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暴风雨前夕





  I
  ……以最后决战场的星域名称来命名,这一连串的战斗被称为「亚姆立札会战」,自由行星同盟军几乎全军覆没。结局可想而知,在银河帝国使用战略性后撤时,同盟一时所占据的二○○余个边境恒星系,也都悉数放弃,现在,他们只保住了伊谢尔伦要塞盟军动员的兵力超过三○○○万人,经过伊谢尔伦回到祖国的人只有一○○○万不到.未生还比率达七成以上,凄惨之至!
  此次败北,对自由行星同盟的政治、经济、社会、军事等各方面影响深远!计算损失的经费和今后将付出的遗族抚恤金和年俸时,财政当局不禁脸色大变!
  另一方面,对这次政府及军部毫无胜算的远征作战,军人遗族和反战派,无不大加挞伐!痛失夫婿爱儿的市民们,悲愤填胸,强烈地责难政府和军部的无能。虽然消耗了大量的生命和金钱,但仍有一些地方是值得尊敬的啊!千万不可陷入盲目的厌战主义中!"
  主战派当中,仍有人这样强辩着:"金钱比人命值得尊重的地方在哪里?是权力者的护身符?还是军人的野心?二○○○万名官兵的鲜血凭白流逝,还有数倍于二○○○万的遗族,他们的眼泪因何而流,这些难道就不值得尊重了?"
  被这么一问,大家都悄然默不作声了。除了部分丧尽天良的人之外,谁都不能置身事外,因此,大家都觉得坐立难安。
  同盟的最高评议会委员,全体提出辞呈。
  主战派的声望急转直下,相对的,反战派的地位则大大提升.对远征案投下反对票的三位评议委员,他们的意见大受赞扬,因而被挽留,在第二年的选举前,国防委员长特留尼西特暂时掌握政权。
  在自宅的书房中,特留尼西特举杯庆贺自己的先见之明,在他的头衔上摒除「暂时」二字,当在为时不远了。
  军部方面,统合作战本部长席特列元帅和宇宙舰队司令长官罗波斯元帅也双双辞职。有人说,罗波斯终于以自己的失败,把竞争对手席特列给拉下台了
  英勇奋战阵亡的两位舰队司令官-伍兰夫中将和波罗汀中将,连晋二个阶级,受封为元帅。同盟军当中,并没有一级上将的阶级,上将之上就是元帅
  格林希尔上将迁调为国防委员会事务总局的调查部长,从对帝国军事行动的第一线上退下来。
  卡介伦少将也左迁为国内第十四补给基地司令官,离开了首都海尼森。亚姆立札会战中补给失败一事,必须有人出面顶罪,这成为他左迁的原因。他留下家人在首都,远赴五○○○光年外的任地就职,妻子则带着二个年幼的女儿寄身娘家.
  霍克准将疗养康复之后,奉命编入预备役,可看得出来他已与自己的野心无缘了。
  于是,同盟军的首脑部留下了大量的空缺,需要的人手要多少才够呢?
  登上统合作战本部长宝座,由中将晋升为上将的是原第一舰队司令官-库布斯里。
  亚斯提会战和亚姆立札会战,他都没有参加。所以他不必负起战败的责任,他在担任第一舰队司令官负责首都警备与国内治安的任务期间,对由来已久的宇宙海盗组织的讨伐工作和国内的安全维护工作,也都有优异的表现。
  当年以优秀的成绩自军官学校毕业时,虽然大家都相信他终有一天定能爬上军人所响往的颠峰,只是连他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升迁的速度竟这样快。
  继库布斯里之后担任第一舰队司令官的是在亚斯提会战中负伤疗养至今的派特中将。
  比克古则担任了宇宙舰队司令长官一职,当然,他也晋升为上将。老将能够得到适合老将担当的地位,这道人事命令一出,获得军部内外的一致好评!这是当然的!一向声望颇高的比克古,如果得不到官兵的拥护和支持,只怕也不会被选上担任宇宙舰队司令长官了。
  杨威利的待遇并没有立刻被决定.
