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一块活的雨花台石



  这是一个旧故事,也可以说,是一个新旧交织的故事,因为故事的前半部,发生在很久以前,后半部,却是最近的事,相隔了很多年,一件古怪得不可思议的奇事,才算是有了结束。
  先从前半部讲起。
  我的中学同学中,有各地来的人,其中有一位,来自镇江,事情就开始在这位镇江同学身上。这位同学,叫徐月净,这个名字很古怪,有点像和尚名字,而他家又恰好在金山寺下,是以我们都戏称他为“和尚儿子”,徐月净是一个好好先生,给我们取了一个这样的绰号,居然也认了,不加抗议。
  镇江金山寺,是一所很有名的寺院,白蛇传中,法海和尚作法,“水漫金山”,就是引长江水来浸金山,而金山是长江中心的一个小岛,岛上怪石鳞峋,树木葱翠,寺院依山而筑,气势雄伟,真是一个好去处。我有一次游金山寺,就是和徐月净一起去的,因为那一年过年,我邀他在我家住了几天,年初四,他也邀我到他家中去,当天下午,他就带我去游金山。
  那天天气十分冷,中午开始阴冷,等我们到了金山时,天开始下雪,爬山到了金山寺,雪愈下愈大,看来已无法游山,只好游寺了。
  我们在寺中转了一转,徐月净道:“好冷,你要不要喝杯热茶,寺中和尚我全熟。”
  我笑道:“当然,你本来就是和尚儿子。”
  徐月净显得很尴尬,他忙道:“别胡说,在学校说说不要紧,在庙里,可不能说……”
  我呵着冻得发红的手:“好,我不说了,最好找一个有学问的和尚,和他谈谈。”
  中学生容易自命不凡,我那时以为自己知识丰富,所以才提出那样一个要求来。徐月净立时道:“好,有一个和尚,叫智空,他最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而且有各种古怪的故事。”
  我十分高兴:“好,找他去!”
  徐月净带着我,穿过了大雄宝殿,经过了几条走廊,他自小在金山寺玩,自然对寺中的一切,熟得可以,他到了一间禅房门口,敲着门.里面有人道:“进来,是月净么?”
  我不禁呆了一呆:“他怎么知道是你呀?”
  徐月净眯着眼,向我笑了一笑:“我也不知道,事实上、他好象有一种特别的力量。”
  就一句话,已经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徐月净推开门;我向里面望去,只见一个和尚,坐在一张桌子之前,正在抄经书。这个和尚,如果他不是穿着袈裟的话,看来也是像一个教员,他看到了我们,笑了笑,徐月净道:“智空师父,这是我的同学,卫斯理。”
  我也不知道向和尚应该如何行礼才好,所以只好点了点头,智空和尚倒很和蔼可亲,点头道:“请坐,外面下雪,好冷啊。”
  外面的确很冷,但是掸房中很和暖,因为生着一炉炭火,我在炭火边坐了下来,徐月净道:“智空师父,卫斯理最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你将那只木鸭子拿出来,给他看看。”
  智空和尚微笑着,站起身,来到一只木柜前,打开一个抽屉,回头过:“你来看。”
  我忙走了过去:“是什么东西?”我说着,已经看到那只“木鸭子”了,那是一截老树根,样子就和一只鸭子一模一样,真可以说是维妙维肖,但是却一眼可以看出;那是天然生成的。
  这东西自然奇趣,我拿起来玩了一会,然而离我想像中的“离奇古怪”;还差得很远。接着,在徐月净的要求下,智空和尚又给我看到几样东西,一样是壳作宝蓝色的“风凰蛋”,我想那大约是驼鸟蛋,另一样,是一串念珠,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据智空和尚说,它是山魁的骨头做的,“出家人不打妄语”我自然不好意思追问下去。
  反正徐月净的家就在金山,我已有要冒雪回山的意思。月净也看出我有点不耐烦了、他对我道:“智空师父还有个东西,可以令你大开眼界的。”
  我道:“是么?”
