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一幢旧屋子



  早在写完“蛊惑”之后,就准备写这篇“影子”的,但是却耽搁下来,写了“奇门”。接着,又写了好几篇别的,所以拖下来的原因,是因为“影子”这篇故事,实在太奇幻,奇幻到几乎不能解释的程度。
  再奇幻的故事,也可以有解释的。例如说,一个奇异的生物,来自太空,不知道他来自甚么星球,但总可以知道他是从另一个不知名的星球上来的,那也算是有了解释了。
  然而“影子”却不然,它实实在在、不可解释,但整个故事的过程,却也很有趣,而且有一种极度的神秘,或者说是恐怖的感觉。
  事情发生在很多年前,那时,我们都还是学生。我说“我们”,是指我和许信,许信是我的好朋友。
  那一年秋季,我和许信以及很多同学,都在郊外露营,年轻的时候,参加过许多活动,再也没有比露营更有趣的了,日后,颠沛流离,餐风宿野的次数多了,想起以前对露营的那种狂热的兴趣,总有一种苦涩之感,那且不去说它。
  那一天晚上,当营火已经渐渐熄灭,整个营地都静寂下来之际,许信突然来到我的帐幕中,他拿着一支电筒,一脸神秘,低声叫着我的名字:“出来,给你看一样东西。”
  我给他在睡梦中摇醒,有些疑惑地望着他,但是他已向后退了开去,他的那种神情,使我觉出,他一定有极其重要的事和我商量,所以,我立时拿起一件外套,一面穿著,一面已走出了帐幕。
  我们来到一个小丘旁,他的样子仍然很神秘,我低声问道:“有甚么事?”
  许信道:“这是我下午收到的信,你看!”
  他将一封信递了给我,那封信是一个律师写给他的。我们那时,还都年轻,看到了一封由律师寄出来的信,心中总有一种很异样的感觉,我们都是寄宿生,信是先寄到学校,由校役转送到营地来的。
  我接过信来的第一句话,就道:“你下午就收到信了,为甚么现在才告诉我?”
  许信指着那封信:“你看看再说!”
  我将信纸抽了出来,那是一封通知,那位律师,通知许信,去领一笔遗产,遗产是一幢房子,他的一个堂叔遗赠给他的。
  信上还附着有关那屋子的说明,那是一幢很大的屋子,有着六七亩大的花园。
  我看完了之后,许信兴奋地搓着手:“你想不到吧,我有了一幢大屋!”
  我也着实代他高兴,一个年轻人,有了一幢大屋子,那实在是值得高兴的事。我道:“露营还有五天就结束,结束之后,就是假期,我想,我大概是你那幢屋子的第一个客人了,是不是?”
  “你是屋子的一半主人!”许信一本正经地说:“我送一半给你,但是你必须和我一起,立即离开营地,我真的太心急了,真想明天就看到那幢屋子!”
  “离开营地?”我踌躇了一下:“那会遭到学校的处分!”
  许信握住了我的手臂,用力地摇着:“你想想,我们自己有了一幢大屋,还有六七亩大的花园,还理会学校干甚么?”
  我们那时都很年轻,现在想起来,那一番话实在是很可笑的,但是当时,我却立即同意了许信的说法。对,自己有了那样的一幢大屋子,还理会学校做甚么?所以我立即道:“好!”
  我们一起来到了营地存放脚踏车的地方,推出了两辆脚踏车来,骑上了车子,飞快地向前踏着。
  我记得十分清楚,当天色快亮,我们也渐渐地接近市区之际,雾大得出奇,我们在到达离一条铁路很近的时候,可以听到火车驶过的隆隆声,也可以感到火车驶过的震动,但是我们却看不到火车,因为雾实在太大了。
  但是我们却一点也不减慢我们的速度,终于,在天亮时分,到达了市区。我们下了车,每人喝了一大碗豆浆和吃了两副大饼油条,然后,继续前进。当我们到律师办公室时,根本还没有开始办公。
  我们在门口等着,足足等了两小时,才办妥了手续,律师先恭喜许信,然后才告诉他,道:“那屋子很旧,如果不经过好好的一番修茸,不能住人!”
  许信那时,高兴得是不是听清楚了律师的话,都有疑问,他挥着手:“甚么都不要紧,只要那屋子是我的,我就能住!”
