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伊利亚·贝莱刚走到办公桌旁,就发觉机·山米在看着他,一副正在等他的样子。
  顿时,贝莱那张长脸上的冷峻线条僵硬起来。“你有什么事?”他问。
  “局长找你,伊利亚。马上。你一来就去。”“知道了。”机·山米面无表情,仍然站在那儿。
  “我说过我知道了。”贝莱说:“走开!”机·山米笨拙的做出向后转的动作,继续去执行他的工作。被来被这家伙搞得有点火大,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非要机·山米做那些工作,而不让人来做。
  他看了一下菸草袋,心里盘算着。如果一天抽两烟斗,这些菸叶勉强可以维持到下回配菸的日子。收好菸叶,贝莱走出他的小隔间,穿过大办公室。(两年前他升了级,有资格在大办公室里用栏杆隔出一个自己的角落。)“老板在找你,伊利亚。”正在看资料档案的辛普生抬起头来对他说。
  “我知道了,机·山米告诉我了。”辛普生面前是一台体积很小的水银资料库,闪闪发光的水银柱内部储存着形若震幅的记忆体。现在资料库正在研究分析这些记忆,然后抽取辛普生所要的资料。资料以密码打在码带上,从水银资料库的口部卷出来。
  “要不是怕伤了腿,我真恨不得狠狠给那个机·山米一脚。”辛普生说:“对了,前几天我碰到巴瑞特。”“哦?”“他很想回来继续做他那份工作,或者在局里干任何差事都行。那个可怜的孩子急得不得了,可是我又能跟他说什么呢?机·山米已经接替他的工作,没办法了。
  现在,那孩子只好到酵母农场的输送站去做事。唉!这么机灵的孩子,大家都喜欢他…”贝莱耸耸肩膀,两手一摊,冷冷道:“我们迟早也会跟他一样的。”他说的有点夸张,其实他还不至于这么忧心忡忡。
  局长的阶级高,有他个人的专属办公室。办公室的雾玻璃上刻着“朱里尔·安德比”字样。好看的字体,精致的刻工。名字下面还有头衔---纽约市警察局长。
  贝莱走进去。“局长,你找我?”朱里尔抬起头来。他戴着眼镜,因为他的眼睛很敏感,无法适应一般的隐形眼镜。
  你得先习惯他那副眼镜,然后才会注意到他的脸,因为他的五官实在长的太不起眼了。贝莱一直认为朱里尔之所以特别珍惜他的眼镜,其实是因为眼镜能让他看起来有个性,他甚至怀疑,朱里尔的眼睛根本没那么敏感。
  朱里尔看起来很紧张。他拉拉袖口,身体往后一靠。“坐,伊利亚,坐啊!”口气亲热得过头。
  贝莱不自然的坐下,等着。
  “洁西好吗?孩子呢?他们都好吧?”朱里尔问。
  “还好。”贝莱敷衍他:“还不错。你呢?家里都好吧?”“还好。”朱里尔一样回答:“还不错。”这种开场白太虚伪了吧?
  贝莱心想:朱里尔的脸似乎有点不对劲。
  “局长,”他把话题一转:“我希望你不要让机·山米来跟我接触。”“唉,你也知道我对这种事情的感觉,伊利亚。可是他已经被派到这儿来了,我总得给他一点事做嘛。”“我实在很不舒服,局长。他跟我说你找我,然后就呆呆站着。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得叫他走开,不然他就会一直站在那儿。”“这都怪我,伊利亚。我叫他去传话,却忘了交代他传完话以后回去做自己的工作。”贝莱叹了一口气,棕色双眼四周的细纹皱的更深了。“总之,你要找我。”“没错。”朱里尔说:“而且,我要跟你谈的这件事非同小可。”朱里尔说着站起来,转身走到墙边。他按的一个隐藏式的按钮,霎时,墙的一部份变成透明。
  灰色的光突然涌入室内,贝莱直眨眼睛。
  朱里尔微微一笑:“伊利亚,这是我去年特别安装的,以前从没给你看过吧?过来看看。过去,所有的房间都有这种东西。他们叫它‘窗户’,你听过吧?”贝莱看过许多历史小说,他当然知道这玩意儿。
  “我听说过。”他说。
  “来,过来看看。”贝莱有点犹豫,但还是走了过去。把室内的隐私暴露于外面的世界,总是不太成体统的。有时候,朱里尔对于中古主义的向往,似乎表现得有些过分,过分的有些傻气。
  贝莱想,就像他所戴的那副眼镜一样。
  对了,眼镜!他老觉得朱里尔的样子怪怪的,就是因为这副眼镜!
