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一 少了个头的判神刑天


  莽莽江山迎风草。
  英雄沾襟雨潇潇。
  公元前三千年,古代中国,神话大地。
  细雨纷飞。
  雨,已经下了整整三十六年零十七天,丝毫没有止息的迹象。漫着大水的平野之上,彷佛没有什么东西是干的,黄澄澄的河水、江水划过大地,天空无止无尽地飘着雨丝。
  平野东侧一处,散落着几座草草搭建的茅舍。茅舍中,几名神色枯槁的人们静静地望着灰暗的天空,不发一言。
  人世间的苦难,总会将人的言语止住,除了沉静守候之外,彷佛已经没有别的事可做了。
  “天帝啊!”那几名死寂的人之中,有个老着这样悲沉地低语着:“你到底还有多少的雨水可下哪!拟就下塌我们吧!”
  远远天空彷佛是响应他的低鸣似地,“嘟碌碌”传来一阵模糊的闷雷。而这样一声彷佛平淡无奇的雷声传来,原先木然而立的人们纷纷一震,露出恐惧的神情,不约而同地,将眼神转向遥远的西面平野。
  “刑天!刑天!”老人这样恐惧地低语着,一边举起老耄的双手捂住耳朵:“快快捂住你们的耳朵!”
  众人忙不迭地照着老着的话,纷纷伸手死命捂住耳朵,有的人还撕下身上的部片塞住耳孔。但是有一名年纪较轻的少年不知道厉害,只是嘻嘻地笑道:“看你们吓的,却不知道……”
  言犹在耳,此时却从及远处传来一阵凄厉如风的长声惨呼,那惨呼虽然听得出来是人的声音,声量却巨大凶猛异常,像是排山倒海的巨潮,还带着尖利的金铁之声。
  众人虽然捂住了耳朵,却仍然纷纷地战缩起身子,那声音像是有形的尖锐武器一般,刺进人的耳膜,彷佛要将整个身子震松,骨骼砰然碎开,不像是巨响,却像是置身在深谷的最底端,从空中却汹涌地冲下万丈的深壑之水。
  那不知厉害的少年目直口呆,整个人像是被雷击中一般歪歪斜斜,双眼翻白,口中吐出白沫,软软地便倒在地上。
  那老者也故不得晕倒的少年,只是在如排山倒海的巨声惨呼中,瑟缩地望着远方的平野。
  在大雨中,整个世界被雨水和惨呼声响灌满,彷佛除了这两样之外,再也没有别的。远远的模糊天际,突地出现一道巨大无比,走起路来却踉踉跄跄的黑色身影。
  发出具声惨呼的,便是这个形貌模糊的黑色巨人,此刻他在平野中一边前行,一边发出像是带着旷古深怨的巨响。
  那老者颤抖着双唇,捂着耳朵,虽然四周围的空间已经全都被惨呼声占满,却还是喃喃地自语着。他的声音当然在巨人的惨呼声浪中淹没,但是嘴型却在迷蒙的水气中清晰地看出,他始终重复着同样的两个字。
  “刑天!刑天!”