  “我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了,你们要不要去吃一碗斋面?”
  “怎么没有了,你那块石头呢?”
  气氛本来是很融洽的,可是徐月净的这句话才出口,我就觉不对头了!徐月净像是说错了什么极其严重的话一样,现出十分慌张,智空和尚的面色、也陡的一变,变得十分难看。
  我觉得莫名其妙,因为我实在想不出徐月净的那一句话错在什么地方。徐月净只不过问,“你的那一块石头”,对一个和尚决没有什么不对的情形,徐月净倒像是问了一句“你藏的那个女人呢”,
  如果年纪大一些,我一定会装着不出气氛有什么不对,不再去问。我却年轻、我只觉得奇怪万分,我立时道:“什么石头?”徐月净和智空和尚的表情,更是尴尬了,就像他真的藏了女人被我识穿了一样,智空和尚光是瞪了徐月净一眼,徐月净象做错什么大事一般,低下头去,一言不发。
  和尚转头,望着窗外:“啊,雪愈下愈大、你们也该回去。”智空和尚竟由热诚欢迎,而变成了下逐客令了,而月配合得很好,立时道:“是啊,我们该回去了。”
  我几乎立时要咦了起来;但是我却忍住了未曾出声。我的心中疑惑,不知道他们提到的那块石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想弄清楚这件事,而且决定先在徐月净的身上下手。
  所以我道:“好啊,我们该回去了。”
  徐月净和我一起离开了禅房,到了房外,他忽然又叫我等一等,又进去和智空和尚叽咕了一阵,然后才带着惴惴不安的神情,走了出来。
  我们一起离开了金山寺,向下山的路上走着,到了山脚下,我仍然直向前去,徐月净伸手拉住了我的衣服,道:“你到哪里去?我家在那边。”
  我道:“我知道你家在那里,可是我现在要到码头去,搭船进城。”
  徐月净愣然道:“进城?干什么?”我大声叫道:“回我自己的家去。”徐月净呆了半晌,雪十分大,我们两个人,只站立了片刻,连眉毛上都沾了雪花。
  徐月净在呆了半晌之后,才道:“你……你在生我的气了?”
  我知道徐月净是一个老实人,非用重语逼他,是不会发生效果的,是以我立时道:“我何必生你的气,我们根本不再是朋友了,为什么我要生你的气。”
  徐月净着急道:“你说什么?为什么我们不再是朋友,我们是好朋友。”
  我冷笑着:“是啊,是好朋友,与和尚眉来眼去,算什么好朋友?”
  徐月净低下头去,呆了半晌,才叹了一口气,哀求道:“卫斯理,这件事,别再提了好不好?”
  我的好奇心,使我变得硬心肠,虽然徐月净己急得几乎哭出来了,但是我还是道:“不行,那块石头究竟是什么,你得详细告诉我。”
  徐月净抬起头来,哭丧着脸:“那……那不行,我答应过智空师父,不对任何人提起。”
  我看出徐水净已经投降了,是以我又逼了他一句:“哼,我还以为我们真的曾经是好朋友。”
  徐月净望了我半晌,又叹了一声,拉住了我的手:“好,我讲给你听。”
  他拉着我,进了一家小菜馆,在一个角落处坐了下来,我们棒着酒杯,暖着手,徐月净又道:“我对你说,便是这件事,你无论如何,不再对旁人说起。”:
  我笑道:“一块石头,何必那么紧张,那究竟是一块什么石头?”
  徐月净道:“一块雨花台石。”
  我呆了一呆,一时之问,几乎疑心自己听错了,可是徐月净说得很明白,那是一块雨台花石,我在一旁听了之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不错,雨花台石是十分有趣的东西,晶莹美丽,可爱异常,花纹和质地好的雨花台石,价值也相当高。但是无论如何,一块雨花台石,不值得如此神秘,除非他们两人神经上都有多少毛病。
  我在呆了一会之后,道:“行了,早知只不过是一块雨花台石,我们也不必吵架了”我已经表示我没有兴趣再听下去了,可是徐月净究竟是老实人,他既然开始讲了,就要将事情讲下去,这时,他反倒主动的道:“这块雨花台石,与众不同,我也只见过一次。”
  我顺口道:“不同在什么地方?”