  他所指挥的第十三舰队官兵有七成以上生还了,生还比率相当高。但没有人会指责他是躲在安全的地方逃过大难。第十三舰队是在激战的乱流中,支撑到最后才离开战场的.可说是克尽全功了。
  库布斯里希望杨能成为统合作战本部的幕僚总监,比克古则早已声明要杨担任宇宙舰队参谋长。
  另一方面,第十三舰队的官兵们,除了杨以外,他们并不希望任何人来接掌指挥权。诚如先寇布所说的,士兵们想要的是一位能力与运气兼备的指挥官!因为这对他们而言,无疑是生存的一大保障。
  在待遇尚未成定案之前,杨请了长假,到米特拉行星去。在海尼森的官舍里,无数市民争相要求谒见不败的英雄,记者也跟进跟出地穷追不舍,电话更是吵个不停,根本没有片刻安宁。
  传真机送来一封信,是忧国骑士团本部写的「歌颂爱国的名将」,看到这样一篇文章,杨不禁哑然矢笑,但当他看到一名战死士兵的母亲所送来的「你和杀人凶手是同伙的」一文时,顿时浇熄了他所有的情绪。
  那位母亲说得不错,杨的心中十分明白。事实上,自己和杀人凶手只不过是五十步与百步之差而已,名誉和光荣都是那些默默无闻的士兵们的尸体上所造就出来的……。
  尤里安不忍看着杨日渐消沉、酒量增加,因此,提议他去休假旅行。杨并非酒品不好的人,但若因情绪不好而酗酒,对身体实在有害无益。
  由于尤里安的建议,杨多少有点自觉,他当下便答应了。在绿色的大自然中度过了三个礼拜,完全脱离了酒精的诱惑,当他回到首都之后,新的人事命令已在等候他了。
  伊谢尔伦要塞司令官兼伊谢尔伦驻留机动舰队司令官兼同盟军最高幕僚会议议员。
  这就是杨威利最新的身份。阶级也晋升为上将。虽然二十几岁的上将有前例可循,但在担任将官期间,一年内连升三个阶级则是破题儿的头一遭。伊谢尔伦驻留机动舰队为以前第十、第十三舰队所合并而成,一般通称为「杨舰队」。
  同盟军对这位年轻的国家英雄尽可能的示好。不过,不管他们对他有多好,都与杨的本意不同。他心中真正想要的不是当官而是退隐,他宁愿拥有一般平民的和平生活,也不要武人的地位和名誉。
  总之,杨到伊谢尔伦赴任了,担任国防的第一线总指挥。
  在海尼森的生活结束之后,尤里安要怎么办呢?这个问题成为杨的一大顾虑。
  他曾想过让尤里安寄住在卡介伦夫人的娘家,但是尤里安却不愿离开他。
  看到尤里安兴致冲冲地准备要随他一起去伊谢尔伦,杨犹豫良久,终于还是带他一起走了。反正自己身边总是得安排一位侍卫的,若由尤里安来担任倒也乐得轻松,杨虽然不希望尤里安步上自己的后尘,但也不愿撒手不管他。尤里安以兵长的身份置身军中,并支领一份崭水。
  当然,跟随杨一同前往伊谢尔伦要塞的不只尤里安一个。
  还有副官菲列特利加.格林希尔、驻留机动舰队副司令官费雪,以及要塞防御指挥官先寇布。参谋长姆莱、副参谋长派特里契夫,亚斯提会战中曾辅佐过杨的拉欧,要塞第一和第二宇宙作战队长波布兰和高尼夫,学弟亚典波罗,他是伊谢尔伦要塞的分舰队司令官,其他还有从以前第十舰队抽调出来的幕僚,「杨舰队」也就得以阵容完备了。
  杨认为可以拜托卡介伦来负责要塞事务方面的工作,之前也征求过这位老友的意见,因而打算尽早促请军部把他调过来。
  然而,最令他担心的是帝国军的动向,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伯爵和受其功勋刺激而跃跃欲试的贵族出身的提督们,会不会趁同盟军最脆弱的此时,发动侵略攻击呢……?
  ……所幸他的顾虑是多余的,银河帝国内部发生了一件不寻常的大事,因而无暇对外征讨。
  那是皇帝佛瑞德李希四世的突然猝逝!
  II
  在亚姆立札会战中告捷归来的莱因哈特,料不到欢迎他的竟是插在帝国首都奥丁地表上的吊丧旗海。
  皇帝驾崩了!
  死于急性的心脏病。造成他猝死的原因,除了沉缅于酒色及调理不当之外,似乎与高登巴姆皇家的血统也有很大的关系,他死得太突然了。皇帝死了?
  莱因哈特环顾着表情呆若木鸡的诸将,内心深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喃喃念道。心脏疾病……自然死的吗?对那个人来说未免太便宜他了!
