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两千年危机


  “电脑在世纪末的这一刻,已经成为文明的最主要环节,我们的生活,和电脑紧紧相连,密不可分,”工业园区的大型演讲会上,国家资讯机构的主管杨福成对着全国各界主管精英们如此地说道。
  “但是,我们现在却有一个迫在眉前的危机,这个危机,就叫做公元两千年。”
  讲台下的精英们有的人并不曾听过这个名词,开始在下面议论纷纷。
  “电脑在发展的初期因为受到记忆体的限制,本来四位数的计年法就以两位数来替代,所以在许多电脑的计时系统上,1997年,就只用97来替代,”杨福成流畅地说道。“这样的计年方式,到了公元两千年便会出现问题,因为现代的电脑仍然笨得很,它会搞不清楚00代表的到底是2000,或是1800。在这样的混淆状况下,很多电脑系统就会因而当机。”
  一位金融业的代表举起手来。
  “我看不出来这个两千年危机和我们会有什么样的关系,”胖胖的代表轻松地说道。“不就是电脑当机吗?重新开机不就得了?”杨福成以同情的表情看他。
  “以现今的金融体制来说,如果人的记忆和电脑的资讯有了争执,你会相信哪一边?”他咄咄逼人地继续追问。“如果电脑认定现在是2100年,而不是2000年,一个只存入三个月的帐户变成要付一百年零三个月的利息,银行会有多大的损失?”
  他转头以凌厉的眼神看着来自公家机关的代表。
  “还有你们,如果你们的电脑系统出了同样的时间混淆状况,误差了一百年,一个65岁行将退休的老人却成了一个35年后才会出生的婴儿,你们该如何处理?”
  “工业机构方面,现在的全自动厂房那么多,智慧型大楼那么多,如果电脑出了差错,时间错乱百年,会不会突然发出报废的讯息,所有机件停摆?更可怕的是,制造化学毒物的工厂突然间电脑系统错乱,将毒物当成废水排放出来,会出什么样的大灾难?”
  “交通运输方面,飞航系统时间混淆,该起飞的班机没起飞,该降落的不降落,或是雷达上的班机失去踪影,会怎么样?”
  “还有…”
  诸如此类的议题在日后的岁月中仍不断的持续下去,国家资讯主管杨福成很努力地四处宣导这个将来的危机,得到的反应也不尽相同,有的人嗤之以鼻,有的人茫然不解,也有人因而恐慌不已。
  而杨福成自己,就属于恐慌不已的那一个族群。只有深入接触过电脑这个世纪文明的人,才会知道如果电脑出了差错会有什么样的大灾祸。现代的电脑科技就像是一座重重叠叠建成的巨大古城,每一层沈积的历史几乎不可能全数挖出,也因此,这个公元两千年的危机并不像想像中那么容易解决。
  而且,他也依稀记得,西方历史上预言过的人类灭亡时刻,就在西元的1999年,也就是公元2000年前夕。
  终于,廿世纪走到了尽头,西元1999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半夜,时间一秒秒过去,最后,人类的文明终于正式迈入廿一世纪!
  然后,杨福成突然发现,办公桌上的数十支紧急电话同时响起…
2425

  秒针随着时间的流逝移动,是廿一世纪到来的时刻了,公元两千年危机的处理专家杨福成曾经预言,在世纪交替的时刻,因为电脑计年方式的混淆,全世界的电脑系统可能会在迈入廿一世纪的时刻发生影响钜大的灾祸。在跨入廿一世纪的第一秒钟,杨福成办公室的数十具紧急电话突地同时响起…
  “该来的,一定会来!”额上流着冷汗的杨福成迟疑了一下,接起其中一支电话。
  公元两千年危机对整个文明世界造成的影响也许并不像杨福成预期的那么的严重,事先担忧的全面性灾难并没有立即发生,但是在世界各地,宛若不定时炸弹般地,还是陆续发生大大小小的事故。
  有几家着名银行的电脑系统出现计时装置混乱的情形,客户的帐号资料一团糟,还有网路的骇客族趁机鱼目混珠,再加上有些银行发生挤兑风波,也造成了一些金融方面的风暴。
  在北大西洋,一家跨国石油集团的所属六艘油轮在冰冷的北冰洋海水中同时瘫痪,油轮上的电脑系统出现状况,发出报废的错误讯息,油轮上的油槽闸门全开,将数万加仑的原油全数倾倒在海上,造成生态上的大恐慌。
  诸如此类的突发性灾难在各地纷纷出现,让危机处理的专家们疲于奔命,所幸,一切状况都还控制得住,并没有那种玉石俱焚的大灾祸出现。
  而且,在公元两千年的年初,某大电脑集团适时宣布终于开发出可以深入系统解决公元两千年混乱的套装软体。
  经过多方面的测试,危机专家杨福成发现这个套装软体的确可以完全解决公元两千年的电脑危机。于是,继廿世纪的几种垄断式应用软体之后,这套被命名为“蓝天”的软体成为有史以来最畅销的软体,几乎所有电脑系统都装上了它。
  至此,公元两千年危机似乎已经完全消除。
  西方中世纪的神秘预言家纳斯卓达马斯曾经预言,“中东出现的蓝袍小将在世纪末出现,卷起无边战火,在公元1999年,世界即将灭亡。”
  现在,预言中的1999年已过,电脑危机彷佛已经消除,也没听见有什么蓝袍小将。公元两千年的年中,危机处理专家杨福成坐在蔚蓝的天空下,觉得这个危机有着这样的结局应该算是最圆满的了。可是,任轻风吹过脸庞的他,却混然不知全世界的媒体正争相报导一个惊人的消息。
  发明“蓝天”软体的企业集团的电脑天才总裁被发现陈在法国某乡村的一座古堡,迹象显示,死前曾经受到严刑拷打。
  第二天,全球的电视网同时当机,同步出现中东某激进国家领袖身着蓝衣的身影。该领袖年仅十九,他的独裁者父亲死于西方大国的暗杀,于是便在狂热的子民拥戴下登基。
  原来,电脑大亨为了不知名的原因在他的套装软体中蓄意放进病毒,这种病毒的特性是能够窥知“蓝天”所在电脑系统的所有资讯,这种病毒的暗码原先只有大亨一个人知道,但是,经过严刑的拷打后,现在已经落入少年独裁者的手上。
  “我要求全球的人听命于我,”少年独裁者大声嘶吼。“因为你们的所有资讯都已经掌握在我的手中。”
  他的恫吓的确并非虚言,因为全球电脑只要一开机,就会出现独裁者的肖像。
  自古以来,企图独霸天下暴君多如牛毛,然而,秦始皇、成吉斯汗、希特勒想做却做不到的绝对独裁,彷佛在这个公元两千年电脑危机之后即将出现。
  公元2000年,电脑专家杨福成遥望天边,彷佛已经可以看见那连天的烽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