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一诺千金


  无元七三四年八月十七号
  十数日前,陈信与外星怪物尤嘎大战,几经艰辛之后,才突破了突破自己的极限,将尤嘎在那不知名的星空中击成粉碎。
  回到地球之后,陈信在联邦的庆功大会见到了由圣殿武士长练兆诚带来的林颖雅,心里不禁高兴万分,打算宴会刚束后与林颖雅好好的四处走走。没想到宴会刚结束的晚上,黄祥与叶宇开就急匆匆的来找陈信,告诉陈信第二天将开始与联邦研究与凤凰星缔结的事宜,陈信无奈之下,只好在联邦为自已准备的饭店与黄祥等人住了下来,林颖雅见陈信忙碌的样子,加上似乎媒体也开始注意她的存在,只好呆了两天就先回圣岛。
  众人与联邦商讨数天,总算是准备全盘开放,不过联邦议事长吴安作了一个要求,希望能将开放时间移到一年之后,在这一年中先全力进行宣导,并将凤凰岛、白鸟星两边的政府建立好,另外还希望能保留审核居住地点的权力,据说是希望迁回之人不要一窝蜂的往人口密集的地方涌去,黄祥等人心想这也不是过分的要求,终于表示同意。
  今天谈到的内容是往来通关的审核,以及需要准备的资料等事务,陈信听的气闷,在休时息对黄祥交代了一声,趁黄祥还来不及反对的时候,住空中就冲了出去,反正追也追不上,黄祥只有望空兴叹,摇摇头任陈信去了。
  陈信冲上半空,心想既然溜了出来,乾脆去南极洲找父母,但是不知道现在爸妈干什么,还是先以收发机联络一下。
  当陈信按下收发机的时候,嘴角不禁泛出微笑,因为陈信感应到饭店中的小刚、小柔两只蝠虎也发现自己溜了出来,正向自己的方向冲来。
  不久陈信的收发机上传来母亲的声音,陈信连忙说:“妈,是我。”
  “小信!你怎么有空?”陈信的母亲吓了一跳,天讯上才说陈信等人与联邦正在开会,陈信怎么突然有时闲按收发机?
  “我偷溜出来的。”陈信说:“你和老爸现在在作什么?”
  “看新闲啊。”陈信母亲说:“你爸爸也在。”
  “这样好,我马上去一趟,您先把屋顶的门打开。”陈信交代,陈信母亲虽然意外,当然仍是连声说好。
  这时小刚、小柔也已经赶到,正绕着陈信打转,陈信结束了通讯,招呼两虎一声,一人两虎立刻划开天际的住南极洲飞去。
  过不了多久,陈信飞到了南极洲,将速度略为减缓,往父母所居住的地方飞去,就快到的时候,忽然感觉到父母的居所外似乎有数股强大的能量源,心里一惊,连忙加速冲过去,果然在到达之前,由屋子的四面同时各冲出了一道身影,拦住陈信的方向。
  陈信停了下来,才松了一口气,原来眼前都不是外人,是四名地球巡逻队队员,也就是原来的特殊部队。当然这时他们也认出来是陈信,两方一交谈,才知道联那派出他们轮班保护陈天豪夫妻,陈信向他们道谢之后,与蝠虎冲人家中。
  陈天豪夫妇这时在家中,见陈信到了自然免不了嘘寒问暖一番,过了片刻陈信才疑惑的问:“奇怪了,老爸今天不用去军区上班啊?”
  陈天豪摇摇头,佯怒瞪了陈信一眼,陈信母亲一旁代答说:“你爸退休了。”
  “退休?怎么回事?”陈信豁然不解,军中退休的年纪是八十到一百岁之间,将官还可延到一百二十岁,何况自己父亲才六十多岁,正是青壮年,怎么会退休的?
  “还不是你?”陈天豪说:“有这么个英雄儿子,谁还敢用我?”
