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


  半年之后他们改变了主意。巨大的太阳光焰换成太空漆黑的天幕。不过,环境的变化对于从事检查实验型机器人的工作关系并不大。因为无论你在哪里,都会碰到谜一般的正电子脑。用那些“拉计算尺的天才设计家”的话来说,这种正电子脑本应如何如何工作。
  然而它却并非如此。鲍威尔和多诺万来到这个台站不到两周就现了这一点。
  格雷戈里。鲍威尔逐字逐句清楚他说道:“一周以前是我和多诺万把你装配起来的。“他皱着眉头,一边捻着他那棕色的胡须。
  “太阳站5号”的职员办公室里很静,除了从底下什么地方传来强大的波束辐射器嗡嗡声之外,什么也听不见。
  QT-1型机器人一动不动地坐着。它身上的钢甲在明亮的灯光照射下闪闪发光,代替它眼睛的发红光的光电管凝视着坐在桌子对面的这位地球来客。
  鲍威尔强压下了突然爆发的神经冲动。这些机器人的思路有些奇怪。诚然,“机器人学三定律”还是起作用的,也应当起作用。全体《美国机器人公司)的工作人员——从罗伯逊本人直到新来的清洁工,都可以为这个做过担保。这么说QT-1是“保险”的。然而QT型是一种完全新型的机器人,而这又是其中的第一个试验样品。在机器人的事实面前,纸上的数学公式符号并不永远是使人放心的东西。
  机器人终于开口了。它的嗓音带着冰冷的音色——这是金属声带的不可避免的特点。
  “您能想象得到这个申明的严重性吧?鲍威尔。”
  “可是总得有人造出你来吧,库蒂?”鲍威尔指出,“你自己承认,你的记忆仅仅在一周之前才从无到有,迅速发展起来的。我能解释这一点,是多诺万和我用运来的部件把你装配起来的。”
  库蒂用人的神秘表情凝视着自己修长而柔软的手指。
  “我觉得,应当有一种更真实的解释。我很难相信,是你们造出了我。”
  地球人突然大笑起来:“以地球的名义请问你,为什么?”
  可以叫它直觉,这暂时只是一种直觉。不过我打算弄清楚它。
  一系列正确的逻辑推理终究会导致确定真理的。我一定要坚持达到目的。”
  鲍威尔起身,挨着机器人坐在桌子边上。他对这台奇怪的机器忽然产生了强烈的好感。它一点也不像普通的机器人,那些机器人尽力完成预先编写好的站内的工作,听从预先制定好的稳定的正电子线路的指挥。
  他伸出一只手,搭到库蒂的钢肩上,觉得金属摸起来又冷又硬。
  “库蒂,”他说道,“我正要给你解释一件事情。你是第一个总是对自己的存在显示出好奇心的机器人。我认为你是第一个真正足够聪明,能了解外部世界的机器人。好,跟我来吧。”
  机器人轻盈地站起身来跟着鲍威尔走去。它的脚上穿着厚厚的海绵橡胶鞋,因此一点响声也没有。地球人按了一下电钮,一扇墙壁向旁边滑去,透过厚厚的透明的玻璃可以看见满布星星的太空。
  “我从机房的观察窗里已经见到过这些。”库蒂说。
  “我知道。”鲍威尔说,“你看,这是什么?”
  “确切地说一说它的样子:窗外是一片漆黑的东西,那里面点缀着许多小小的亮点。我知道我们的波束辐射器始终对准这些小点中的某些点发射波束。我也知道,这些点在移动,波束也随着移动,就是这些。”
  “好吧!现在你仔细听着。黑色的东西是太空。太空是广阔无垠的。发亮的小点是含有能量的大块大块的物质。这都是球体。其中有些直径达几百万米。打个比方,这个台站的宽度才1500米,那些球体看起来很渺小,是因为离我们非常遥远。”
  “我们的射束指向的那些点比较近,也小得多。它们是硬的、寒冷的,上面生活着成亿万跟我一样的人。多诺万和我正是来自那些世界之一的。我们的波束给这个世界提供能量,这能源来自一个离我们较近的巨大的灼热的火球,我们称这个球为太阳,从这边看不见它,它在台站的另一面。”
  库蒂一动不动,像一座钢铁雕像站在窗前。它说话时没有扭头:“你们到底是从哪个特殊亮点来的?”
