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乏的回答说。
  在八天的过程中,多诺万绞尽了脑汁,试图想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这八天中,他每隔四个小时把鲍威尔替换下来,用发炎的、因而看东西模糊不清的眼睛,观察着那些摺褶发光的金属身躯在昏暗的背景下如何移动。整整八天,每次四个钟头的间隔休息时,他咒骂了公司,咒骂了dv型机器人,诅咒了他出生的日子:。
  而在第八天,当睡眼惺松的鲍威尔强忍着头痛,来接他的班时,他站了起来,用精确瞄好的动作,把一本很沉的书扔身屏幕的正中,玻璃发出了必然会发出的碎裂响声。
  “你这是干嘛?"鲍威尔气呼呼地问。
  “因为我再也不想观察它们了。”多诺万用几乎是平静的口气说,“只剩下两天了,可我们还是什么也不知道。dv…5是一个糟糕的损失在我值班期间,它五次停顿了工作。而在你值班的时间内,停了三次,我还是不知道它发出了什么命令,你也不知道。而且我不相信你什么时候能查清。因为我知道,这点我办不到。”
  “你怎么能跳越空间,同时对六个机器人进行观察呢?一个用手在于着些什么,另一个用脚在于些什么,第三个像风车一样挥动双手第四个像傻子一样在蹦跳。而其余的两个……鬼知道它们在干什么!而突然,全部停顿下来!就是这样!格雷格,咱们的路子不对头咱们应该在能够看清细节的地方去观察。”
  一阵沉默。鲍威尔打破了这难熬的沉默说:“是啊,等一等看。兴许最后两天会发生什么情况。”
  “怎么,从这里进行观察更好吗?”“这里更舒服。”“嗨……但是在那儿你可以做这里办不到的事。”“怎么说呢?”“你可以在你认为需要的时刻让机器人停下来。同时你已作好了准备,观察着出了什么毛病。”
  鲍威尔一惊,警觉地问:“这是什么意思?”“你自己领会吧,你都说了,你是咱们这儿的智囊。你给自己提出几个问题吧。dv-%什么时候脱离常规?‘手指’给你讲了什么?什么时候眼看着要发生,或者已经发生了塌方?什么时候把精确计算好的炸药放好?什么时候碰上了难采的矿脉?”
  “换句话说,在危急的情况下!”鲍威尔兴奋地说。“对,在这种时候可以预料会发生故障!全部问题就在于个人主动精神的因素给咱们添麻烦。在紧急的情况下,没有人在场。这时。个人主动精神被紧张地动员起来。由此应得出什么样的逻辑推理呢?我们怎样才能够在我们希望的时间和地点使机器人停顿下来呢?"多诺万得意地停了一会儿——他开始进入了自己的角色——然后,他抢先回答了自己的问题。虽然要回答的话已明显地到了鲍威尔的嘴边。
  “迈克尔,你讲得对,”鲍威尔说。
  “谢谢,朋友!我知道,早晚我能有所突破。”
  “算啦,别挖苦人了。把你的玩笑话留到地球上用吧。那时,咱们可以用坛子把它埯起来,留到漫长寒冷的冬天用。那么现在你谈谈,要制造什么样的一个事故呢?”
  “如果咱们不是在这个没水又没空气的小行星,咱们可以放水把矿井淹没。”
  “这当然只是玩笑话而已,”鲍威尔说,“真的,迈克尔,你让我笑破肚皮。咱们制造一次小塌方怎么样。”
  多诺万骄做地呶着嘴唇说:
  “0。k。让我来吧!"
  “好。那么,咱们开始干吧!"
  在怪石磷峋的小行星表面上曲折前行,鲍威尔感到自己像个搞阴谋的人一样。虽然由于重力减小,他的脚步变得不稳当。而且,石头不时地从脚底下迸起,无声地溅起团团灰色的尘埃。但是,他总是觉得自己在用轻悄悄的、鬼鬼祟祟的步子走路。
  “你知道机器人在哪儿吗?”他问。
  “我想,我知道,格雷格。…
  “好!"鲍威尔并不乐观他说,“可是,只要那一个‘手指’离我们6米远,即使我们并不在它的视野之内,它就能感觉出我们来。我希望你知道这点。”
  “如果什么时候我需要听机器人学基础课程,我一定向你提交申请书,一式三份。现在,从这里往下走吧。”
  他们下到了矿井。星星已看不见了。他们两人沿着坑道壁摸索前进,不时用照不远的手电筒光照路。鲍威尔摸了摸身上的雷管枪,看看丢了没有。迈克尔。你认得出这个平巷吗?""不太认识,这是新的,我想,我能够按照在电视里看到的情况确定出来。虽然……”
  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得真慢。突然,迈克尔说:
  “你摸摸!”