  陈信搔搔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母亲在一旁说:“所以你爸爸背连升三级,成为一级将官后以特案退休,现在退休金都用不完。”
  “这样也不错啊。”陈信只好忍着笑说。
  “不错才怪。”陈天豪瞪着眼说:“你的名气太大,搞的我到哪里都沾了光,只好闷在家里。”
  陈信知道自己有所成就父亲当然高兴,但是父亲却是最不愿意靠关系或是要特权,就算是沾自己儿子的光也不大愿意。
  这时陈天豪摇摇头说:“当初搬来南极洲,是想这里环境不错,四、五十年后可以在这里养老,没想到现在就被逼的养老了。”
  陈信灵机一动说:“爸、妈,你们要不要搬到凤凰星去?”
  “凤凰星?”陈天豪夫妻一愣。
  “对啊。”陈信说:“凤凰星上环境比地球任何一个地方都还好,爸爸知道啊。”
  陈天豪就是被陈信由凤凰星救回来的,当然知道凤凰星的好处,听陈信这样说,点点头说:“凤凰星的环境确实不错,就是原始了一点……你真的要我们养老啊?”
  陈信想想说:“应该是不会多原始,联邦和我们开会就打算花这一年中将凤凰星开发成度假星,首先集中全力建造一个以娱乐业为主的大市镇,然后要辟出数百个风景点环绕在市镇的周围,随着人口的密集,那个市镇将会十分的热闹,而想出去休闲又是十分的快速。”
  “你觉得呢?”陈天豪转头问老婆。
  “这么远……我有点舍不得地球。”陈信母亲说。
  “不然过一阵子,再说好了。”陈信无所谓的说:“我是觉得那里的人都很不错。”
  陈天豪突然问:“小信,你以后打算作什么?从政吗?”
  陈信猛摇头说:“我受不了,这种事不是每人都能作的。”这些天陈信的教训够多了。
  “那你‘领导教育’还要不要念完。”陈天豪继续问。
  陈信想到自己那时才念到中级班就被联邦征调到凤凰星去,一年多下来发生了这么多事后,恐怕自己想回去上课也怪怪的。
  陈信还在沉吟的时候,陈信的母亲说:“小信,你现在又是宗主又是荣誉议事,有办法念完吗?”
  陈信摇摇头说:“等这次的会开完,我就把这些事都辞掉,看有没有地方能念书的……啊!糟了。”陈信忽然想到一件事。
  “怎么了?”陈信母亲关心的问。
  “再过十几天我还要去一趟圣岛。”陈信想起了当时练兆诚武士长的交代。
  “我知道了。”陈天豪会错意的说:“你有个女朋友在圣岛上嘛。”
  “对了”。陈信母亲跟着微感不满的说:“天讯说你有好几个女朋友,你怎么一个也不带回来让妈妈看一看。”
  陈天豪点头同意的说:“我们即然养老,我看你乾脆结婚算了,再生个儿子,我们来个含饴弄孙。”
  怎么扯到这件事去了?看父母越说越带劲,连含饴弄孙都出来了,陈信连忙说:“不是啦,是圣殿的长老有事找我。”
  陈天豪见陈信这样说,才被转移了注意力,陈天豪疑惑的问:“找你作什么?”
  “我也不知道。”陈信说:“当时他们帮我通顶的时候,曾说可能还有事要找我来帮忙,我也答应要帮忙的。”
  “这个忙恐怕不好帮。”陈天豪摇头说:“连圣殿都要找人帮忙的事情一定不简单。”
  陈信默然,心里也知道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事情,片刻后陈信母亲忍不住又问:“小信啊,天讯报导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什么是不是真的?”陈信由沉思中回过神来,一时不知道自己母亲在说什么。
  “你妈是说你到底骗了几个女孩子?”陈天豪笑着说,似乎颇觉得意,大有虎父无犬子的感觉。
  “天豪你别乱说。”陈信母亲转头对陈信说:“本来说一起去凤凰星的有两个女孩,但是后来听说又分手了,还有有一个把记者揍了一顿,叫赵……什么来者?”
  “赵可馨?”陈信讶然,把记者揍一顿?
  “对,就是赵可馨,她功夫可高了,另一个似乎也不错,记者老是追不到她。”陈信母亲接着说:“另一个新的还不知道名字,似乎躲到圣殿里去了,听说会发光嘛,小信你可不要三心二意,天讯都会报出来的。”
  陈信越听越头大,老妈怎么这么清楚?只好老实的呐呐说:“圣殿里的是林颖雅,我和她在南岛就认识了……唉,别提了,想到就心烦。”
  陈信想到造成三人的困扰,还被媒体追逐,都是自己心意不定的结果。
  陈天豪夫妇见陈信这个模样,也不好说下去,只好说:“小信……你这次可以停留多久?”