  “对不起,局长,”贝莱问道:“请问你戴的是不是新眼镜?”朱里尔有点意外的看着他,把眼镜拿下来。他看看眼镜,又看看贝莱。
  没有了眼镜,朱里尔的脸显的更圆了,不过他下巴的线条也因此而显的稍稍清楚一点。由于两眼的焦点无法集中,朱里尔的神情一片茫然。
  “对,新眼镜。”他说着,把眼镜架回鼻梁上,“三天前,我把原来那副眼镜摔破了。”朱里尔越说越生气,“我一直等到今天早上才拿到这副新眼镜。伊利亚,我这三天可真不好过啊!”“都是眼镜惹的祸?”“还有别的事情,我等一下会告诉你。”朱里尔转身面对着窗户,贝莱也是。贝莱触目微微吃惊,他发现外面正在下雨。
  有那么一会儿,他望着天空落下的雨水出了神。而朱里尔则一副很骄傲的样子,好想这种景观是他一手安排似的。
  “这个月,我已经第三次看见下雨的情景了。很壮观吧?”贝莱虽然不愿意,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景象很了不起。活了四十二岁,别说很少看见下雨,就连其他的自然现象他也很少见到。
  “让那些雨水落到城市里,似乎总是一种浪费。”贝莱说:“应该落到蓄水库里去的。”“伊利亚,”朱里尔说:“你是一个现代人,这也是你的问题所在。在中古时代,人的生活是开放的,是跟大自然息息相通的。我说的不只是农场,连城市也是,甚至纽约也一样。那个时代,他们并不认为这种雨水是浪费,反而会为它感到高兴。他们的生活跟自然界很接近,那种生活比较健康,也比较好。现代生活的缺点就是跟自然界隔绝了。有空的时候,我建议你不妨看看有关煤炭世纪的书。”贝莱已经看过了。他也听过许多现代人抱怨发明了原子炉。每当做事不顺心,或是对生活感到厌倦的时候,他自己也一样会抱怨发明了原子炉。这是人性。煤炭世纪里的人抱怨发明了蒸汽机,莎士比亚戏剧里的人抱怨发明了火药,在今后的一千年里,人们又会抱怨发明了正电子脑。
  去他的吧!
  “喂,朱里尔。”贝莱加强语气道。(在局里,虽然朱里尔时常以亲切的口吻叫他“伊利亚”,但他还是习惯称他“局长”,不习惯跟他太亲近。不过,此时的情况似乎有点特别,他也就不坚持了。)“朱里尔,你老是谈别的是情,就是不谈你找我有做什么,我实在有点担心。到底是什么事?”“我会谈到这件事的,伊利亚。”朱里尔答道:“我有我的方式。这个案子…麻烦大了。”“当然啦,这星球那里没有麻烦?又是机字号人物的麻烦?”“就某方面而言,是的。唉!我真不知道这老迈的世界还能承受多少麻烦。当初装上这窗户时,我的用意并不只是偶尔接触一下外面的天空而已。我想接触的是这整座城市。我看着它,不知道它下一个世纪会变成什么样子。”贝莱一向很讨厌多愁善感的论调,此刻他却发现自己非但没有厌恶的感觉,甚至还颇余月的凝视着窗外。在雨中,这做城市虽然显得阴暗,但仍难掩它雄伟的景观。纽约市政府大厦高耸入云,而警察局位于市府大厦上层,彷佛无数的手指向上伸展摸索一般。这些房子的墙壁全都是平整密闭的。它们是人类蜂房的外壳。
  “外面在下雨,实在有点可惜。”朱里尔说:“我们看不到太空城。”贝莱向西边望去,果然如朱里尔所言,什么也看不到。地平线隐没了,纽约市若隐若现,远处白茫茫一片。
  “我知道太空城市什么样子。”贝莱说。
  “我很喜欢从这儿看出去的景观。”朱里尔说:“要是不下雨,你就可以在两个不伦瑞克区的缝隙间看见它了。那些低矮的圆顶建向外分布---这就是我们跟外界人不一样的地方。我们是向高处延伸,仅仅挤在一起。他们呢?每一户人家都有一座圆顶建。一幢屋子:一个家庭。而且每一座圆顶建之间还留有空地。