  如果他再多活上五年,不!三年就够了!莱因哈特将会让他为自己所犯下的罪恶而死无葬身之地!
  视线投向吉尔菲艾斯时,他的眼眸也露出共通的神情-也许他没有莱因哈特那么激动,也许他的感触比莱因哈特还要深!十年前,将美丽优雅的安妮罗杰自他们身边夺去的男人,终于死了!"阁下!"
  一声冷静的叫唤,将莱因哈特拉回现实,定神一看才知是奥贝斯坦。皇帝还没指定继承人就死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公然省略敬语的说词,除了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其他诸将莫不相顾失色!"有什么好惊讶的?"
  头发半白的参谋,假眼的无机光芒扫射过眼前的同僚。我们要效忠的人是罗严克拉姆帝国元帅,对皇帝使用敬语做什么?
  说毕,他转向莱因哈特。阁下!皇帝尚未指定继承人就死了,将来皇帝的三个孙子势必会为争夺王位而发生斗争。不论现在决定由谁继承,都只是暂时的。迟早会以流血收场……""……你说得很对!"
  年轻的帝国元帅露出锐利而冷酷的野心家表情,点头同意。三者当中选择任何一个,都与我的命运息息相关,然而,三方之中会向我伸出友好之手的是哪一方呢?奥贝斯坦,我想听听你的看法!""恐怕是立典拉德侯爵了。其他两人都拥有固定的武力,只有立典拉德没有,他一定很渴望能得到阁下武力的支持!""的确!"
  莱因哈特绽放出灿烂的笑容,这种笑和他平时对吉尔菲艾斯的笑是不同的那么!可就要以很高的价钱卖给他了!
  ……一般咸认皇帝的猝死定会使罗严克拉姆伯爵莱因哈特的地位产生动摇。
  但结果完全相反,因为兼任帝国宰相的国务尚书立典拉德侯爵有心想扶植五岁的皇孙艾尔威.由谢夫继承皇位。
  由于这个孩子是先帝佛瑞德李希四世的直系继承人,因此,由他即位并无不妥之处。不过,他还大小了,又没有强而有力的亲戚支持,处境相当不利。
  在这种情形下,布朗胥百克公爵夫妻的女儿-十六岁的伊莉莎白,或立典亥姆侯爵夫妻的女儿-十四岁的莎比娜(注:布朗胥百克公爵和立典亥姆侯爵的妻子都是公主),以父亲的财势和权势作后盾,登基成为女皇,是顺理成章的事,在此之前,也有史例可查。如果这么做,年幼女皇的父亲就是辅佐摄政王了。
  布朗胥百克公爵或立典亥姆侯爵都是信心和野心独具的人,他们预估事态的进展情况,为了实现心中的企图,经常进出宫廷作非正式的拜访。
  尤其,家有年轻独身子弟的大贵族,更成为他们的首要拉拢目标。如果,你能支持我的女儿登基女皇之位,那么,你的儿子将来便有希望成为新女皇的夫婿了。
  事实上,若真的按照口头约束去做的话,那么,皇帝的两个孙女只怕将会同时拥有十几个丈夫了!即使少女们已有意中人,可想而知,她们的意见也将会被抹杀。
  不过,掌管国玺和诏书的国务尚书-立典拉德侯爵,并无意将帝国拱手让给势力强大的外戚,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
  他关心帝国的前途,而且更珍惜自己的地位与权力。他已决定拥立已故佛瑞德李希四世的嫡孙-艾尔威.由谢夫,但是考虑到强大的反对势力,他也须先行巩固自己的阵脚。至少要有个强大而又容易驾驭的走狗才行。
  几经深思熟虑,立典拉德侯爵心中有了一个人选。这个人虽不见得会听话,反而可能是个极端危险的人物,但是,他的强势却是无人敢轻忽的……。
  因此,罗严克拉姆伯爵莱因哈特便在立典拉德的提拔下,由伯爵晋升为侯爵,并受命为帝国宇宙舰队司令长官,立典拉德自己也由侯爵晋升为公爵。
  当艾尔威.由谢夫即位的消息发布之后,以布朗胥百克公爵为首的门阀贵族由惊愕转为失望,最后更是大发雷霆!
