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冻人的春天


  明媚的春天,科学家吴志泉在自己的办公室突地陷入沈思。
  他的座位后方有一个大落地窗,窗后是一个偌大空间,丝丝的冷气中,排列着一个一个的金属大盒子,每个盒子上方有一方玻璃,玻璃后方是一张张双眼紧闭,皮肤泛出浅灰的脸孔。
  吴志泉的专业相当特别,他擅长的是急冻冬眠科技。他所在的这个机构是一家以急冻冬眠服务闻名的企业集团,服务的对象是那些得了绝症的重病病人,将身体采急冻冬眠处理,希望能撑到未来新医疗技术突破的时刻到来。
  “在施行我们的服务之前,有几件例行的报告要和您提一提,”吴志泉每每看着客户们愁苦的神情,轻松地说道。“急冻的科技是一种和时间赛跑的赌注,虽然不能保证一定会成功,但是要将您的生命延续下去,您一定要有信心。”顿了顿,他还会说道。“而且,以某种角度来说,您是在从事类似时光旅行一样的伟大工程。如果有一天您的眼睛再度睁开,见到的也许将是我们这些人永生难以想像的未来时代,壮阔美景。”
  看着一个个的客户剃光毛发,像个活剥鸡蛋地进入急冻箱,吴志泉总爱促狭地偷偷说上这样一句话。
  “永别了。”
  可是,现在吴志泉自己也已经剃光了全身的毛发,身上只盖了件白被单,平躺在手术台上。不久之前,他发现脑中长出了现代医学束手的恶性肿瘤,生命只剩下不到两个月。
  吴志泉所属的企业集团还算颇有情义,董事会决议通过提供他急冻处理的机会,如果吴志泉首肯的话,接受急冻处理后,也许在未来有存活的机会。
  昔日轻松谈笑的状况,现在却真实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医生将麻醉剂注入他的血管。他眷恋地看了一下四周,麻醉剂很
  发挥效用,一阵睡意袭来,便陷入了深沈的黑甜乡。
  “CIAO!永别了。”
  彷佛是做了一场慵懒的梦,梦中传来糊的歌声。
  急冻沈睡中的黑暗世界长远静寂。
  深沈的黑色空间渐渐露出曙光,急冻冬眠的年轻科学家终于要醒过来了,从黑甜乡中他缓缓睁开眼睛,却看见…
  他看见的是鸟语花香,蓝天绿草,一阵和风吹来,还带着淡淡的稻浪香味。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肚子里一阵莫名的饥饿,但是这个念头只动了一下,就闻到了美妙的食物香味。
  吴志泉坐起身来,看见身旁摆的就是自己最喜欢吃的麻辣小菜!狼吞虎 吃完美妙的菜肴后,一个清晰的念头涌上心里。我……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经过仔细的检查,吴志泉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窗明几净的小房间,小房间内摆设应有尽有。走出小房间,是一片美丽的蓝天绿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办法走到远处去。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天,吴志泉发现了许多难解之处。他的生活起居绝不匮乏,每当肚子饿了就会出现可口的食物,每当想要消遣就会在身旁出现玩具、书籍,有一次还出来一台小电视。那也就是说,他的衣食起居一点也不需要忧虑,过的简直就是天堂一样的生活。可是,这样的天堂毋宁是个不醒的噩梦。吴志泉天天都会对着虚无之处哭号,希望有人出现告诉他,到底他在什么地方?自己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从急冻冬眠中醒来,却到了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那么,吴志泉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时间是新西元三千六百一十七年,两名化电子小孩望着宠物盒中的急冻宠物细细地讨论着,因为他们的急冻宠物又开始哭号不休了。这种急冻宠物是当代最受小孩欢迎的玩具之一。据说,急冻宠物在几千年曾经是地球的主宰之一,这种生物在地球历经数度灭绝之后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后来有办法的商家能在土壤中找出几千年前以低温处理的族类,复活后便可以高价的宠物卖出……
  “你看,他的眼睛在漏水呢!”生化电子小孩之一这样兴冲冲地说道。
  而在模拟成青山绿水的宠物盒中,想着二十世纪的亲人及过去,吴志泉依然伤心地嚎哭不休……
急冻科技小常识

  “长生不老”,自古以来便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梦想之一。也因此,罹患重病,在现代的医学科技尚无法医治的状况下,有些人便将希望寄托在急冻科技的上头,盼望能将生命“暂停”在某一个霎那,等待更先进的医疗科技出现,再将生命延续下来。
  在现代的医学技术中,急冻科技是一种花费极高,但是成效却几乎未知的昂贵处理方式。罹患绝症的患者经过剃发、洁净外部皮肤的处理,再经由医生的协助,“睡”进温度低于摄氏二十度的容器中,以绝对的低温将身体机能降到最低,将患着重症的躯体保存下来,静待时光流逝,等着有一天也许能够美梦成真,醒了过来。
  但是,也有许多人批评急冻科技根本就是一个大骗局。就在不久前,台湾也有人试图引进急冻科技,而吃上诈欺的官司。
  这也许也算是人类追求永生的迷思另一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