  鲍威尔把金属手套贴紧坑道壁,感觉到了轻微的颤动。当然罗,什么声音也听不到。
  “爆炸!我们已经很近了。”
  “注意点!”鲍威尔说。
  一个机器人向他们跑来。他们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机器人就从他们的身旁跑过去了。就你一个发出古铜色亮光的亮点,在视野里一掠而过。他们俩人贴在一起,默不作声。
  “你认为机器人感觉到咱们了吗?”鲍威尔低声间。
  “但愿没有。可是,还是从旁边绕过去好。咱们走第一号侧巷道吧。”
  “要是咱们找不到机器人呢?”
  “那有什么办法?只好回去。”多诺万气呼呼他说,“离它们还有四分之一英里。我是从电视上对他们进行了观察的。况且,咱们也剩下两天了……”
  “嘿,闭上嘴吧。别白白浪费氧气。侧巷道在这里吗?”鲍威尔打了一下手电。
  “是这里。走吧。”
  这里,巷道壁的颤动感觉得更明显了。而且脚下的地也颤动起来。
  “这样很好。但愿爆炸别停止。”多诺万说着,用手电筒照了一下前面。
  一伸手,他们就能摸到巷道顶。支柱是新架起来的。
  突然,多诺万犹豫起来。
  “好像这是一条死巷。往回走吧。…
  “不,等一等,”就威尔笨拙地从他身边挤过去。“前边是亮光“亮光?我什么亮光都没看见。在这里哪会有亮光啊?”
  “机器人的亮光呢?"鲍威尔四肢并用,爬上不高的一堆堵塞物“晦,迈克,爬到这儿来/在多诺万的耳朵里响起了鲍威尔着急而沙哑的声音。
  确实有亮光。多诺万从鲍威尔伸直了的腿上爬了过去。
  “是个窟窿吧?"
  “是的。在概是从那边打通到这个巷道来的。”
  多诺万把洞口四周摸了一下,边缘如犬牙一般。他用。电筒仔细照了一下,发现再往里去,是个比较宽阔的平巷。看来是主巷道。洞太小,人没法钻过去,甚至两个人同时往里看都困难。
  “那边什么也没有,”多诺万说.
  “是的,现在没有,可是一秒钟之前还有,否则咱们就看不见亮光。留神!"
  他们周围的巷壁又震动起来。而且他们感到被推了一下。细粒的尘上从上面掉了下来。鲍威尔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又向洞口那边望去。
  “好了,迈克尔。它们在那里。”
  闪闪发亮的机器人在主巷道里挤成一堆,离他们二人约有15米远。它们有劲的金属手很快地崩下来的废石搬走。
  "快点,”多诺万着急了。“别浪费时间。它们马上就要结束了下一次爆炸可能会波及到咱们。”
  “天啊,别催我,”鲍威尔摘下雷管枪。他用焦虑的目光搜索着昏暗的巷道。只有机器人的微弱亮光照着巷壁,所以分不清哪些是支棱出来的石头,哪些是石头的黑影。
  “你看,差不多在它们的正上方的巷顶,有个突出部。上次爆破没碰着它。如果你击中它的基底部,半个巷顶都会塌下来。”
  鲍威尔往多诺万指的方向看了一眼。
  “行!现在你注意机器人。上帝保佑,他们可别离开这个地方太远。我需要它们的亮光。七个都在吗?"多诺万数了数,说:“七个都在。”
  “那么,看好,注意它们的每一个动作!”他举起拿着雷管枪的手,瞄准着。
  多诺万诅咒着,擦去流到眼睛里的汗水,目不转睛地观察着机器人。
  爆破了!
  他们摇晃了一下,周围感到一系列的震动。然后他们感觉受到猛地一推,鲍威尔被抛到多诺万的身上。
  “格雷格,你把我撞倒了,”多诺万惊叫起来。
  “我什么也看不见!”
  “它们在哪儿?”鲍威尔狂暴地环视了一下四周。
  多诺万死不吭气。也看不见机器人的亮光。四周一片漆黑,就像在地狱的深渊。
  “咱们没有把它们砸死吧?"多诺万用颤抖的嗓音问。
  “咱们下去吧。你别问我在想什么,”鲍威尔急急忙忙地向后爬。
  “迈克尔!"