  那几名中年汉子目瞪口呆,看着那巨人可怖的巨大身形。他们都在传说中听过这个巨人的事,但是却没有亲眼看过他的身影。
  那巨人的身形又近了一些,这才看出他的形貌可怖非常,他的身上覆着一种极为丑怪的苍白色泽,两只手各握着一把似金非金、似木非木的巨大武器,像是癫狂一般地,朝着天际虚无处猛力挥舞,有时挥舞的力气太大,还“砰”的一声跌倒在地,激起高高的水花。
  最可怕的是,这个狂乱的巨人居然是没有头的,他的头颅部位空荡荡的,齐颈而断,却不晓得他原来的容貌如何。
  巨人刑天的胸腹之处,却像是泼乱的油彩一般线条纷乱,有伤痕,也有血污。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双乳部位却张着一双混浊无神的大眼,肚脐部位却长着一张丑怪的大口,而发出惨烈呼声的,便是这张位于肚腹中央的狰狞血盆大口。
  无头巨人刑天,从他肚腹间的那一张脸上,发出惨烈的叫声,挥舞着无名的巨大武器,在古代中国的大雨旷野中不住地击刺,彷佛想要找出什么敌人,将他置之死地。
  刑天的身影也非常的诡异,彷佛是模糊失败的图案,身体的轮廓有时不清不楚,彷佛要蒸发在旷野的水气之中,可是一阵磷光之后,却又清席起来,不停地奋力击刺,大声惨呼。而在他的惨呼声中,隐隐然可以听见几个没有意义的字眼,可能是人的名字,也可能是漫无目的的呓语。
  多年之后,曾经在旷野上见过刑天的某个中年汉子,试着在叙说着这个无投巨人的传说十,努力回忆那些无意义的音节。
  “……当然,那时候只顾着自己的耳朵不要被震聋,是不会太注意他在叫着什么的……”那中年人困惑地说道:“但是,我好象听到他在哭喊着什么名字……”
  那到底是什么人的名字?聆听叙说的人,这时总会很好奇地问着。
  “好象是说,说着什么……”几十年来,中年人仍然将名字的音节记得十分清楚,当然,他终其一生,也绝不可能知道这个名字的真正涵义。
  纵使这个名字在其它许多伟大的时代中,时时让那些最著名的冒险英雄们动容不已。
  “他说的是,”中年人会这样一字一字地说道:“葛……雷……新……”
  当然,这些上古中国的平民永远不会知道巨人刑天的真正身份,也无从知晓无头的刑天便是数十年前,主宰位居昆仑山上“天庭”的俊雅天神“南斗”。
  在上古神话世界中的“天庭”,丰神俊雅的南斗是天庭众大神之首,但是他的真实身份却是来自半人马星座的异星人,经由“星座时空”的空间扭曲作用,来到了地球。
  来自半人马星座的“南斗”以超越时代的科技构建了“天庭”的神话世界,并且将来自公元二十四世纪的生化人战警体质改造,成为古中国神话中的诸位大神:共工、祝融、女娲、禺强、后羿、鲧……
  而在这些大神之中,也发生过众多传颂千载的伟大事迹。
  水火大战。
  共工撞倒不周之山。
  女娲补天。
  夸父逐日。
  后羿射日。
  鲧盗息壤。
  依“南斗”原先的意愿,本来是要将地球上的人类和恐龙族的体质混合,组成一支站立极强的战斗部队,先攻占地球,再回图半人马星系。因此,他阴谋发动了上古神战中最惨烈的一场战役:“涿鹿之战”。
  但是南斗这样的雄图霸业却在南方的一个小岛破灭。在那儿,他遇上了著名的时光英雄葛雷新,在一招之内,便被葛蕾新的锈剑■下头颅。
  经由这个神话时空奇特的磁场作用,南斗无头的尸身并未全部死去,而是变异成形貌巨大的无头巨人,镇日在旷野上对着虚无之处挥舞手中的武器,彷佛不将葛雷新碎尸万段誓不甘休。
  无头巨人刑天的奇诡身影,在古代中国大地子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影像,随着口耳间的相传渊远流长地传颂下去,直到古中国晋代的诗人口中,还曾经为刑天的身影写下两句千古名句。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当年,老人在绵密的雨中木然地凝望巨人刑天的身影,听着刑天那亘古不息的惨呼声号,陡地回忆起自己少年时代见过的神话天空、惨烈神战,仍然不自禁地打起寒颤。
  那名不知厉害的少年仍然昏晕在地,几名中年人等到刑天远去,惊心动魄的惨呼不再肆虐,这才瑟缩地转头看着老人。
  虽然从年少时代就时时听到刑天的传说,众人却是第一次亲身经历这惊慑心魄的场面。
  良久,刑天的惨号终于在旷野上消失,淹没在雨声之中,老人的眼神更空洞了。他老耄的视野中,彷佛又回到了许多年前,大地上那场极度惨烈残忍的著名神战。
  公元前四千年前的“涿鹿神战”。
  老人的雨声在大雨滂沱中显得空洞,但是那叙述的内容却仍然令人惊心动魄。聆听老人叙说的中年人们泰半没能亲眼见着这场著名的神战,却在成长的岁月中不时听见年长者传颂的只字词组。
  在这场下了三十六年的大雨中,静静的语声像是带有魔力的手指,在聆听的人们耳中划过,在脑中缓缓流过,化成一幅一幅带着血气的腥恶图画,那众神在平野上拼死酣斗的惨烈呼声,彷佛仍然听得清清楚楚……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