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夜

作者:阿西莫夫

  这差不多象是同班校友团聚,虽则气氛不怎么愉快,可也没有理由想象它会演变成悲剧。爱德华·塔利亚费罗刚从月球回来,两条腿对地球引力还不大适应,就在斯但利·考纳斯的房间里碰到了另外两位。考纳斯举止温文地站起身来欢迎他,巴特斯利·里格尔只不过坐在那儿朝他点了点头。
  塔利亚费罗小心翼翼地朝长沙发俯下他那壮实的身躯,自身的重量使他觉得很不习惯。他作了个鬼脸,丰厚的嘴唇咧得和它四周下巴、面颊和上唇上的胡须连了宗。
  当天早些时候,他们已在更正式的场合彼此见过面了,现在是他们初次单独聚会。塔利亚费罗说:“真是机会难得啊。这还是十年来咱们头一回见面呐。实际上,也是毕业以后头一次。”
  里格尔的鼻子不住地抽搐。就在毕业典礼前不久他的鼻子被打断过,他是脸上缠着绷带接受他的天文学学位的。他气哼哼地问:“有没有人要了香槟酒什么的啊?”
  塔利亚费罗说:“得啦!有史以来第一届行星际天文学大会可不是赌气的地方,在朋友们中间也同样不是!”
  考纳斯突然插嘴:“这儿是地球。不怎么对劲儿,我对它不习惯。”他摇摇头,脸上一副抑郁不振的神情。
  塔利亚费罗说:“我知道。我也觉得发沉,把体力都耗光了。要说到这个,你比我还舒服点儿呐,考纳斯。水星的引力是正常标准的0.1倍,月球上才0.16倍。”他看到里格尔又要出声,抢先堵住了他:“在谷神星上,他们搞了模拟引力场,调节到0.8。你一点儿没问题,里格尔。”
  那位谷神星的天文学家神色忧烦他说:“问题是户外环境多,到外边去不用穿宇宙服,我觉得挺别扭。”“不错,”考纳斯表示同意,“还要任凭阳光直射在你身上,完全任它照射。”
  塔利亚费罗觉得他自己倒是没用多久就不知不觉地又适应了环境。他们都没怎么变,他认为自己也没怎么变。当然,都加了十岁。里格尔发胖了,考纳斯的瘦削面孔添了几分坚毅的神色,不过假使他们劈面邂逅相逢,还是能认出他来。
  塔利亚费罗说:“我不认为是地球使我们感到别扭,咱们还是面对现实吧。”
  考纳斯敏感地仰起头来看着他。他是个矮个子,两只手总是神经质地快速地动来动去,老穿着看上去大得不合身的衣服。
  他说:“是维里叶!我知道。我有时候常想到他。”接着又无可奈何他说:“我收到他一封信。”
  里格尔一下子坐起来,那橄榄般的脸色更阴黯了,憋着劲儿说:“真的?什么时候?”
  “一个月以前。”
  里格尔转向塔利亚费罗。“你那儿呢?”
  塔利亚费罗不动声色地眨眨眼、点点头。
  里格尔说:“他疯了。他声称他发现了在宇宙空间进行质量转换的切实可行的方法。他也告诉你们俩了吧?那就对了。他一向有点失常,现在可全垮了。”
  他使劲儿地擦着鼻子,塔利亚费罗不由得想起了维里叶打断它的那一天。
  十年来,维里叶始终象朦珑的幽灵那样,紧缠住他们不放,使他们感到内疚,而实际上他们并没有罪责。他们曾一起完成了毕业论文,曾一起作为四个具有献身精神的人被挑选出来接近专业训练,那项专业在当前行星际旅行时代已经发展到了新的高峰。
  在那些四下一片真空、没有大气妨碍视线的其它天体上,设置了观察站。
  设立了用来研究地球和内行星的月球观察站。那里是个寂静的世界,故土行星稳稳地高悬在当空。
  接受太阳的水星观察站座落在水星的北级,那里的明暗界限几乎没有变化。太阳一动不动的固定在地平线的上端,可以研究它最细微的活动。
  谷神星观察站是最新、最现代的一个,它的研究范围从木星直到最远的外星系。
  当然这种工作也有不利之处。由于行星际旅行还十分不便,假期很少,实际上是不可能过正常生活的。然而他们是幸运的一代,未来的科学家将发现知识的硕果已被他们囊括而去。除非发明太阳系际的交通工具,否则已无法再开拓出更为宽广的研究领域了。
  塔利亚费罗、里格尔、考纳斯和维里叶,这四个幸运儿已经处在当年伽利略的地位了;当年伽利略凭着掌握了第一具真正的望远镜,只需把它指向浩瀚星空,任意囚下远眺,就会获得重大发现。