  “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呆久一点……”陈信才说完腕上的收发机就响了起来。
  “陈宗主、陈宗主。”是黄祥的声音。
  “我是陈信,黄宗主吗?”陈信开机说。
  “陈宗主,会已经开完了,你什么时候会回来?还是我和叶宗主去向您报告一下?”黄祥说。
  陈信哪里好意思让黄祥过来,只好说:“我回去好了,一会儿就到。”
  “好,我们在您的房中会议室等您。”黄祥随即收了线。
  陈信关机后无奈的望向父母,陈天豪倒是很能体谅,点头说:“有事就去吧,反正你飞回来很快。”
  陈信点点头,与两只蝠虎穿出屋顶,向新大陆的联邦中心飞去。陈信急匆匆的赶回饭店,饭店外天上天下布满了记者,陈信多亏了蝠虎突围,才顺利的穿过人墙,进入饭店。
  陈信回到房中,一进门见到黄祥等人都已经在房中等候,连忙致歉说:“抱歉,让大家久等了,我刚去南极洲一趟,看看我的父母。”
  “也没等多久。”三位大将之一的李如铁大将笑着说:“一来一住速度这么的快,也只有陈宗主办的到。”
  陈信不好意思的摇摇头,转过话题说:“黄宗主,今天开会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吗?”
  “陈宗主。”黄祥点点头说:“本来也没什么事,但是就在会议结束的时候,吴安忽然把我和叶宗主拉到一边,低声的说了一番话。”
  陈信望向叶宇开,只见叶宇开点点头说:“吴安是说圣殿的田执事有讯息传来给他,说陈宗主在数天之后就会去圣殿,之后不一定会有空,要我们在计划的时候考虑进去。”
  陈信疑惑的皱起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风书雄见陈信不明白,按着说:“圣殿是担心我们在计划的时候将陈宗主考虑了进去,到时候宗主又无法分身,我们与联邦的计划就会白拟了。”
  陈信似乎明白了,点点头说:“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早就跟你们说过,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不干宗主也不干议事,你们应该本来就没把我安排进去吧?”
  黄祥等人对望一眼,似乎有些尴尬,陈信眼见不对,连忙问:“又怎么了?”
  黄祥这才说:“陈宗主,本来大家的意思是既然你、我和叶宗主都要回到地球,我们在凤凰星上的宗主名号,在这件事完成之后也可以去掉了,没想到前天与凤凰星上的蓝宗主联络时,他却坚持不同意,他的意思是就算我们不想管事,他仍然要给我们这些权力,尤其是陈宗主。”
  蓝任在想什么?陈信不禁皱眉,这时一直没开口的黄吉忍不住说:“蓝宗主是说,要是什么时候他出问题,还要大家帮忙。”
  黄祥回头一瞪儿子黄吉,皱眉说:“你真是口没遮拦,蓝宗主是在说客气话。”
  黄吉缩了缩头,没敢再说。
  陈信听见黄吉转述,心想这确实是蓝任的说话方式,一摊手认命的说:“只要这个名称一天不去掉,事情就没完没了……对了,那荣誉议事的事情呢?”
  叶宇开忍不住微笑说:“说实在话,陈宗主您是绝对辞不掉了。”
  “又怎么了?”陈信不禁叫苦。
  黄祥撚须—笑说:“他们是有苦难言。”
  “怎么说?”陈信不懂。
  风书雄大将按着说:“要是领导团同意了您的推辞,地球上的民众一定会认为这是权力斗争下的结果,领导团只怕会吃不完兜着走,陈宗主,现在您是众望所归啊,要是下次您参加选举,肯定能拿下议事长的席位。”
  陈信沉默下来,怎么自己计划的事情一件也办不到?黄祥见陈信的模样,按着说:“结果我和叶宗主也沾了您的光,他们一样不让我们辞退。”
  “陈宗主,您要小心。”风书雄忽然说:“要是我没估计错误,吴安应该会想办法降低您的声望。”
  “没错。”黄祥说:“虽然陈宗主对权力不萦于怀,但要是被人当作假想敌,自己却毫不防范,一不小心就会身败名裂。”
  “黄宗主……”陈信皱眉说:“别说的这么可怕好不好?”
