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蕾奴(Marlene)最后一次见到太阳系是在她刚满周岁不久的时候。当然,她不会记得。
  她读过有关它的种种,但这些阅读都无法让她觉得太阳系是她的一部分,自然她也不是太阳系的一分子。
  在她十五年的生命中,她只记得罗特(Rotor)。她一直认为它是一个很大的世界。毕竟,它的外径有八公里。当她十岁时,至少每个月一次她偶尔会四处行走并到低重力区的路径上,好让自己可以飘浮滑行。每次总是十分有趣。飘浮或是行走,罗特都是带着它的建物,它的公园,它的农场,以及大部分的人跟着它一起旋转。
  这都会花上她一整天的时间,不过她的母亲并不在意。她说罗特十分安全。“不像地球,”她一向都这么说着,但她未曾说明为何地球不安全。“就是这样,”她如此回答。
  玛蕾奴最不喜欢的就是人。最新的一次户口调查中提到,在罗特上已经达到了六万人。太多了。实在是过多了。每个人都带着一张不真实的脸孔。玛蕾奴讨厌那些假面具并知道他们的内在与外表完全不同。她也说不上来她为何知道。当她还小的时候她曾尝试提出某些观察,但她的母亲则是十分生气,并且告诉她不准说出那样的话。
  随着年龄增长,她可以更清楚地看透人们的假面具,不过这些都不致于对她造成困扰。她已经视为理所当然,并将她大部分的时间放在她自己的心思上。
  最近,她的心思经常放在艾利斯罗(Erythro),她的大部分生命中所环绕的那颗行星。她不知道这些想法如何进到她的心中,但她会在不固定的时间飘浮到了望甲板上并渴望地盯着那颗行星,希望能到那儿去,就在艾利斯罗上。
  她的母亲会很不耐烦地问她,为何你会想要到一个空无贫瘠的行星上,但她从来没有获得一个答案。她也不知道。“我就是想去,”她会这么回答。
  她现在看着它,独自一人在了望甲板上。罗特人很少来到这里。他们看得够多了,玛蕾奴猜想,而且不知为何他们对艾利斯罗不像她一般感兴趣。
  它就在那儿;一部分在光亮,一部分在黑暗中。她隐隐约约还有段记忆,在很久以前罗特刚来此之时,她见到艾利斯罗缓缓地滑入视野中,一天天慢慢地变大。
  那真的是记忆吗?毕竟,那个时候她才只有四岁,所以应该是吧。
  但现在那段记忆无论是真是假被其它的想法给覆盖,有关于她逐渐地了解一个行星到底有多大。艾利斯罗的外径有一万二千公里,并不是八公里。她无法领会这尺度。没有办法从萤幕上看到这种大小,而她也很难想像站在上面看着上百,甚至上千公里,宽广的空间会是怎样的感觉。但是她知道她想去。非常地想去。
  奥瑞诺(Aurinel)对艾利斯罗没有兴趣,令人非常失望。他说他有其它的事要关心,比如说准备上大学之类的事。他已经十七岁半。玛蕾奴才刚满十五岁。这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她叛逆地想着,因为女孩子总是比较早熟。
  至少他们应该如此。她轻视自己并认为,随着她通常的沮丧与失望,她看起来仍像是个小孩子,矮矮胖胖的。
  她再次地看着艾利斯罗,巨大壮丽并反射着暗红光芒。它的大小足以成为一颗行星,然而她知道,它实际上是一颗卫星。它环绕着美加斯(Megas),而(那更巨大的)美加斯是个真正的行星。这两者,美加斯与艾利斯罗,加上罗特,都绕着涅米西斯公转。
  “玛蕾奴!”
