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男一女两位神人


  晴空万里,白云不兴。
  放眼过去,大好江山,一片朗朗乾坤。
  时值周朝宣王年间,周王姬静即位已有三十九年。
  西周王朝自从数百年前,武王和军师姜子牙伐纣功成以来,国力曾经达到极强极盛的荣景,王朝内代代皆有名臣出现,辅佐各代周朝名主,威震四夷,国力远被,是志代中国最伟大的王朝之一。
  但是,这样的伟大王朝传到了宣王之父厉王姬胡一代,因为厉王倒行逆施,引发众家贵族的愤怨,将他逐下王座,出现了西周王朝几乎崩毁的局面。
  所幸贵族中的周公召公挺身而出,将整个局面稳定下来,并且在数年后由厉王之子姬静继位,那便是有名的西周宣王,这段史事,便是有名的“宣王中兴”。
  然而,国家刚刚遭逢大难,虽然有着三十余年的复兴,毕竟也已元气大伤,不复当年的荣景。
  但是在周宣王的努力治理之下,虽然没有千百年前三皇五帝时代的繁荣安乐,周朝人民倒也能够安居乐业,人人有口饭吃。
  这一日,阳光普照,天气明亮开朗。
  但是在周朝的王宫之中,此刻却笼罩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诡异,指的是最近宫中并不安宁。本来在深宫之中,因为地方宽敞阴暗,宫女和寺人太监的人数又不多,原来便时时有着神鬼之类的传说。(注:寺人是周朝时代对太监的别称。)
  但是最近周王朝的宫阙内的诡异事件实在太多,多到令许多胆子小的宫女为之却步,除了平常不得不做的工作之外,没有必要,是不会有人走出自己房门一步的。
  诡异事件之中,最活灵活现的,是最近宫中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鬼魂的传说。
  据说,看见这两个鬼魂的宫人已经不下数十人,通常,这两个鬼魂都是一齐出现的,而且出现的地点神出鬼没,连戒备最森严的太庙宗主祭祀之地,也曾经出现过他们的踪影。
  太庙,是供奉周朝历代先主的神圣所在,自文王以降,武王、成康工、昭王、穆王、共王、懿正、孝王、夷王、厉王等先王的牌位都供奉在里面,是西周王朝最庄严不可侵犯之地,这种地方戒备之严,简直就是飞了只苍蝇过去,也是很不可思议之事。
  但是,就是有打扫太庙的礼官,眼睁睁看着那一男一女两个鬼魂,坐在太庙的神桌前低声谈笑,看见打扫的礼官,还对他微微一笑,然后凭空消失了踪影。
  还有在妃子们居住的宫殿长廊上,也常常有人听见响亮的足音,胆子大的走过去细看,却只看得见那两个鬼魂的背影。
  “说起那两个鬼魂哪……哼哼!”看见过鬼魂的寺人这样尖声夸张地描述道:“要说出他们样子来,可要吓坏了你们!”
  好奇的宫女们虽然害怕,却也舍不得不听。
  “他们……长得很可怕?”
  “说他们长相可怕……倒是未必,”说故事的手人摇摇头,神秘地说道:“‘要真说起来,那一男一女长得倒是挺俊秀的,男人个子高,又壮得什么似的,最可怕的是他有一只手并不是手,而是只大得吓人的龙爪,有人见过他背后还长着一对恶狠狠的肉翅!”
  “肉翅?”有名胖胖的小宫女瑟缩地问道:“那他是鸟鬼喽?”
