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生物


  自从人类在廿世纪初发现遗传秘码DNA以来,整个文明就起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由这项研究衍生而出的基因工程科技,更是彻彻底底改变了我们的世界,根据某些人的说法,人类从此掌握了“神”的能力。
  可不是吗?从最早的农作物基因改良开始,更大更甜的蔬果纷纷问世,彻底满足了我们的口腹之欲。在医疗实验室中,一项项的神效良药纷纷出现,人类的生命活得更长,也更健康。
  最后,基因工程研究到了顶峰之处,一只名叫“桃莉”的复制羊出生,从此之后,有许多的人认为这已是一个里程碑,证明我们已经可以和“神”并驾齐驱。
  只是,有识之士也据此提出了疑虑。“我们认为好的,真的就是好的吗?”,这是怀疑论者们最大的疑虑。
  有些蔬果因为被我们改良得更大更甜,反而扰乱了原有的食物链,间接造成了某些生物的灭绝。
  许多种强效的药物,最后却刺激出了没有药物可以抵抗的超级病菌。
  而复制生物的科技,更是在道德层面上引起了史无前例的争议。不过,这一切的疑虑在廿一世纪的生物科技专家燕靖德博士的眼中,只是阻碍科学进步之辈的无聊梦呓。
  “每一项划时代的科技问世时,总会引起庸才们的反抗,”燕靖德愤然说道。“生物科技只会造福人类,就这么简单!”
  抱着这样的信念,博士在西元2056年展开一项史无前例的大计划,准备在外太空的太空站上研究出最完美的人类。
  这项计划,就叫做“终极生物计划”。
  在研究中,燕博士培育了六十个人类胚胎,三十个男孩,三十个女孩,这些胚胎在母体怀孕期间便已经经过了无数次的修正,将所有基因上的条件修正到几近完美的程度。
  “聪明、才智、体能、容貌、身材,”燕博士钜细糜遗地向助手交待修正的项目。“血液机能、免疫系统、内分泌功能…只要我们想得到的,都一定要做到完美的地步。我要这六十个孩子一出生,便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完美的六十个人!”
  孩子们一个个出生了,果然在容貌、身体、智慧上无懈可击。燕博士预定在七年的时光内给予他们最出色的教育,七年后,他就要带着这人类文明史上最出色的孩子们回到地球,向全世界夸耀他的成就。
  七年的时间转眼就过了,可是在燕博士预定回地球的那一天,地球方面却发现太空站突然失去了联络,而且,千万人引颈等候了一整天,天空中却始终没有出现他们的踪迹。
  而太空站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完全渺无讯息。
  到底,燕博士的太空站出了什么事呢?这是所有人一致的疑问。于是地球方面立刻派出调查队,前往位于火星附近的太空站查个究竟。
  然而,调查人员到了太空站时,却被眼前所见的情景吓得瞳孔收缩…
  偌大的太空站,在深邃的黑蓝色太空中,已然面目全非,像是一株硕大无朋的草菇类植物,在表面上爬满了容貌狰狞的真菌类植物。
  在没有空气、没有水分的外太空,这些真菌类是怎样生存的呢?
  调查人员小心翼翼地进入太空站,发现太空站内已经像是一座层层纠结的真菌森林,已经完全不见原有的高科技景像。而调查人员更惊疑地发现,这些真菌都是从数十株枝干繁衍出来的,而这些枝干上,有的还留有太空站太空人们的制服碎片。
  那也就是说,这些真菌植物,很可能就是太空站的太空人变成的。怀着无数的疑团,有位调查人员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关键的疑问。
  “那么……那六十个小孩在哪里?”
  这个疑问,很快就得到了解答,在太空站的后侧一个小空间里,六十个完美小孩便瑟缩地躲在那里,他们的面容和体形果然美丽得无懈可击,只是隔着玻璃窗,那森冷的眼神却让调查人员觉得混身不舒服起来。
  其中一名调查员想将小空间的门打开,却在门把处发现了一行歪歪扭扭的文字。
  “这扇门,”那字迹色作鲜红,透现出写字者情绪的震撼。“绝对不能打开!!!”
  因为那字迹给人的印象太过深刻,调查人员依言不将那扇门打开,一行人开始在布满真菌的舱中搜寻答案。
  而这一切的答案,就出现在驾驶舱的一具录像电脑中。
  “我错了,这个实验是个不应该存在人世的实验。”在电脑的影像中,主宰这项“终极生物”实验的燕靖德博士虚弱地说道。在影像中,他的脸上已经长出了诡异的蕈类。“我身为一个科学家,却妄想跨越神的界限,因此发生了这样的惨剧。我,愿意担起所有的责任。
  在‘终极生物’的实验中,我想要造出的,是六十个完美的人类,而这点我做到了,因为这六十个孩子,在基因、免疫、外表所有条件上,都是无懈可击的。然而,就是因为太过完美,才导致了我们的悲惨命运。
  七天前,一名来自地球的工作人员将感冒病毒带到太空站,并且将它传染给其中几名孩子。因为只是轻微的感冒,我们并没有太过注意。
  但是,因为这些孩子的免疫系统太过强势,从他们体内产生的抗体成为致命的蛋白质,这种蛋白质会在一天内侵入人体,将细胞真菌化,而且,这种入侵会以几何级数方式扩大。
  太空船内的人已经没救了,而我也即将变成真菌,在这里,我希望来人将这个太空站永远封闭起来,因为如果这种终极抗体散播到地球,所有人类将全数消灭……”
  曾经,人类在历史上无时无刻想要扮演上帝的角色,但是最终的结果,总像是打开了一只潘朵拉的盒子,随着盒盖而出的,总也只是无尽的灾祸。
  这座曾经主导过“终极生物”实验的太空站,如今仍漂流在小行星带上,彷佛是在告诉后世的子孙,科技的滥用,会造成什么样的不幸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