  但是随后罗曼诺·维里叶病了,患的是风湿病。那又能怪谁呢”他的心脏有了缺损,功能一直不正常。
  他曾是四个人当中最出色、最有希望、最刻苦的一个,可他连完成学业、获得博士学位都做不到了。
  尤其是,他永远也不能飞离地球了;飞船起飞时的加速度会使他一命鸣呼。
  塔利亚费罗被分派往月球,里格尔去谷神星,考纳斯去水星,只有维里叶留了下来,终身作为地球的囚徒。
  他们曾极力想对维里叶表示同情,而他从近乎仇恨的态度拒绝了。他责难他们、咒骂他们。当里格尔忍不住火举起了拳头的时候,维里叶尖叫着向他扑过来,打断了他的鼻梁。
  显然里格尔并没有忘却往事,因为他正用一个手指小心地抚摸着鼻子。
  考纳斯的前额就象一块起伏不平的搓板,此刻又堆起了皱纹。“他也来参加大会了,你们知道吧。他也住在这个饭店里,住405号房间。”“我不想见他。”里格尔说。
  “他要上这儿来。他说他想见见我们。我记得他说九点钟来,这会儿他随时可能到。 ”
  “那样的话,”里格尔说:“要是你们不介意,我躲开这儿。”
  塔利亚费罗说:“哎,等一会儿。见见他有什么关系呢? ”
  “因为没什么意义,他疯了。 ”
  “就算是那样,咱们也别气量大小了。你是不是怕他尸
  “怕?”里格尔一副满不在乎的劲头儿。
  “那么就是神经过敏。这有什么可神经过敏的呢?”
  “我也没神经过敏。”里格尔说。
  “肯定你有点儿。我们大家对他都觉得有愧,可又没有什么实际原因。我们对发生的事毫无过错。”但是他也意识到自己的话完全是辩解的口吻。
  正在这当口,门上的信号器响了,三个人都吓了一跳,转过身去不自在地盯着隔在他们和维里叶之间的那道屏障。
  门开了,罗曼诺·维里叶走了进来。三个人拘谨地起身迎接他,就那样不知所措地站着,谁也没有把手伸过去。
  维里叶那嘲讽的眼神逼得他们不敢直视。
  他可变了,塔利亚费罗想。
  他确实变了。他好象全身上上下下都抽缩了;弯曲的驼背使他个头儿更矮了,秃顶上的头皮透过稀疏的毛发闪闪发光,手背上的皮肤皱缩隆起、青筋毕露。他看起来健康不佳,与记忆中过去的他几乎毫无相似之处,只有他那注目凝视时常用一只手罩住眼睛的习惯和讲话时平稳有节制的男中音依然如故。
  他说:“朋友们!我的驰骋宇宙的朋友们!我们久违了。”
  塔利亚费罗说:“哟,维里叶。”
  维里叶看了看他。“你好吗?”
  “挺好。”
  “你们两位呢?”考纳斯勉强露出笑容,嘟味着什么。里格尔气冲冲他说:“满好,维里叶,怎么样?”
  “啊,里格尔,绰号暴躁人,”维里叶说,“谷神星怎么样啊?”
  “我动身的时候一切正常。地球怎么样啊。"
  “你自己可以看嘛,”维里叶回答,但是脸可绷起来了。
  他接着说:“我希望你们三位到会是为了听我要在后天宣读的论文而来。”
  “你的论文?什么论文?”塔利亚费罗间道。
  “我全写信告诉你们了。关于质量转换方法的论文啊。”
  里格尔撇嘴冷笑了一下。“对,你写了。可你一点儿没提论文,我也不记得大会的发言名单里有你。要是上边有你,我早就注意到了。”
  “你说对了,名单里没有我,而且我也不准备公布论文摘要。”
  维里叶脸涨得通红。塔利亚费罗劝慰他说:“镇静点,维里叶你脸色不大好。”
  维里叶陡地朝他转过身来,嘴唇都扭歪了,“我的心脏支持得住,谢谢你。”
  考纳斯说:“听我说,维里叶,如果你没有列入名单,也没提供摘要,……”
  “你们听着。我已经等了十年了。你们都在宇宙空间工作,而我不得不在地球上教书。但是我比你们任何一个,或者比你们加在一起都要强。"
  “就算……”塔利亚费罗刚想开口说话。
  “而且我也不需要你们恩赐什么。曼德尔亲眼目睹的,我想你们总听说过曼德尔吧。对,他就是大会宇宙航行学部的主席,我给他表演过质量转换。那个装置还很粗糙,用了一次就烧坏了,不过……你们在听我说吗?”