  玛蕾奴听到身后有人叫着她并且知道那是奥瑞诺。她最近变得愈来愈难和他交谈,而这原因却令她十分困窘。她喜欢他叫她名字的方式。他发音相当准确。三个音节玛蕾奴在第一音后有些微的卷舌。光是听到就感到温暖。
  她回过身来喃喃说道。“嗨,奥瑞诺,”她试着脸上不显出红晕。
  他对她笑着。“你又在看着艾利斯罗了,是吗?”
  她没有回答。当然那是她一直在做的事。每个人都知道她对艾利斯罗的感觉。“你怎么会来这儿?”(告诉我你在找我,她心里想着。)
  奥瑞诺说道,“你母亲要我来的。”
  (喔,这样子呀。)“为什么?”
  “她说你心情不好,而每当你自己觉得难过时,你都会上来这里,我来找你是因为她说这里会让你更加孤僻。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你心情不好?”
  “我没有。就算我有的话,也会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不要这样。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应该能够表达你自己。”
  玛蕾奴扬起眉毛。“我的表达力很强,谢谢你的关心。我是因为想要去旅行。”
  奥瑞诺大笑。“你已经旅行过了,玛蕾奴。你已经游历过两光年多的距离。太阳系中甚至没有人曾走到一光年。除了我们以外。因此你更没有理由抱怨了。你是银河旅行者,玛蕾奴.茵席格那.费雪。”
  玛蕾奴压制住想笑出的冲动。茵席格那是她母亲方面的姓氏,而每当奥瑞诺说出三个全名时,他会行个礼并摆个表情,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做了。她猜想可能是他现在和一些成年人在一起,不得不学习一些仪态了。
  她说道,“我一点都记不得那趟旅程。你知道我跟本不可能记得,而没有这段回忆就意谓着跟本没有什么关联。我们就在这儿,距太阳系两光年,而且不再回去了。”
  “你怎么知道?”
  “少来了,奥瑞诺。你曾听过任何人说要回去的吗?”
  “就算我没听过,又有谁理它?地球是个拥挤的世界,而且整个太阳系也已经变得过度拥挤与资源用尽。我们离开反而更好主宰自己的生存。”
  “不,我们没有。我们调查艾利斯罗,但我们并没有下去变成它的主宰。”
  “我们当然有。我们在艾利斯罗上建设了先进的圆顶观测站(Dome)。你知道的。”
  “并不是为我们所设的。只是为了一些科学家。我说的是我们。他们不让我们下去。”
  “总会有那么一天。”奥瑞诺快乐地说道。
  “当然,到我变成老太婆的时候。或是死后。”
  “事情并没有那么糟。无论如何,离开这个地方进到这个世界之中,好让你妈妈高兴些。我不能留在这儿。我有事情要做。朵洛蕾德(Dolorette)”
  玛蕾奴讨厌朵洛蕾德,她身材高挑而且很笨。
  但那又有什么用?奥瑞诺一天到晚黏在她身边,玛蕾奴知道,只需要看看他,就知道他对朵洛蕾德的感觉。而现在他是被派来找她,对他来讲是浪费他的时间。她可以辨认出他的感觉,并且她可以辨认出他是多么急切地想要回去找那找那个朵洛蕾德。(她为何总是能够辨认出来?有时候知道以后反而更令人憎恶。)
  突然地,玛蕾奴想要伤害他,想要用些字眼来让他痛苦。她说道,“我们不会再回太阳系了。我知道为什么。”
  “喔,为什么?”见到玛蕾奴不发一语,他再问道,“秘密吗?”
  玛蕾奴有些迟疑。她并不想要说出口。她喃喃地地说道,“我不想说。我不应该知道。”但她已经说了。在这一刻她想要每个人都觉得不好过。
  “但你会告诉我的。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是吗?”玛蕾奴问道。“好吧,我告诉你。我们不回去是因为地球将要毁灭。”
  奥瑞诺并不如她预期般的反应。他突然大声暴笑。花了一些工夫他才让自己回复过来,而她则是轻蔑地盯着他看。
  “玛蕾奴,”他说道,“你从哪里听来的?你看了太多恐怖小说。”
  “我没有!”
