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德斯兰戴一家同埃利萨尼一家见面了。

  “今天的晚饭推迟到8点,”埃利萨尼夫人说道,“德斯兰戴夫妇和他们的儿子,很可能还有达当脱先生,要准备4套餐具。”
  “好的,夫人。”女仆回答道。
  “我们的朋友太需要休息了。玛努拉,你知道我十分担心可怜的德斯兰戴夫人。她一路劳顿,肯定很难受。你去看一看她的房间收拾好了没有。到家后她肯定要马上休息。”
  “一定办好,夫人。”
  “我的女儿去哪儿了?”
  “在厨房,夫人。她正准备饭后甜点。”
  玛努拉是一个西班牙人,从埃利萨尼一家迁居在此就在这家工作。她属于那些来自奥兰家庭中,从事女佣工作的西班牙人。
  埃利萨尼夫人住在老城堡街一所漂亮的房子里。这条街上的居民一半西班牙人,一半摩尔人。埃利萨尼夫人家有一个小花园,花园里的两个小花圃长着牵牛花。天气刚开始暖和,草地却很绿,长着几棵树,按灵验的占卜家说法,这是“美人树”。小池塘边的两道上铺着美丽图案。
  埃利萨尼夫人的房子共两层,德斯兰戴一家人会得到舒适的款待。他们在奥兰逗留期间吃、住都不成为问题。
  奥兰是一座非常漂亮的城市,也是奥兰省首府。该城位于一条峡谷的斜坡上。谷底流淌着湍急的勒意季节河,乌迪诺大街也占据了一部分河床。纽夫城堡的防护工事将奥兰城分开,像其他城市一样,一边是新城,一边是老城。老城又称西班牙老城,拥有古城堡,带楼层的房屋,位于城西的港口,还有古老的城墙。在东边是新城,住着犹太人和摩尔人,围绕新城的是雉碟状城墙,从城堡一直延伸到圣安德烈要塞。
  这座城市也称阿拉伯人的绿洲。10世纪时由安达卢西亚的摩尔人修建。城市背靠一座相当高的大山,拉木尼要塞屹立在陡峭的山崖上。城市面积比当初扩大了5倍,总面积不少于75公顷,有不少的街道也伸出了城墙外边。整个城市沿海岸伸延了两公里。旅游者顺着要塞城墙,向东北方向走去,就会看到最近新建的城市附属部分,如冈贝塔郊区和努瓦色·厄姆勒郊区。
  人们很难找到这样一座引起人们更大研究兴趣的多种民族居住在一起的阿尔及利亚城市。在全部4.7万人中,只有1.7万法国人和正统犹太人,在1.8万外来居民中,大部分是西班牙人,其次是意大利人、安哥拉人和安哥拉·马耳他人。还要补充说一下,大约有4000阿拉伯人聚集在城市南部的迪亚利郊匹。这个地区被称为黑人区,街道清洁工和码头搬运工都来自这个区。在这座多民族居住的城市中,有2.7万天主教徒,7000古犹太教徒,1000名穆斯林信徒。由此可以对这座多民族混居一起的首府城市得出一个较为准确的看法。
  奥兰省的天气一般来说寒冷、干燥、炎热,风沙较大。这座城市的洒水工作由市政府掌管,这样做比由上帝掌管洒水更勤、更多。
  埃利萨尼先生退休后来到了这样一座城市。当初他在佩皮尼昂做了15年的生意,靠运气挣得了1.2万英镑的年收入。这些钱在他的遗孀精心掌管下绝对不会少的。
  埃利萨尼夫人此时44岁。她从来没有过她女儿一样的美丽、善良和可爱。她是一个罕见的讲究实际的女人,对说出的话反复斟酌。她就像一位人们非常熟悉的女会计师,将人分为三六九等,把钱看作生命一样。对日常开支精打细算,整日忧心忡忡担心会出现亏空。人们熟悉这种果断性格的面孔,腰板挺直,前额突出,目光敏锐,双唇紧闭,这一切显示出女性的专注与执著。埃利萨尼夫人将家里治理得井井有条,绝不乱花一分钱。她精打细算,每一分钱都花在有用的地方。但是对她宠爱的女儿却从不吝啬。即使女儿穿上修女式服装,她也要让女儿显得优雅高贵,对此她绝对不会马虎。说到底,孩子的幸福是她唯一的希望。她相信与德斯兰戴一家联姻,女儿的幸福必定会有保障。阿卡托克某一天会得到1.2万法郎,再加上路易丝从她母亲那里继承的遗产,很多人都会认为这一切足以建立一个牢固的财富基础,使他们将来衣食不愁。
  路易丝几乎记不起阿卡托克的模样。不过她的母亲早已灌输给她这样的思想:她终有一天会成为年轻的德斯兰戴夫人。总之这一切在她看来比较自然。只要这位未婚夫让她满意,再说他为什么就不能让她满意呢?