  他的手中,握着两大串钥匙,就是律师刚才移交给他,属于那屋子的。
  而那些钥匙,大多数是铜的,上面都生了一重厚厚的铜绿,每一柄钥匙上,都系着一块小牌子,说明这钥匙是开启屋中的哪一扇门的。
  从那些钥匙看来,它们至少有十年以上未经使用,也就是说,那屋子可能空了十年。但我却同意许信的话,只要那是我们自己的屋子,哪怕再残旧,还是可以住的。
  我们离开了律师的办公室,仍是骑着脚踏车,向前飞驰,我们的心中实在太高兴了,所以一面还在大声唱着歌,引得途人侧目。
  屋子在郊区的一个十分冷僻的地点,我们虽然在这个城市中居住了不少时间,但是仍然花费一番功夫,才能找得到。
  我们首先看到一长列灰砖的围墙,一种攀藤的野生植物爬满了那一长列围墙,连铁门上也全是那种野藤,当我们在门前下了车时,我们已可以从铁门中,看到了那幢房子。
  那是确是一幢雄伟之极的房子,它有三层高,从它的外形看来。它至少有几十间房间,而且它还有一个大得出奇的花园。
  可是我们两人,却呆在门前,用一种无可奈何的目光互望着。
  那房子实在太旧了!
  这时,我们自然还看不到房子的内部,但是,单看看那花园,我们便都有了蛮荒探险的感觉。
  那花园中有一个很大的池塘,池上还有一座桥,但这时,桥已断成了几截,浸在翠绿的水中,我从来也未曾看到过绿得如此之甚的池水,那简直是一池绿色的浆糊一样,洋溢着一片死气。
  在池旁有很多树,但是大多数的树上也都爬满了寄生藤,野草比人腰还高,大多数已衰黄了,在随风摇曳,在花园中,已根本辨认不出路来。
  我们呆了片刻,我第一个开口:“好家伙,我敢打赌,这屋子至少空置了三十年以上!”
  许信有点不好意思,因为那屋子曾使他如此兴奋,却不料竟那么残旧。他吸了一口气:“不管怎样,那总是我们的屋子,可以叫人来清理花园,或者,我们自己来动手。”
  我搓了搓手:“我说得对,快找铁门的钥匙来,我们进去看看。”
  许信在五大串钥匙中,找到了铁门的钥匙,插进了匙孔中,可是我们终于无法打开那铁门,因为整个锁都已成了一块锈铁。
  在费了足足半小时之后,我们放弃了打开铁门的企图,而手足并用,爬过了铁门,翻进了园子中,落在到达腰际的野草丛中。
  我们分开野草,向前走着,走不了十几步,我们的裤脚上便黏满了长着尖刺的“窃衣”,我们绕过了那池塘,发现水面居然还浮着几片枯黄了的荷叶,在一片荷叶上,有一只大青蛙,用好奇的眼光望着我们。
  我们继续向前走着,来到了屋子的石阶前,连阶梯上也长满了野草,当然,不如花园中那样密。大门一共有八扇之多,下半是木的,上半是玻璃的,但是我们完全无法透过玻璃看到屋中的情形,由于积尘,玻璃已几乎变成黑色。
  我们一来到了门前,在屋檐上,便吱吱喳喳,飞出一大群麻雀,那群麻雀,足有一百多只,飞了一圈之后,又钻进了屋檐的隙缝之中。
  我笑了起来:“住在这里,倒有一个好处,光吃麻雀,就可以过日子了!”
  但是许信的神情却有点愤怒,他道:“我要把它们赶走,那是我的屋子!”
  我提醒他:“嗨,我有一半,是不是?”
  许信道:“当然你有一半,但如果你对这屋子表示不满意的话,你随时可以放弃那一半的。”
  我道:“你的幽默感哪里去了?”
  “我没有幽默感,”许信说得很严肃:“我已爱上这屋子了!”
  我笑了起来:“我也爱上了它,我们之间会有麻烦?”
  许信显得十分高兴:“当然不会,别忘记,它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
  我推着门,门却锁着,我向发锈的匙孔望了一眼,皱了皱眉,许信已将钥匙插进了匙孔之中,用力扭动着,我则帮他摇动着门,足足忙了五分钟,由于门的震动,檐上的尘土,落了下来,落得我们满头满脸。
  我们终于推开了那扇门,许信发出一下欢呼声:“我们一起进去!”
