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好河山天下就是这样断送的


  出声的是老宰相商容,他虽然也为女娲神像的绝世容光震慑,但毕竟是个年老之人,也多了几分澄明的智能,因此在最紧要关头喝出声来,阻止纣王做出对神像不敬的动作。
  果然,纣王在迷迷糊糊中已经轻舒猿臂,几乎已经碰着了女娲神像的脸,听见老宰相的一声暴喝,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他嘿嘿地赧然而笑,继而发现自己爬在神案上的不堪动作,虽然他是个轻浮好动之人的,遇见这样的场面,脸上也不禁微微一红。
  不过,纵然如此,纣王仍舍不得将眼光从神像的脸上移开。他双手一撑,俐落地跳下地来,一旁的大臣近侍佯作未觉,假装从来没有看见他们君主失态的急色模样。
  纣王站在神案之前,恋恋不舍地盯着女娲神像,搓着双手,口中却发出“啧啧”的惋惜声响。“多可惜啊!”他叹息地说道:“我若是不在凡间,一定要和你共享天上的繁华;你若不是神仙,我定要和你共享人间的富贵……”
  众人听见纣王这几句不伦不类的话,都变了颜色。虽然他是个君王,但是胆敢在庙堂中对着女神示爱,也算是个惊世骇俗的行为。
  果然,老宰相商容吓了一跳,连忙走过去拉着纣王的衣袖。
  “天子!天子!”老人惶急的说道:“在庙堂之中,切切不可对神明口出如此不敬之语,老臣大胆,请天子收回您的妄语,向女娲娘娘赔罪………”
  纣王回头看见老人惶急的模样,衣袖又被他拉住,突然间眼睛圆睁,一声暴喝,顺势便将衣袖拉了回来。
  “笑话!如果今天女娲娘娘能够复生,不用说要我赔罪,只要陪我一宿,就是要我把命给她,我也甘心!”他情绪激动,话越说越大声:“我贵为天子,难道有什么事是我做不到的?难道有什么事是我不能做的?纵使她是天神,我却是凡间的人王,如果她能复生,想来以我的身份也不会配不上她!”
  这样狂傲的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百官都知道这个君王任性妄为,不肯听纳别人的忠言,近年来更是变本加厉,对劝阻他的人处罚也越来越重,又有什么人敢在这时候开口劝他?
  就连老宰相也楞在那儿,双手发抖,久久说不出话来。
  纣王看见众人语塞的模样更是得意,自觉口才之佳,天下无人能比,再回头瞄一眼女娲神像的绝代风华,心中突然间出现了一个疯狂的念头。
  “拿笔来!”
  内侍战战兢兢地拿过来一柄刀笔,纣王微一凝思,便在大壁上挥舞起来,一边题字,还一边放声而歌,歌声浑厚,众人中有懂音律的也不禁暗暗点头。
  这位风流君王虽然荒诞轻浮,但是他的聪明才智却是极为惊人的,举凡音韵、诗书、骑射等事无一不精,此刻他应声而歌,旋律却也十分优美动听。
  而随着他的歌声,那流畅的词句也一字一字地刻在大壁之上。
  我来到你的宝帐前哪!
  珠玉雕梁,怎比得上你的娇美红妆?
  凤銮泥金,也妆点不出你的绝代容光。
  远方的山色青翠欲滴,如果有你舞着轻盈的宽袖,
  那映照而出的艳光,便是夕阳也比不上你的霞裳。
  雨丝飘摇,打在娇美的梨花之上,
  轻笼外的芍药,也像是你美丽的点妆,
  我若能一亲你的芳泽,
  便是死了也心甘。
  你若能复活人间,
  我一定将你带回我的宫墙,
  生生世世,长乐不休……
  一曲吟罢,纣王大声欢笑,顺手便将刀笔“铿”的一声丢在地上,还意犹未尽地大叫。
  “过瘾!过瘾!”
