汽化,如果能够挡住动力部及居住部传来的热气,就有可能做长期的飞行了。然后,利用这段期间,再寻找星际间的物质或无人行星上可供在星际间飞行的太空船材料。那么原本的这艘太空船就不必一直持续地飞行,可以废弃不用了。
  这艘洁白晶莹的干冰太空船,被命名为「伊欧.法洁卡斯」.这是制作冰船的少年的名字。四十万名男女乘着这艘船,逃离牛郎星系。他们踏出了后世历史学家们所说的「长征一万光年」漫漫长路的第一步。
  为了躲避穷追不舍的银河帝国军,他们曾隐身于一无名行星的地下,在这里建造了八十艘星际间太空船,然后一步一步航向银河系的最深处。那里是一个充满巨星、矮星、变光星等危险区域的巨大空间。造物者的作弄,一次次无情地翻动着这些逃难者的命运。
  在苦难的旅程途中,他们失去了敬爱的领导人-海尼森.海尼森的好友古恩·基姆·霍尔接下他的棒子.当他渐渐衰老、双眼失明时,他们终于脱离了危险地带,进入了安定的壮年期星群.而自牛郎星出发至今,已过半个多世纪了。
  新天地里的星群以古代腓尼基诸神的称呼为名。如:巴拉特、亚斯堤、梅卡特、哈达德等等。他们以巴拉特的第四行星为根据地,并以亡故的领导者海尼森之名为名,以缅怀他的不朽功绩。
  「长征一万光年」的终点落在帝国历二一八年,此时,摆脱专制政治桎梏的人们,决定废除帝国历,恢复宇宙历。人人都夸称自己才是银河联邦的正统继承人。而鲁道夫只不过是民主制度中一个卑鄙无耻的叛逆者罢了。
  就这样,自由行星同盟郑重宣布成立了!时值宇宙历五二七年。早期的市民有十六万余人,因为,泰半的同志都在长途泼涉中丧生了。
  ……说是将人类社会一分为二,虽然尚嫌太早了些,但是自由行星同盟的建国者们,他们的勤奋与热情乃史上所罕见,在努力的耕耘下,他们的势力急速充实稳固。政府推行多产奖励政策,人口因而大为增加,国家体制已臻至完备,农工的生产力也大幅提升。
  银河联邦的黄金时代再度来临了!
  宇宙历六四○年,银河帝国与自由行星同盟两大势力首次互相接触,而且是战舰之间的接触。
  相对于早有心理准备的同盟方面,对帝国方面而言,无异是晴天霹雳,因此,战斗的胜利果实毫无疑问由同盟军获得。被中子光束炮直接击中,在化为火球消灭之前,帝国军的战舰不断对帝国本星发出紧急联络信号。
  银河帝国的官员从电脑中取出陈旧的纪录,才赫然发现那些至少在一个世纪以前逃离牛郎星的奴隶们竟然还活着!
  于是,帝国组织了一支浩大的讨伐军,挥戈指向「叛徒的根据地」!然却告全军覆没,彻底败北。
  兵员数量占尽优势的帝国舰队,大吃败仗的原因是被迫长途远征的官兵身心俱疲、补给不足、不谙地理环境、低估敌军的实力及战斗意志、战略构想过于粗疏,以及同盟军拥有一位英明的指挥宫。
  同盟军的总指挥官是林帕欧,他不仅贪杯好色,而且还是个大老饕,因而常遭尊奉古代清教徒朴素寡欲精神的同盟为政者的白眼,但他在用兵方面却是个罕见的天才。辅佐他的参谋长尤斯夫.托波洛,向有「唠叨的尤斯夫」之称,这是因为每当碰到操劳艰苦的事情时,他总要发出不平之鸣,声名因此不迳而走。话虽如此,他可是一位精密周延的理论家呢!用「会呼吸的战术电脑」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
  他们两人都才三十岁,但是,这样的组合却在达贡星域外缘一带,堂堂演出了有史以来屈指可数的包围歼灭战,成为同盟建国以来最伟大的英雄人物.
  此番战果为自由行星同盟在量的方面缔造了膨胀扩张的契机。帝国内的异议份子知道有一独立的势力在对抗帝国后为求安身立命之所,大批人潮纷纷逃亡,蜂涌流入自由行星同盟。鲁道夫大帝死后,经过了三个世纪,曾经那么强固的体制金箍咒也开始动摇了,因镇压行动而横行一时的社会秩序维护局,也褪去了昔日的威严与光彩,帝国内部民怨沸腾,不满的情绪如排山倒海的巨浪般汹涌掩至!
  自由行星同盟以「来者不拒」的精神,接纳陆续拥入的男男女女。这批人潮除了共和主义者之外,还包括在宫廷内部权力斗争中失败的皇亲国戚和贵族等等。接纳他们之后,人口大为膨胀,自由行星同盟本身的体质也渐渐开始发生变化。
  自最早的接触以来,银河帝国-高登巴姆王朝和自由行星同盟,一直处于慢性的战争状态,但有时候也有着类似和平的假象,它的产物就是「费沙自治领区」-一个夹处于两大势力之间的都市国家,属於费沙恒星的星系。直隶银河帝国皇帝的主权之下,须对帝国纳贡,但内政上则拥有完全的自主权,其中还包括对自由行星同盟的外交及通商。而出身于地球的钜商雷欧波特.拉普则对这个具有特殊性格的自治领区的成立运动相当热心,透过请愿、游说和巨额的贿赂,实际上是他在幕后操控了一切.