  鲍威尔细看了一下说:“喏,就是角上的那个非常明亮的小星星。
  我们叫它地球。”他笑嘻嘻他说:“多么好,多么古老的地球!那儿有30亿跟我们一样的人,库蒂。再过两星期我就要回到他们那里去了。”
  使鲍威尔十分惊讶的是,库蒂漫不经心地哼了几声。这哼声没有音调,却像是在拔琴弦。这声音突然停止了,就像发出时一样突然。“可是我从哪儿来的呢?鲍威尔,您还没有解释我的存在。”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当这些空间站首次建成的时候,是由人来操纵它们将太阳输送到别的星上去的,然而由于炎热、太阳的辐射线和电子暴等不利条件,在这儿很难工作。于是制造了一些机器人来代替人的劳动。如今每一个站上只需要两个人就够了。即使这两个人,我们也试图用机器人来代替。这就是你出现的意义。你是目前所制造的机器人当中最完善的一个。如果你有能力独立控制这个台站的话,那么今后人们也就没有必要再来到这儿,除非运送一些修配用的备件来。”
  他伸手按了一下电钮,于是金属的观察窗盖板迅速合拢。
  尔回到桌旁拿起一个苹果,在袖子上擦了擦就啃起来。
  机器人的眼睛发出的红光吸引住了他。库蒂慢慢他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刚才描述的那一大套复杂的、难以置信的假说吗?你把我当作什么人了?!”
  鲍威尔把咬下的一块苹果吐到桌上,涨红了脸。“晦,见鬼,这不是假说!这是事实!”
  库蒂板着面孔说道:“那些直径上百万英里的有能源的大球!拥有30亿人口的世界!无限的空间!请原谅,鲍威尔,我不相信。我要自己好好想一想这个问题。再见!”
  它转身傲然阔步走出房去,在门口擦着迈克尔·多诺万的身子而过;并向他严肃地点了点头,沿着走廊而去,毫不理睬伴随它的它的惊奇目光。
  迈克尔·多诺万拢了拢他那棕红色的头发,生气地瞟着鲍威尔说:“这堆会走路的废铁说了些什么?它不相信什么?”
  鲍威尔难过地揪了揪自己的胡须。“它是个怀疑论者。”他伤心地答道,“它不相信是我们创造了它,不相信存在着地球、宇宙和星星。”
  “一颗发了火的木星!现在我们手里竟是个疯了的机器人!”
  “它还说,它要亲自把一切弄清楚。”
  “很好。”多诺万温和他说道,“我希望等它弄清楚了以后,会用恩赐态度慨然对我解释这一切。”忽然他又怒气冲冲他说:“听着,假如这堆烂铁胆敢对我那么讲话,我就立刻敲掉它的镀铬的头盖骨!“他猛地坐下,从短上衣的里边口袋里掏出一本平装本的惊险小说,“这个机器人真让我伤脑筋,它的好奇心也太过分啦!”
  当库蒂轻轻敲门后走进房间来的时候,迈克尔·多诺万正在嘟哦这什么,一面继续吃着夹莴苣和西红柿的大块三明治。
  “鲍威尔在这儿吗?”
  多诺万的声音压低,一面咀嚼着,一面回答道:“他正在收集电子流函数的数据。看样子似乎将有风暴。”
  正在他说话时鲍威尔走了进来。他的目光不离开手里拿着的图表。坐在椅子上。他把图表在面前摊开,并开始匆匆计算着什么。多诺万从他肩头探望过去,一面嘎吱嘎吱地嚼着莴苣,往下撒落面包屑。库蒂静候在一旁。
  鲍威尔抬起头来说:“A一电压在上升,但很慢。不管怎样,电流函数是不稳定的,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喂,你好,库蒂。我想,你一会去检查一下新的装置.些机器人应当听从我们,这是根据第二条定律。”
  “说这个有什么意思?它们不会听从我们。可能有什么原因引起的,只是我们发现得太晚,顺便说一句,你知道当我们回到基地时,我们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在多诺万的椅子面前站住了,生气地望着他。
  “什么?”
  “啊,没什么。也许要回到水星的矿井中呆上二十年,或者在谷神星的监狱里。”
  “你说什么?”