  “要不然你怎么会这么说?”
  “因为我知道。我可以辨认出来。从人们所说的,不过他们并没有说出来,以及从他们所做的,当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时。还有从电脑所回答我的一些问题中得到。”
  “比如像什么样的事情?”
  “我不会告诉你。”
  “那是不可能的吧?有没有可能是”他将两根手指头靠近,“你自己的幻想?”
  “不是,不可能。地球不会立刻被毁灭,或许要经过几千年但它还是会被毁灭。”她谨慎地点着头,面露严肃的表情。“而且没有人能够阻止。”
  玛蕾奴掉头离去,对于奥瑞诺的质疑十分恼怒。不,不是质疑她。尤其更甚的,他认为她不正常。而就是如此。她已经说了太多而却没有获得什么。每件事都错了。
  奥瑞诺看着她的背影。在他英俊男孩脸庞上的笑容已经消失,而在他的眉宇之间泛起某种不安的皱摺。
  前往涅米西斯的旅途,以及到达后的长期停留时间,已使得尤吉妮亚.茵席格那(EugeniaInsigna)变成了一位中年妇人。在这几年来她经常提醒自己∶这是为了她;也是为了我们孩子的未来。
  这种想法总是令她承担不起。
  为什么?自从罗特离开太阳系的那一刻开始,她就该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结果。每个在罗特上的人全是自愿者,早就知道其结果。那些没有下定决心接受永远分离的人都已在他们出发前离开了罗特,而在这些人当中包括了
  尤吉妮亚并未再继续想下去。她常常会忆起这些往事,但总是尽力不再想下去。
  现在他们就在罗特上,然而罗特能称作“家”吗?对玛蕾奴而言这儿是家;她从不知道其它的世界。但对她而言,对尤吉妮亚而言呢?家所指的是地球、月球、太阳、火星以及其它伴随着人类历史发展的所有世界。这些世界从有了生命之前就一直存在着。而罗特并非那所谓“家”的想法,至今依然缠绕着她。
  然而,她曾在生命中的前廿八年时间待在太阳系之内,并在廿一至廿三岁间于地球上完成了她的学业。
  为何周期性地会令她想起地球,并且长久无法释怀。她从未喜欢过地球。她不喜欢它的拥挤,它的不良规划,它的政府与组织的混乱状态。她不喜欢它的狂暴天气,它的地面凌散,和它浪费的海洋。当年她十二万分地感激能够回到罗特来,带着她的英俊丈夫并向他推荐这亲爱的旋转世界希望他也能与她一般地舒服地在此生活。然而他却仅仅感到厌烦。
  他只在意到这儿的狭小。“你在六个月之内就可以将所有地方走过一趟。”
  她并未将她的热情放在他身上太长的时间。这样也好
  事情总会自行发展的。尤吉妮亚已经永远地迷失在两个世界之中了。但是对孩子们。尤吉妮亚在罗特上出生,没有地球也可以活下去。玛蕾奴则是在罗特上出生几乎在没有太阳系的情况下也可以活下去,除了她有自己是从那儿而来的模糊印象外。她的孩子可能不知道,并且也不会在意。对他们而言,地球与太阳系只是神话中的一部分,而艾利斯罗才是即将迅速开发的世界。
  她希望如此。玛蕾奴已经对艾利斯罗有着奇异的好感,虽然只是最近几个月来的事,而且这种情感也可能同样迅速地消逝。
  总之,如此抱怨就过于忘恩了。没有人想像到会有可居住的世界环绕在涅米西斯。要有可居住环境的条件相当严苛。估算这些可能机率并将太阳系的情况推到涅米西斯来,你必须拒承认认它可能发生。
  她回过身来检视每日报告,她的电脑以无限的耐性等待者。
  在她开始工作之前,在她外衣肩上的小型按钮通讯器传来了接待员的话,“奥瑞诺.潘帕仕要求见你。他并没有预约。”
  茵席格那做了个鬼脸,想起她派他去找玛蕾奴。她说,“让他进来。”
  她很快地照了镜子。她的外表看来很适宜。在她看来,她似乎比四十二岁还年轻些。希望别人看来也是一样的感觉。
  因为一个十七岁的男孩要进来而特别在意外表好像有些愚蠢,不过尤吉妮亚.茵席格那曾见过可怜的玛蕾奴是如此地看待这个男孩,并知道她的眼光代表什么。茵席格那认为,注重自身外表的奥瑞诺,会曾经在意那已自我遗弃的矮胖玛蕾奴。然而,假如玛蕾奴必须面对这项失败,就让他感觉他的母亲对此有所贡献吧。
  她将会责怪我的,茵席格那叹息想着,见着这个带着青涩微笑的男孩走了进来。
  “那么,奥瑞诺,”她说道。“你找到玛蕾奴了吗?”