  “我们听着呢,”里格尔冷冰冰他说,“那又怎么样呢?”
  “他答应让我随意谈谈这事。可以和你们打赌,他真答应了。事先不通知,也不声张,我要象炸弹一样来个一鸣惊人。等我对他们一宣布有关的基本内容,大会准得全场轰动,他们会立即散会,分头跑回各自的实验室去搞一台装置,核实我的说法。他们会发现我的说法完全站得住脚”我在实验室里已经能使一只活老鼠在此处消失、在彼处出现。曼德尔亲眼目睹的。"
  他一个一个地依次凝视着他们的脸。他说:“你们不相信我,是吧?"
  里格尔说:“假如你不想声张,为什么要跟我们说呢?”
  “你们不一样,你是我的朋友、我的同学。你们都飞往宇宙了,把我抛在后面。”
  “那不是能由我们自己选择的事,”考纳斯用类细而微弱的嗓音表示异议。
  维里叶不理会。他说:“所以现在我想对你们说明白。对老鼠能作到的事,对人也能作到。既然能把一个物体在实验室里转换到十英尺以外,也就能把它转换到一百万英里之外的太空去。因而我可以到月球上去,到水星上去,到谷神星上去,到我想去的任何地方去。我将和你们每一个人不相上下,而且要超过你们。我只不过是教教书、动动脑子,可我对天文学的贡献比你们动用观察站、望远镜、照像机和飞船所取得的成果还要大。"“好,”塔利亚费罗说:“我很高兴。加劲儿干吧。我可以看一下论文的副本吗尸
  “哦,不行。”维里双手紧捂在胸前,就象他手里有无形的纸张,极力遮挡着不让人看到似的。“你们也得象其它人一样等着。论文只有一份,除非我一切准备就绪,谁也甭想看到它,连曼德尔也不行。"
  “一份!"塔利亚费罗喊道。“要是你把它弄丢了呢……”
  “我不会的。假如我真弄丢了,它也全在我脑子里。”
  “要是你……”塔利亚费罗差点儿脱口说出“死”字来,幸亏刹住了。他几乎难以查觉地稍微停顿了一下,马上改口说:“通情达理,为万全之计,最好先把它扫描…一下。"
  “不,”维里叶干脆他说:“你们后天听我讲吧。你们将见到人类的疆域一举取得前所未有的拓展。”
  他又目不转睛地盯着每张面孔看了看。“十年了,”他说,“再见。"
  “他疯了,”里格尔瞪着门发作说,好象维里叶还站在门前没走似的。
  “是吗?”塔利亚费罗若有所思他说,“从某个方面来说,我想他是有点疯。他毫无道理地怨恨我们。还有,甚至于不肯把他的论文扫描一下以防万一……”
  塔利亚费罗边说边拔弄着他自己的那台小型扫描析象器。那是个颜色素净、普普通通的圆筒,比一般的铅笔更粗更短。近年来它已经变成了科学家的标志,差不多具有和内科医生手中的听诊器以及统计学家的微型计算机同等的地位。有人把扫描器装在前克上衣的口袋里,有人把它别在袖口上,有人把它夹在耳朵后面,有人干脆用细绳吊着它荡来荡去。
  塔利亚费罗的思绪有时常常陷入富于哲理性的暇想,他纳闷儿当年科研人员不得不对照和原件一般大小的复印件费力地摘抄文献或档案笔记那会儿是什么滋味。多笨啊!
  现在只需要对任何印刷或书写的材料扫描一下,就会获得缩微底片,空闲的时候加以显影就行了。塔利亚费罗已经把包括在大会程序册中的每一篇论文摘要都收录了下来。他满有把握地料定其它两个人也如法泡制了。
  塔利亚费罗说:“在这种情况下,拒绝扫描简直是疯狂行为。”
  “假的!”里格尔激动他说,“没有论文,没有发现。对他来说,只要能压倒我们,出口气,编造什么瞎话都干得出来。”
  “可后天他怎么办呢?”
