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神国豪杰
第一章 六百年后的商朝暴君


  夏朝末年,桀帝无道,商汤取而代之。
  殷商末年,统领天下凡六百四十年,起自成汤,至太假,至武丁,至帝乙,传至帝乙知识,生三子,长子曰微子启,次子曰微子衍,三子曰寿王。
  寿王多力善射,天资聪颖,相貌英武俊伟,帝乙将其立为太子,帝乙在位三十年而死,寿王继任商朝天子,建都朝歌。
  那便是闻名于世的纣王。
  夏日,炎阳,蝉声遍野。时值商纣王初年。
  在首都朝歌城郊,一条森林间的羊肠小径上,这时走着一个身材壮硕的汉子。
  那汉子白净的脸上长着粗硬的络腮胡子,他复姓桑羊,单名一个荻字,是朝歌城人,平常以打猎砍柴为生,但是因年少时曾经得过山中的异人传授,也学了一身的出色功夫,此刻他手上倒提着一柄古铜阔剑,背上背着柴枝编成的大件行囊,看起来像是要远行的模样。
  桑羊荻在炽热的阳光下脚步极快,虽然一身的热气,脸上却没有疲累的神情。他的脚步陈稳,在山路上丝毫不见颠簸,偶尔凝神注视四周是不是有猛兽、毒虫窥伺,那眼神冷冽如电,也颇有几分威严之感。
  炎阳下,桑羊荻揩了揩额上的汗,身后背的行囊突地一阵抖动,从衣物间钻出一张小脸。
  那是一个年约三四岁的小小男孩,头顶上三绺乌溜溜的小髻,眼神灵动顽皮。
  桑羊荻眼神突地转为温柔,转头看看小童,从怀中掏出一个杏脯。
  “羊儿,累了吧?”他温和地笑笑:“快到了,再等爹一会儿。”
  那小童嘻嘻一笑,接过杏脯便再次钻进行囊,也不多说一句话。
  桑羊荻看着儿子小小的身影,心中不知道是怜息还是酸苦,他的妻子在不久以前染病去世,留下他和独生子羊儿,还好这小童虽然沉默不多话,却相当善解人意,平时也不常哭闹,让桑羊荻放心不少。
  近来,桑羊荻在朝歌城中听见司方的商吕提及,因为天子纣王逐渐荒于政事,在朝歌城内已有几分不安的气氛。有个从冀州来的丝商说道,冀州侯苏护因为和朝廷中的宠臣意见不合,正打算出兵反商,已经和京城派去的军队打了几场仗。
  而几个从纣王皇宫出来的内侍也曾经提起,四方的几位诸侯也并不十分服从纣王,心中时时有着不满之意。因此,在京城中已经沸沸扬扬地传着不同的讯息,有人说天子将要出兵,捉拿不服朝廷的诸侯;也有人说纣王会把四位诸侯引至朝歌城,然后将他们处死。
  因此,虽然朝歌城内繁华依旧,笙歌处处可闻,但是在城中的阴暗角落,却隐隐可以嗅出那股山雨欲来的不定之感。
  羊儿的母亲在过世前曾经含着眼泪,要桑羊荻将独子好好抚养长大,但是既然朝歌城中有这样的动荡不安情势,桑羊荻便毅然决定离开京城,前往孩子的外公居住之地“西岐”,打算在那儿筑个小小的草卢,带着羊儿在那儿渡此一生。
  虽然只是在城郊走了半天,桑羊荻却隐隐可以感觉到这一片江山已经蒙上淡淡的妖异气息,天地草木间已不复他年少时的青翠可喜,森林江河之间彷佛时时可见妖异的精亮眼神,而在大地之上也时时听得到盗匪、叛兵的传闻。
  但是,只要想起儿子那天真的笑容,桑羊荻便觉得手脚一阵轻快,彷佛只要为了这孩子,什么样的苦、什么样的艰难也甘之如饴。
  走过一片山头,便是一座青绿的小树林,在树林的旁边有店家在那搭了几个小小的茶棚。桑羊荻快步走了过去,要了两碗茶,将小羊儿从行囊中抱了出来,父子两喝着凉茶,就着几块干粮,嘻嘻哈哈地吃得好不开心。
  吃喝间,桑羊荻向店家问了赶路方向,原来这座树林过后便是恩周地界,在地界附近有座女娲庙,供京城内官家歇息的京城馆驿也在那一带,除此之外,却没有任何可供歇脚之处。
  “却不知到,那馆驿可以供我们父子歇息吗?”桑羊荻随口问道。
  出乎意料年老的店家却面露凝重的忧虑神色。
  “如果是要歇脚的话,老朽奉劝壮士还是宁可露宿在外,不要前往那京城馆驿。”
  “宁可露宿在外?”桑羊荻笑道:“那又是什么道理?”