  “是的,女士。就在你说的地方,而且我告诉过她你不要她去那地方。”
  “她觉得如何?”
  “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话,茵席格那博士,我无法分辨那到底是沮丧还是什么的,不过在她心中有个可笑的想法。我不知道告诉你这件事,她会不会不高兴。”
  “我也不希望派个间谍在她身旁,但是她常常会有些奇怪的想法令我担心。请你告诉我她说了什么?”
  奥瑞诺摇摇头。“好吧,但是不要告诉她是我说的。真是个疯狂的想法。她说地球将要毁灭了。”
  他期待茵席格那会笑出来。
  她并没有。反倒是她激动地问道。“什么?她根据什么这么说?”
  “我不知道,茵席格那博士。她是个很开朗的孩子,你知道的,她偶尔会有这种可笑的想法。她可能只是想要唬唬我罢了。”
  茵席格那插口说道。“她应该就是在吓唬你。她有奇怪的幽默感。所以,听好,我不希望你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我不要这种无聊的谣言开始流传。你了解吗?”
  “当然,女士。”
  “我是认真的。一个字都不许说出去。”
  奥瑞诺点点头。
  “谢谢你告诉我,奥瑞诺。这件事非常重要。我会和玛蕾奴谈谈到底是什么困扰着她,并且我不会让她知道你有告诉过我。”
  “谢谢你,”奥瑞诺说道。“只是有一件事。”
  “什么事?”
  “地球真的要毁灭了吗?”
  茵席格那紧盯着他,然后挤出一丝笑容。“当然不会!你可以走了。”
  茵席格那瞧着他离去的背影,并希望她能做出更强烈的否认。
  詹耐斯·皮特(JanusPitt)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外表,这也同时地对他获得罗特委员长的职权有所帮助。在殖民地形成的早期,有项要求人们身高不要超过平均的推行活动。当时认为这样一来会使得每人需要的空间与资源变小。最后,这项疑虑渐渐变得不需要并被丢弃,不过这个偏移依然留在早期殖民者的基因中,使得罗特公民的平均身高较后期殖民者为矮。
  皮特长得很高,有着铁灰色的头发,一张长脸,以及深蓝色的双眼,他的身材依然保持得不错,尽管他已有五十六岁。
  皮特抬起头来对走进来的尤吉妮亚.茵席格那笑着,不过却带着贯常的不安之感。尤吉妮亚总是会带来些不安,甚至于厌烦。她总有着大理由让人难以处理。
  “谢谢你接见我,詹耐斯,”她说道,“在这么短的通告。”
  皮特停住电脑,身向后倾躺入他的座椅中,悠闲地制造出轻松的气氛。
  “别这样,”他说道,“我们之间不需要拘泥于形式。从很久以前就是如此了。”
  “而且曾共享了很多,”茵席格那说道。
  “是的,”皮特说道。“你的女儿还好吗?”
  “实际上,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我们已经做好声音隔离了吗?”