  “我怎么知道?他是个疯子。”
  塔利亚费罗仍然摆弄着他的扫描器,拿不定主意是否应该把贮字在其中的一些小胶卷取出来显影。他决定不那么做。他说:“别低估了维里叶,他可是个智囊。’、
  “十年前也许是,”里格尔说,“现在他是个疯子。我看咱们别提他了。”
  他放开嗓门儿说了起来,好象依仗着高谈阔论其它事情就能把维里叶和有关维里叶各的种念头通通驱散。他谈到了谷神星和他的工作——借助于能分辨出单星的新型射电望远镜对银河进行无线电测绘。
  考纳斯一边听一边点头,接着插嘴谈起了有关太阳黑子放射性幅射的情况和他自己那篇已付印的论文,命题是“质子暴与太阳表面氢爆发大耀斑之关联”。
  塔利亚费罗可说的不多。相形之下月球上的工作不是那么令人神往的。有关通过直接观察地球气流发出长期天气预报的最新材料,实在难以同射电望远镜和质子暴一比高低。
  再者说,他头脑里还念念不忘维里叶。维里叶确实是智囊。他们都清楚这一点。别看里格尔大嚷大叫,他一定也明白如果有可能实现质量转换的话,维里叶是最合乎逻辑的发现者。
  对他们各自的工作进行的探讨最后归纳为令人扫兴的结论:不得不承认谁也没有取得什么丰硕的成果。塔利亚费罗自知他的论文不足道,不过是仿效文献而已,其他两个人也没写出什么有份量的东西来。
  事实摆在面前:他们谁也不能成为震憾宇宙的伟人。学生时代那些远大的梦想并未实现。他们知道他们只不过是几个能胜任本职工作的工作人员,如此而已。
  他们也知道维里叶会胜过他们。正是这种意识以及内疚的感觉使他们对维里叶抱有敌汽之心。
  塔利亚费罗心神不安地预感到维里叶虽则几经周折,却还是会胜过他们。那两个人保险也在想这回事。平庸的工作成绩很快就会碰上难堪的场面。关于质量转换的论文会在会上通过,维里叶归根结底要象人们根据他的外观表现所认定的那样成为个伟人。而他那些具备各种有利条件的同学却将被人忘怀。他们的角色充其量也就是在人群中跟着鼓鼓掌。
  他心里又忌羡又懊丧。虽然他为产生这种情绪感到羞耻,可它还是索绕不去。
  谈话沉寂了。考纳斯掉过脸去不看他们,说道:“我说咱们干嘛不去走访一下老维里叶呢?"
  话音里流露出虚假的热忱,枉然地努力装出一副漫不经意的腔调。他补充说:“何必留下恶感呢?”
  塔利亚费罗思忖了一下。他很想把质量转换的事弄个水落石出。他希望那只不过是疯子的梦魔,那他今晚就能安然入睡了。
  而且他也很好奇,所以他没有表示反对。甚至里格尔也挺勉强地耸了耸肩说道:“见鬼,干嘛不去呢?”
  这时候马上快到十一点了。
  塔利亚费罗被门上信号器连续不断地响声吵醒了。他在黑暗中用一个胳膊时撑坐起来,心里火冒三丈。天花板上的时间指示器发出柔和的光亮,指明还不到凌晨四点。
  他大声喊道:“谁呀?”
  信号器还在一阵紧似一阵地响着。
  塔利亚费罗一面怒喝着一面匆匆披上睡衣。他打开门,走廊上的灯光刺得他直眨眼。他认出了来人,因为常在立体屏幕上见到这张面孔。
  不过这次面前这个人却急切地低声讲起话来:“我叫休伯特·曼德尔。”
  “是的,先生,”塔利亚费罗说。曼德尔是天文学界的知名之士;声名显赫,在世界天文局内身居要津。他为人活跃,正担任着本届大会的宇宙航行学部主席。
  塔利亚费罗猛然问回想起维里叶曾经说过,正是这位曼德尔看他表演过质量转换。不知怎的,他顿时联想到维里叶身上。曼德尔说:“你是爱德华·塔利亚费罗博士吧?…
  “是的,先生,”
  “穿好衣服跟我走吧,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涉及到一位我们都熟悉的人。"
  “维里叶博士吗?"