  “黄宗主不是在开玩笑。”叶宇开说:“陈宗主,这事确实不可不防。”
  “那你们要我怎么办?”陈信越发头大。
  “交给我们办就是了。”黄祥说:“我们会有计划的,还要请您之前的几位战友来帮忙。”
  “王仕学和那雷可夫他们?”陈信意外的说:“您要找他们……干嘛?”
  “我们想,既然陈宗主对权力没有兴趣……”风书雄说:“我们乾脆在地球上另找一处地方,建立—个与圣殿性质相同的场所,试着发扬武学,毕竟这两百年来,陈宗主是唯一一位在圣殿体系之外自行修炼,而又能卓然成家的人。”
  “没这么伟大吧?”陈信咋舌说:“不只是黄宗主帮了我许多忙,圣殿的几位长老也帮我打通了最后一关啊。”
  “因为陈宗主的修练方式,与圣殿或联邦甚至我们都大为不同。”黄祥说:“为了让地球回到百年前百家争鸣,武学兴盛的繁荣时代,我们必须多创造几个不同的流派,这件事只有陈宗主才做得到。”
  陈信毕竟对黄祥心存敬意,也不好坚拒,想了想又说:“这样地球上不是又出现了—处主权独立的地方吗?联邦会同意吗?”
  “他们才求之不得呢。”叶宇开哼声说:“联邦只怕我们留在地球跟他们抢权,现在我们自愿独立出来,以后除了武力侵略,再也没有适当的管道夺去权力,他们哪会不同意。”
  “那我不管了。”陈信决定不理会,自己始终不是这个料子,想不到这么多,要是薛乾尚来就好了,陈信忽然想到,说到能信任的人,当然是薛乾尚合适,于是陈信接着说:“你们既然要我找的战友,别忘了薛乾尚,他天机数造诣极高,另外……反正我到时候要去圣殿,你们计划的时候别忘了这一环。”
  “只要您同意就好。”黄祥—击掌,站起身来说:“其他的事情交给我们就是了。”
  陈信看着众人鱼贯而出,不禁摇了摇头,现在才了解什么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无元七三四年九月一号
  陈信与圣殿相约的日子也近了,加上心中又牵挂着林颖雅,陈信见与联邦商议的事情大致完备,向众人告了罪,趁外界都没注意的时候,悄没声息的带着两只蝠虎离开了联邦中心,住新大陆南端的圣岛飞来。
  因为陈信事先已与田执事联络过,当下别无阻碍的飞抵圣殿中心的广场上空,陈信一面下落,—面见到下方已有数人在承恩塔前等候,一人更是向上迎了上来,陈信双目一亮,那人飞起还随身散发着光芒,不是林颖雅是谁?
  两人迅速的在空中相会,不禁紧紧的拥在一起,拥抱片刻,陈信才放松林颖雅,目光深情的凝视着伊人,轻声的说:“颖雅,你的功夫又进步了。”
  林颖雅微微—笑,摇摇头说:“还差的远呢。”
  小刚、小柔当初见林颖雅身上也能发出光焰,对林颖雅就格外亲密,如今见到久未见面的林颖雅,也兴奋的靠过来磨磨蹭蹭,林颖雅见状,揉了揉两虎的大头,愉快的打招呼:“小刚、小柔,好久不见。”
  小刚、小柔兴奋过度,住外一个翻滚,蓦的巨口一张,两声虎啸划破天际,远远传了出去,陈信与林颖雅见两虎顽皮,正含笑注视的时候,陈信忽然察觉不对,两虎这一下大吼,岂不是通告全岛自己来了?