  埃利萨尼夫人作出最后几个指示后,走进了客厅,她的女儿也来到了这里。
  “你的甜点做好了吗?”夫人问道。
  “做好了,妈妈。”
  “很糟糕,远洋轮得晚到一会儿,差不多天黑时才到达!路易丝,6点时穿好衣服,配上小方格裙子,以后我们一起去码头。‘阿卡托克莱’号汽笛响的时候,我们也赶到码头了。”
  埃利萨尼夫人把两个名字搞混了。
  “你想说‘阿洁莱’号轮船,”路易丝笑着说,“可是我的未婚夫的名字是‘阿卡托克’,不是‘阿卡托克莱’。”
  “好吧!……”埃利萨尼夫人说,“‘阿洁莱’,‘阿卡托克’,这都无所谓!你就肯定他不会把路易丝的名字搞错……”
  “谁能肯定呢?”女儿用稍微嘲弄的口吻说,“阿卡托克先生不很了解我,说实话我也对他了解不多。”
  “在做出决定之前,我们给你们时间来互相了解。”
  “再好不过了!”
  “另外,我相信他会对你满意的,而他也一定会让你满意的……我的德斯兰戴夫人,你要嘴上留情!到时候我们还要谈妥婚礼的条件。”
  “收支能平衡吗,母亲?”
  “当然了,你这个调皮鬼,去操心自己的事吧!……对了,别忘了还有一位陪同德斯兰戴一家人来的克劳维斯·达当脱先生。你知道,他们一家人为这位有钱的佩皮尼昂人而骄傲,并相信他是世上最好的男人。德斯兰戴夫妇不习惯坐船,所以他陪他们一直到奥兰。他做了一件大好事,我们一定要好好款待他,路易丝。”
  “对他热情接待,即使他想向我求婚……真的不可以。我都忘了我应该是……我将要是阿卡托克夫人……这个名字不错,不过听起来有点儿像古希腊语!”
  “够了,路易丝,正经点儿!”
  她是一个很正派的人,一个性格开朗可爱的少女。世上根本不会有和小说中女主人公一模一样的人,可是路易丝正是这样的人。她正处20岁花季年龄,性情爽直,精力充沛,活泼好动,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如同蓝宝石上的黑珍珠。一头浓密的金发,走起路来优雅轻盈,或许说像丝绸一样轻盈,就连皮埃尔·罗迪在他成为文学院院士之前也会毫不犹豫地这样形容,轻盈得像天空中的燕子。
  以上只是对路易丝·埃利萨尼做了轻描淡写的描述。读者会发现,她自己则不能不对由“阿洁莱”号从塞特连同货物一同送来的这个蠢家伙做一番对比。
  出发时间到了,埃利萨尼夫人以女主人的眼光最后看了看德斯兰戴一家的房间后,叫上女儿,两个人一同朝着码头方向走去。她们先在可以眺望码头的圆形花园停了一下儿。从这个地方一直望见平静的大海。天气非常好,天边蓝得像水洗得一样。太阳正朝着米尔斯克比尔城方向落去——这是一座古人称为“神港”的城市。在那里装甲舰和巡洋舰都可以找到最好的隐蔽处,以躲避从西边频繁刮来的暴风。
  几只挂白帆的船朝北一字排开,远处的浓烟表明是一些蒸汽轮船。这些轮船经多条航线穿行在地中海与非洲大陆之间。二三艘远洋轮正朝奥兰驶来,其中一艘船已不足3海里。是不是“阿洁莱”号?如果不是女儿,那肯定就是母亲变得迫不及待。实际上,路易丝并不认识这个随着涡轮每转一下,就会靠近她一步的年轻人,或许“阿洁莱”号最好开倒车返回……
  “快6点半了,”埃利萨尼夫人提醒说,“我们下去吧!”
