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倾国妖女


  关在大铁笼中的“蛟妾”,此刻她的手中果然抱了个小宝宝。
  但是几个见过她的老宫人却眼尖地发现,此刻坟妾身上的龙鳞、蛟类尖角等特征都已经消失。
  在以往,蛟妾会以人形或妖怪的形体变幻,但是即使是变成了人形,还是会有鳞片、利齿等特征。
  但是现在,那些特征竟然都已经消失了。
  现在的蛟妾,只像是一个和同期的老宫人们一样,头发斑白,年华老去的五十余岁老妇人。
  随着姜后前来的众人愣愣地看她,看着大铁笼中非人的简陋住处,有些人闻到笼中散发出来的腥臭味,忍不住就要呕吐起来。
  这样的地方,“蛟妾”居然住了四十多年。
  静寂的空间,那蛟妾怀中的婴儿突然“哇”的一声放声大哭,声音洪亮,小脸胀得通红。
  姜后皱了皱眉,脸上的表情更是凝重,她走过铁笼,示意卫士将铁笼打开。
  蛟妾看见这位衣饰华贵的妇人,多年前学的宫中礼仪此刻重又涌现脑海,于是她抱着小婴孩,跪在地上,对姜后深深地磕了三个头。
  “小人鱼丽氏,拜见娘娘。”
  姜后原先对她还有几分忐忑,但是此刻见她谦恭有礼,行止又符合宫中的仪节,心中便生了几分好感,脸上的表情也柔和了不少。
  “这婴孩……是你生的?”姜后问道:“你便是蛟妾?”
  在铁笼前的花园上空,映进来了宫外的天光,此刻众人便围站在铁笼前,听着姜后和“蛟妾”鱼丽氏的交谈。
  鱼丽氏娓娓地叙说着自己的遭遇,字字清晰。
  但是包括姜后在内的所有人,却被她的叙述带入了一个迷离惊人的空间世界……
  根据“蛟妾”鱼丽氏自己的记忆,她的确是前朝历王时代入宫的宫女。
  厉王一朝,本就是个充满纷扰的时代,当时,厉王除了生活豪奢糜烂之外,还请了一位名叫荣夷公的人管理全国的财政,却将整个国家变得民不聊生,朝政紊乱。
  面对人民和贵族们的抱怨和抗议,厉王的因应之道居然是请来了许多位巫师,在镐京街道上监视人民。巫师们自称能够读出人们的心思,只要稍有怨言,或看起来稍有怨言,只凭巫师一句话,便可以把任何人逮捕下狱。
  据说,在众多巫师之中,有一个人的法力能够将刚死的畜类复活,也是合当有事,这名巫师在宫中设祭消灾的时候,便让他看见了储放桀帝龙诞的木盒。
  那巫师也是极端好事之人,他将自己复活的法力施在龙诞之上,让龙诞发出灿烂金光,便急忙送往厉王大殿,打算邀功。但是却在大殿上发生了打翻金盘的意外,这才有龙诞化为小龙的奇事发生。
  “当时,也是婢子年少好奇,”蛟妾轻轻说道:“听见宫中人谈论龙诞化为活物之事,便一直很想看看那奇异的‘小龙’是什么模样,后来果然在长廊中看见了,还看见它在地上留下一道发光的痕迹,玩心一起,便用赤足去踩……”
  听到此处,姜后忍不住问道:“你果然去踩了?踩中后是什么样的感觉?”
  “那种感觉,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形容。又冰凉,又灼热,只觉得像是有什么酥麻的东西从头流脚,之后我的神志就不甚清楚了……”她凄然地说道:“只有在有时清醒一些,才发现自己已经住在铁笼里,而且被取了‘蛟妾’这名字,如此就过了四十多年。”
  姜后沉吟半晌,突然间眼睛一瞪,厉声说道:“那这婴孩呢?这婴孩又怎会突然间生了下来?”说到此处,突然间心念一动,又问道:“这婴孩是男是女?”
  蛟妾爱怜地望了望手中的婴孩,轻声地说道:“回娘娘的话,这婴孩是个女婴,的确是婢子生下来的,但是为什么会生下这样的婴孩,婢子却完全不得而知。”
  姜后摇摇头,眼神森然。
  “这样子可说不通哪!这女孩总不会是你凭空生下来的吧?她的父亲又是什么人?”
  话一出口,这位周王朝的姜后自己也不禁愕然,她虽然个性严厉,但也是个通晓事理之人,姜后心中明白后富戒备有多严密,平时除了阉过的寺人和宫女之外,是不可能有男人进来的,何况蛟妾的情况更是非比寻常,她长年关在铁笼之中,更是难有男人能够越雷池一步。
  但是……无论如何,没有男人而生下婴孩,总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之事。
  果然,蚊妾鱼丽氏的脸上露出茫然的神情。
  “这孩子……没有父亲的。我打从十一岁人宫,因为年纪太小,从来不曾得到先王的眷爱,十二岁便幻化成蛟妾,这一生从来不曾接触过任何男人……”她的声音带着凄凉的空灵之感:“打从十一岁开始,除了宫中的寺人之外,婢子连一个男人的面都没见过,只除了……”
  “只除了什么?”