  皮特眉毛弯起。“为什么要隔离?是什么事情,而且要隔离谁的窃听?”
  这个问题提醒了皮特有关于罗特目前的奇妙处境。依所有实际上的情况,它独自处在宇宙中。太阳系在两光年以外,而数百光年内没有其它供智慧生命居住的世界。
  罗特人可以适应孤独与不确定感,但他们也同时自由地离开干扰的任何恐惧。或者说,大部分的恐惧,皮特心想。
  茵席格那说道,“你知道应该隔离什么。你总是一向要求隐密的。”
  皮特启动声音隔离并说道,“我们还要再沟通一遍吗?拜托,尤吉妮亚,一切都弄妥了。当我们十四年前离开时一切就安排好了。我知道你一直担心着它并且……”
  “担心着它?为何不呢?那是我的恒星,”她的手指向着外指着涅米西斯的方向。“那是我的责任。”
  皮特紧闭双唇。我们一定要再来重覆一次吗?他心想道。
  他大声说道,“我们已经隔离了。现在,到底是什么困扰着你。”
  “玛蕾奴。我的女儿。不知怎样她知道了。”
  “知道什么?”
  “有关于涅米西斯和太阳系。”
  “她怎么可能知道?除非你告诉过她?”
  茵席格那无力地张开双臂。“我当然没有告诉她,但是我并不需要。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然而不知为何玛蕾奴似乎可以听到并看见每件事。从她所见闻的一些细微小事当中,她就可以理解出来。她一直都有这方面的能力,但到这几年事情变得更糟糕。”
  “那么,她用猜的,并且有时她运气好猜中了。去告诉她她错了,并且确定她不要再谈这件事。”
  “但她已经告诉了一个年轻人,他刚才来告诉我这件事。这也是我为什么会知道。奥瑞诺.潘帕仕。他是我们家的朋友。”
  “啊,是的。我有注意到他,在某些方面。简单地告诉他不要听信一个小女孩所编的幻想故事。”
  “她不是个小女孩。她已经十五岁了。”
  “对他而言,她只是个小女孩,我向你保证。我刚说我注意到这个年轻人。我感觉到他正困难地进入他的成年期,并且我记得当我还在他的年纪时,这个十五岁的女孩并不值得太过在意,尤其是……”
  茵席格那不悦地说道。“我了解。尤其是那种矮胖平庸的女孩。这跟她的智慧有关吗?”
  “对你和对我?当然有关。对奥瑞诺,当然无关。如果需要的话,我会和那个男孩谈谈。你和玛蕾奴谈一谈。告诉她那个想法是荒谬可笑的,而且那不是真的,她也绝不能散布这种谣言。”
  “但要是真的呢?”
  “那并不是重点。听着,尤吉妮亚,你和我隐藏住这项机率有好几年了,若我们继续隐藏会是个较好的做法。如果消息散布出去,事情将会被夸大,而大众情绪会被提升不必要的情绪。最后只会使我们离开大阳系至今的工作受到不必要的困扰,而且或许将会烦扰我们未来好几个世代。”
  她震惊地,不能置信地看着他。
  “难道你真的对太阳系,对地球,对人类起源地没有任何感情吗?”
  “有的,尤吉妮亚,我有着各类的伤感。但那是本能的反应而我不能让它动摇我的心志。我们离开太阳系是因为我们认为现在是人类向外扩展的时候了。其他人,我想也会跟进;或许他们已正在准备中。我们要让人类扩展到整个银河系,我们不应该拘泥于单一一个行星上。我们的工作就在这里。”
  他们互相对望了一阵子,然后尤吉妮亚有些无力地说道,“你又再次让我无话可说。这么多年来你一向如此。”
  “是的,不过明年我必须再说一次,还有后年。你不会就此接受的,尤吉妮亚,你令我很厌烦了。第一次应该就已足够。”他转过身去,回到电脑前处理他的事情。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