  “我跟你后边,妈妈。”路易丝回答道。
  沿着直通码头的大街,母女俩朝港口走去。在码头上几艘远洋轮正在像往常一样抛锚停船。
  埃利萨尼夫人问一位朝码头走来的港口官员,“阿洁莱”号是否到达了。
  “是的,夫人,”这位官员回答道,“半个小时后进港。”
  埃利萨尼夫人和女儿环视了一下港口,港口北面的山丘挡住了她们的目光。
  20分钟后传来阵阵汽笛声。远洋轮绕过1公里长的防波堤,缓缓停在拉木尼要塞脚下,经过几次反复后,稳稳停在码头后边的船位上。
  当栈桥连接后,埃利萨尼夫人和女儿上了船。埃利萨尼夫人张开双臂拥抱了德斯兰戴夫人,以后又拥抱了德斯兰戴先生和阿卡托克。而此时路易丝像所有其他懂事的年轻女子一样,保持矜持的姿态。
  “啊!亲爱的尊敬的夫人,我们从佩皮尼昂到现在一直没见面,不是吗?……我好想念你,埃利萨尼夫人,还有路易丝小姐……她又长高了。啊,对了,应该吻一下,不,两下达当脱的这位好仆人。”
  如果说帕特利斯希望他的主人在开始行家庭见面礼时,能像世上男人一样行为稳重,那么他就要大大失望了。当帕特利斯表情严肃,恰如其分地退回一步时,克劳维斯·达当脱的嘴唇砰地一声贴在了埃利萨尼夫人干瘪的脸颊上,就像面色棍敲在了鼓皮上。
  当然了,路易丝没有避让德斯兰戴夫妇的拥抱。而从不拘小节的达当脱先生却没有给这位年轻姑娘父辈的亲吻,而是给了她美好的祝愿。
  至于这位阿卡托克,他向路易丝走上几步,像一个机器人行了一个礼。整个行礼只不过是牵动了一下脖子的肌肉,点了一下头而已。随后向后退去,一言不发。
  年轻姑娘不禁鄙夷地撇了一下嘴。这一动作克劳维斯·达当脱没有发现,不过却没有逃脱马塞尔·罗南和让·塔高纳的眼睛。
  “喂,真没想到能看到这样一位美人!”马塞尔·罗南对让·塔高纳说。
  “真的,是很漂亮。”让·塔高纳接着说道。
  “难道要嫁给那个笨蛋?”马塞尔·罗南问道。
  “绝对不可能!”让·塔高纳大声说道,“愿上帝保佑我,为了不让她嫁给这个笨蛋,我宁愿违背自己永远不结婚的誓言。”
  是的,让·塔高纳发过这个誓言,至少他说过。总之在他这个年龄,说的总是比做的多。而马塞尔·罗南,他没有发过这样的誓言。不过都无所谓!他们两人来到奥兰是为了参加非洲第七骑兵团,而不是为了娶路易丝·埃利萨尼小姐。
  再顺便提一下——也是为了以后不再提及——“阿洁莱”号在平稳舒适的条件下完成了从帕尔玛城到奥兰的航程。平静的大海像铺了一层油,使人以为把普罗旺斯的油都撒在了海面上。从东北方向刮来的微风吹拂着远洋轮左舷中部,吹拂着轮船支索帆,船首的三角帆和后樯纵帆,使轮船稳稳行进,从帕尔玛出发以来,差不多所有旅客都在一张餐桌上用了餐。最终海运公司会叫苦连天,抱怨用餐人数超乎寻常。
  对奥利安达尔先生来说,用那不勒斯方式烹调的“图尔”鱼非常美味可口,并且用专业美食家的味觉品尝了地方风味的点心。
  可以说每个人都安然无恙抵达了奥兰,甚至连到了巴利阿里群岛还难受不堪的德斯兰戴夫人也平安抵达。
  尽管德斯兰戴先生硬撑住身体,强打精神熬过了旅途的后半阶段,却也没有去结识这两位巴黎人。他把这两位年轻人看作不同类的人,认为比他的儿子阿卡托克差得多。尽管二人聪明伶俐,可是却使他反感。达当脱同他们关系愉快,谈笑风生,这是达当脱的自由。不过在他看来,这一切在“阿洁莱”号停靠了码头也就完结了。
  可以想象到,德斯兰戴先生根本不想把两个巴黎人引见给埃利萨尼夫人和她的女儿。而克劳维斯·达当脱以南方人的豪爽,习惯地脱口而出:
  “马塞尔·罗南先生和让·塔高纳先生都是巴黎人。”他说,“两位年轻人同我相处得非常融洽,我希望我们的友谊不因短短航程而中止。”
  这位佩皮尼昂人就是不同一般!他用美好的语言表达了自己的感情。非常遗憾帕特利斯没有听到。
  两位年轻人文质彬彬地向埃利萨尼夫人鞠躬致敬。
  “夫人,”马塞尔·罗南说道,“我们很荣幸受到达当脱先生的器重……我们会珍惜同他的友谊……我们也相信这种友谊会长久保持下去的……”
  “我们如同父子一样!”让·塔高纳补充说道。
  德斯兰戴夫人对这种客套很厌烦,她看着自己的儿子,后者还是闭口不言。此外,埃利萨尼夫人或许应该告诉这两位年轻的巴黎人,她很高兴在他们逗留奥兰期间接待他们。不过她没有说,因为这是应该由阿卡托克的母亲提出来。出于母亲的天性,两位夫人都没有说话,看来对这两位陌生人最好保持审慎态度。
  埃利萨尼夫人告诉达当脱先生,她很高兴达当脱先生能和德斯兰戴一家在她家吃第一顿晚饭。