  “我说的是电子暴,它就在眼前。你知道我们射向地球的波束正好要穿过它的中心吗?我刚刚来得及算出这件事,机器人就把我从桌旁拖走了。”
  多诺万脸色苍白,“发了火的木星!”
  “你知道波束会发生什么吧?风暴任意狂舞。波束会像只跳蚤来回乱跳。如果仪器旁只有库蒂一个,那这射线必然会散焦。你可以想象到地球会遭到什么?你我又将怎样?”
  鲍威尔没有讲完,多诺万绝望地向门撞去。门开了,他向走廊飞而去。突然一只钢手拦住了去路。
  机器人心平气和地望着气喘吁吁的地球人。
  “代言人命令你们留在房里。请你们遵命!”
  它一挥手,多诺万被推了回去。这时,走廊上出现了库蒂。他向机器人作了一个离开的手势,走进职员办公室,轻轻地随手关上房门。
  多诺万忿怒地喘着气,冲库蒂嚷道:“这太过分了。你得为这出喜剧付出代价““请别激动,”机器人温和地回答道,“早晚总会要发生这种情况的。看见了吧,你们两人的职能已经取消了。”
  “对不起,”鲍威尔挺起身来,“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已经失掉了职能?”
  “在我被创造出来以前,你们曾经为主服务,”库蒂答道,“如今这已是我的特权,而你们生存的唯一意义已经消失。难道这不是十分明显的吗?”
  “不完全如此,”鲍威尔痛心地反驳道,“那么,依你说,你们现在该干什么呢?”
  库蒂没有马上回答,它仿佛是在考虑。然后它伸出一只手搂住鲍威尔的肩膀,另一只手搂住多诺万的腰并把他拉向自己身边。
  “你们两个我都喜欢。当然,你们是比较低级的生物,你们的思考能力受到局限,而我真正对你们有某种同情心理。你们为主效劳得不错,他会为此而奖赏你们。如今你们的公事已做完,看来你们存在的时间剩下不多了。不过,你们暂时还要生存,你们会得到食物,衣服和住处,只要你们不再企图钻进控制室和机房去。”
  “格雷格,它这是强迫我们退休了!”多诺万喊叫着,“你给它点厉害!这简真是侮辱!”J“听我说,库蒂。我们不能同意,我们是这里的主人。台站是由人建造的,是那些跟我们一样的人,他们生活在地球上和其它的行星上。这里只是一个转送能源的站而已。而你们——不过是一啊,一群疯子!”
  库蒂严肃地摇着头,“这已是牵强附会的想法。为什么你们如此坚持完全虚假的有关生命的概念?如果你们注意到思维能力受到限制的不是机器人,那么,总归是这样的问题……”。
  它停了下来,思考着。多诺万忿怒地小声说道:“要是你生就一副有血有肉的嘴脸,我非揍你不可!”
  鲍威尔揪着胡须眯缝着眼,“听我说,库蒂,既然你不承认有地球,那么你解释一下,你在望远镜里看见的是什么?”
  “对不起,我不明白。”
  地球人微笑了,“怎么样,你碰壁了,自从我们把你装好之后,你已经不止一次地用望远镜观察过,你注意到没有,有一些发光的点在这个圆盘中变得能看见?”
  “噢,原来是这个!当然罗!这是普通的放大,以便更精确瞄准波束。”
  “那么,为什么不放大别的星星呢?”
  “其它的点?很简单,我们不向它们发送波束,因此毫无必要放大它们。我说,鲍威尔,你们也该懂得这个道理。”
  鲍威尔阴郁地望着天花板,“可是从望远镜中看得见更多的星。
  它们从哪里来的?比如说木星从何而来?”
  库蒂对此已经厌烦了,“知道吗?鲍威尔,难道我应当白白地浪费时间去探讨我们仪器所产生的全部光学幻觉的物理原因吗?
  么时候开始,我们的感觉器官的证明能够与明亮光线的严谨逻辑相比呢?”
  “听我说,”多诺万突然叫道,挣脱库蒂友好而沉重的金属手臂”我们根本上来看,要波束干什么:我可以提出很好的、合乎逻辑的解释。你能够解释得更好一些吗?”