  自治领区的代表兼自治领主,隶属皇帝臣下,统治自治领土,并负责监督和同盟之间的交易,有时也身兼外交官的角色.由于费沙独揽交易大权,财富不断积累扩充,因此统辖的领域虽小,但它的实力却丝毫轻忽不得.
  银河帝国以人类社会唯一的支配者自居,不承认其他国家的存在。他们在公文中称自由行星同盟为「叛乱势力」,同盟军是「叛乱军」,同盟的元首暨最高评议会议长则是「叛乱势力的头目」。
  帝国与同盟之间并非完全无意修好。帝国历三九八年(宇宙历七○七年)即位的皇帝曼夫瑞二世,乃先帝赫穆特的庶子之一,当他还是皇太子时,由于宫廷权力斗争,自暗杀者的手中捡回一条命后,曾逃往自由行星同盟。之后浸淫在自由的空气中成长,在那里度过了少年时期。所以,他后来返国即位之后,便致力于两大势力间的和平及对等外交关系,并力图在帝国内部进行政治改革。然而,肩负众望的年轻皇帝在即位不到一年时便惨遭暗杀,而两大势力间的关系也急速冷却下来,和平的希望亦化为乌有。暗杀曼夫瑞二世的凶手表面上虽是反动派的贵族,但有传言说在暗中操纵的却是冀望独占交易权的费沙,此一说法颇为可信。
  ……直到宇宙历八世纪末、帝国历五世纪未时,帝国仍空有偌大的疆土而毫无纪律和体制可言,同盟也丧失了当初建国的理想;两国中间以费沙相隔,持续着遥无尽期的对立抗争状态。经济学者曾就三国的国力作一数值统计,结果银河帝国48、自由行星同盟40、费沙12、形成鼎足而三的僵局.
  银河联邦的总人口在全盛时期曾达三○○○亿,经过了长期的战乱和分崩离析,现在只剩下四○○亿了.
  人口分布是:帝国二五○亿,同盟一三○亿,费沙二○亿。
  幡然改变当前局面的是在王尔哈拉星系第三行星奥丁-以古代日耳曼神话中的主神之名为名,也就是鲁道夫时代所迁移的银河帝国首都星上出现的少年。这位冰清貌美英姿逼人的年轻人,就是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
  莱因哈特原来姓缪杰尔,生于一个徒有贵族虚名却一贫如洗的家庭里。时值帝国历四六七年(宇宙历七七六年)。十岁的时候,大他五岁的姐姐-安妮罗杰,被皇帝佛瑞德李希四世纳入后宫,从此政变了他的命运。这位金发碧眼的美少年,十五岁时就成了近卫师团的少尉,皇帝对安妮罗杰的宠爱,加上本身的才干,更加速了他的晋升。
  二十岁时,他受封为罗严克拉姆伯爵,从此舍弃了「缪杰尔」这个姓(附言:莱因哈特认为,「缪杰尔」是那个为了钱把自已的女儿出卖的男人的姓,丢掉这种姓一点都不可惜!)膺任帝国军一级上将。这是专制国家才可能有的人事制度,但随着地位的提高,责任也加重了。为了证明自己并非仅是「皇帝宠妾的弟弟」,莱因哈特必须展现出本身与其地位相称的才干来。
  在此同时,自由行星同盟手中也握有一张王牌-他就是生于宇宙历七六七年,二十岁加入军籍的用兵专家杨威利。
  他原本志不在从军,若非几次偶然的机缘推动着他,他将不会是历史的创造者,而是个寻常的旁观者,终此一生,没没无闻。"有做得到的事,也有做不到的事。"
  这是杨的一贯论调,对于命运,他比莱因哈特更被动,更富有包容性。对于战争及执行战争的军人职业,他总是觉得难以融入,因为,他一直渴望舍弃军阶地位,过着终生退隐的生活,但却始终无法如愿。
  ……宇宙历七九六年(帝国历四八七年初),莱因哈特率领二万艘舰队,踏上远征之路。他要让僭称「自由行星向盟」的叛军跪地求饶,藉机立功以巩固一己之地位。
  同盟军组织四万艘的舰队迎击,杨威利即为当时幕僚中的一员。
  这时,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二十岁,杨威利二十九岁……。
  -银河的历史,又翻过了一页-附《银英传》第二部OVA主题曲:
             IAMWAITINGFORYOU
  作词、作曲、主唱:秋吉满ちる
  Icanseethroughthestarsintoyourheart
  Sonomatterwhereyouare
  Itsneverfar
  Iholdyouinmysoul
  You'llalwaysbeherewithmeforever
  Youmustbelieve
  Iamwaitingforyou
  Iamwaitingforyouinmyheart
  TherearethesefewtimesIfeellonelyforyou
  ButIknowthisshadeofbluewillsoonpassthrough
  Imustbestrongwithoutyoubymyside
  Icanseeforeveryouaremylight
  Iamwaitingforyou
  Iamwaitingforyouinmyheart这首歌主要是表达莱因哈特心底深处对友人的思念的,对照剧情,听后很令人感动.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