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献给萧神的美少女


  枯藤、老树,峥嵘山石,明月夜,山风正紧。
  寒风肃杀,虽然是夏夜,在这座石山山顶却是一片森寒,仿佛是严冬,但是天上的寒星、明月却清朗似画,一点也没有冬夜北风怒号的凄厉。
  但是那一阵阵的寒风吹来,还是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在这样的夜半深山之中,不晓为什么,却在山顶平坦地静静俯卧着一群人。
  人群大约有二十来人,此刻大家不发一言,静默地以最崇敬的跪拜礼,每个人朝着东方,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地跪伏在地。
  人群中,这时响起一阵凄迷的歌声。
  随着歌声,凄厉的山风似乎有些止息了下来。
  跟着,在寂静的夜来山景中,缓缓地,透现出淡淡的甜香。
  那是一种近似花香,又近似蜜汁的幽香。
  花香出现的时候,人群里所有人仍然保持着俯卧的姿势,但是其中几名老者却开始低声地骚动起来。
  “出来了,出来了!”
  在这些人的最角落处,有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年虽然和族人一样俯伏在地上,但是他毕竟是少年心性,充满着对未知的好奇,于是他偷偷地抬起眼来,窥看着前方的动静。
  只见在人群之中,这时轻轻地站起来三个身形纤细的少女。
  少女们身上披着柔软似情人呼吸的白纱,在俯伏的人群中显得出尘而脱俗,空气中那幽幽的清香,伴着少女们前进的步伐,白纱轻飘,宛若神仙中人,连夜空仿佛也要相形失色。
  少年伏在地上,有些失神地看着这幅美丽中带着几分诡异的景象,心中不禁想起从前听族中老人说过的传说。
  在族中长老们的叙述中,这个萧神迎娶少女的仪式,是放中数百年来最神圣,也最重要的礼仪庆典。
  据说,这个“萧神”是数百年来守护村落的神明,历史可以追溯到上古之时,周武王伐纣的“封神榜”时代。根据故老相传,萧神镇守着整个村落,让村民们免于天灾,安居乐业,而村民们为了答谢萧神的辛劳,每隔三年,便要在这样的夏日深夜送上三名最美的少女随待“萧神”。
  少女们袅袅袅袅地走到前方一处山崖处,就定站好,不一会儿,便从空旷的山谷深处传来幽长深远的萧声。
  而少女们这时也就着萧声,放开稚嫩的嗓音,轻缓温柔地唱着族中敬拜萧神的“待歌”。
  “明亮的星,是神明您多情的眼睛为了我们的生命,就请神明多多费心我们只是小小的女子敬虔的心意,却要比山高,比海深只愿我们粗笨的手,能为您织农不够聪慧的心,能为您分忧处女的身子,能够荐您的枕席……”
  族中故老说,那萧声是数百年来“萧神”出现的预兆,声音清扬幽雅,却能传出数十里,连附近山下的村庄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而祖先中懂得音律的,便配着这样的萧声做出了“侍歌”,是祭拜萧神的最高敬礼。
  在少女们柔美的歌声中,本来漆黑不见底的深谷这时泛出了濛濛的光,而山间的轻雾也在这时候逐渐浓了起来。
  人群中,每个人都因为敬畏之情不敢直视眼前的情景,只有少年胆大好奇,仍然偷眼望着黑间的雾夜中,山谷里那团光芒逐渐转亮,在亮光中,依稀还看得见人影。
  就着那明亮的白色光芒,少年的眼睛不禁睁大,嘴巴张得开开的,一时间目瞪口呆。
  在迷濛的白光中,此刻居然出现了一个俊雅的白衣男子,因为雾气深重的关系,那男子的脸容看不真切,但是那潇洒优雅的身形,却伴着四围芳香的风,悦耳的歌,让人产生神仙中人的奇妙之感。
  “啊……”当时,少年的心中不自禁地这样想着:“那一定就是‘萧神’了吧……”
  迷濛的白色光圈像是有生命似地,光芒在夜空中吞吐不定。光圈中较黯淡处,像是一道门,而“萧神”便站在门口处,清雅地背手直立。从他的脚下,缓缓伸出一道暗红色的影子,从半空中延伸而下,伸到少女们的面前。
  站在谷前曼声而歌的少女们歌声仍未止歇,但却像是失了魂似的,缓缓踱步,走上那道暗红色的长影。
  原来,那暗红长影便是阶梯也似的东西,少女们踏着步伐,如醉如痴地登上“阶梯”,仰头向清雅的白衣神明“萧神”走去。
  看来,这便是萧神迎娶随侍少女的过程。
  便在此时,像是不及掩耳的迅雷一般,却从西方的远处传来一声清脆的啸声。
  那啸声也不甚大,但是却响亮不已,听在众人的耳中清清楚楚,有几名善猎的族人甚至可以判定,啸声的起处距离山上大约有二十余里的距离。
  什么样的生物,能够发出这样清朗的声音?