  曼德尔的眼光闪烁了一下。他的眉毛和睫毛颜色十分浅淡,以致他的一双眼睛看上去周围有点光秃秃的。他的头发稀疏柔滑,年龄大约五十上下。
  他说:“为什么非得是维里叶呢?”
  “昨晚上他提起过你。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彼此都熟识德人。”
  曼德尔点点头,等着塔利亚费罗忙不迭地穿好衣服,然后转身走在前面领路。里格尔和考纳斯已经在上面一层楼的一个房间里等着了。考纳斯两眼通红,面露愁容;里格尔吸着香烟,不耐烦地喷吐着烟雾。
  塔利亚费罗说:“全都到齐了,又是一次校友团聚。”可这笑话并没有引起共鸣。
  他坐了下来,三个人面面相觑。里格尔耸耸肩膀。
  曼德尔在地板上踱来踱去,两只手插在口袋里。他说:“我很抱歉打扰了请位,先生们,我也感谢诸位的合作。我期待你们进一步的合作。我们的朋友罗曼诺·维里叶叶死了,大约一小时以前他的尸体已经从饭店抬走了。医学鉴定的结果是心力衰竭。”
  一片惊愕惊然的静默。里格尔往唇边送的香烟在半空中僵住了,没到达目的地就又缓缓地落了下去。
  “可怜的家伙,”塔利亚费罗说。
  “太可怕了。考纳斯沙哑地低声说。“他是……”他的声音听不见了。
  里格尔振作了一下说:“对,他的心脏有毛病。事情算是了了。”
  “还有件小事,”曼德尔从容地纠正说,“澄清事实。”“这是什么意思?”里格尔口气尖刻地问道。
  曼德尔说:“你们三位最后见到他是在什么时候?…
  塔利亚费罗讲道:“是在昨天晚上。当时变成了一次校友聚会。我们大家是十年来头一次碰面。我很遗憾他说,会面不怎么愉快。维里叶觉得他有理由朝我们发火,他怒气冲冲的。"
  “那是在……什么时间呢?”
  “第一次见面大约九点。”
  “第一次?”
  “我们后来在当晚又见了他一次。"
  考纳斯有点心神不安他说:“他生着气匆匆地走了。我们不能让事情搞成这样。我们过去都是朋友,我们得努力作到不伤和气。所以我们到他的房间去了,而且………
  曼德尔巴上抓住这句话。“你们全都在他房间里?"
  “是啊,”考纳斯有点意外他说。
  “大约什么时间?”“我想,是十一点吧。”他说着看了看其他人。塔利亚费罗点点头。
  “你们呆了多久?”“两分钟,”里格尔插嘴说:“他赶我们出去,好象我们对他的论文抱有觊觎之心似的。”他停下了话头,似乎在等着曼德尔追问论文的事,但是曼德尔什么也没说。他又接着讲:“我想他把论文藏在枕头底下了,他叫嚷着要我们走开那会儿正趴在枕头上。"“可能他那会儿就快死了,”考纳斯胆怯地小声说。“不是那会儿,”曼德尔简捷他说:“这么说你们大概都留下指纹了。”“可能,”塔利亚费罗说,他对曼德尔由衷的敬意已经减退了几分心头涌起一股不耐烦的情绪。就算他是曼德尔,可现在是凌晨四点啊。他说:“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好吧,先生们,”曼德尔说,“维里叶死亡一案并不局限于死亡这一。“事实本身。维里叶的论文(就我所知它只有一·份原稿)被人塞进了快速处理器销毁了,只剩下一些残片。我从来没见过也没读过这篇论文,但是论文的事我完全了解。必要的话,我愿意在法庭发誓证明处理器中没销毁掉的残片就是他计划在这次大会上发表的那篇论文的残余部分。你好象有所怀疑,里格尔博士。”
  里格尔讥讽地面露冷笑,“他要发表论文这件事本身就很可怀疑。要是你想知道我的意见的话,先生,他疯了。十年来他一直是地球的囚犯,幻想以质量转换来摆脱这一困境,大概正是这种幻想支持他活了下来。他挖空心思槁了一番欺骗性的表演。我并没说他是蓄意欺诈,他大概是只疯狂般的执迷、执迷不悟的疯狂。昨天晚上疯狂达到了高潮,他到我们的房间去(尽管他因为我们都飞离了地球而痛恨我们)对我们夸耀他的成功。那成功是他十年来所梦寐以求的。可能这一“阵冲动又使他神志清醒了点儿,他意识到他实际上没办法发表论文,根本就没有东西可发表。所以他把它烧了,他的心力也耗尽了。真太惨了。"
  曼德尔带着十分明显的不以为然的神情听完了这位谷神星天文学家的讲话。他说:“很圆滑,里格尔博士,可是很荒谬。我并不会象你认为的那样轻易地被欺骗性表演所蒙蔽。好啦,事出突然,我只好仓促查对了一下注册档案。根据记载,你们三位是他大学的同班同学,对吧?”