  徐月净的神色十分凝重,压低了声音:“它是活的。”
  这一次,我真的疑心我听错了,我连忙问道:“你说什么?”
  徐月净重复了一遍,说的仍是那四个字:“它是活的。”
  我呆住了,出声不得,一块石头,雨花台石,它是活的,这实在荒唐到了超乎常识之外,令人无法接受,我道:“活的?石头?你弄错了吧?”
  徐月净神色严肃地道:“没有弄错,我看到过,虽然我只见到过一次,但是它的确是活的,一点不假,智空师父根本不肯给我看,是我有一次,不敲门就进他的掸房撞见的,他叫我无论如何,不能告诉别人。”
  我的好奇心,被提到了顶点,因为我知道徐月净决不是一个说谎的人,而一块雨花台石的是活的那件事,又实在无法接受的了。
  是以我的身子俯向前:“你详细告诉我……”
  徐月净道:“那一天,是夏天,我推开他掸房的门,看到他正在凝视着什么,而一见我来,就立时拿袖子将桌上的东西盖住,我那时很顽皮,假装什么也没有看到,和他变着话,突然掀开了他的衣袖,就看到了那块雨花台石了,它有拳头大小……”
  我不等他再往下说,便道:“当时,那块石头是在跳着,还是怎么样?”徐月净道:“我说它是活的,并不是那个意思。”
  我道:“那么,它如何是活的呢?”
  徐月净喝了一口茶:“你耐心一点,听我说下去,我当时看到只不过是一块雨花台石,心中也感到奇怪,那块雨花台石很美丽,椭圆形,一半是深红色,另一半,是一种近乎白色的半透明,本来,我看到是雨花台石,只不过顺手想拿起它来看而已,可是智空师父却紧张得将我的手按住,叫了起来,道:‘别理它!’”
  “我当时呆了一呆,道:“这是什么?”智空师父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那是我在雨花台拾回来的。”我道:“我早就看出它是一块雨花台石了。”智空师父道:“可是它与众不同,你看。”智空师父说着,将那块雨花台石,移到了阳光之下。”
  徐月净说到这里,神情变得十分紧张,双手紧握着拳,面色也变了。他的紧张的神情,连带使我也紧张了起来,我追:“你看到了什么?”
  徐月净双手棒着茶杯,他的手在发抖,以致有好些茶洒了出来,他的脸色变得苍白,他的嘴唇颤动着,可是却说不出话来。
  我心中更急:“你究竟看到了什么?说呀,不论你看到了什么,现在说出来,又有什么关系?”
  我的话,多少起了一点作用,徐月净的神色,变得镇定了许多,他先叹了一口气:“真是不可思议,那块雨花台石,一半是深红色的,而另一半,是半透明的,可以看到石中的情形……”
  我是一个心急的人,徐月净讲的话,不得要领,使我很急躁,我道:“这刚才已经说了,告诉我,在将石头移到阳光下以后,你看到了什么?”
  他继续说:“在阳光·下,那半透明的一部分,看来更加透明,我看到,自那红色的一部分、有许多一丝一丝的红丝,像是竭力要挤向那半透明的部分,而在那半透明的部分,又有一种白色的丝状物,在竭力拒绝那种红丝的侵入,双方纠缠着,那种情形,使人一看到,就联想到一场十分惨烈的战争。”
  我望着徐月净——实际上,我是瞪着他,我的心中在怀疑他是不是正在呓语!
  在我的神情上,徐月净显然也已经看出了我的心中正在想些什么,是以苦笑了起来,放下了茶杯:“我所说的,全是真话,信不信由你。”
  我仍然瞪着他:“和尚儿子,你的意思是叫我相信,在一块石头之中,有一场战争?”
