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原来在那堆巨大的火光之前,群聚了许多形貌不一的妖异精怪。有的半人半兽,却穿着一身风雅的衣物;有的仍然一身野兽形貌,却像人一般端着酒杯,彷佛在品着什么佳酿;有的人模人样,头上却顶了个鼠类的脑袋。
  这些精怪或坐或站,在火光前围成一个大圈,在中心处立了个大木柱,而白天在女娲神庙见过的九尾狐狸、雉鸡精,还有玉石琵琶精便站在众精怪面前,那玉石琵琶精脸上的一记裂痕犹在,映着青绿色的火光,更添了好几分妖异的气息。
  但是,这些精怪并不是让桑羊荻惊惧万分的原因,真正令人惊愕的,是那大木柱上的可怕景象。
  在大木柱上,这时绑了个衣不蔽体的小女童,女童的双眼翻白,眼见得就要送了性命。她的脸上、身上呈现一种死气极重的惨白,身上布满了伤痕,血肉模糊,远远望过去,却像是一道一道的刀伤痕迹。
  在她的身边,这时已经倒了几个女人的尸身,每个人也都是衣服破碎,身上的皮肉泛出白中带青的可怕色泽。
  桑羊荻本来还在思索她们奇特的死状,然而九尾狐狸等精怪接下来的动作却让答案呼之欲出。
  因为,那玉石琵琶精一声桀桀怪笑,挥起手上一柄玉刀,便在女童的腕上划出一道伤口。从伤口处,这时汩汩淌出鲜血,玉石琵琶伸手过去,将鲜血全都接在手上,低头便饮。
  那垂死的女童一声惨叫,叫声远远传了出去,但是因为失血过多,声音早已如油尽的明灯般枯竭。在一旁的精怪们则雀跃万分,有几个急性子的便跳了出来,连忙去舔玉石琵琶手上的鲜血。
  桑羊荻在一旁早已看得怒气冲天,也不及细想,握着铜剑,一个箭步便冲了出去,他的脚步极快稳重,昔日在山林间奔跃的腿力,以及多年来练功的成效这时候发挥无遗,一下子便纵入精怪群中,他撤出铜剑,不住挥舞,脚上见头就踢、见兽便踩。
  霎时之间,精怪群被他这突如其来得出现弄得场面大乱,惨叫声、狂吠声不绝于耳。
  桑羊荻杀的性起,还不住地大叫:“放她走!你们放她走!”
  众精怪中为首的九尾狐狸、雉鸡精、玉石琵琶精彷佛也被这个突然杀出怪客吓得呆住,一时之间不晓得该如何反应。
  桑羊荻冲到那女童跟前,一挥铜剑便将缚住她双手的皮索斩断,眼见她鼻息微弱,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处置,便将她一把抱住,回身用铜剑护住身子,猛力挥舞,以免众妖精乘隙偷袭。
  九尾狐狸一声怪叫,那声音却像是尖利的猫叫声。
  “大胆小子是什么人,敢来你祖宗这儿破坏我们的好事?”
  一边咆哮,它却一边在身上犯出淡淡的迷雾,手上也长出尖锐如刀的爪子。
  桑羊荻一边护着那女童,一边顾忌着背在身后的儿子,只能用右手挥舞着铜剑,背上抵着木柱,提防有精怪由后方偷袭。
  这时候,九头雉鸡精、玉石琵琶精也取出自己的武器,雉鸡精使的是一支鸡毛重戟,玉石琵琶精则使着一柄破败的玉刀,两人和九尾狐狸从三个方位,采取合围之势向桑羊荻缓缓逼近……
  桑羊荻并不害怕,他停止了挥舞的动作,却将铜剑高高举起,映着火光,那铜剑居然逐渐闪烁出灼亮的光芒,而那光芒之中,还隐隐有宝光灵动的字迹在其中闪烁不定。
  众精怪看见那道铜剑发出来的光芒,纷纷惊惶走避,彷佛一经照射,便会出现什么惨重伤害似的,就连三妖也缓缓向后而退,似乎对那光芒极为害怕。
  ------------------
 

 <<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