  但是,立典拉德和莱因哈特在互惠互利的动机下,联手扶植的中枢政权,竟出乎意料的坚固强大。他们之中的一方具有武力及平民阶层的基础,另一方则具有国政权限及在宫廷内部的影响力,他们两人无所不用其极地利用新皇帝的权威,以巩固自身的地位和权力。
  艾尔威.由谢夫二世的即位典礼举行之时,二名分别代表文官和武官的重臣向着尚在奶妈怀中的幼儿皇帝宣誓效忠,文官代表是担任摄政大臣的立典拉德公爵,武官代表是莱因哈特帝国元帅。齐聚一堂的贵族、官僚、武将,尽管对两人所组成的新体制颇感不满,但也莫可奈何。
  被这个新体制拒之门外的门阀贵族,无不恨得咬牙切齿!布朗胥百克和立典亥姆两人,由对新体制的憎恶,原本对立的他们转而同声同气.
  先帝佛瑞德李希四世逝世后,立典拉德这个老废物,也应该结束自己的任务,老老实实的自行引退才是。罗严克拉姆又是什么东西?虽然是个功勋无数的武官,但也不过是从家贪如洗的下级贵族家庭出生的穷小子,他利用皇帝对姐姐的宠爱,作为自己飞黄腾达的踏脚石,更进而做出以下犯上的勾当,好一群狼狈为奸的乱臣贼子!……斗阀贵族由私仇转为公恨,无不蠢蠢欲动冀望颠覆新体制。
  由于环伺四周的敌对势力非同小可,因此,刚成立的立典拉德=罗严克拉姆轴心,必须要固若金汤不可!
  晋升为罗严克拉姆侯爵的莱因哈特,一举将齐格飞.吉尔菲艾斯提升为一级上将,并任命他担任宇宙舰队副司令长官。
  对于这道人事命令,立典拉德大表赞同。他想藉此卖个人情给吉尔菲艾斯
  忧心忡忡的是奥贝斯坦。他晋升为中将,兼任宇宙舰队总参谋长与罗严克拉姆元帅府的事务长。有一天,他谒见莱因哈特,并直言不讳。不管是青梅竹马的好友也好,才干独具的副将也罢,两者合而为一是很危险的。我认为根本没有必要安插副司令长官这个职位,应该把吉尔菲艾斯提督和米达麦亚、罗严塔尔等提督置于同等的地位才是!""奥贝斯坦!多言无益!我已经决定了!"
  年轻的帝国宇宙舰队司令长官,以一句不耐烦的应答,封住了参谋长的嘴。他虽然对奥贝斯坦的机智颇为赞许,但并不把他当成推心置腹的对象。
  皇帝死后,格里华德伯爵夫人安妮罗杰离开了宫廷,移居至莱因哈特特别为她及自己准备好的史瓦齐别馆。特意到宫中迎接姐姐到来的莱因哈特,当见到安妮罗杰时单膝跪地,像个少年般以充满感情的口吻道:"姐姐!请你原谅我!我让你等了我十年!我再也不让姐姐吃苦了!从今以后,我要让姐姐过着幸福的生活!"
  这些话在莱因哈特口中说来,虽是那么平凡无奇,但却句句出自肺腑。莱因哈特……
  安妮罗杰扶起弟弟,抱着他喜极而泣。
  站在后面的吉尔菲艾斯也忍不住热泪盈眶。
  但是,莱因哈特却还具有一份不愿让姐姐知道的野心。
  当他知道布朗胥百克和立典亥姆秘密结盟之后,心中不禁暗暗欢喜。
  一旦东窗事发,罪证确凿,他便可以以背叛新帝的罪名将他们处死,并藉机大举扫荡门阀贵族的势力。只待佛瑞德李希四世的这两个大贵族外戚消灭之后,其余的人就不得不对莱因哈特的霸权俯首称臣了!届时,再撕毁与立典拉德公爵所订定的盟约。老狐狸!你趁现在好好去庆祝自己身居极位吧!
  与此相对的,立典拉德也不打算与莱因哈特维持长远的关系。他正等待着抓住布朗胥百克和立典亥姆谋反的把柄,这点与莱因哈特的想法是一致的。只要他们有任何不轨的举动,到时他就可以利用莱因哈特的兵力镇压,一旦消灭了这些反对势力,莱因哈特这头号危险人物也就失去利用的价值了。
  齐格飞.吉尔菲艾斯按照莱因哈特的意思,针对布朗胥百克和立典亥姆随时可能发动的门阀贵族联合武装叛乱,正陆续地进行作战的准备工作。
  他察觉到奥贝斯坦冰冷的视线时常落在自己身上,但为了不在与莱因哈特和安妮罗杰美好的情谊间划下裂痕,因此,他并不想把奥贝斯坦之事放在心上
  除了认真执行任务之外,吉尔菲艾斯还能比以前有更多的机会与安妮罗杰见面,他的生活过得充实而幸福,若是能够永远这样就好了……。
  III
  帝国与同盟双方的阵营,新的体制逐渐形成,虽然前进的路上并不十分顺利.但是双方都在迈向未来的努力中,投注了相当的心血.
