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α星球上的“我”


(俄)别利亚耶夫

  已经连续好几年了,爸爸总是从这个星球飞往那个星球,有时,很长时间也不回来。我常常坐在窗前,急切地盼望着爸爸归来,因为他每次回来,一定会带回许多有趣的太空故事。神秘的宇宙空间使我产生强烈的好奇心,我常常缠着爸爸,要他带我到其他星球去探险,可他老说我太校终于,今年暑假爸爸答应带我到太空去旅行。
  7月5日我们乘坐的星际航天气起飞了!
  时间悄悄地流逝,当星际航天气载着我们飞向遥远的太空时,我渐渐进入了梦乡。
  着陆时的剧烈震动,使我睁开了双眼。
  “我们到了!”爸爸穿着宇航服,微笑着站在我身旁。
  α星球非同寻常,一层厚厚的烟雾环绕着星体,这烟雾环像个大帷幕,代替了大气层。
  爸爸指着发光的丘陵对我说:“看,稀有景观!”这些起伏的小山丘在黑色太空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明亮。而闪烁的群星显得那么近,好像一伸手就能把它们托在手心里一样。
  今天,我们哪儿也不能去,爸爸全天的工作日程都排得满满的,他没有时间,所以,我只好一个人留下来了。我决定先复习功课,开学时,让我的老师为此感到惊喜!首先,我着手复习乘法表:“9×9”“81!”一个尖声细气的声音叫道。
  “7×7”
  “49!”在我说出答案之前,又传出了喊声。我向四周看看,可一个人也没有。大概是我听错了吧!我想。
  我开始从头到尾背诵乘法表,但总有个尖细的声音抢在我之前说出了答案。阳光透过舷窗射进舱内,一束光带状宇尘直射到舱中间。这束宇尘光带里有个小东西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彩。
  “伸手!”那尖细的声音叫着。
  突然,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一个小男孩。只有两滴水珠那么大,模样很像我,只是头上没有头发,只有闪烁着五颜六色光彩的天线。我伸出手,觉得摸到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小男孩就立刻进了舱。
  “你是谁?”我问。
  “我?我就是你,难道你没看清!”他尖声细气地说。
  “这怎么可能?”我反驳道。
  “能,太阳每隔100年才在这个小小的行星上空出现,只要阳光照射到宇尘上,宇尘中就会出现你。好了,别往脑子里装各种疑问了,还是复习你的数数歌吧!我非常喜欢数数歌,真是有趣的游戏呀!”他尖声细气地说着。
  我愤愤不平地说:“第一,这不是游戏,也不是数数歌,而是乘法表!第二,你数得太快。咱们还是踢足球吧!”
  “踢足球就踢足球。”他同意了。
  我摆好了一个不大的球门,站在门前当守门员,他射门。
  他很聪明,很快就看明白了该怎么玩。我连眼都没顾上眨一下,球就飞进了球门。
  “喂,你听着,你可以悄悄地踢,但不能太快!”我喊道。
  “不行!我不能,我干什么都快,自己控制不了。”他尖声说。球从我脚下踢出,向他飞去,瞬间就反弹回来射向了球门,几秒钟之内他竟接连射中了几个球。我真不明白,他的动作怎么会这么快。
  “现在你来当守门员,站到这边来!”我对他说。
  “不行,我不能当守门员,踢过来的球碰着我,我会被撞碎的。难道你没看见,我是宇尘构成的吗?”他说。
  “算了吧,你够狡猾的!”我不满地说。
  “不是狡猾,我是宇尘。”他说。
  忽然,他头上的天线逐渐发暗了,他立刻像融化了一样,轮廓也看不清了。
  “我该走了,太阳要落山了。”刹那间他与那光束带一齐消失了。我独自坐在沙发上,呆呆地,如坠入五里雾中。爸爸悄悄地进了舱,他感到莫名其妙,舱里被弄得乱七八糟。他十分仔细地审视了一会儿,然后问道:“孩子,怎么了?”我如梦初醒,赶忙向爸爸问好,并在他洗脸时,把舱内整理干净。
  第二天早上,爸爸想带我飞到山顶上去看看,但我一点也不想去。爸爸感到困惑不解,他知道,乘航天气遨游太空是我梦寐以求的事。他花了很长时间说服我别错过机会,结果我还是没同意。