  “那我可不知道了,还有那名女鬼,脸上白霜霜地,长得非常标致,身上却泛着青光,走起跑来轻飘飘的,也不晓得脚步有没有点着地。”
  听了那寺人的叙述,几个小宫女便吱吱喳喳交头接耳起来,看见她们的反应,那寺人更是得意,扬着头,说话简直是从鼻子哼出来的。
  “哼哼哼……这还不稀奇哪!那两个男鬼女鬼,还去过蛟妾的笼子那儿哪……”
  也不晓得是不是巧合,便在那寺人说出“蛟妾”二字之际,悠远的阴暗长廊突地吹过来一阵寒风,让每个人都打了个寒噤。
  周朝王宫中的“蛟妾”,事实上也是非常令人惊惊的传说之一。
  在别宫的一个最阴暗的角落,老经验的宫人们都知道在那儿用大铁笼关着一个半人半怪的宫女。
  这个宫女的形貌非常吓人,有时是正常的女人,有时则会幻化成似蛟似龙的怪物。
  因此,宫中的人都称呼地为“蛟妾”。
  关于蛟妾的来由,大伙的说法也莫衷一是,有老宫人说蛟妾是与她们同时进宫的侍妾,但是不晓得出了什么问题,却变成了这种半人半怪物的可怕模样。
  也有人说着更荒诞不经的传说,说蛟妾早在千年前的夏朝桀王时代便已经出现,当时她还是夏桀王的宠妾之一,每天要吃好几个人,但是幻化成美女的时候,却又能够侍候夏桀王,也极得他的宠幸。
  但是,最可靠的说法,应该是某位寺人太监从礼官处得来的真相。
  原来,这个“蛟妾”的来源果然和夏朝有关,据说,在夏王朝时代,皇宫的别院里曾经出现两条神龙,口吐人言,自称是“褒城之君”,这两条神龙盘据在夏朝的王宫中,流下白亮的龙诞,久久不肯离开。
  最后。有史官向夏王献策,说龙之诞是神龙的精华,取之或许有益、夏王听了史官的意见,取了金盘将龙涎收集起来,置于木盒之中,而后神龙果然飞去,再不见它们的踪迹。
  这装有龙涎的木盒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始终不曾打开,随着王朝的兴替,传到了殷商朝,又从商朝传至西周皇宫,千年来,宫中早已遗忘了有过这样一段奇事。
  但是,根据礼官说,大约在四十余年前,存放龙诞金盘的木盒突地发出异样的灿烂金光,前朝的厉王命令礼官打开木盒查看,却发现金盘上的龙诞经过千年仍然发出晶亮的光芒。
  后来,捧着金盘的侍者不知道为什么,失手将金盘打翻,龙之涎流到地上,化为小蜥蜴一样的活物,在宫内灵动地跳跃一阵之后,便遁入深宫,不见踪迹。
  跟着,在宫中便出现了“蛟妾”,当时的“蛟妾”年仅十二岁,据她自己所说,曾经见到那条小蜥蜴也似的活物从眼前掠过,她不慎赤足踩过小蜥蜴的足迹,忽有所感,便在一夜之间幻化成了有时是人,有时是蛟龙般怪物的“蛟妾”。
  在周宣王的宫中,此刻小宫女们乍闻“蛟妾”的名字,又是一阵惊吓,有几个小宫女惊得脸色发白,却仍然想听那两个鬼魂和“蛟妾”
  有着什么样的牵扯。
  “说起来啊!这可就是我亲眼所见之事了,”那说故事的寺人得意地说道:“那一日,我轮班送食物给那蛟妾吃,在深宫的长廊中走着走着,却听见了悲泣的声音……”
  当日,那寺人果然是要到蛟妾宫中送食物的。在宫中,这是一份没有人想做的差事,一方面是因为无论如何,蛟妾的传说总是令人产生胆战心惊的联想,一方面,不晓得是不是真的因为传说的关系,送给蛟妾的食物也常是令人恶心的蛇虫大餐。
  寺人在宫中当差的职级是杂役,算是最低的等级,加上他又嘴碎讨人烦厌,因此管事的寺监也不喜欢他,常常都把最没有人想做的差事推在他的身上。
  手上捧着食篮,守人却在心中漫不经心地想着,不晓得蛟妾吃的食物是煮熟了的,还是她喜欢生吃?
  走到长廊的尽头,要经过一座小小的假山花园,寺人虽然胆子颇大,到了这样的地方,却也不自觉地从背脊上生出一股寒意。
  因为绕过了这座假山,后头便是关着蛟妾的大铁笼。
  寺人手上捧着食篮,脚步却放慢放轻了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缓缓向着前方跨步。
  就在这个时刻,从假山后方却幽幽地传来了说话的声音,话语中,还夹杂着悲切的哭泣声。
  寺人的胆子也算极大,在这样一个诡异的情景之中,他还是蹑手蹑脚地走到假山旁,偷眼向铁笼的方向望去。
  这一看,却看得自己几乎要尿了裤子。
  因为,在铁笼前站着的,便是近日以来在宫中传闻甚嚣尘上的一男一女,两个鬼魂。
  两个“鬼魂”交谈的声音虽低,却因为宫中极为静寂,所以他们说话的内容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发出悲泣声的,便是关在笼中的坟妾,此刻她回复了人形,头发散乱蓬松,正坐在笼里哀哀哭泣。
  算算她也该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可是样子看来却顶多只有三十来岁的年纪。
  而两名“鬼魂”交谈的内容,虽然字字清晰地传入耳中,但老实说,寺人只听得懂十之六七,然而这寺人虽然非常讨人厌,却有一点胜过常人,便是他的记性极好,即使没能听得懂那一男一女的说话,却能将他们的话记下了九成。
  在悲泣声中,那生着一双肉翅的“男鬼”沉吟半晌,沉声说道:“你……你看怎样?”