  费沙自治领的自治领主鲁宾斯基坐在自宅深处的一个房间里。
  这是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墙壁以厚重的铅块围成,是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密室。
  按下操作台上粉红色的按钮,通讯装置启动了。很难以肉眼来识别,因为房间中的通讯装置将鲁宾斯基的音波转成超光速通讯的特殊波调,再传送出去,其间超越了数千光年的宇宙空间。是我!请回答!
  从明确的语言形式可看出这是极其机密的定期通讯."我,是哪一个我?"
  从宇宙彼方传来的回答,竟是这般傲慢无礼。费沙的自治领主鲁宾斯基!总大主教阁下近来可好?
  鲁宾斯基的态度谦卑之至。有什么好的?……我们地球现在尚未恢复正当的地位,除非地球能回复到过去光辉的岁月,广受全人类的崇仰,只有到那个时候,我的心情才会好起来!"
  在思考的同时,鲁宾斯基深深地吁了一口气。
  地球。
  这颗在三○○○光年以外的虚空中飘浮着的边境行星,其一幅幅的情景在鲁宾斯基的脑海里鲜明地浮现出来。
  在人类争相夺取、彻底破坏、舍弃不顾过后,这颗行星上满目皆是衰老、荒废、疲乏、贫困的景象,只留下沙漠、岩山、疏林的零星遣迹;被污染而失去肥壤的士地上,只有少数的人们还依赖着它生活;光荣的残渣,以及沉淀了的怨念;鲁道夫最为唾弃的无用行星;没有未来、只有过去的太阳系第三行星……。
  但是,这个被人遗忘了的行星,正是费沙的秘密支配者。当年创立费沙自治领的钜商,同时也是费沙第一任领主的雷欧波特.拉普的资金便是来源于这个人类的发祥地,举世公认最为贫困的地球。在长达八○○年的期间中,地球一直被误解了,可是,洗刷屈辱的日子就要来临了!地球才是人类的摇篮,理应是支配全宇宙的中心所在!那些舍弃母星而去、忘恩负义的人类,再过两、三年就会回心转意了!""有这么快吗?""你怀疑吗?费沙的自治领主!"
  阴气沉沉的笑声划破寂静的空间,这位被称作总大主教、身兼政教合一的地球统治者,其笑声令鲁宾斯基心胆俱寒,全身毛发悚然."有时历史的洪流是会急剧改变的,我们一直留意着宇宙发生的事。尤其银河帝国和自由行星同盟两大阵营,它们在不断地收缩权力和武力的同时,再加上新的民众毫无间断地涌入,原本潜伏在两大阵营内的回归地球精神运动,已由地下活动发展到地面上了。其组织化与资金调度的事就交给你们费沙人去办了,你们可别坏了大事!""这是当然的!""我们伟大的先祖们,正因为如此才选择了费沙行星,将忠实的人送往地球,并积累财富。在兵力上,地球仍不是帝国和同盟的对手,费沙因着特殊的地理位置,以经济力支配世俗面,我们地球则以信仰支配精神面,……不需撩起战火.宇宙便能乖乖地纳入地球的掌心!为实现这个远大的计划,已经过了数个世纪,先人的睿智,到了我们这一代,终于开花结果了……"
  说到这里,总大主教的语调突然一变,显得尖锐起来。鲁宾斯基!
  如果有任何一个认识费沙自治领主的人在场的话,对他那副冷汗直沁的样子,一定会看得目瞪口呆。这种……这种事,我连想也不敢想……受人恶意诱惑所收买,曼夫瑞二世-还有在你之前的自治领主是怎么死的,你应该还记得很清楚吧?"
  银河帝国皇帝曼夫瑞二世抱持着帝国与同盟和平共存的理想,并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在努力。而在鲁宾斯基之前的自治领主瓦伦戈夫,不愿听任地球的控制,想要自主行动。这两个人的表现都对地球造成了威胁。我能当上自治领主,完全仰赖总大主教您的支持,我是不会忘恩负义的!要好自为之,保持过去的良好表现!"