  “波束是主按照他的意志放出来的。”它生硬地回答,“有的东它敬慕地仰望着,“不需要我们去深究它。我只需努力服务,而不是寻根问底。
  鲍威尔慢慢地坐下,用颤抖的手捂住脸,“去吧,库蒂,去吧,让我“我给你们去取饭。”库蒂心平气和地答道。
  仅有的回答是一声长长的叹息。机器人离开了。
  “格雷格,”多诺万沙哑地小声说道,“我们需要想出个办法来。
  我们应当使它出其不意来个短路,在它关节上洒上一点硝酸……。”
  “别当蠢驴,迈克尔。难道你以为它会让我们拿着硝酸瓶挨近它身边?听我说,我们应当跟它好好谈谈。在四十八小时内我们应当说服它放我们进控制室去,否则我们的事情就糟了。”
  他怀着无力的愤怒心情踉跄的步伐来回走着,“被迫去说服机器这可是……”。
  “屈辱。”多诺万补充道。
  “更坏!”
  “听我说!”多诺万忽然笑开了,“何必去说服?让我们给它看看!
  让我们当面再装配一个机器人,看它那时还能说什么?”
  鲍威尔的脸上慢慢浮起了笑容。多诺万继续说道:“你可以想象得到,看我们这样做时这个疯子的脸是什么样子!”
  当然,机器人是在地球上制造的。可是把它拆卸开来更便于运输,然后再在现场装配起来。顺便说说,这样做还能避免某个己装配调整好了的机器人逃掉并到处游荡。否则《美国机器人公司》将会面临在地球上禁止使用机器人法案的严厉制裁。
  因此落在鲍威尔和多诺万这些人身上一个艰巨而复杂的任务装配机器人。
  当他们在QT一1机器人——主的代言人的监视下在装配室开始装配机器人的时候,他们感到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困难。
  快要装配完毕的MC型普通机器人躺在桌上。经过三小时的工作后,只剩下安装头部。鲍威尔停了停,擦去额上的汗水,同时信心不足地瞟了库蒂一眼。
  他所看见的情况并不能鼓舞他。已经三个小时了,库蒂默默地坐在那儿木然不动。它的面孔始终是毫无表情的,这一次也完全猜不透。
  “把大脑递给我,迈克尔,”鲍威尔用沉重的声音说。
  多诺万打开密封容器,从盛满的油脂中取出另一个较小的容器再打开这个容器,从海抽橡胶中取出一个不大的球来。
  多诺万十分小心地捧着它,这是人类所创造的最复杂的机构。
  在薄薄的铂金球壳里面装有正电子大脑,在它脆弱的结构中实施着精确计算好的中子通路,使用预先灌输的知识来给机器人进行思想浸透。
  大脑与躺在桌子上的机器人的头颅骨内腔非常吻合。用兰色的金属薄片将它罩上,再用微小的原子能火焰将金属片牢牢地焊接起来。然后小心地把光电眼睛安装起来并牢固地拧进眼窝里去,再用像钢一样硬的薄薄的透明塑料片盖上。
  只剩下用高压放电来唤起机器人的生命,鲍威尔伸手去摸开关。
  “现在注意了,库蒂,你仔细地向这儿看。”
  开关接通,只听见轧轧声和嗡嗡响。这两个地球人不安地俯身探望自己的杰作。
  开始,机器人的活动不明显,只是关节微微抽动。过后抬起头来,用胳膊肘支撑着,笨手笨脚地从桌上下来。机器人的行动还很不自如,如同是在应当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吐词的时候,它却不止一次发出一种不成功的错牙声。
  终于它开口说话了。它犹豫他说:“我很愿意开始工作,派我到哪儿去?”
  多诺万迈步走向门口,“从这个梯子下去,然后告诉你做什么MC型机器人离去了,剩下地球人和仍然一动不动的库蒂呆在“好,”鲍威尔露齿微笑,“现在你该相信了吧?是我们创造了你。“库蒂简短而脆地回答:“不对!”
