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走入最精彩的历史时空


  《东周时光英豪》是“时光英豪”系列中的第二部,也是我在风云时代出版的第六套作品。
  一直很喜欢这种将古代中国神话纳入科幻体系的写法,遥想年少的时候,当那精彩的女娲补天、后羿射日、夸父逐日的传说从书本的字里行间传入脑海,就一直很努力地想将这些故事立体化、鲜活化,从有限的古藉记载中,延伸出更丰美的图画。
  从《星座时空》、《龙族秘录》到现在的“时光英豪系列”,都是在这样的期待中写出来的。
  在我的科幻系列中,这些时光英雄们会随着古代中国的神话,随着年代的演变,逐一走入那壮美瑰丽的神话世界。中国文化中诸多天马行空的想象,是非常迷人且深远的,在时光英豪的系列中,我将会从封神时代、东周时代,推往荆柯刺秦、楚汉争雄的时空;随着他们的步履,未来我们还会走入搜神记、西游记、白蛇传的世界,等到中国的古文明时空都游遍了之后,我还会带领大家,和众家时光英豪们一起,前往古代玛雅、埃及、亚特兰提斯大陆、圣经、拂经的神话世界中游览。
  横亘在前方的,是一条缤纷精彩,令人悠然神往的神秘大道。
  在东周时光英豪中,这些陷入古代的奇人异士们,又出现了另一种奇特的能量形态:“元神”。“无神”是古代道家的说法之一,也和灵异说法中的“背后灵”有关,是古中国玄学体系中的一种奇妙概念及现象,与“元神”相牵扯的大神、能人的数量极多,他们和东周时代的许多军国大事息息相关。
  古中国的东周时代,史称“春秋”,是数千年历史中最精彩的一段时期,大地之上战火炽烈,动人心弦的故事不计其数,再加上“时光英豪系列”中的英雄狄孟魂、姚笙、葛雷新、羊舌野、夷羊九等人,一定能为这个伟大的传奇时代,下一个高潮起伏的注脚。
  “东周”的前一个系列是“封神”,在“封神时光英豪”推出的时候,曾经有位读者来过一信,问我“为什么要设定出和日本漫画‘封神榜’一样的故事”?我认为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因此想要籍这个机会说个清楚。
  在现今很多年轻读者的认知中,总以为日本作家、漫画家的多样精彩作品是原创的构想,像广受欢迎的“三国志”、“七龙珠”、“封神榜”、“西游记”,但是却不晓得这些作品的原始出处都来自中国古典文学。
  换言之,当你觉得这些日本作品很精彩的时候,其实你赞叹的,正是我们自己老祖宗的文明精华。
  日本文化或许有其精致之处,但是我们却绝不可以妄自菲薄,也不要在赞叹砂粒的晶莹之际,却忘了自己手上拥有的珍珠。
  其实,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我的报纸专栏“铁齿定律”中;在其中一条定律里,我写上“人类从历史得到的唯一教训,便是人类从未在历史上学到教训”,后来便有义正辞严的读者到报社投书,怒气冲冲地说我侵犯了日本“大师”田中苦树的智慧财产权,因为这句话在“银河英雄传说”中曾经出现过。
  但是这位读者却不晓得,这句话并不是田中芳树的原创,他也可能是抄来的,因为这样的说法,十九世纪的思想家黑格尔早已说过,而我国的著名作家柏杨也曾在史书上有过类似的说法。
  更有趣的是,我在写出这句话的时候,的确是自己读史读至南北朝时的领悟,在这之前,我也不曾听过柏扬、黑格尔,甚至是田中芳树说过这个理论。
  在知识爆炸的时代,思维相近的大脑,出现殊途同归的领悟,早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东周时光英豪”是我结合了春秋时代的史实,再加上自己的科幻设定所写成的作品,希望能多多听到读者们的声音,让我能够写出更好看的作品。
  只是,千万拜托,不要再说我模仿日本人的作品了。对于一个以中文写作的作者来说,再加上一份对自己文化的亲切及自豪之感,老实说,我极度不喜欢这样的指控。
  “时光英豪系列”的写作过程中,曾经得到倪匡大师经由叶李华兄转述的指点,甚为感激,叶李华兄平日的鼓励自不待言,还有也要谢谢科幻同侪作家张草兄,与草兄那种常常聊至深夜的电话对谈,也是受益匪浅。
  还有来自大陆的读者们,也给我很大的鼓励。谢谢风云时代陈晓林老师的安排,我的作品即将在大陆发行,除了平日的电子邮件来函外,刊登我作品的同站,也已经累积到了数十个,非常的令人感动。)
  这个系列,希望能为读者带来久远的阅读乐趣,这是我最大的盼望。
  苏逸平公元两千年二月于台湾台北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