  我和他握着手,一起走了进去,我们跨了进去后,不禁都呆了一呆。
  那是一个极宽敞的厅堂,厅堂中,一应家俬俱全,正中是一盏吊灯,在吊灯上密密的蛛网中,几只老大的蜘蛛伏着不动。
  在所有的东西上,都是厚厚的尘,我从来也未曾在一间屋子之中,见过有那么多尘土的。
  在墙上,挂着许多字画,但是没有一幅字画是完整的,在陈列架上,还有很多古董,大多数是瓷器,在几只大花瓶中,传出一阵“吱吱”的叫声,几只大老鼠,攀在瓶口,用它们充满邪气的眼睛,望着我们。
  在天花板上,很多批荡都已破裂了,现出了一根一根的小木条,在好些小木条上,挂满了蝙蝠,我们推门进去的时候,蝙蝠拍打着翅膀,但是不一会,便又静了下来,仍然一只一只倒挂着。
  我和许信互望了一眼,这样的情形,实在是太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了!
  我又想说几句开玩笑的话,我想说,这屋子借给电影公司来拍恐怖片,倒真不错。但是我知道如果我说出来的话,许信一定会大大不高兴。
  是以,我忍住了没有出声,许信则叹了一声:“你有信心整理这间屋子?”
  我点了点头:“我们可以慢慢来,总可以将它打扫干净的。”
  我们继续向前走着,我们脚下的地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来,突然,有一长条地板,翻了起来,在地板下,足有几十头老鼠,一起窜了出来。
  它们窜出来之后,就停了下来,望着我们,许信挥着拳:“我要养十只猫!”
  老实说,从那么多老鼠来看,养十只猫儿,怕还不够老鼠的一餐!
  不论许信对这幢屋子表示如何热爱,但是当他看到了自地板下窜出了那么多老鼠之时,他也不禁站定了,摇头苦笑了起来。
  而且,由于老鼠的突然受惊和乱奔乱窜,我和许信也立时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有一头硕大的老鼠,在窜过一张桌子的桌面之际,“乒”地一声,撞碎了一只杯子,那杯子之中,自然也积满了尘。
  杯子跌在地上,碎裂了,这使我们注意到,在桌上,还有好些杯子,看来好象是有五六个人围着那张圆桌,正在喝咖啡谈天,但是谈到了一半,便突然离去了一样,所以,杯子才留在桌上,没有收拾。
  而且,我们又看到,在一张安乐椅的旁边,有一本书,那本书,已经被老鼠啃去了一半,但那不是这本书应该在的地方,唯一的解释便是当时有人在那安乐椅上坐着看书。
  但是,当他在看书的时候,他却突然遇到了一些甚么事,是以放下书就离开去的。
  接着,我们两人,虽然站着不动,但是却发现了更多这屋子的人是仓皇间离去的证据,我比较细心些,我看到有几个电灯开关是向下的,也就是说,当屋中人离去时,匆忙得连灯都不及熄!
  几上也有着杯子和一些碟子,在一些碟子上,还有着吃蛋糕用的小叉子,当然,已不会有蛋糕剩下的了,就算当时有,也一定被老鼠吃光了。
  当我们刚一走进这屋子的时候:我们的心中,都是十分兴奋的,虽然感到那屋子太残旧了,但却还没有甚么别的感觉。
  然而现在,我从许信的脸色上可以看得出来,我们的心中,都有了一种阴森可怖之感!
  我先开口将心中的感觉说出来:“许信,这屋子怕有点不对头吧,好象是在突然之间发生了甚么怪事,所以人才全逃走的!”
  许信的脸色也很难看,他讲起话来,语调也没有那么流利了,他道:“别……别胡说,这是一幢好房子,是我们两个人的。”
  我向那些留在桌子上的杯子、地上的书以及另外几个屋中人是在仓皇中离去的证据指着,道:“你看这些,而且,我看这屋子,本来一定住了不少人,可是你那位堂叔,为甚么忽然不要这屋子了,让它空置了那么多年,到死了才送给你?”
  许信摇着头,道:“那我怎么知道?我那位堂叔,是一个很有钱的人,你要知道,有钱人做起事来,有时是怪得不可思议的。”
  我心中的疑惑愈来愈甚:“你见过他?”