  对了,伊利亚,你有没有跟外世界人说过话?”“说过几次。大概是一个月以前吧,我在你这儿,透过室内对讲机跟一个外世界人说过话”贝莱耐着性子回答。
  “对,我记得这件事。现在,我偶尔也会想起这些问题,我们跟他们,生活方式不一样。”贝莱的胃部开始有点抽搐。他想,朱里尔谈正式的方式越是拐弯抹角,其结果可能就越要命。
  “好吧。”贝莱道:“可是这又有什么稀奇?难道你有办法叫地球上这八十亿人口也分开住在小圆顶屋里吗?那些外世界人,在他们自己星球上多的是空间,他们爱怎么生活是他们的事。”朱里尔回到他的座位坐下。他看着贝莱,眼睛眨也不眨,凹透镜片下的眼珠子显得小了一些。“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文化上的歧异的。”他说:“不管是我们,还是他们。”“好吧,那又怎么样?”“三天前,有个外世界人死了。”开始了,正事来了。贝莱的薄唇微微掀动,唇角一扬,不过他脸上那些严肃的线条并没有因此而显得柔和一点。“真是太不幸了。”他说:“但愿是因为感染而造成的。细菌感染。说不定是感冒。”“你在说什么?”朱里尔的表情十分惊讶。
  贝莱懒得解释。谁都知道,外世界人采取了严格而精密的措施,灭绝了他们社区中所有的细菌疾病。他们竭尽一切可能,不与身上带病菌的地球人接触。可惜,贝莱认为朱里尔并没有听出他的挖苦之意。
  “没什么,我只是随口说说。”贝莱转身面对窗户,“他是怎么死的?”“因为失去胸腔而死的。”朱里尔语带反讽,显然贝莱判断错误。“有人把他轰死了。”贝莱背部一紧,但没有转身。“你说什么?”“谋杀。”朱里尔低声道:“你是便衣刑警,你清楚什么是谋杀。”“可是,一个外世界人!”贝莱转过身来,“你说三天以前?”“对。”“谁干的?怎么下手?”“外世界人说是地球人干的。”“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你不喜欢外世界人,我不喜欢外世界人,有几个地球人喜欢外世界人?只不过有个家伙不喜欢得过火一点而已。”“没错,可是”“洛杉矶的工厂区发生过大火,柏林有毁损机字号人物事件,上海有暴动。”“不错。”“这都显示不满的情绪在升高。也许,已经演变到成立某种组织的地步了。”“我不懂你的意思,局长。”贝莱说:“你是基于某种原因在试探我?”“什么?”朱里尔的表情似乎不是装出来的。
  贝莱注视着他。“三天前,有个外世界人被谋杀了,而外世界人认为适地球人干的。”他轻敲桌面,“到目前为止,一切漫无头绪。对不对,局长?这真叫人难以置信,如果事情真是那样,那纽约就完蛋了。”朱里尔摇头。“事情并没有那么单纯。伊利亚,你知道,这三天我都不在,我跟市长一起开过会,我去过太空城,也到华盛顿跟地球调查局的人谈过了。”“哦?地球调查局的人怎么说?”“他们说,这是我们的事。这案子发生在纽约市,太空城属于纽约的辖区。”“可是太空城有治外法权。”“我知道。我马上就会谈到这一点。”在贝莱坚定的目光下,朱里尔的眼神游移起来。他似乎不自觉的忘了自己是贝莱的上司,而贝莱好像也忘了自己是部属。
  “外世界人可以自己办这个案子。”贝莱说。
  “别急,伊利亚,”朱里尔低声相求:“不要逼我。我想以朋友的立场来跟你商量这件事。我希望你了解我的处境。你知道吗?当命案消息传出时,我就在那里。
  我跟他罗奇·尼曼那·沙顿本来约好要见面的。”“被害人?”“对,被害人。”朱里尔叹了一口气。“只要在迟个五分钟,发现体的人就是我。你想那会有多惊人?命案情况真是残忍…残忍…他们跟我见面,把事情告诉我,于是,伊利亚,这场长达三天的恶梦就开始了。再加上我这几天一直没空去配眼镜,看什么东西都是一片茫然…还好眼镜的事解决了,我配了三副。”贝莱在脑海中描绘着朱里尔所历经的种种。他彷佛真的看见了那些高大挺拔外世界人,以率直的方式,面无表情的告诉朱里尔。朱里尔会拿下眼镜来擦拭。
