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商——……依心灵历史学定律,基地的经济控制日益增强。行商日渐富有,权力则随之而来……有时候大家忘了马洛也出身于一般行商;但永铭史籍的是,他终究成为极星历史上第一个富可敌国,而……

  苏火轮将小心修剪的指甲合拢,道:“蛮伤脑筋的。事实上——照我看是十拿九稳——这回又是一次谢东危机。”
  对面的人在他史迈诺式样的夹克口袋里掏摸雪茄:“我没意见,老苏。每到市长大选,政客都会开始大喊‘谢东危机’,毫无例外。”
  苏火轮微微一笑:“我不是在竞选,马洛。我们面对了核子武力,而且不知道是打那儿冒出来的。”
  来自史迈诺的行商长马洛,静静吸了口烟,神情漠然:“说下去。有话直说,不要拐弯抹角。”马洛从不犯一般外地人的错误,对基地佬过份恭敬。他或许是个外地人没错,但人该有的尊严还是要有。
  苏火轮指着桌上的立体星图,调整几个控制钮,图上一丛约莫半打的星系泛出红光。
  “那里,”他沉声道:“是高瑞共和国。”
  行商颔首道:“我去过。臭狗洞一个。名义上是共和国,只不过是每次都由姓高的人当选大统领的那种。要是你不喜欢,你就倒大楣了。”
  他抿嘴重述一遍:“我去过。”
  “但你回来了,别人却不见得都那么幸运。去年一年当中,尽管在互不侵犯协定之下,仍然有三艘商船在该共和国领域失踪。这几艘船都配备了普通核子炸弹和力场防护。”
  “那些船失踪前的最后留言是什么?”
  “例行报告。没别的。”
  “高瑞怎么说?”
  苏火轮目光一闪,嘲讽道:“问也问不得。基地在边区的最大资产便是它的威名。你以为咱们丢了三条船,还可以请他们帮忙找找?”
  “好罢。现在该告诉我,要我来做什么了吧?”
  苏火轮从不浪费时间来发脾气。做为市长的秘书,要应付反对党议员、活动职位的人、所谓的改革者、和自称找到谢东计划未来历史完整途径的怪客;有了这许多历练,他早练就喜怒不形于色的恒定功夫。
  他井然叙道:“等会儿。看,一年之中在同一区域损失三条船,不可能是意外;而只有更强大的核武才能击败核子武力。问题马上来了:如果高瑞有核兵器,是打那儿来的?”
  “打那儿来?”
  “有两种可能。要不是高瑞自己建造起来——”
  “再等八辈子罢!”
  “没错!但另一种可能则是,我们即将遭叛贼所噬。”
  “你这么想?”马洛话声阴冷。
  秘书静静一笑:“这种可能并非不可思议。自从四王国归并基地协约之后,我们就得和各个王国之中为数众多的反对团体打交道。每个过去的王国都有逊位王孙和末代贵族,这些人可不会长久佯装敬爱基地。可能有些正在开始活动也说不定。”
  马洛脸色暗暗泛红:“我懂了。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呢?我是史迈诺人。”
  “我知道。你是史迈诺人——生于史迈诺,前四王国之一。在基地受教育成为基地人,但骨子里是个外地人——外国人。无疑的,你祖父在安略南与罗礼士交战期间受封男爵,而你的封邑在舒玛克土地改革时充了公。”
  “不,黑暗太空在上,没这回事!我祖父是个低贱的流浪汉,基地接管以前在矿坑里挣一点吃不饱饿不死的卖命钱过日子。我和旧政权毫无瓜葛。我确实生于史迈诺,但是银河为证,我绝不因身为史迈诺人而感到惭愧。你暗示背叛的狡狯技俩唬不了我,我不会就此哈腰曲膝。现在你要下令逮捕或控告都可以,我不在乎。”
  “我的好行商长!你的老祖宗是史迈诺王公还是银河头号穷光蛋,我根本不在乎。我所以罗里罗嗦地提及你的出身,只是为了向你表示我对这些毫无兴趣。显然你误会了。现在话说从头。你来自史迈诺,你了解外地人,况且你是个最棒的行商,到过高瑞,认识高瑞佬。那就是你要去的地方。”
  马洛深吸了一口气:“去当间谍?”
  “完全不是。去做你的行商——不过睁大眼睛,看看能否找出核武的来源。由于你是史迈诺人,我可以提醒你,丢掉的船当中有两艘载有史迈诺船员。”
  “几时出发?”
  “你的船几时备妥?”
  “六天之内。”
  “就那时出发。舰队总司令部会提供一切细节。”
  “成!”马洛起身,随便挥了挥手,大步出门。
  苏火轮等着,小心伸展他的指头,放松肌肉,然后耸耸肩膀,走进市长的办公室。
  市长关掉监视器靠上椅背:“你觉得怎样?老苏。”
  “也许他是个好演员。”苏火轮两眼直视前方沉思道。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