  果然下方圣岛的房舍中逐渐起了骚动,—道道人影冲了出来,陈信不敢再迟疑,连忙牵着林颖雅加速落下,一面说:“小刚、小柔别吼了,快下来。”
  两虎吼的正高兴,见陈信忽然这样吩咐,只好闭上了嘴,乖乖的随着陈信下落,一面大摇虎头,不懂陈信在担心什么。
  陈信落下,见下方迎接的众人中,除了田执事、练兆诚武士长之外,最令陈信意外的是连彭长老也来了,陈信连忙一一问候,众人—番答礼之后,田执事首先说:“陈宗主真是信人,这么早就来了。”
  “要不是俗务缠身,陈信早就来了。”陈信回答。
  “恐怕陈宗主不只是为了这个约定吧?”练兆诚向林颖雅挤挤眉,消遣了一下陈信,林颖雅不由得脸上有些泛红。
  陈信见状一笑,紧了紧牵着的小手,忍不住又与林颖雅对望了一眼,彭长老见状乾咳一声,接着说:“既然如此,陈宗主先与爱侣小聚数日,九月五号我再来接宗主入塔。”随即转身飘然而去。
  于是田执事将陈信安排到笃庞楼中另一间更大的房舍中,这间房中还分内外两厅,据田执事说是为了蝠虎特别准备的,陈信见圣殿准备的妥妥当当的,也只好老实不客气的住了下来。
  当晚,陈信先千方百计的让蝠虎留在房中,再由林颖雅领路,往林颖雅的家中飞去,准备见一见林颖雅的父母,陈信当然没有忘记林颖雅的生父其实是林田昊的事情,不过这件事情想起来就麻烦,陈信也只好先搁在一旁。
  两人等到夜幕低垂、四下无人的时候,才由圣殿中飞起,往山下飞去,陈信发现林颖雅的速度果然是快了许多,当时因为刚刚接受陈信的内息,一时还没有办法完全的吸纳融合,但经过了近四十天的运行,终于能顺利的灵活运用,加上光质化的能量本就极适合于快速的移动,林颖雅现在要是不比身法,单较速度的话,只怕还不弱于黄祥。
  两人迅速的抵达了林颖雅的家,林颖雅的父母早已在门外等候,为了怕被人发现,一见面大家还来不及说什么话,林颖雅马上把众人连拖带垃的扯进屋中。
  进入屋中陈信才来的及说:“伯父、伯母你们好。”
  陈信仔细—打量,林颖雅的母亲自然是早就见过了,没想到父亲也不陌生,陈信认得是圣殿中阶武士中的林闵图,之前与陈信在北极和外空长征的时候有过数面之缘。陈信忽然想起,那时在北极冲出地底,林田昊自报名号的时候,林闵图一听之之马上神色大变,当时练兆诚还以为他受了伤,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果然这时林闵圃向陈信一躬身说:“我是林闵图,陈宗主您好。”
  陈信连连摇手说:“看在颖雅的份上,伯父您千万别这么叫。”
  “对啊。”林颖雅依着陈信说:“爸,你叫他阿信就得了。”
  “我叫阿信也习惯了。”林颖雅的母亲廖霞说:“阿信,不嫌失礼吧?”
  “不会,不会!”陈信连连摇头。
  “我也是叫宗主习惯了。”林闵图说:“没关系的,大家各叫各的好了。”
  林颖雅笑着对陈信说:“我妈你早就见过了,这位就是我失散了二十年的老爸,现在是圣般的中阶武士。”
  陈信听到这句话,心神不由得想到林田昊,脸上的神色不由自主的有点古怪,林闵图与廖霞也同时将笑容收了起来,林颖雅见三人怎么忽然间都沉默下来,转着头望望三人,突然猛力的拉了陈信一下,低声说:“信,你在干嘛?”
  一扯之下陈信回过神来,连忙摇摇头说:“没事……没事。”
  林闵图与廖霞这时也察觉自己失态,脸上也堆出了笑容,林闵圃说:“都忘了请陈宗主坐了,请坐、请坐。”
  “对啊,颖雅去倒杯茶来请客人喝啊。”廖霞也连声说。
  林颖雅闻声点点头,离开陈信住厨房走去,陈信坐了下来,望望眼前的伯父、伯母,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时还是廖霞先开口:“阿信,你这次来到圣岛是要忙什么?”