  俯拜的人群中,这时有些骚动了起来,但是因为绝对的敬虔缘故,还是没有人敢抬头。
  只有那胆大好奇的少年,忍不住又往“萧神”的光团望了一眼。
  最令人讶异的是,此刻希神的光影中仿佛也受了那啸声所感,开始呈现出不稳定的波纹,连萧神清雅的身形也仿佛扩散出一股肃杀之气。
  少女们的步伐有些迟疑,有个少女甚至还宛若由梦中惊醒似地,身子陡地一震,望向后方,又看见脚下的红色暗影,忍不住大声尖叫出来。
  因为,如果光团并不是个实体的话,此刻她们是悬空站在山谷上的,脚下只有那条暗红色的长影。
  便在此时,那啸声又响了起来,这次的距离更近,竟是已经到了山下。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甚至连迈个十步的时间都不够,啸声居然已经前进了数十里。
  是什么样的惊人速度,才能在如此电光火石的刹那来到这里?
  少年和族人们正在惊疑间,只见那白色光团中的“萧神”在一刹那间变了身形,依稀可见变成了狰狞可怖的模样。少年瞪大了眼睛,却看见三名少女惨声而呼,那红色长影“则”地一卷,竟然一下子就将三名少女“吞”进了光团之中。
  光团逐渐扩张,这时候,整个石山也开始起了隐隐的震动。
  俯伏的族人们有几个再也忍不住,也拍起头来,有的人则感受到了那段令人不安的震动,开始在地上狼狈地爬行。
  然后,变故就在这一瞬间,在没有人来得及反应的情形下陡然发生。
  多年后,少年经过了无数的奇异经历,却无法告诉自己,当年在石山上,“萧神”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他也曾经试图对别人描述当时情况之震撼。之可怖,却总是无法具体描述当时的情景。
  至多,以他的同江无法解释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年在石山上,少年只觉得地面仿佛是令人手脚发麻似地震动不已,而空气中的萧声、香味、雾气仍在,却已经扭曲成了另一种古怪的情境。
  萧声像是老妇嘶吼般的难听。
  香气像是变成有形体似地,在鼻子内形成极为不快的触感。
  而雾气却像是无数只小小的尖刺,侵袭着人的皮肤。
  少年当然不会知道,如果他晚生个三千多年,生在公元二十四世纪,便会在物理学上学到一种叫做“空间扭曲”的力场现象。
  此刻的情形,便是典型的空间扭曲现象。
  而就在这样的异常感觉中,长啸声再起,这一次,发出啸声的人已经出现在山顶。
  少年看见那是一个形貌秀伟的高大男人,手里持着一柄宽大的锈剑,背上却有着一双肉翅,他的身旁还有一个白衣的女子,两人来得极快,“唰”的一声跃过族人们的上空,便往山谷中“萧神”的方向奔去。
  英伟男人将巨剑长挥过顶,神威凛然地砍向“萧神”所在的白色光团。
  而山谷中的“萧神”这时也出现了奇异的变化,只见他的光团陡然炽亮起来,像是霸气的妖魔,向着英伟男子和白衣女人席卷而来。
  而少年的世界,便在这瞬间化为空白。
  因为整个天空像是崩垮下来一般,仿佛在一刹那间化为尘烟。
  只不过,在一切进入绝对黑暗之际,少年还是听见了那英伟男人和“萧神”几乎同一瞬间个自狂吼了一句话。
  或者可以说,个自狂吼了一个“名字”。
  英伟男人的声音清朗,声传数里,他吼出来的是五个字。
  “南斗!你该死!”
  而萧神的声音却出乎意料地尖利沙哑,他吼出来的话却是——“狄孟魂!奸贼!”