  老店家战战兢兢地环视四周,尽管四光普照,风光明媚,他的神情却像彷佛随时会有吓人的怪物出现,择人而噬。
  果然,老店家说出的答案,便和妖异之事有关。
  “馆驿之中,”老人有点颤抖地低声说道:“有妖精害人。”
  “妖精害人?”桑羊荻哈哈大笑:“倒要知道是什么样的妖精害人?”
  店家看他不在乎的神情,惊惶地将手指凑在嘴上。
  “壮士壮士,千万不要这样说,那妖精千变万化,焉知它不在我们四周,还是请壮士小心才是。”
  桑羊荻一拍桌子,更是豪气地大声笑道:“朗朗乾坤,真正的英雄好汉,那能相种怪力乱神?我桑羊荻行的正、坐的稳,不论是什么样的妖异邪妄,通通是不在我眼底的!”
  那店家见他这样的态度,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叹声长气,自顾自到茶棚后忙着去了。
  那小童羊儿看见父亲突地这样意兴揣飞也觉得有趣,露出小牙齿嘻嘻地笑着。桑羊荻轻轻地抚着他的嫩发,正想说句什么,却冷不防听见身后传来呵呵的笑声。
  发出笑声的是一名白须白发的老者,看身上的装束应该也是山上的猎户,这老者的容貌普通,手上捧着一碗凉茶不住发颤,倒将胡髭沾上不少茶水。
  桑羊荻看见是这样一名平凡老者,也不以为意,只是对着老者笑笑。
  “壮士,可愿听老夫说一句话?”
  桑羊荻连忙说:“不敢,老人家请说。”
  “老夫听壮士说话,壮士是不是对鬼神之说不甚相信?”
  “不敢。”桑羊荻笑道:“只不过世上之事,。我们这样的凡人本就是知道的少,不知道的多,我只知道,为人只要行的正、坐的稳,无论什么样的妖魔鬼怪,都是近不了我们身的。”
  “当今之世,邪妖当道,壮士心胸坦荡,本性纯良,那是没有话说的,但那是太平盛世的做法。”
  “那么,”桑羊荻好奇的问:“当今之世,又该如何做法呢?”
  那老人的眼神突地闪过睿智的光芒,轻轻拈了拈长须。
  “我有一句话赠给壮士,不知壮士可否愿意接受?”
  “老人家请说。”
  “一句话。记之曰:‘莫管闲事’,”老人家一字一字清楚说道:“人家事,你莫管,壮士和你家小儿此行便能安然无事。”
  听见老人提及了儿子,桑羊荻忍不住看了看小童羊儿,一转眼还想向老人家问些什么,却发现那老人早已不见踪影。
  茶棚所在之处颇为空旷,四下也没有藏身之处,那老人竟然凭空消失,再仔细推敲他说过的话,桑羊荻不禁有些疑惑起来,顺手提起茶碗,将余下的茶液一饮而尽。
  突然间,小童羊儿“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桑羊荻一边背起行囊,抱起羊儿,一边随口问道:“笑什么?什么事这么好笑?”
  “刚骯跟爹爹说话的那个大娘,长的胖胖的,好有趣呀!”
  桑羊荻楞了楞,一时之间不晓得羊儿的话是什么意思。
  “大娘?什么大娘?”
  “说‘莫管闲事’的大娘啊!”羊儿嘻嘻地笑道,童稚的眼神纯净如蓝天:“她长的胖胖的,好漂亮,也好可爱。”
  桑羊荻还想问些什么,羊儿却不再理会他,一声欢呼,便钻进行囊之中。
  那老店家远远地在烧茶的灶旁没走过来,桑羊荻疑惑地看看他,再看看四周,确定找不到那白发老翁的身引,这才带着一肚子的疑惑离开。
  “奇怪……”他摇摇头,提起防身的铜剑,摸摸头走了。
  那老店家还是一副谨慎防备的神情目送着桑羊荻的背影,而桑羊荻虽然已经走远了,却还是回过头来看着茶棚几次,彷佛心中有着什么难解的问题。
  在附近不远处的森林之中,有个人轻巧地一个纵身,便跳上十人来高的树枝上坐好。那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妇女,她目送着林外桑羊荻的背影,低声地说些什么,但是那语声却是苍老男人的声音。
  “莫管闲事……”“她”低哑地说道:“……天意……天意……”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