  那白衣“女鬼”却没有他沉思得久,只是望了笼中的蛟妾一眼,便以肯定的语气说道:“我看她是,而且是有着龙族血统的那一种。”
  “所以,如果她说的是实情,在夏朝时候出现的,是龙族血统的人?”
  “应该没有错,”那白衣女鬼点点头:“而且那些龙诞肯定别有用途,却被夏桀藏了一千年,这女子……”她指了指笼中的蛟妾:“是无意中被种进了基因的……”‘寺人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却越听越是糊涂,这一闪神,接下来的几句话就没能听见。
  等到他回过神来,那长着肉翅的男鬼又陷入了沉思。
  半晌,才疑惑地问道:“那么……为什么她会变成这种情况?按理说,有”元神‘的,不应该是这样的情形,元神不都是透明看不见的吗?“
  “我看,这女子是因为体质承受不了这样的基因,所以并没有出现‘元神’,也许你可以帮帮她……”
  说到这儿,蛟妾仿佛已能会意,她止住了哭泣,嘴巴“荷荷荷”
  地叫着,不住地磕着头。
  看来,传说中说她半人半妖,可能是真的,因为显然她连话都不会说,脑子仿佛也简单得很。
  看见她这般模样,那白衣女鬼仿佛颇为不忍,连忙柔声说道:“不打紧,真的,我们会帮你脱离这样的痛苦……”说着说着,她却目光如电般陡地回头,望着守人藏身的假山厉声说道:“不过,如果那个躲在假山后的家伙还要再鬼鬼祟祟,我会先杀了他,再来帮你!‘”
  那“男鬼”一怔,也随着她的眼光看过去,不禁爽朗地大声笑着,一边大踏步地往寺人藏身处走过来。
  那寺人当然被女鬼的恫吓惊得魂飞魄散,一泡尿终于尿湿了裤子,看着那男鬼逐渐接近,他像是屁股着了火似地,一个翻跌倒在地上,连滚带爬地离开花园,“踏踏踏踏”地步上长廊,没命地狂奔而去。
  而寺人向着小宫女们口沫横飞、指手画脚叙说的故事,也在这个狂奔而去的结局中结束。
  原先,他以为小宫女们会带着崇拜之情对他吱吱呱呱,问上千百个问题,但是眼前的小宫女们却纷纷露出恐惧的神情,噤若寒蝉地纷纷跪倒。
  寺人愣了愣,却隐约听见身后有许多人的衣袂摩擦声响。
  然后,一个威严的中年女声从身后传来,语音冰冷,而且仿佛带着几分怒意。
  “什么人手下的奴才,在这儿妖言惑众,给我拖下去掌嘴!”
  寺人脸色惨白地惨然跪倒,知道自己今天又因多言而惹祸了。
  可是,谁会想到当你吹牛吹得正高兴时,皇后娘娘会悄没声息在你的时后出现呢?
  周朝宫王的姜后此时一脸寒霜,从她的身后侍从群中走出来两个挺胸突胜的卫士,架着寺人走到角落,之后便只听见“啪啪啪啪”的事嘴声,夹杂着寺人的几声闷哼。
  那姜后冷冷地环视一周,望定那个胖胖的小宫女。
  “你!”她的声音不高,但是却透现出绝对的威严:“后宫中,真的有鬼吗?”
  那小宫女吓得傻了,一时之间也不晓得该如何答话,眼睛里的泪水却不和气地滚了下来。
  姜后却仍不放松,冷然问道:“那寺人……”她指着被掌嘴的寺人问道:“那寺人说的,鬼魂跑去见蛟妾,是真的吗?”
  “我……”小富女仍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泪水更是流了满腮:“我……”
  姜后看见小宫女的惊吓模样,脸色更阴沉,她深吸一口气,正要说话,却冷不防有个老宫女从长廊的另一端奔跑过来。
  一边奔跑,还一边惶急地大叫。
  “不好了!不好了!”
  众人忍不住都回过头去,只见得那是一名被大家尊称为“沈婆婆”
  的老宫人。
  “不好了!那……那……”她的气息息促,声音嘶哑:“……那蛟妾……”
  听见“蛟妾”二字,即使是有着威严气势的姜后,也忍不住一震。
  那老富人奔跑过来,却看见姜后和一众随从,整个人奔跑势子不停,双脚却一个跪倒,滚在姜后的跟前。
  她呼呼地喘气,想要行礼,却被姜后伸手挡住。
  “别多礼了,那蛟妾到底怎么了?”
  老宫人浊重的呼吸清楚地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每个人也都凝眼看她,期待着她的答案。
  连正在痛下重手给寺人掌嘴的卫士,此刻也停了手,凝神听老官人说话。
  “生……生了……”老富人困难地说道:“蛟妾……生了个小宝宝!”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