  “见过几次,不过没有甚么印象了。”
  “这也是一件奇怪的事,”我又说:“你对他没有甚么印象,他一定也对你不会有太深刻的印象,你们的亲戚关系也很疏,他为甚么要在遗嘱中,将这幢屋子送给你?我看,我们还是——”
  当我讲到这里时,我有遍体生寒的感觉,因为这一切事都令人难以想得通!
  许信迟疑着,他自然知道我未曾说完的话,是在提议我们离开这屋子,根本不要再来。
  在他的心中,虽然也有同样的想法,然而,他却又很不舍得,是以,他还在犹豫不决。
  而就在这时候,花园的铁门,突然传来了“砰砰砰”的一阵响,那一阵声响,突然传了过来,我和许信两人,本来就在心中发毛,再一听到那一阵突如其来的声响,两人都吓了一大跳。
  比较起来,还是我胆子比较大一些,因为一听到那一阵声响,许信的脸色发青,立时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臂,但是我的颈骨虽然觉得僵硬,却还有足够的镇定,转过头去,看了一看。
  我看到铁门外,像是站着三五个人,还有一辆房车停着,那年头的汽车,几乎全是黑色的,这一辆,也不例外。
  花园很大,我只看到一个女人和那拍门的是一个身影相当高大的男人,别的我就看不清了。
  我拍了拍许信的肩头:“有人在拍门,我们出去看看。”
  许信这才转开头来,松了一口气:“这些人,怎么一点声息也没有,就拍起门来了?”
  我心中只感到好笑,许信那样的埋怨,自然只是为了掩饰他心中的惊恐,他放开了我的手臂,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向外退了出去,我们是退出去,而不是转过身,向外走出去的。当时,我们也根本未去想一想为甚么要那样,直到事后追想起来,才知道那是我们当时的心中有着极度的恐惧,生怕屋子中有甚么东西扑出来,扑向我们背后,令我们无法预防之故,所以我们才会面对着屋子,向外退了出来的。
  一直来到了花园中,我们才转过身,奔向铁门口。
  在拍门的人,看到我们向铁门奔去,不再拍门。我们奔到了门前,喘着气,看到站在门外的是,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和两仆人。
  那老妇女的衣着很华丽,神情也很雍容,另外两个男人,身体都很强壮,一个多半是司机,另一个则可能是男仆。
  许信一看到了那老妇人,便怔了一怔,他有点不肯定地道:“是……婶娘?”
  那老妇人忙道:“你倒还记得我,我们已有三四年未见了吧?”
  许信叫那老妇人为“婶娘”,我便立时想到,那老妇人可能就是许信那位古怪的堂叔的遗孀。
  果然,许信的介绍,证明了这一点,我就有礼貌地叫了她一声“许伯母”。
  老妇人道:“你将门打开来再说。”
  许信苦笑着,道:“婶娘,我打不开这门,我们是爬进来的。”
  老妇人回过头去:“你们两人将门撞开来。”
  那司机年纪轻些,立时答应了一声,那男仆看来也已有五十上下年纪,他比较慎重:“太太,我看你还是不要进去,让我们进去的好!”
  许信的脸突然涨得很红,他提高了声音:“婶娘,堂叔在遗嘱中讲明,他将这屋子送给我了,现在,这是我的屋子!”
  许信是一个十分倔强的人,从他这时坚决维护他的权益的神态中,可以看出这一点来,他又道:“我不要铁门被砸烂。”
  那老妇人呆了一呆,才笑道:“阿信,我们是自己人,这屋子就算是你的,我难道不能进来!”
  “当然可以,但是我是主人!”
  那老妇人道:“是的,可是你有没有注意到遗嘱的内容,我可以有权利,在这屋子中取回一些东西?”
  我和许信互望了一眼,我们都曾听律师读遗嘱,但是我们都没有仔细听,因为当时,我们都沉浸在自己拥有一幢花园大屋的狂热的兴奋之中。
  许信的神态也立时不那么紧张了,他道:“那当然可以,就算遗嘱中没有规定,我也会让婶娘去取东西的,但是门真的打不开,婶娘也可以爬进来。”
  老妇人皱着眉,那司机道:“锁多半是锈住了,我有滑润油,可以再试试!”