  “是圣殿要我来的,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陈信回答。
  “听说是长老请宗主来的。”林闵圃见陈信点点头,接着说:“说不定是为了承恩塔顶的秘密。”
  陈信听练兆诚提过这件事,但是当时练兆诚要求听到的人当作没听过,只好装迷糊说:“承恩塔顶怎么了?”
  林闵图压低了声音说:“这在圣殿中也是只有最高层才知道的机密,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听说是跟无祖的失踪有些关系。”
  “你们在说什么啊?”林颖雅这时正好端茶出来,见父亲与陈信神秘兮兮的低声说话,忍不住抗议的问。
  林闵圃也没打算瞒林颖雅,将刚刚的话又说了—听,紧张的拉住陈信说:“阿信,你不会去了以后出失踪吧?”
  “哪有这种事。”陈信说:“你别瞎操心。”
  “应该是不会。”林闵图说:“据说也不是立刻就失踪的,有些人过了一两年才忽然消失。”
  一、两年才失踪也不行啊,林颖雅抓的更紧了。
  “那密室里面到底是什么?”陈信忍不住问。
  “没有人知道,知道的都失踪了,失踪前也不肯说出来。”林闵图说。
  “难道长老团也不知道吗?”廖霞在一旁听了许久,这时也插嘴问。
  “不知道。”林闵图摇头说:“那几位长老只负责考核他人有没有能力进入密室,好像也没有人敢冒大不讳私下进去。”
  林颖雅这时更为担心,紧紧拉着陈信不放,脸色都苦了下来,陈信拍拍她的肩膀说:“颖雅你紧张什么,圣殿找我又不一定是为了这件事?”
  话虽然这么说,陈信心里也知道大慨是八九不离十了。
  廖霞这时担心的说:“怎么会有这种事情?那不是无祖的圣地吗?难道里面藏着什么奇怪的妖怪?”
  “你怎么这么说。”林闵圃摇头说:“不可能的,只是每一个出来的人都不肯说里面藏些什么。”
  林颖雅越听越怕,摇摇头说:“别提这个了……阿信,你要小心—点。”
  “我会的。”陈信向林颖雅点了点头。
  廖霞见林颖雅不想再提这件事,转过话题说:“对了,阿信,没想到一年多不见,你的成就已经这么大了。”
  “说起来,地球上亲眼看过陈宗主施展功夫的还并不多呢。”林闵图有点得意的点点头说。
  “我们还不是看过。”廖霞说:“当时陈信对付那个怪物,大家在天讯里都看到了。”
  “那是录影的。”林闵图说:“哪里比的上亲眼看,当时在北极大家心里都以为死定的时候,就看宗主右手忽然爆出一条光柱,转眼间就通出了一道千多公尺的大洞直通地面,那时候的感觉……喷啧,没看到的人是不知道的。”
  “有你得意的。”廖霞不再理会林闵图,转过头望着陈信说:“阿信,颖雅有没有见过你父母啊?”
  “还没有。”陈信回答。
  “也该见个面,”廖霞说:“我们两方的父母有空也可以见见,你们两个以后的事情也该谈一谈。”
  陈信与林颖雅听到廖霞忽然提到这件事,两人不禁都有点手足无措,陈信有点尴尬的回答:“我母亲也有提到,我会安排的。”
  “不愧是作大事的人。”廖霞说:“我相信你未来也会有计划的。”
  林颖雅听到这里也不好意思坐下去了,起身避到了房中。
  陈信哪有计划?暗暗的伸伸舌头,将黄祥前些日子向自己提的计划搬出来,略为说明了一下。
  廖霞听了还没说话,林闵图倒是先说话了:“这我赞成,陈宗主的武学独出一格,当然应该自行开宗立派,不过联邦会同意吗?”
  陈信点点头说:“黄宗主等人的意思,是认为联邦会乐见其成。”
  “这样也不错……”廖霞望了望林颖雅的房门,忽然压低声音说:“阿信,伯母有一件事要问你。”
  “伯母请说。”陈信跟着放低了声音,心里不禁疑惑起来。
  廖霞按着说:“前些天,颖雅她爸有来找过我。”
  廖霞陡然这么一说,陈信一头雾水的望望林闵图,见林闵图也收起了笑容低下头来,才忽然想到廖霞说的是林田昊,陈信一震之下,开口说:“林总队长?”