  他们点点头。
  “你们还有别的同学出席这次大会吗?"
  “没有了,”考纳斯说。“那一年只有我们四个人有资格取得天文学博士学位。他保险也能通过的,要不是……”
  “是的,我知道”曼德尔说。“那好吧,即然如此,你们三个人当中准有一个在午夜的时候又最后一次到维里叶的房间去拜访过他。
  出现了短暂的冷场。后来里格尔冷漠他说:“不是我。”考纳斯张大了双眼。摇着头。
  塔利亚费罗说:“你的暗示是什么意思?"“你们当中有一个人午夜时分到他儿去过,并且坚持要看他的论文。我不知道动机何在,据推测是蓄谋逼迫他造成心力衰竭。维里叶一倒下,罪犯(如果我可以这样称呼他的话)就立即下手。他攫取了论文加以扫措。我还要补充一点,那篇论文大概就藏在维里叶枕头底下。后来他把论文原本丢到快速处理器里销毁了,但是他过于慌张,没完全毁掉。”
  考纳斯插嘴说:“这些你怎么知道的?你是见证人吗?"
  “差不多。”曼德尔说。“维里叶刚倒下的时候并没有断气。罪犯走后,他竭尽全力抓起电话打到我的房间,他掐扎着讲了几句片言只语,勉强把发生的事大略说了一下。不幸的是我不在房间里,我开会开到很晚,还没有回来。但是电话上的录音装置把他的话录了下来。我有个官僚生涯的习惯,不管什么时候回到住地或办公室,总要放电放录音听一下。我马上回电话,但他已经死了。"
  “那好啊,”里格尔说,“他说是谁干的呢?…
  “他没说。不然就是他说了,可声音模糊难辨。不过有一“个词听得很清楚,就是同班同学。"
  塔利亚费罗从他前克上衣内侧口袋里把他的扫描器摘了下来,向曼德尔递了过去。他安详他说:“假如你高兴把我的扫描器中的胶片拿去显影的话,我欢迎你那样做。你会发现那上面没有维里叶的论文。"
  考纳斯马上也照样行事。里格尔板着脸,也跟着照办了。
  曼德尔把三具扫描器全接过去。生硬他说:“推想起来,不管你们哪一个干了这件事,大概也早把上面扫描了论文的那卷暴光胶片处理了。然而……”
  塔利亚费罗扬起了眉毛。“你可以搜我的身,或者搜我的房间。"
  但里格尔仍然紧板着脸,“先等等,先稍微等等,你是警察吗?
  曼德尔凝视着他。“你想叫警察来吗?你想招来丑闻和谋杀的指控吗?你想把大会搞得一塌胡涂,想让全太阳系的报界都拿天文学和天文学家大作耸人听闻的文章吗?维里叶之死完全可能是偶发事件,他的心脏确实有毛病,无论你们哪人去了那儿,都可是一时冲动的举动。可能并不是预谋犯罪。不管作案的是谁,只要交还底片,大家都可以避免很多麻烦。”
  “就连罪犯也在内吗?”塔利亚费罗问道。
  曼德尔耸耸肩膀。“他可能多少有点麻烦,我不能保证概不追究。不过不管碰到什么麻烦,总不致于象让警察插手那样,弄得个身败名裂或者终生监禁的下场。"
  静默。
  曼德尔说:“就是你们三个人当中的一个。"
  静默。
  曼德尔继续说:“我想我能看破作案的人的如意算盘。他要把论文毁掉,因为只有我们四个人知道质量转换的事,只有我曾经看过一次表演。再者说我虽则亲眼见过,你们却是只听他说起过,听一个多半是疯子的人说起过。只要维里叶心力衰竭一死,论文一销毁,就很容易使人相信里格尔博士的论点:根本不存在什么质量转换,从来就不曾存在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