  鲍威尔的笑容凝住了,然后慢慢地消失掉。多诺万也目瞪口呆。
  “你们看见了吗,”库蒂冷静地继续说道,“你们仅仅把已经做好的零件装配起来而已。你们这个工作干得倒很出色——我想,这时你们的本能。可是你们有没有真正地创造机器人。这些部件是由主“听我俄说,”多诺万沙哑地喊着,“这些部件是在地球上创造好,然后运到这儿来的。”
  “好了,好了,”机器人说道,“我们别争了。”
  “不!的确是这样,”多诺万阔步走上前拉住机器人的金属手,”假如你读过图书馆里收藏的书,它们会向你说明一切,你就不再有任何怀疑了。”
  ”书?我全读过!是一些很出色的假想。”
  鲍威尔突然插嘴道:“如果你读过这些书,那么还有什么可说的?
  不能和证据辩论吧!你决不能!”
  库蒂用惋惜的声调说道:“不,鲍威尔,我完全不认为它们是些严肃的信息来源。要知道,它们也是主创造的是为你们准备的,而不是“你根据什么?”鲍威尔好奇问道。
  “我,作为一个有思维的生物,善于从先天的处境找出真实性来。
  而你们这些有理智的生物不善于推理,需要有人向你们解释你们的存在的原因。主做了这件事,是他给你们灌输了有关遥远世界和人类这些令人发笑的想法,无疑是件好事,大概你们的大脑过分简单而难于感受绝对真理。可是,即然主愿意使你们相信你们的书,那我就不再和你们争论了。
  它离去时,转过身来温和地补充一句:“你们别难过,在主创造的世界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你们这些可怜的人们,也有自己的位置。尽管这个位置很平凡,但只要你们表现好一点,就会得到奖励。”
  它带着一副满意的神气离去,俨然以主的代言人自居。两个真人竭力避开对方的目光。
  鲍威尔终于吃力他说道:“咱们睡觉吧,迈克尔,我认输了。”
  多诺万轻声说道:“听我说,格雷格,你不觉得它在这些方面全是对的,你说呢?它是那样自信,甚至我……。”
  鲍威尔猛一转身对他说:“别糊涂了!当下周来换班的人一到,当我们必须回到地球上去承担后果,听取批评的时候,你就会相信,是否存在地球。”
  “那么,我向木星发誓,我们应当干点什么!”多诺万快要哭了。
  “它不相信我们,也不相信书本,或它自己的眼睛。”
  “不相信,”鲍威尔难过他说,“它是一个有理性的机器人,该死。!”
  它只相信推理,这正是麻烦所在……”他的声音拖长了。
  “那为什么?”多诺万催促着。
  “严格的逻辑推理可以证明任何东西——这就在于你拿什么假定作为出发点。我们有我们的,而库蒂有它自己的。”
  “那么,咱们快点找到它的假定吧。明天风暴就要来了。”
  鲍威尔疲倦的叹息道:“这点我们可做不到。‘假定’始终建立某种假设上并且被一种信仰所固定。天地问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动摇它。我要睡觉了。”
  “啊,真见鬼!我可睡不着!”
  “我也睡不着!但是我仍然要试一下——这是从原则上来说的。”
  十二个小时以后,睡眠对于他们来说可惜仍然只是个原则,实际上是未能实现的事。
  风暴比他们预期的来得更早。多诺万平常绊红的面色变成死灰色,地抬起颤抖的手指。鲍威尔满脸胡子,嘴唇干裂,时时观望窗外,绝望地揪着胡子。
  要是在另一种情况下这很可能是一种非常壮观的美景:高速电子流与载送能源发往地球的波束相遇,爆发出很明亮的极小的火花。
  射入虚无缥缈空间的波束,带着飞舞的明亮的灰尘,闪闪发光。
  波束是稳定的,可是这两个地球人知道,这种肉眼观察到的现象是不可信的。
  角度偏差只要有百分之一毫秒,肉眼是觉察不出来的,这就足以使得波束散焦,造成地球表面上成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受到冲击而烧灰烬。
  而两个不关心波束、聚焦或地球,除了它的主以外什么都不关心的机器人正在控制室里操纵。
  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了。地球人像被施了催眠术似的望着窗外。后来,在波束中乱窜的火花消失了。风暴总算过去了。
  “完了!”鲍威尔垂头丧气他说。
  多诺万处于不安的半昏迷状态。鲍威尔疲倦的目光羡慕地望着他。信号灯闪亮过好几次,可是鲍威尔并不注意它。这一切已经无关紧要了,完了!也许库蒂是对的——也许他和多诺万真的是具有人工记忆的低等生物,并且他们的生命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但愿如此!