  廖霞点点头,陈信接着问:“他来找您了?”
  “他是为了担心颖雅才来的。”廖霞说:“你也明白,田昊才是颖雅的父亲,他跟我说,你曾告诉他与颖雅只是普通朋友,没想到天讯越报越像是真有其事,加上回到地球的庆功宴上,练武士长又有带颖雅去见你,他心里很担心,又不好直接问你,只好来找找。”
  陈信心里大为惭愧,自己应该先向林田昊解释一下的,廖霞接着说:“我们还是不打算让颖雅知道,不过我还是要问清楚,你不可以……”廖霞顿了一下,一时之间似乎想不到比较好的措词。
  “伯母您误会了。”陈信深吸了一口气,清晰的说:“其实我也不是打算瞒着林总队长,不过当时确与颖雅还没在一起,后来两人在一起之后,我也没敢再三心二意,只是不好主动向林总队长解释。”
  “我明白。”廖霞点点头似乎是释然了,接着说:“我当然信的过你,以前找就觉得你这个年轻人挺靠的住的,另外……我和田昊都不想让颖雅知道这件事,这就要麻烦你了。”
  “我不会说的。”陈信点点头,望望时间差不多了,陈信接着说:“伯父、伯母,我先回去了。”
  “自己要小心。”廖霞向陈信笑了笑,扬声对屋内说:“颖雅,陈信要走了,送送他吧。”
  林颖雅闻声出来,脸上红潮犹未退,望了望父母,低下头牵起了陈信的手,相偕向外走出房门。
  两人到门外一看,见四下无人,忍不住相拥了起来,陈信抱着怀中的娇躯,心里一热,忍不住说:“颖雅,今天跟我回去。”
  林颖雅脸一红,挣开陈信的怀抱,转过了身子,咬着下唇低声说:“要死了,怎么……怎么可以?”
  陈信也知道不大可能,将林颖雅又拥入怀中,亲了亲林颖雅的耳垂,轻声的说:“颖雅,我好想你。”
  林颖雅转过身来,双手缠住陈信的脖子,两人的身子紧紧相贴,热吻了起来,过了好片刻两双嘴唇才缓缓的分开,林颖雅望着陈信,摇头说:“信,我也好想你……这件事情忙完了之后,我不要你再离开我的身边了。”
  陈信紧抱着怀中的佳人,轻声说:“不会的……不会的。”
  “信……每次和你分开,我总是十分的难过……别再让我受这种折磨了,这样还不如没有在一起……”林颖雅喃喃的说。
  “傻姑娘。”陈信疼惜的说:“我也不想的……”
  过了许久,林颖雅终于再一次的推开了陈信,摇头说:“你真的该回去了……我明天早上再去找你。”
  陈信点点头,目送着林颖雅慢慢的退入门中,这才腾起飞回圣殿,心里一面回味着两人间的点点滴滴,回到房中,忽然间想起来薛乾尚在凤凰星上说的一段话:“如果你想平平淡淡、安详度日,颖雅将会是你的贤内助,如果你想浪迹千里、四海巡游,许丽芙将会是你的良好港湾,如果你想在社会中名利双收,成为风云人物,赵可馨将会是你的最大帮手。”
  想到这些,陈信突然间冷汗直冒,林颖雅刚刚说的话,明显的表示不愿常常与自己分开,若是这种情形不加以改善的话,两人间说不定会有问题,陈信心里又想,自己真的能够平平淡淡、安详度日吗?