  徐月净感到十分尴尬,忙道:“不,不,那或许是我的形容词不怎么得当,但是,在那块雨花台石之中,确然有着争执,我的意思是,那种红白色的丝状物,它们是活动的,而且正在挣扎着,我说那块石头是活的,就是这个意思。”
  我并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徐月净所说的~切,令我消化不了,我得好好想想他的话,在脑中整理一下,才能够逐渐接受。
  而在我考虑间,徐月净又补充道:“所以,并不是说那块石头是活的,那块石头之中,有着活的东西。”
  那时,我已经将徐月净的话,仔细想了一遍。为了郑重起见,所以我不叫他的绰号,而叫着他的名字:“月净,你一定眼花了,雨花台石有的有着极其奇妙的花纹,在阳光之下,稍有错觉,那种隐藏在石内的花看来就会像活的一样。”
  徐月净忙摇着手:“不,绝不相同,你以为我没有看见过雨花台石么?我见过许多美丽的雨花台石,但那些和智空和尚的那颗,完全不同,他的那颗,是活的、我的意思是,石头中有活的东西。”
  徐月净说得十分认真,他那种认真的态度,使我无论怎样想,也绝不看出他是胡言乱语。
  我呆了半晌,才道:“你只看到过一次?”
  徐月净点头道:“是的,智空师父不准我向任何人提起这块石头的事,在他的面前,也绝不准提起,我也一直遵守着自己的诺言,刚才,我一冲动,提了起来。他的反应如何,你看到了。”
  我“晤”地一声:“他的反应,倒像是你提及他在禅房中藏了一个女人”
  徐月净苦笑道:“真像。”
  我问道:“他为什么那么神秘,不想人知道他有着那样的一块雨花台石?”
  徐月净摇头道:“我不知道。”
  我问道:“那么,当时你看到了那种奇异的现象,你有没有问他:这块石头中,究竟是什么东西?”
  徐月净道:“当然有,我看到的情形,实在太奇特了,我怎么能不问:可是智空师父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他只是提一些玄之又玄的理论以后……”
  我追问道:“他说了些什么?”徐月净道:“他说什么,上天造物之奇,决不是我等世俗人所能了解的,又说什么,佛能纳须弥于芥子,于芥子呼现大千世界。”
  我眨着眼:“这是什么意思?”
  徐月净道:“谁知道,佛法本来就是玄学,只怕连他自己,也一样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呆了半晌,吸了一口气道:“月净,我想看看那块石头。”
  徐月净吃惊地望着我,我完全明白,徐月净之所以吃惊,是因为他明白我的性格,是想到了做什么,一定要做到的那种人!
  是以他忙摇手道:“不行,智空师父一定不肯给你看的,他一定不给我看。”
  我也早已想好了我的办法,所以我道:“我不去求他让我看那块石头。”
  徐月净的神情更吃凉了,他张大口,呆了半晌,才道:“你不是……要去将那块石头……”
  他是一个老实人,从他的口中,始终说不出一个“偷”字来,我不等他结巴巴再向下说,就接上了口:“你和我一起将它偷出来”
  徐月净大声道:“我不去!”
  他叫得实在太大声,以致茶馆中的所有人,都转过头,向我们望过来。
  我放下茶钱,拉着他也便向外走,到茶馆外,我才埋怨他道:“疯了,我们是商量着到金山寺偷东西,你怎可以那么大声?”
  我和他一起向前走着,因为下雪,街道上泥泞不堪,我道:“我非去不可,谁叫你将这种怪事告诉了我?你如果不敢和我一起去,就证明你在说谎!”
  本来,像我这样的“激将法”,用在徐月净这样的老实人身上,是万试万灵的,可是,这该死的“和尚儿子”像是已立定了主意,不肯跟我去偷东西了,他摇着头:“我不去,就算我是在撒谎好了。”
  ------------------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