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宣战


  所有对大象的道德说教统统徒劳无益,施特罗姆只好同意采取坚决措施。
  林务区里派来了一支警察率领的带着高压水龙的救火队,救火队来到离大象10米开外,排成了一个半圆形,开始用强有力的水柱冲这头庞大的动物。但大象非常喜欢这种淋浴。它一会儿转过来冲冲这边,一会儿又转过去冲冲那边,还乐不可支地大声打着响鼻。于是,10条救火的龙头把喷出的水柱汇成一条,用这股强大的水流直朝着大象的脑袋、眼睛冲去。这大象就不喜欢了。它怒吼了一声,毅然朝着救火队冲了过来,吓得进攻者们不由一抖,扔下水龙带,撒腿四散而逃。就在一瞬间,水龙带被扯烂了,汽车被掀翻了。
  从这一时刻起,施特罗姆需要付的赔偿金就开始滚雪球一样增长了。
  大象被激怒。人象之间宣了战,大象尽力要证明,人想打赢这场战争得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它往湖里推进去好几辆汽车,推倒了森林里的了望塔,捉住一个警察,把他高高地甩到了一棵树上。如果说先前它的表现是极为克制的,那么现在就开始了肆无忌惮的破坏。
  但是,即使在这破坏活动中,它也表现出非凡的智慧,它所造成的破坏比一只普通的大象——即使是只疯象——要大得多。
  当警察总监获悉弗里登斯多尔夫林务区所发生的事件之后,马上下令:派携带步枪的警察前去增援,将树林团团包围,射杀大象。
  施特罗姆陷入绝望之中:这样的大象哪儿去找第二头哇。经理的内心深处实际上已经认为赔偿大象所造成的一切损失了,只要霍伊蒂-托伊蒂不疯,它很快就能连本带利赚回来。施特罗姆恳求警察总监暂缓让部下执行他的命令,也许还有指望想法制服这头倔脾气的大象。
  “我可以给您10个小时,”警察总监说道。“1小时之后,整个林区就要被包围起来。如果需要的话,我还可以派军队来支援警察。”
  施特罗姆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参加者除马戏团的全体演职员外,还邀请了动物园的经理和他的助手参加。会议结束5个小时之后,林务区就布满了伪装好的陷阱和捕兽器。任何一头普通的大象都会落入这个天罗地网之中。但霍伊蒂-托伊蒂就是霍伊蒂-托伊蒂。它绕过了障碍,揭开了陷坑的伪装,从不踏上任何一个机关的踏板,这些踏板控制着用绳子高高吊在树上的大石头。那么大的石头要是砸到大象的脑袋上,一准会把它砸晕过去倒在地上。
  期限过去了,强大的部队紧紧收缩了包围圈,手持步枪的警察部队逼近了大象所在的湖边。隔着树干的间隙已经能看到霍伊蒂-托伊蒂的庞大身躯。它用鼻子吸起湖水,往上喷去,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喷泉,水珠像雨水一样落到它宽阔的脊背上……
  “预备!”一名军官小声下令道,然后大叫一声:“开火!”
  响起了一排枪声,茂密的森林发出好多次的回声。大象把头歪到一边,舔了舔流出来的鲜血,便径直朝人冲了过来。
  警察继续射击,而大象根本不在乎纷飞的子弹,继续奔跑,警察们的枪打得并不坏,可他们对大象的生理解剖所知甚少,他们的子弹都没有打中大象的要害——大脑和心脏。
  大象又疼又惊,恶狠狠地咆哮起来,把鼻子伸得长长的,可很快又卷了回去:鼻子是它的一个重要器官,丢了鼻子它就会死。所以,大象只有在最危急关头才用它当武器进行防御或是攻击。霍伊蒂-托伊蒂低下脑袋,于是,它那足足有两米半长的、每根各重50公斤的大獠牙像可怕的破城槌一样,直冲着敌人攻了上去。它变得异常可怖。
  但是,人们在军纪的约束下坚持着,他们继续留在原地,不断地开枪射击。
  大象冲开防线,突出了包围圈,隐藏起来。
  警察对它进行了追击,可是连看到它的踪影都不容易。警察们只能沿着道路行动,而大象则横冲直撞,它现在已是慌不择路,径直穿越一个个果园、菜园,一片片的田野、森林。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