  陈信摇摇头,不再想这些烦人的事。
  无元七三四年九月五号
  与林颖雅快快乐乐的过了四天,到了九月五号,彭长老果然一大早就来到陈信的房前,陈信感觉到彭长老的靠近,马上向外迎出,一面说:“怎么好烦劳长老亲自过来。”
  彭长老点点头:“陈宗主,水域星一役,似乎功夫又增进了不少。”
  “水域星?”陈信疑惑的问。
  “联邦取的名字,就是那个有外星生物的星球。”彭长老说:“陈宗主大展神威,圣殿中人同感骄傲。”
  “不敢……”陈信望了望彭长老,微笑说:“恭喜彭长老。”
  彭长老一愣,随即展颜一笑说:“陈宗主看出来了?见笑、见笑,倒是宗主现在体内浑沌一片,令我惭愧不已。”
  原来陈信定神之下,随即一眼瞧出,彭长老就在这一两个月间,已辟出了第四个气海,这等于是将功力提升到了另一个层次,自然是值得恭喜,彭长老自身事当然清楚,但是现在眼前的陈信,已不像当时初来圣殿时的一眼就能看清,于是彭长老也将自己感觉到的说了出来。
  两人不再多说,同时腾起身住承恩塔飞去,这次两人直上六楼,到了大楼,许久不见的三位长老依然盘膝坐在楼中。
  陈信施礼说:“张长老、董长老、连长老,三位好,陈信来了。”
  三位长老同时飘身而起,对陈信还了一礼,张长老首先说:“陈宗主月余不见,功力精进若此,令人又惊又佩。”
  “多亏三位的大力帮助,不然陈信哪有今日?”陈信回答说。
  “少年人谦逊是美德,但是太过就虚伪,”董长老大声的说:“我们虽然有帮忙,但是能有今天还是靠你自己的机绿和悟性,今天还要请你帮忙。”
  “如有所命,陈信莫敢不从,不知道何事用的着陈信?”陈信是十分敬佩眼前的三人,这才说出了这么难以转圜的话。
  连长老摇摇头说:“别说的这么坚决,虽然你愿意帮忙,也不该由我们告诉你什么事,首先要请你上七楼见见长老团,他们会对你做一番说明。”
  “楼上还有其他的长老?”陈信讶然的说,他一向以为三位长老加上彭长老就是所谓的长老团了。
  彭长老笑笑说:“我只是长老团中对外的喉舌。”
  张长老按着说:“我们三个也不过是长老团的门户而已,真正的长老团向来不见外人的……我们再修炼个二十年,也许能登上七楼。”张长老说到这里不禁有点唏嘘。
  陈信将心神向上延伸了上去,果然如同当时夜宿圣殿时的感觉一样,上面有一股使自己心神无法深入的内息防御着,当时自己还以为是三位长老联手造成的,现在自己的能力又有提升,果然感觉到是不一样层次的能力,而且距离这么近,陈信居然仍是无法察觉楼上到底有多少人。
  陈信望望眼前四位长老,再四面一望,却找不到通往七樱的楼梯,就在这时,只见上方一块石板正缓缓的移开,陈信不再迟疑,起身向上往洞口前进。
  陈信正往上飘飞到接近洞口的时候,没想到当头一股压力忽然出现,使陈信的身形整个凝滞了下来,这股能量柔而不放,只防御却不伤人,陈信的身形被硬生生的止住,陈信往下方的四位长老一望,只见他们的眼中充满着期恃,张长老还向陈信点了点头,陈信心里知道这只怕是第一个试验,当下全身加劲,勉力往上方推进。
  过了片刻,陈信又上升了一公尺,但是越往上冲,压力却是成倍数的增加,陈信又不敢催出掌力,深怕一个弄巧成拙,将这座塔给毁了,只好将两手举起,把内息运到双掌、双臂上,试着将这股能量缓缓的破开,果然随着陈信输出的内逐渐的加大,横梗在身前的能量也逐渐的裂出缝隙,使陈能够继续的上移。
  陈信又前进了半公尺,两掌已经穿过了洞口,但是这时臂掌间的内息已达极限,再是要加催下去,陈信怕自己的内息会不受控制的冲出,要是这股能量无法防御的话,承恩塔将会被轰出个大洞。
  正僵持在那的时候,陈信忽然想到自己还有一招,于是缓缓将左手的内息逐渐的转阴,右手的内息缓缓的转阳,两掌一合,阴阳劲力虽留于手内无法汇合,不过相吸引的特性依然存在,正保持均衡的时候,陈信忽然微微一个旋身,随着这股势子,身形被带的快速旋转了起来,藉着这股旋转的劲力,陈信再向上一提,终于势如破竹的全身冲上了七楼。
  陈信将两手的劲力一松,收回内腑,望望眼前的第七楼,陈信不禁吃了一惊,向下躬身拜了下去。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