  多诺万跟着下来了。停了一会间:
  “又出了什么事?"
  “你停一停!”多诺万从耳机里听到鲍威尔粗声的、急促的呼吸。“迈克尔,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我在这里,怎么回事?"
  “咱们给堵在里面了。不是4米外远处的巷顶塌方把咱们震倒。这是咱们这边的巷顶塌方了,这是震塌下来的。”
  “什么?"多诺万撞上了坚硬的障碍物。
  “你打亮手电!"
  鲍威尔扫”亮了手电筒,堵塞成这样,连耗子也没有法过去。
  “好极了!你说该怎么办?"多诺万细声地问。
  他们花了一些时间,使了不少力气,想把堵塞巷道的大石头挪开。然后鲍威尔又试着去扩大原来那个窟窿。他举起了雷管枪,但是,在这样狭窄的地方进行闪击,无疑等于自杀。他明白这一点,刺坐了下来。
  “迈克尔,你知道吗?”他说:“咱们把整个事情给弄糟了。我们还是不知道,戴夫到底是怎么回事。想法本身是好的,反过来却对咱们不利了。”
  多诺万痛苦和紧张的目光只是往黑暗处看。他说:
  “我很不愿意使你不安,老头儿。先不用说咱们了解到戴夫没有。咱们或多或小上了当。伙计,如果你我出不去,咱们就要完蛋,肯定要完蛋。咱们还剩多少氧气?不够用六多小时的了。”
  “我已经想到了这点,”鲍威尔的手指头伸向他那多灾多难的胡须,但却只是喀卿一声,毫无用处地碰到密封头盔的透明面罩。“当然罗,本来咱们可以很容易把戴夫叫来,把咱们刨出去。可是,咱们制造了这么一个紧急情况,大概把它吓跑了。它的无线电线路也失灵了。”
  “这可真妙极了!”
  多诺万爬窟窿,设法把戴着头盔的脑袋从窟窿里伸过去。他费了不少劲才做到了这一点。
  “嘿,格雷格!”
  “什么?"
  “如果戴夫走近离咱们只有6米远的话,它就会恢复常态。这样,咱们就有救了。”
  “当然罗。可是,它在哪儿呢?”
  “在巷道的那头,相当远。老天爷啊,你别拽我的腿,你快要把我的脑袋拽下来了。我会让你看的。”
  这回,鲍威尔把头伸进了这个窟窿。说:
  “爆破搞得很成功。你看,这些笨头笨脑的家伙。简直是在跳芭蕾舞。”
  “别罗嗦了!它们是向这边走吗?”.“说不好。它们太远了。让我再看看。把手电筒给我。我要试试手电的亮光,把它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两分钟之后,他停止了这种尝试。“毫无希望。它们准是瞎了。;!向这边来了!多好啊厂“喂,让我看看!”多诺万说。两个拉扯了一小会儿,然后鲍威尔说:“好吧厂于是多诺万就把头伸了过去。机器人走近了。最前边,戴夫高抬腿走着。在它后面六个“手指”,步子整齐地走成弯弯曲曲的一串。多诺万惊奇他说:“我真想知道,它们这是干什么?好像它们在沸吉尼亚舞,戴夫是指挥。”“别光给我描写这些。它们现在还远吗?”鲍威尔嘟嚷着。“15米左右,正向这边走过来,再过一刻钟咱们就自……哎嗨,呀……”“怎么回事?"由于多诺万发出了奇怪的声音,鲍威尔惊讶了几秒,然后又恢复了常态说。“喂,下来,让我来看看。别只顾自己!”他努力想爬上去,可是多诺万使劲乱踢。“它们把脸转过去了,格雷格。它们正在走开。戴夫,哎,戴夫!"“有什么用?"鲍威尔喊了一声,“要知道,声音在这里不传播。”多诺万喘着粗气转向他。“那么,踢巷壁,用石头砸巷壁,造成一些颤动!要引起它们的注。否则,咱们就完了。”多诺万疯子一样使劲地砸着巷壁。鲍威尔摇了摇多诺万的肩膀说:“等一等,迈克尔。你等一等,听我说,我有一个主意了!迈克,现在是咱们采用简单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难题的好时候。”你想怎么办?”多诺万缩回了脑袋。“趁它们还没有走出射程,快让我过来!”“射程?!你打算干什么!嘿,你拿雷管枪要干嘛?”多诺万一把抓住鲍威尔的手。
  鲍威尔使劲地摆脱开来。“我想放一枪。”
  “为什么?”