  “我现在马上回旅馆,”这位佩皮尼昂人说道,“去洗个澡,换下这身衣服和水手外套,并打扮得体一些来享受您的晚餐,亲爱的夫人。”
  一切商妥后,克劳维斯·达当脱、让·塔高纳和马塞尔·罗南向布卡拉什船长和布鲁诺医生告别。如果他们能再次乘坐“阿洁莱”号,他们会非常高兴再见到可爱的医生和殷勤的船长。船长和医生回答说,他们很少见到比他们更让人高兴的旅客了。大家非常满意地分手告别。
  尤斯塔什·奥利安达尔先生也踏上了非洲的土地。装在皮套里的望远镜背在身后,手提旅行袋,跟在为他拿着沉重箱子的搬运工后面。在整个旅途中他都是这身打扮,所以没有人会注意他的出行。
  克劳维斯·达当脱和两位巴黎人下了船。达当脱让德斯兰戴一家把他的行李送到老城堡街的家中。以后他和两个年轻人坐着运行李的马车驶向共和国广场的一家漂亮饭店。这家饭店还是布鲁诺大夫特意介绍的。在饭店二楼,克劳维斯·达当脱占据了一个客厅和一间卧室,一个小房间归帕特利斯使用。在第三层,马塞尔·罗南和让·塔高纳占据了两间卧室,房间的窗户朝向广场。
  奥利安达尔先生也选择了这家饭店。当他们三个抵达时,发现他已经坐在了餐厅,正仔细阅读菜单,挑选将要享用的晚餐。
  “真是一位非同寻常的天文学家!”让·塔高纳说,“让我奇怪的是他竟然不为自己订一份星星煎鸡蛋和一份小行星烤鸭。”
  半个小时后克劳维斯·达当脱一身整齐走出了房间。帕特利斯对他主人的穿戴向来是精心细致,丝毫也不马虎。
  在大厅入口处达当脱先生看见了兄弟俩。
  “喂,年轻朋友,”他大声说,“我们终于到奥兰了。”
  “一眨眼就到了。”让·塔高纳回答说。
  “是啊,我希望你们不是今天就打算去第七骑兵团。”
  “当然,达当脱先生,时间并不很紧。”马塞尔·罗南说。
  “你们会很快穿上蓝上衣,套上红色羊皮裤,带上士兵帽……”
  “我们已做出了决定。”
  “很好……很好!不过至少要等我们一起参观了这座城市和城市周围的地方。明天见!”
  “明天见!”
  克劳维斯·达当脱坐车去了埃利萨尼夫人家。
  “是啊,正如这位可敬的人说的,我们已经到奥兰了!”马塞尔·罗南又重复了一遍。
  “到了一个地方后,就要知道去做什么。”让·塔高纳说。
  “依我看,让,去参军的事很早就定了。”
  “当然了,马塞尔,不过……”
  “不过什么?你还想着民法第345条吗?”
  “什么条文?”
  “就是关于领养条件的条文。”
  “如果第345条是这个条文,”让·塔高纳说,“我想的就是这个。在帕尔玛没有实现的机会,在奥兰一定会实现。”
  “只是运气不太好,”马塞尔·罗南笑着说,“你再也遇不到海上波浪了!剩下的只能是战场、火灾!比如说今天夜里饭店失火,不过我有言在先,我先救你,再救我自己。”
  “你真够朋友,马塞尔!”
  “至于达当脱先生,我看他一个人完全能救出自己。他是最能保持冷静头脑的人。这一点我们已经领教了。”
  “说得对,马塞尔。当他走进圣厄拉丽教领圣餐时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不过,如果他没有觉察到危险,如果他遇到突如其来的火灾,如果他只能靠外面的人来救他……”
  “让,你还放不下让达当脱先生成为我们养父的念头?”
  “当然了……他一定会成为我们的养父!”
  “好吧,你是不想放弃了。”
  “绝不放弃!”
  “那么我今后不会拿这个开玩笑了。不过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那就是不要再摆出一副心事重重,杞人忧天的面孔,恢复往日开朗愉快的心情,用微笑面对一切。”
  “一言为定,马塞尔。如果我把达当脱先生从法律所承认的危险中救出,我微笑;如果机会没有得到,我微笑;如果我成功了,我微笑;我失败了,我微笑。总之时时处处都要微笑。”
  “这么快你就恢复异想天开的样子了!……我们去参军的事……”
  “不用着急,马塞尔,去军需处报到前,我先请个假。”
  “多长时间?”
  “15天!管它今后怎么样!当准备终生奉献给军队的时候,是能够享受15天的自由。”
  “好吧,就15天,从现在算起。即使你没有得到像达当脱先生一样的养父。”
  “或许是你,或许是我,马塞尔。”
  “或许是我……我宁愿我们一起去军队带上配有流苏的军帽。”
  “一言为定,马塞尔!”
  “你会开心吗?”
  “像鸟一样开心!”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