  然而因为过度震惊,他铁定会失手摔落眼镜。接着,他会看着摔破的眼镜,微微颤抖着柔和丰厚的双唇。贝莱非常肯定,在接下来的五分钟之内,摔破眼镜绝对比外世界人被谋杀还令朱里尔不安。
  “这实在很糟糕。”朱里尔继续说:“这种情况,就像你所说的,外世界人拥有治外法权。他们大可以坚持自己来调查,然后爱怎么向他们自己的政府报告就怎么报告。接着,那些外世界就可以拿这件事当藉口,向我们提出赔偿控诉。你知道那样对地球的伤害有多大。”“如果白宫同意赔偿,等于自毁政治前途。”“难道不赔偿就可以保住政治前途?”“你不需要跟我分析这么多。”贝莱回道。他孩提时便已见识过这种惨状。那些闪闪发光的外世界太空船运遣部队进入华盛顿、纽约以及莫斯科任意搜刮,地球与其说是赔偿,不如说是任人宰割。
  “那么,你清楚了。无论赔不赔偿,这件事都很麻烦。唯一的解决之道,便是我们自己找出凶手,交给外世界人处置。是福是祸,全看我们了。”“为什么不把这件案子交给地球调查局去办?就算从法律的观点来看,本案属于我们管辖,但它同时也牵涉到星际关系”“他们不肯碰。这案子是烫手山芋,而且发生在我们辖区内。”朱里尔抬起头来,以锐利的眼神看着他的属下。“说实话,伊利亚,此事非常不妙。我们每个人都有失业的可能。”“把我们通通换掉?”贝莱皱眉道:“不可能!根本就没有受过训练的人可以取代。”“有。”朱里尔说:“机字号人物。”“什么?”“机·山米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他担任跑腿的差事,其他的机字号人物可以做高速路带的巡逻工作。兄弟,我他妈的比你更了解外世界人,我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名堂。没错,机字号人物可以取代我们。不要怀疑,我们是有可能失去阶级的。你想,到了你我这把年纪再去做劳工…”“够了。”贝莱面露不悦之色。
  朱里尔显得有点尴尬。“抱歉,伊利亚。”贝莱不愿想,却又不得不想起他的父亲。当然,这段往事朱里尔是知道的。
  “如此说来,”贝莱开口:“这种取代的事情事什么时候开始的?”“唉,你实在太天真了,伊利亚。”朱里尔说:“自从外世界人来了以后,这件事已经进行了二十五年。如今,它只是开始延伸到较高层次而已。万一我们把这件案子搞砸了,那就别指望领养老配给券啦。反之,伊利亚,要是我们做得漂亮,那我们的年资就可以延长很多。再说,这对你而言更是一个出头的大好机会。”“我?”“你主办这件案子。”“我恐怕不够资格,局长。我只是个C五级的刑警。”“难道你不想升到C六级?”他想不想?贝莱清楚C六级警官享有哪些特权。C六级的上下班时间是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在高速路带上有座位,在地区餐厅可以选择菜单,甚至,还有机会分配到一间更好的公寓,或者给洁西弄一张自然日光室的配额票。
  “我想,”他说:“我为什么不想?我当然想!可是,万一我把案子搞砸了,我又会有什么下场?”“你怎么会搞砸呢,伊利亚?”朱里尔极尽讨好之色:“你是一把好手。你是局里的高手之一呀!”“我组里有一票人职位比我高,你为什么不考虑用他们?”贝莱虽然没有明说,但他已强烈暗示朱里尔,除非情况紧急,否则何需置官场伦理于不顾?