  “太遗憾了,孩子!太阳在这里只有每隔100年才出现一次,而且只有在每天早上很短的时间内才能见到,我们很走运,恰好在这个周期内来到了这个星球,你不去开开眼界太可惜了。”爸爸摇头叹气地走了。
  当阳光逐渐向舱里射进来时,我坐着,等着,盼望着。为了给“我”看看我心爱的玩具,我把所有玩具都摆了出来。
  宇尘光束带透过舷窗慢慢向舱里延伸。“你好!”“我”尖声细气地打着招呼。天线闪着五颜六色的光,耀眼明亮。接着,伴随着呼啸声和尖叫声,他站到了舱中间,大概只有这样才能充分表达出自己的高兴心情。“听我说,先复习乘法表,然后玩足球!”他尖声说。
  “好吧,只是先看看我的玩具,这是专为你准备的,然后再玩球。”我边说边把自己最喜欢的玩具——第一个人造地球卫星模型拿给他看。
  “你要知道,是它首次载着地球人飞向太空的。”我向他讲述着。他用一只手小心地拿起卫星玩具仔细看了好久。
  “你拿着玩吧,没关系!”我说。
  “不行,用双手拿,玩具会坏的。你看!”说着,他双手拿起了一只玻璃杯,那杯子在他的手中立刻变得粉碎。
  我们踢了好大一阵足球,守门员嘛,当然是我啰!然后又复习了乘法表,我还教会了他一些在地球上常玩的游戏。我很想用好吃的东西款待他,噢,有了,就用樱桃果酱。“这东西,你一定从来没吃过,快来尝尝。”我拿出果酱对他说。
  他小心翼翼地用一只手拿起了果酱罐,又接过我递过去的小勺,我猜他一定非常爱吃果酱。突然,他周身变得通红,越来越深,后来,竟变成了暗红的樱桃色。“哎呀,你怎么变成樱桃色了!”我大声笑着把他领到镜子前。
  “是啊,真滑稽可笑!”他对着镜子细细地端详着自己,又尖声细气地说,“我该走了!”
  他站到射进舱内阳光中的宇尘光束带中,说了声“再见”就慢慢消失了。而他刚才站过的地毯上,却留下了一片樱桃色的斑迹。
  爸爸回来了,看到舱内不仅又被弄得乱七八糟,而且地毯上还有一大气樱桃果酱的污迹。“唉,你这小家伙,我得把你送回地球去了。”他叹了口气说。
  “我会全都收拾好的,我保证!只是求你别把我送回去!
  我不能走,你明白吗?现在有太阳,我有‘我’作朋友太阳消失了,‘我’也就没有了。‘我’,就是我不对,不是我,只是‘我’头上有天线”爸爸呆呆地望着我,不住地摇着头说:“我看,你是病了,去睡吧,明天再说。”爸爸语气很强硬,再对他解释,尤其是对他讲“我”的事已毫无用处了。
  早晨,爸爸去请医生了。阳光还没有射进来,我呆呆地站在舷窗前。就在这时,“我”出现了,仍然尖声细气,只是天线闪着暗红色的光。“你出了什么意外,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问。
  “是你出了意外的事了。你要走了,我特意提前飞来告诉你。”他十分伤心地回答,稍微停顿了一下又说,“请你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的模型送给我,要知道,你是我第一个来自地球的朋友。”
  然后,他小心地拿起玩具卫星。透过舷窗可以看见,航天气已飞到太空基地上,马上要飞回地球了。“再见了,别难过,我知道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我要把这个卫星放在我们这个小星球的最高处。这个,给你。”他说着在我手上放了一块小小的热乎乎的樱桃红的小石头,然后就像出现时那样突然消失了泪水遮住了我的双眼。
  医生认真为我作了检查,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只是建议把我送回地球,因为a星球的气候对我不适合。
  我返回了地球,妈妈非常高兴。我对她讲了在遥远的太空中结识了“我”的事,并把无论什么时候都热乎乎的樱桃红的小石头拿给妈妈看。妈妈仔细地听着,没有打断我的话,然后,把小石头拿在手里仔细看着,微笑着说:“好儿子,真是个幻想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