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错位的旅馆

作者:杨鹏

  罗马医生驾驶着他那辆老式汽车在沙漠里行驶,突然电闪雷鸣,暴风雨以不可阻挡之势降临,他后悔不该在这个风雨不测之夜驾车闲逛。
  “轰隆”,又一声雷在头顶炸响,黑暗的天空仿佛是一块被撕裂开来的布帘。在一片雪白的亮光中,罗马医生看见一所红房子,就在不远处,它被吞噬天地的雷雨震撼着,却一动不动。罗马医生加大油门,全速向它开去。不一会儿,老式汽车驶进了红房子外的围墙,罗马医生匆匆忙忙锁上车,撑开雨伞,冲向红房子的铁门。
  这是一家废弃已久的旅馆,罗马医生只用伞尖轻轻捅了一下,铁门便豁然洞开,罗马医生一跃而入,将铁门“哐”地一声合在了身后。沙漠、暴雨、狂风、闪电……顷刻间都被拒之门外,仿佛变得遥不可及。
  “这儿有人吗?有人没有?有谁在这儿?”
  罗马医生连喊三声,回应他的只有死一般的寂静。他又困又累,再也管不了许多,推开一个房间的门,倒头就睡。
  也不知睡了多久,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伸了个懒腰,下了床,向镜子走去。该刮脸脸啦,这是罗马医生每天早晨要干的第一件事。
  他走到镜子前,看见镜子里有个七八岁的小孩,长相和儿时的他一模一样,这孩子会是谁?他冲镜子里的孩子笑了笑,镜子的孩子也冲他笑笑。他突然汗毛倒竖:唉呀,镜子里的小孩不会就是自己吧?!他这么想的时候,镜子里的小家伙脸上也露出惊恐的神情。罗马医生环顾四周,房间里除了他,没有别人。
  镜子里的小孩就是他自己!
  罗马医生在一夜间返老还童了。
  这一吓着实不轻,罗马医生大叫一声,连衣服都没穿好,就从房间里夺门而出。
  他闯进了另一个房间。这间房与刚才那间房一样整洁,夕阳的余辉从窗外洒入,房里一片金灿灿的,桌子、椅子、茶具……都像被抹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粉。
  罗马医生惊魂未定,他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椅子对面又是一面大镜子。他绝望地看着镜中那个七八岁的男孩,他有些庆幸自己没有睡过头,要不,他就要变成胎儿,回到妈妈的肚子里去了。
  夜幕徐徐降临。他望了一眼窗外的太阳。天哪!太阳移到中天去了---中午徐徐到来!
  这又是一个时光倒错的房间!
  罗马医生不敢久留,他害怕又要出什么乱子,推门而出。
  第三个房间也很整洁,比起前两个来毫不逊色,房中也有一面大镜子,罗马医生不管走到房间的哪个角落,都能看到那面镜子。
  他用小手拉开了窗帘,他看见暗红色蛋黄似的太阳从地平线上弹了起来,跃到空中,一下子变得金碧辉煌,又急急忙忙地向头顶跑去,变得雪白、耀眼,然后,它沉甸甸地落到地平线以下,眨眼间,天空一团漆黑,一个金钩子似的月亮从天边飘浮出来,它和太阳一样,似乎在赶什么急事,在天空中亮了这相,就掉到天的另一头去了。太阳匆忙上阵,在天空中划了道明亮的弧线,便回归地平线了,月亮再次升起……如此周而复始。
  更让罗马医生惊讶不已的是,他看见镜子里的男孩“滋滋”地生长,就像春笋拔节一样,不一会儿,男孩就长成了风华正茂的少年,又过了一会儿,变成了青年,两腮蓄满了大胡子,喝一杯茶的功夫,罗马医生又变成了原来稳重的中年人的模样,并有迅速变老的趋势……
  罗马医生急忙逃出房间,不然,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了。
  罗马医生在这个令人迷惑的旅馆中来回穿行,每到一个房间,都有一件怪事发生:比如说旅馆明明只有两层楼,但在某个房间向下望去,却觉得离地面有两千米高,下边的窗户有五六十个,白云环绕在它的中央。又比如说旅馆明明是在沙漠中,可从某扇窗户望去却能看见一望无际的非洲大草原和狂奔的野牛群,耸入云端的雪山或红帆点点的地中海……有的房间时间停留在古代,长颈恐龙伸着蛇一般的脖子从窗边向他扑来;而另一些房间的时间却远远走到了未来……
  罗马医生还发现,这个旅馆的结构有如迷宫,不管他前进或是后退,或是在交叉的过道里向左走还是向右走,他都没法走相同的路,没法回到原来的地方。他还惊奇地发现,旅馆是不分楼上楼下的。他通过楼梯登上楼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楼下。他绞尽脑汁,也无法理解这个旅馆的奇特结构。他还发觉旅馆的各个房间的引力也是颠三倒四的,这个房间的墙壁可能紧挨着另一个房间的天花板或地板,那个房间的地板又可能是另一个房间的墙壁……这种种莫名其妙的怪事折磨着罗马医生已开始变得脆弱的神经,他十分强烈地思念起家来。
  可是,他怎么也找不到来时的门了!
  ……
  后来发生的事人们不得而知,只知道上帝保佑,罗马医生终于回到了家。不过,那是在十年之后,当失踪十载的罗马医生奇迹般地出现在家人面前时,他的相貌还和十年前一样年轻。至于他是怎么回的家,他是如何找到红房子的出口的,那红房子是不是还在以及它所在的确切地点,罗马医生始终守口如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