  然后径自穿过众人,笑声不绝地走出庙门,扬长而去。
  仍在庙里的人这时更是目瞪口呆,为这个顽劣天子的放荡行为哭笑不得。看着大壁上金钩铁划似的题字,老宰相愣楞地瞧了良久,才愤愤地一跺脚,也缓缓走出庙门离去。
  不一会儿,女娲庙内的人马走得干干净净,又恢复了原先的沉静肃穆。不过,那片大壁上,此刻却已经留下了纣王的狂言浪语。
  桑羊荻在梁上又等待了良久,确定纣王的人马已经远去,这才松了一口气,往怀里一看,羊儿却已经沉沉睡去,在睡梦中彷佛还梦见了什么好玩的事情,鼻头一皱,露出淡淡的笑容。
  他不自觉地环视一下庙内的动静,这时候已近黄昏,夕阳的橙色光芒映入庙内,也映在女娲神像的脸上。
  桑羊荻不经心地看了神像的面容一眼,这一看之下,却忍不住张大了口。
  在霞光的映照之下,神像的色泽居然逐渐变浅,由原先的韶色光华逐渐转为常人的脸色,原先桑羊荻还以为自己眼花,凝神一看,却发现连神像的装束都已经变得不同。
  那也就是说,神像在这一剎那间“活”了过来,又恢复了原先白衣女子的模样。那美貌的白衣女子,果然便在方才幻化成了女娲神像。而就在此刻,在夕阳的霞光映照下,她又“变”了回来。
  那女子静静地在夕阳下幻化,等到重回人形的时候,她饶有深意地往桑羊荻藏身之处望了一眼,桑羊荻正想纵身跃下,却看见女子脸上露出忧虑神色,并且对他做了个“暂且别动”的手势。
  虽然不晓得她的用意,但是桑羊荻却直觉地停了下来,重新又躲回梁柱后面。
  女娲庙中,这时一片死寂,只有越来越重的夜色逐渐扑盖而下,随着夕照光芒的移动,天,逐渐黑了……
  然后,从庙门口外,这时隐隐透入几道色彩诡异的光花,几阵森冷的风,而风中却隐隐传来野兽的腥擅味道。
  但是,值此夏日之际,怎会有这样阴冷的风?
  那女子彷佛早已知道会有这样的情形出现,并没有出现太大的反应,只是悄然地立在神案之上,身上的衣袂偶尔随着吹拂进来的冷风飘动。
  庙门口外这时的光芒更为灵动,吹进来的冷风也更频繁,桑羊荻是个经验相当丰富的猎户,从空气中他可以闻出来庙外此时应该聚集着不少野兽,只是为什么会突然间出现这么多野兽,却是令他百思不解的事。
  然后,一阵轻盈的足音响起,由远而近,走进庙门之后,便在神案前不远处停住。
  桑羊荻悄然探头一看,发现那是个身量娇小的女子,因为庙内的光线不甚充足,面容看不太清楚。
  只听见那女于“咦”地低呼一声,声音彷佛已不太年轻。
  “是你?”那女子低呼道:“你是不是叫做姚笙?”
  那名被称作“姚笙”的白衣女子并不否认,只是微微领首,也反问了一个问题。
  “你是岸本绿?”她沉静地间道:“当年的大神女娲?”
  那名娇小女子有点颤抖地点点头,一时之间彷佛说不出话来。
  女娲神庙之中,这时仍然静寂一片,然而,那来自久远记忆的震动,却隐然出现在这两名神秘女子的脑海之中。
  这两名女子,确然便是当初来自公元二十四世纪的时光旅人“姚笙”和“岸本绿”。
  当年,因为一场发生在公元二十四世纪的磁场爆炸,将当世最精锐的数十名生化人战警、科学家送到不同的时代空间,也改变了许多世界的历史和宿命。
  而姚笙和岸本绿抵达的,便是古代中国传说中最神秘迷人的“山海经神话时空”。在那个时空中,多名来自二十四世纪的生化人,因为体质的变异,纷纷成为古代中国神话中的著名大神,而现今在女娲神庙中出现的岸本绿,在神话时空中便是牺牲自己生命,以五色石补天的天神“女娲”。
  只是,当时女娲已经在不周之山用尽了体内的生命汁液,力竭而死,为什么又曾在商纣时代再一次以人形出现呢?
  还有,姚笙也已经在南方小岛被外星来的天神“南斗”一剑刺死,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难道,这一群来自时空彼端的奇人,果真有着什么令人难以索解的神秘现象?
  夜已深。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