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英雄


  炎热的夏日午后,城市的中年上班族樊志楚揩拭额上的汗珠,走过商店街的汹涌人群,突地感到悲从中来,觉得自己是世上最没有生存价值的人类。
  已见发福的身躯夹杂在热黏触感的人来人往中倍觉吃力,也彷佛从鼻端深处传来一股独特的汗糟酸味。此刻内衣的两边腋下应该已经汗黄一片了吧?最近老婆一直抱怨,说为什么最近会出现这样的汗渍,非常难洗不说,还散发令人不快的臭味。除了这样的抱怨之外,彷佛就没有别的共通话题了似的。两个青春期的儿子女儿也好不到哪里去,除了要钱之外,整天根本看不到人影。
  而且,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城市的中年上班族樊志楚发现自己已然在家中成为一个影子般的人物,只要每个月薪水按时转入帐户,即使没了他这个人也不会有谁问上一声。
  不过如果只是这样,还不致于让樊志楚感到悲中从来,存在感顿时失去价值。反正失去存在价值感的中年胖男人在这个城市又不只他一个。此刻真正困扰着樊志楚的,是昨天半夜里发生的一件怪事。昨夜的空气挺为燠热,有点闷。中年男子樊志楚听着身旁老婆发出的沈重鼾声,刚上床时并没有能够睡着。窗外的夏夜天空有一轮明亮澄黄的月,深蓝色调的天空,一点睡意也没有。
  然后,就在这样一片闷热夜空中,一颗布满深绿色瘤子的大头缓缓从窗前伸入,紧接着出现的是几十只不停蠕动的触脚,后头再拖着一团闪着萤光的黏状物体。
  这样形状诡异的东西可不只一个,第二个,第三个依序蠕动爬进卧室,最后,整个卧室的地面就爬满了十来个这样的怪异生物,每只生物后头拖曳的萤光体一致地发出规律的绿光。
  骇然的上班族樊志楚想要大叫,却因为震惊过度叫不出声。他艰难地碰碰身旁的老婆,老婆 糊地哼了一声,鼾声暂时停止,翻了一个身,重又呼呼大睡,丝毫没有醒过来的打算。
  在樊志楚惊极软瘫的目光下,十来个蠕动物体在地上不住巡弋,有只怪异生物还爬到樊志楚的床上,凑近他的脸前,布满瘤子的头部张开一盏光度柔和的光芒,彷佛正在凝神“看”他。
  最后,有两只怪异生物爬进放脏衣服的篮子,头顶两件樊志楚的汗渍内衣,和爬进窗内一样井然有序地逐个溜出窗外。
  那一轮色作淡黄的月彷佛没事人似地绽放温和的月光,照着发抖的樊志楚,渡过了一个不敢阖眼的诡异夜晚。
  第二天一大早,樊志楚决定和他最亲爱的家人讨论这样的一件怪事。
  “说到昨晚,”樊志楚有点结巴地这样说道。“有十来个外星人似的东西爬进我们家了哟!”
  老婆冷静地看了他一眼,扒了一口饭。
  “马桶的按钮坏了,要修,”她满口饭粒,含糊地说道。“还有记得买我的痔疮药。”
  樊志楚并不轻易放弃,讨好似地转向读高一的女儿。
  “而且,他们还带走了我两件脏内衣。”
  女儿点点头。
  “好嘛好嘛,我知道了啦!”她说道。“别忘了明天我要交午餐费,是交下个月的。”
  樊志楚可怜兮兮地还想对儿子说些什么,却看见他耳际挂着随身听,声量大得旁边的人都听得见,个子细瘦的儿子草草扒了几口饭,便一溜烟奔出门外。
  炎热的夏日午后,中年的上班族樊志楚伫立在城市的燠热人潮中,陡地觉得悲从中来,人生失去意义。
  每天累得像条狗,却没人搭理的中年胖男人并没什么稀奇,可是,如果这样的人出现精神分裂,看见绿色外星人的幻觉,接下来的命运也许就是刺耳的救护车铃声,糊的车窗外,老婆、儿子女儿无所谓地招手道别。而他,中年发胖的上班族樊志楚从此就在精神病院渡过余生。
  因此,樊志楚决定将这件事当成自己的秘密。
  每天晚上,长着一头瘤子的怪生物总在同一个时刻出现,同样爬满地上,同样派出一只对他温和地凝“看”,最后,再带走他的几件脏内衣。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燠热的城市人潮一样拥挤,樊志楚的心情却起了微妙的变化。每天临下班时他热切地期待夜晚的到来,初见怪异生物时的惊疑之感早已烟消云散,怪异生物柔和的“眼神”光芒,感觉上却比任何人类的言行来得温和贴心。
  怪异生物出现的第六天夜里,它们来得比平常晚一些,而且,和往常不同的是,它们并没有在地面盘桓环绕,反倒直接爬向樊志楚的床上,围成一个圈圈,一个个在头上泛出柔和的一盏绿光,“盯”着他看。
  樊志楚微妙的感觉到,这是他们道别的表示。
  “你们要走了,”他不舍地低声说道。“是不是?”
  十来盏绿光黯淡下来,绿色的怪异生物们纷纷点头。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来?为什么找的是我?为什么要拿走我的内衣?”樊志楚喃喃地问道。
  可是,他也知道这些问题都不会有答案的。十来名绿色生物又亮了一会光芒,这才依依不舍地蠕动爬下床,缓缓消失在窗外,临走之前,又带走一件樊志楚的脏内衣。
  果然,怪异生物们从此再也没有出现。日子还是一天一天地过,生活还是一样的单调。偶尔在城市街头停步下来的时候,平凡的上班族樊志楚想起那群蠕动的绿色生物,依然觉得悲从中来,也觉得自己是全世界,不,也许是全宇宙最没有存在价值与意义的人。
  现在,让我们把镜头挪离,来到距离地球十七亿九千万光年的比米克K54星云,在这个星云的中心,有一座宇宙星战英雄馆,馆内陈列的都是银河宇宙中最伟大,最为人歌颂的英雄人物。
  有朝一日,如果你来这个馆内参观的话,馆内人员却会告诉你谁才是真正最伟大的星战英雄。
  宇宙纪年八九三七,整个银河宇宙发生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危机,来自戴佛星系的野心家企图征服宇宙,却在阴谋无法得逞后愤而启动连锁性的黑洞爆炸,打算让整个宇宙玉石俱焚。宇宙星系间最精锐的科学家倾尽全力,打算在黑洞连锁爆炸前找出阻止这项灭绝行动的对策,他们最后发现,要阻止黑洞爆炸必需找到某种关键性的反物质,这种反物质在宇宙中非常罕见,罕见到几乎没有的程度。
  最后,宇宙探险队员才在最后一刻千钧一发地找到这种反物质,解救了这个危机。
  如果没有这种反物质的话,整个宇宙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因此,连星际间最伟大的英雄们也承认,提供这种反物质的,才是真正最伟大的星战英雄。
  根据找到这种反物质的宇宙探险队员指出,这位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星战英雄来自银河系太阳星群的第三行星“水蓝之星”。
  拯救了整个宇宙的反物质,就提自英雄染上污黄汗渍的内衣。
  在星战英雄馆中,星际英雄们的英姿便陈列在大厅的正中央,而位居在众家英雄肖像的最顶端,就是来自“水蓝之星”,解救了整个宇宙的地球英雄。在肖像中,他若有所思地立在人潮汹涌的街口,脸上有着英雄们特有的沈郁凝重、悲天悯人神情。
  没错,这位星战英雄的名字,就叫做樊志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