  “回头再说。咱们先看看,会不会产生效果。要是再没有,那可就……你别碍手碍脚,让我来打一枪。”
  远处还看得见机器人越来越微弱的亮光。鲍威尔紧张地瞄准了之后,扣了三次板机。然后他放下了枪,惶惶不安地注视着黑呼呼的远处。一个辅助机器人倒下了。现在只看得见六个闪亮的身影。
  鲍威尔缺乏信心地通过话筒叫:“戴夫!"
  过了一小会儿,他们两人都听到了回答:
  “上司,你们在哪儿?我的第三个部下,胸膛裂开了。它完蛋了。”
  “不要管你这个部下,”鲍威尔说。
  “你们爆破的的时候,把我们给埋住了。你看见我们的手电筒亮光吗?"
  “看见了。我们马上到。”
  鲍威尔坐起来,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说:
  “怎么样?伙计?”
  “好啦,格雷格,”多诺万含着眼泪细声他说。“你胜利了。我要给你下跪。别把我装到闷葫芦里。好好讲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别冲动,这只是因为咱们像通常一样,往往把最显而易见的东西给忽略了。,咱们已经知道,问题出在控制个人主动精神的线路上,而且总是在发生了事故的情况下。但咱们却一人劲地找什么特别的命令,把它当成是原因。为什么原因一定出在命令上呢?"
  “为什么不是呢?"
  “那么,听我说,为伺。么不是命令一类的因素。什么样的命令需要最大的调动主动精神呢?在紧急的情况下,往往会发出什么类型的命令呢?”
  “你别问我,格雷格,你告诉我吧!”
  “我正要告诉你。这是一种同时通过六个渠道发出的命令。在一般的情况下,一个或几个‘手指’完成不复杂的工作,所以不要求对它们密切注意。诺,就像咱们随便做一个动作或做走路的习惯动作一样。而在紧急的情况下,就需要立刻同时调动起六个机器人。戴矢需要在同时间内指挥这六个机器人。这时,有些方面就支持不住了。剩下的问题就很简单了。任何一种能使它减轻紧张程度的因素比如说,有人到来,都能使它恢复正常。我报销掉一个辅助机器人这样一来戴夫只需要指挥五个。对它的主动精神的要求降低了。它也就恢复了正常。”
  “你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呢?”多诺万追问。
  “通过逻辑推理。我试了一下,确实灵。”
  他们又听到机器人说:“我来了,你们可以坚持半小时吗?”“当然可以,”鲍威尔回答道。然后他转向多诺万,继续说。“现在咱们的任务要简单多啦。就检查那些发出六个渠道命令比发出五个渠道命令时负荷过大的电路。需要检查的很多吗?”
  多诺万考虑了一会儿,说:“依我看,不太多。如果戴夫的构造和咱们在工厂里看到的样品相同的话,那么,在它身上应该有一个特别的协调电路。这样,全部问题就局限在这里。”
  他突然兴奋起来,令人惊讶地说:“我说,这太好了,就剩下微不足道的小问题了!”“很好,你把这个问题周到地考虑一下。咱们回去以后,就按照:纸来检查。现在,在戴夫毅到咱们之前,我休息一会儿。”
  “嗳,等一等!再告诉我一件事。那些古怪的变换队形的操练是怎么回事!每当它们神经失常时,它们跳那种好玩的舞步是怎么回事’“那些舞步吗?我不知道。不过我有个想法。请你记住,这些辅助性机器人是戴夫的‘手指’。咱们常说到这点,你是知道的。好吧,我想法是,在戴夫神经不正常的时候,它的思维一片混乱,它就老扳弄自己的手指。”
  苏珊·卡尔文在讲到鲍威尔和多诺万时,毫无笑容,口气淡漠。而每当她提到机器人时,语调就很亲切。她没用多少时间就讲了斯皮迪·库蒂和戴夫等的故事。我打断了她的话。否则,她还会给我再列举出半打机器人的名字。
  我问道:
  “在地球上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她微微皱起眉头看着我说:
  “没有,在地球上很少让机器人行动。”
  “哦,那就太遗憾了。我的意思是说,你们的野外工程师很不简单。但是,在地球上的工作难道就太平无事吗?“你是说关于设计方面的问题吧!”卡尔文的眼睛发亮了,“这倒是一件动人心弦的事,裁马上就讲给你听……。”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