  “只除了前阵子在笼子前来过两位神人,神人之中有一位是个男子。”
  姜后的眼睛忍不住睁大。
  “神人?那便是宫中人常见的一男一女两个鬼魂,是不是?”
  “婢子不知道他们是神还是鬼魂,只知道他们的能力绝非常人所及……”
  姜后沉吟了一会,回头看了看方才被掌嘴的寺人,此刻他的双额高高肿起,显是吃了不少苦头。
  和鱼丽氏的说法对照起来,这个守人虽然说话有些夸张,却真的亲眼见过那两名“鬼魂”和鱼丽氏对话的过程。
  “那么……”麦后问道:“那两人又对你做了什么?”
  鱼丽氏说道:“也不晓得用的是什么方法,那个白衣服的女神一闪身就进了铁笼,她摸了摸我的手,又看了我的眼睛,回头对她的同伴男人说,‘这是典型的元神附身现象,但是因为她的体质无法承受,才会变成半人半蛟的样子。’那男人听了之后,想了一会,便说道:“那么你就帮她将元神凝聚,帮她解除这个苦难吧!‘……“
  姜后越听越觉得迷糊,忍不住开口打断她的说话。
  “这说的是什么东西?”她不快地说道:“什么是‘体质’?什么又是‘元神’?”
  “婢子也是不懂,只能将他们的言语记下来,却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姜后点点头,摆手示意她说下去。
  “然后,那女神人要我将心神凝聚,说要帮我将‘元神’催逼出来,本来我的脑子就常常糊里糊涂,那时候我的神志开始不清楚了,所以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像是要睡着了,又像是要变回蛟妾。
  突然之间,我的身子好痛,身上又像是有火在燃烧,又像是泡在冰水之中,张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只看到一片白茫茫的光,因为那种感觉实在太痛苦了,没多久,我就晕了过去……“
  说到这儿,她长长地吁了口气,聆听她说话的众人中,也有几个人不自觉也跟着她吁了口长气。
  “然后,我就醒了过来,神志清楚,而身上的蚊龙鳞片、利爪什么的怪物事就全部消失了。但是,几天之后,我却发现肚子里有了这个孩子,不多久就将她生了下来。”
  蛟妾那扑朔迷离的叙述到此结束,环视众人,每个人都是脸上一片迷惘的神情。
  姜后睁着大眼,凝望那已现老态的“蛟妾”鱼丽氏,良久,才悠悠叹了口气。
  “将那女孩抱过来。”
  身旁几个老宫女将蛟妾手中的女婴接过,递到姜后的手中。
  那女婴长得玉雪可爱,眉目清丽,一双大眼晶莹有神,姜后将女婴抱在手上端详一会,又发现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之处。
  “你……”她看着鱼丽氏,皱着眉说道:“这女婴是什么时候出世的?”
  “回娘娘,是今天清晨出世的。”鱼丽氏说道。
  姜后点点头,心中却低低地惊呼一声。
  这女婴是清晨出世的,那便是来到这世间不过一日光景。
  可是看看她的模样,却已经是出生六个月的大婴孩。
  美后的心中,此刻飞快地转着几个念头,她想想女婴的来历,又想想这个事件的诸多诡异之处,想了一会,便在心中暗自下了个决定。
  这个纷扰千年的蛟妾事件就到此结束,姜后当场下令将鱼丽氏放出铁笼,仍照原来的编制纳入宫人的行列,小女婴则由姜后带走处置。
  而关于那一男一女两名鬼魂之事,姜后发下不寻常的严厉命令,不准宫人再行谈论,如有谈论的人,便要立刻处死。
  嘱咐之事既毕,众多的宫女、寺人也就告退散去,姜后也摒退了身边的卫士,只留下几名心腹的宫女,其时已近黄昏,几个人便在暮色里绕过宫殿,来到镐京城里的一条河流旁边。
  一名老宫女抱着女婴,恭敬地站在姜后的身后。
  霞光中,河岸上芦苇遍地,迎着晚风,在淙淙水声中轻轻摇曳。
  姜后沉思良久,这才长长地叹了口气,回过身来,接过那小女婴。
  此刻小女婴已经睡着,长长的睫毛垂在眼前,日后一定是个极美的美人。
  “女婴啊女婴!你千万别怪我的狠心,”姜后喃喃地祝祷着:“你的来历令人不安,你的存在令我们感到不祥,只盼你重回天地,不要祸害我国我民。”
  说着说着,她弯下腰,便将女婴放进一个藤篮之中,再盖上封盖。
  “哗啦“一声,藤篮入水,那女婴便随着水波漂流而去。
  夕阳余晖中,姜后望着那个藤篮逐渐远去,双手不自觉地合什,目中却念念有词。
  几个官人也合起双掌,虔敬地低下头来,念着祝祷的文字。
  夜色渐浓,夜幕将至。
  人已去。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