  而后,一切化为空白,化为一片绝对的死寂……
  少年在几天后被挖出来时,已经是奄奄一息,只差一口气就要死在土石堆里。
  那天晚上石山发生的异变、巨响,村落中的族人都已经听见,但是因为恐惧的缘故,一直到第三天才有大胆些的族人上来察看。
  结果,整座石山早已面目全非,仿佛是经历过一场极大的灾难,祭拜“萧神”的山顶整个崩垮下来,已经完全看不出原先的景象。
  前来一探究竟的族人们在一处崩垮处挖出了少年,因为他身旁有一株极大的古木挡住,少年非常神奇地没有被千万块土石压死,但是被挖出来的时候,却也已是一身尘土和干涸的血迹,几乎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其余的族人却没有他的幸运,他们全都已经被活埋在崩垮的石山土石之下。
  这儿……到底发生过什么样的巨变呢?
  因为山顶崩塌了下来,一些更胆大的族人,便攀援而下,到萧神的山谷中一探究竟。
  在以往,萧神的石山是族内最神圣的所在,没有人会无缘无故上来,族中只有地位最崇高的长老才能来到山顶,而且每次献上少女时都一定在深夜,从没有人在白天来到这儿。
  进入山谷一探究竟的族人们循着崎岖蜂蝶的谷底走了一会,眼前豁然开朗。
  但是映入他们眼中的景象,却让最胆大的人也要肝胆俱裂……
  原来,在谷底的这片空地上散落着一地的人骨,放眼看过去,有无数个骷髅头散置四方,那黑漆漆的眼窝,仿佛在嘲笑着眼前的不速之客。
  而在骷髅头之间,隐约可以见得到许多年代新旧不一的碎裂白纱,族人中有见识较广的,捧起其中一个骷髅头,头型娇小细致,发现那些骷髅头竟然都是少女的头骨。
  更骇人的是,在空地的正中央有一个平台,平台的四周以放射状的方式排着十数条巨大无比的蛇皮残蜕,苍白透明的鳞皮狠恶地排在那里,令人不禁战栗起来。
  那似龙似蛇的巨大残蜕算了算,每条都有三十人长,大约是五六个大人合围粗细,头部有着巨大的树枝状犄角,但是最令人惊奇的是,每条巨型残蜕的尾端,都长长地延伸到平台顶端,十多条蛇蜕的尾部交接一起,形成巨大且诡异的放射太阳形状。
  而那尾部的形貌更是可怖,因为在蛇皮的末端形成的,是宛若男人形体的干瘪皮囊,远远看去,像是有十数个人皮围坐在平台之顶,或坐或卧,仿佛是在聚集商议着什么似的。
  数百年来,这个部族不停地献祭萧神,将少女送来侍奉。原以为这些少女都到了萧神的极乐府第,但是如今却成了曝晒荒山数百年的尸骨。
  那……那位“萧神”到底是什么东西?
  在萧神山谷看见的景象因为太过骇人,几个族人在归途上决定永远三缄其口,不要说给任何人知道。他们将山上的通路封死,也回去转告其他族人,永世不得再踏入萧神山谷一步。
  而这个部族献祭“萧神”的仪式,便再也不曾举行,不是因为族人不肯,而是从此之后他们再也不曾得过箫神的讯息。
  在山谷中发现萧神秘密的几名族人,因为过度惊骇的缘故,不久后纷纷生病而死,所以,帝神山谷的秘密,便成了一个永远没有人知道的谜。
  只除了一个人例外……
  在石山山头侥幸获救的少年身上有着上百道伤痕,躺在床上将养了近半年,才勉强可以下床走路,经此一劫,少年瞎了一只眼睛,折了一只右手,走起路来也一跛一拐。但是那一夜的震慑情景,却在少年的心中洛下了永生难忘的回忆。
  而在山谷中看见“箫神”蛇蜕的族人们,在归程的时候曾经谈论过那令人惊恐的情景,虽然他们立誓不要说出去,却被抬在一旁的重伤少年听进耳里。
  少年的族人们从来不曾有人离开村落,大家对村落三十里外的世界一无所知。某一个风雨如晦的下午,少年下定了决心,要到天下最远之处采访天地之奇,带着简单的行囊,拄着一支拐杖,微驼的身影就此远去。
  此后,少年的足迹就遍及了古代中国的奇异大地。
  那是一片充满了奇人异兽、上古大神、诡异地仙的壮美大地。
  时值武王伐纣,姜子牙封神后三百年,西周王朝“历王”姬胡在位年间。
  后来,因为厉王无道,遂被诸臣所逐。
  而盛极一时的西周王朝,也将在不久之后进入尾声。
  接下来要出现的,将是一个杀声震天,血光遍野的英雄世代……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