  ……定期通讯之后,鲁宾斯基步出房间,站在大理石地板上,抬头仰望星空,看不到地球实在太好了!从异次元回到现实的安全感,使他又回复了平常傲视群伦的自信表情。
  如果费沙只是费沙人的费沙就好了!那么,他就可以成为银河系宇宙的实质支配者了,但可悲的是,现实往往不尽人意!
  对于那些一心一意想将历史回流到八○○年前,再度使地球成为群星之首的偏激份子而言,他只不过是一个仆人罢了!
  但是,未来会永远如此吗?在宇宙中可没有任何事是亘古不变的。谁能赢得最后的胜利呢?是帝国?是同盟?还是地球?……
  喃喃自语的鲁宾斯基,嘴角突然呈现诡异的微笑。可能会是我呢……
  IV与门阀贵族一决雌雄看来是无可避免的了,或许会演变成使帝国一分为二的战争吧?
  吉尔菲艾斯对莱因哈特所说的话点头表示赞同。我与米达麦亚、罗严塔尔等提督商量过了,他们也有相同的想法,认为有进行作战定案的必要,只是,有一件事令我非常担心……""万一叛乱军趁势出兵……""正是。"当帝国国内分裂为-立典拉德=罗严克拉姆轴心与布朗胥百克=立典亥姆阵营-当这两大势力陷入内乱状态时,同盟军会不会乘隙发动侵略战争呢?对此,在针对门阀贵族的作战定案及执行都信心颇具的吉尔菲艾斯,也不禁感到不安起来。
  金发的年轻人对红发的好友轻轻笑道:"不必多虑!吉尔菲艾斯!我自有打算。尽管杨威利用兵有多厉害,我也有办法让他无法踏出伊谢尔伦半步!""什么方法?……""就是……"
  水蓝色的眼眸闪闪生辉,莱因哈特开始了他的说明……。
  V"好诱人哪!"
  红茶还未送到手边,不知在思考什么的杨突然喃喃说道。
  放下手中的杯子,尤里安瞪大了眼睛对他看个不停,在感受到一种奇怪的气氛后,便不发一语地静下来。
  立典拉德=罗严克拉姆轴心的迅速成立,使帝国的政情步入小康阶段,但是却不可能长此以往安定的发展下去。布朗胥白克=立典亥姆阵营拥兵自重,不久必会起而发难,帝国即将爆发分裂的内战了!
  这时,如果巧妙地介入这场情势的演变-举例而言,联合布朗胥百克挟击莱因哈特,再回头攻击布朗胥百克,最后将银河帝国一举消灭……。
  又或者教唆布朗胥百克,使其与莱因哈特分庭对峙,待两军都疲惫不堪时,再出兵予以迎头痛击……,杨对自己感到厌恶,因为他在用兵方面的头脑竟是如此自负!杨刚刚喃喃自语时说的「好诱人哪!」就是指这件事。
  如果自己是独裁者,必定会这么做。但是,他只是民主国家的一介军人而已,行动难免受到限制。一旦超越了这个限制,他将变成鲁道夫的后继者了……。
  尤里安把冷却了的红茶再热一次,端到桌子上放着,杨这才注意到,他对尤里安说了声:"噢!谢谢!""在想什么呢?"
  被少年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年轻的上将脸上不禁露出孩子般羞涩的表情。不可以跟别人说哦!真是……当人类只想到要追求胜利的时候,就会变得极其卑劣!""……""对了!先寇布不是教你射击吗?练到什么程度了?""准将说我很有天份呢!""喔?那真是太好了!""司令官也来练习吧!好不好?"
  杨笑了起来。我没这个才能,也提不起劲儿来!现在可能是同盟军中最差劲的一个了!那么,你要如何确保自身的安全呢?以解决的。你说吧,如果我带枪自卫,会射得中敌人吗?""……大概不会!"
  杨哈哈大笑,用力的摸了摸少年的头。就是嘛!所以何必多此一举?不过我目前正在思索,最好别让自己走入那种窘境。明白了,那么……我会负责保护你的!""拜托你了!"
  杨笑了笑,手中握着红茶杯子。
  尤里安看着年轻的司令官,心中想道:"这个人只比我大十五岁,十五年之后,我能够达到这个人的水准吗?"
  少年的思绪似乎飘得好远好远。
  ……在重叠交错的幻想中,宇宙旋转了起来。
  宇宙历七九六年,帝国历四八七年,不论是莱因哈特或杨威利,仍无法预知自己明日的命运。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