  朱里尔两手交叠。“两个理由。对我而言,你不只是一名刑警而已,伊利亚,我们还是朋友。我并没有忘记你是我学弟。有时候,我看起来好像已经忘了这件事,但那是因为我们职位等级不同所造成的误解。在公事上,我是局长,你也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站在私人的立场,你是我的朋友,这案子对一个有本事的人来说大好机会,我要你得到这个机会。”“还有一个理由?”贝莱一副不怎么领情的样子。
  “还有一个理由是我认为你是我的朋友,而我需要你帮忙。”“帮什么?”“办这案子的时候,你得接受一个外世界人作为搭档。这是外世界人提出的条件。他们已经同意暂时不把这件谋杀案报上去,先让我们进行侦察。而条件就是,他们必须有一个特派员来参与办案,全程参与。他们很坚持。”“如此说来,他们似乎并不信任我们。”“你知道,他们有他们的立场。如果这件事出了什么差错,他们就没办法向自己的政府交代。伊利亚,设身处地想一想,我愿意相信他们是出于善意的。”“我也相信,局长,但他们的问题也就在这里。”朱里尔显然没有听进这句话,他继续说:“那么,你愿意跟外世界人合作吗,伊利亚?”“你这算是要我帮忙?”“对,我拜托你,在外世界人所提出的一切条件下,接受这项任务。”“好,局长,我可以跟外世界人合作。”“谢啦,伊利亚!不过他得跟你住在一起。”“喂,等等,你说什么?”“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感觉我通通知道。可是你有大公寓,伊利亚,你家里有三个房间,而你们只有一个小孩。你可以容纳得下他的。他不会有麻烦,一点麻烦也没有。而且,这是他们的条件。”“洁西会不高兴。”“你跟洁西说,”朱里尔的表情很认真,认真得不得了:“如果你帮我这个忙,等案子结束以后,我会想尽办法给你连升两级。C七级,伊利亚,C七级。”“好吧,局长,一言为定。”贝莱说着,正打算站起来,但他发现朱里尔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于是又坐了下来。
  “还有事吗?”他问。
  朱里尔缓缓点了点头。“还有一件事。”“什么?”“你伙伴的名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外世界人做事,”朱里尔慢吞吞的说:“有他们独特的方式。他们派来的这个家伙并不是…不是…”贝莱睁大眼睛:“慢着!”“我们必须接受,伊利亚,我们必须接受。没有别的办法。”“住在我家里?让那种东西住在我家里?”“拜托,看在好朋友的份上”“不!不可能!”“伊利亚,听我说,这件事除了你,我没办法相信任何人。难道我还要跟你解释吗?我们必须跟外世界人合作,我们必须成功,才能避免外世界太空船登陆地球来要求赔偿。要成功,我们就不能轻率行事,必须讲究技巧。你非跟他们的机字号人物一起办案不可,否则,如果让他破了案,如果让他向外世界人提出报告说我们无能,那我们就都完了!整个纽约警察局都完了!你看出这点没有?所以你一定要很小心,你表面上必须跟他合作,但是你不能让他破案,而是要你自己破案,了解吗?”“你是说,要我表面一套,暗地里又一套?你要我暗怀鬼胎、笑里藏刀?”“除此之外我们还能怎样?别无他法了。”贝莱犹豫不决的站着。“我真不知道洁西会怎么说。”“假如你要我跟她谈一谈,我可以跟她说。”“不用了,局长。”贝莱长叹一声。“我的伙伴叫什么名字?”“机·丹尼尔·奥利瓦。”贝莱苦笑道:“这时候还那么委婉干嘛?反正我已经接下这份工作,我们就用他的全名好了机器人,丹尼尔·奥利瓦”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