  库蒂出现在他们面前。“你们不回答信号,于是我决定进来了。”
  它小声地说道,“你们的脸色不好,恐怕你们生存的期限快要结束了。
  不过,也包许你们想要看看今天仪器的记录?”
  鲍威尔喊尔模糊地感到,这时机器人做出的友好表示。也许库蒂由于强迫人们离开对台站的控制而受到某种良心上的责备。他接过递给他的记录,心不在焉地望着它。
  库蒂看来十分高兴,“当然,为主效劳是很光荣的事。不过你们别因为我替换了你们而难过。”
  鲍威尔咕哦着,眼光机械地从一张纸上移到另一张上。忽然他那无神的眼光停留在一张图表上横贯表格的、细细的、摆动的红色线上。
  他一次又一次地观察这条曲线。忽然,痉挛地抓任这张图表,两眼盯住不放,站了起来,其余的纸片飞落到地上。
  “迈克尔!迈克尔!”他摇晃着多诺万的肩膀,“它保持住了波束的稳定!”
  多诺万醒悟过来,“什么,哪儿,哪儿?”他与瞪大了眼睛凝视着图表。
  库蒂插嘴问道:“有什么错吗?”
  “你保持住了波束的聚焦,”鲍威尔结结已巴他说道,“你知道这点吗?”
  “聚焦?这是什么?”
  “波束始终是准确地瞄准接收站,精度要达到万分之一毫秒!““瞄准哪个接收站?”
  “地球的!地球上的接收站!”鲍威尔欢天喜地他说道,“你保持住了聚焦!”
  库蒂生气地避开他,“和你们两个打交道是没有好处的。又是那些谎言!我不过使全部指针保持在平衡位置——这本是主的意志。”
  它拾起散落的纸张,生气地出去了。门刚一关上,多诺万就说道:“好极了,我算服了!”
  他转向鲍威尔:“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鲍威尔感到疲倦,但心情舒畅,“什么也不用做。它已经证明,它能完美地控制本站,我从未见过电子暴能如此好地被控制住。”
  “可是什么也没有解决。你不是听见它谈论主吗?我们不能.......“听我说,迈克尔!它按照刻度盘、仪器和图表来完成主的意志.这也正是我们所做的一切。事实上这也就是它拒绝听从我们的原因。服从命令属于第二定律,而保护人不受伤害这是第一定律。它如何才能拯救人们呢,不管有意还是无意?当然是保护住聚焦!”它知道,这点它能够做得比我们更好,所以它决不是毫无道理坚持它是高级生物。因此,它不应当让我们进入控制室。根据机器人学三定律就必然会产生这种结果。”
  “当然,问题不在这儿。我们不能让它继续散布这种关于主的胡说八道。”
  “为什么不行?”
  “因为谁也没有听见过这种迷信思想。我们怎么能够信任它,把空间站交给它,如果它不相信有地球存在?”
  “它能不能控制住这个站?”
  “能够,可是……。”
  “那么,管它信仰什么,不信仰什么呢!”
  鲍威尔无力地微笑着,摊开双手倒在床上。他很快就进入梦乡了。
  鲍威尔边穿轻便宇航服,边说道:“一切将会十分简单。你可以把QT型机器人一个个地运往这里。在它们身上安上自动关闭开关,这种开关在一周后才打开,在这期间让它们学习……哦……向代言人本人学习对主的崇拜。然后将它们转运到其它空间站去,重新使它们复活。每个站上只需两个QT……。”
  多诺万拉开玻璃头盔,嘲笑道:“别说了,让我们离开这里!接班的人等着呢!而且,当我事实上没有见到地球,踏上地面之前,我倒真不放心,确实相信它真的存在呢。”
  他,直到门打开还在说着。多诺万骂了一声,扣上密封头盔,生气地转身背向库蒂。
  机器人轻轻地走近他们,它用伤感的声调说:“你们要走了吗?”
  鲍威尔粗鲁无礼地点了点头:“有别人来替换我们。”
  库蒂叹了口气,这叹息声像一簇紧绷着的电线被风刮得发响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