  他从车中取出了滑润油来,注入钻孔之中,许信将钥匙交了给他,他用力扭动着,锁中发出“喀喀”的声音,落下许多铁锈来。
  他花了大约七八分钟,终于“格”地一声,扭开了锁,用力将铁门推了开来。
  铁门在被推开的时候,发出一阵难听的“咯吱”、“咯吱”声。
  铁门一推开,老妇人便向前走来,那男仆忙跟在她的后面,叫道:“太太,太太!”
  老妇人走出了十多步,才站在草丛之中,她的神态很激动,也很愤怒,她不断地道:“阿尚,你看看,阿尚,你看看!”
  “阿尚”自然就是那老仆的名字,他四面看看,也发出一阵阵的叹息声来。
  老妇人道:“阿尚,你看,好好的屋子,变成了这模样,老爷也不知道发了甚么神经!”
  阿尚在维护着他的男主人:“太太,老爷当时,一定遇到了甚么奇怪的事,所以才不要这屋子的,所以,你还是不要进去的好,屋子空了太久,只怕里面会有一些……东西!”
  我用心听着阿尚和老妇人的对话,因为我听出,他们两人,都是曾在这屋子中住过,而且是仓猝离开屋子的许多人中间的两个。
  我问道:“当时,你们为甚么不要这屋子了?”
  阿尚和老妇人望了我一眼,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老妇人继续向前走去,一面走,一面不住摇头叹息,当她来到了大厅的石阶前,她看到了大厅中的情形,她难过得像是想哭一样。
  许信忙道:“婶娘,屋子中有上千头老鼠,你要取些甚么东西,我替你去取好了!”
  老妇人却固执地道,“不,我自己去,阿尚,司机,你们跟着我!”
  我们五个人一起走进了大厅,我走在最后,我的心中很乱,我在想,许信的婶娘这时要来取的东西,一定是极其重要的物事。
  由此也可以证明,她离开屋子的时候,真是匆忙到极点的。究竟为甚么,她会如此匆忙离开这屋子呢?据她自己说,是“老爷发神经”,但是阿尚却说,“老爷可能遇到了甚么事”。
  究竟为甚么要离开,只怕他们也不知道!
  走进了大厅之后,许信扶着他的婶娘,因为老妇人看来,像是要昏过去一样。
  大厅中的情形,实在太阴森可怖,我和许信都是年轻力强、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伙子,尚且一进来,就感到自脊梁骨中,直透出了一股寒意,何况是一个老妇人,更何况她原来是住在那屋子中的。
  她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阿尚忙道:“太太,我看你还是别上去了,你要取甚么东西,我替你去取,太太,你可以相信我的!”
  老妇人也不再向前走去,她喘着气,转过身来。
  许信仍然扶着她,一行人又退到了门外,她深深地吸着气:“阿尚,在我的睡房中,有一个镶罗甸的壁橱,你是知道的了。”
  “自然,我记得的。”阿尚回答说。
  “那壁橱的最下一格抽屉拉开来,下面还有一暗格,那暗格之中,有两只箱子——”许太太讲到这里时,略顿了一顿。
  然后,她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讲了出来:“那两只小箱子中,一只放的是我的首饰,连我的嫁妆也在内;另一只,则是几处地契。你老爷在世时,说甚么也不肯让我去取回来,现在他死了,我非要将它们取回来不可,别的我可以不要,这些东西,我一定要的。”
  她在讲到“一定要的”之际,神情极其激动。
  而我听得她那样说法,也不禁呆了。
  我早就根据种种情形,推断这屋子中的人,当年离开屋子之际,是匆忙到极点的,可是现在,听得许信的婶娘那样说,情形似乎比我所想象的更匆忙!
  因为她连那么重要的东西,都未及携带,真难想象当时是甚么样的情景!
  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问道:“伯母,当时你们为甚么走得那么匆忙?”
  可是她却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只是望了我一眼,一脸不信任我的神气。
  我虽然亟想知道当时的实在情形,但是自然也不会再去自讨没趣,我没有再问下去。
  阿尚已经连声答应着:“好,我去取!”
  他在答应了之后,向大厅望了一眼,却又有点畏缩起来:“侄少爷,你和我一起去可好!”
  许信比阿尚更害怕,他又望着我:“你也一起去,好么?”
  阿尚立时同意,“好的,好的,多几个人,总是好的,有甚么事,多少也可以壮壮胆。”
  我略为迟疑了一下:“好。”
  我答应了许信的要求,倒不是为了别的,而是我想,在许信的婶娘处,问不出甚么道理来,但是在阿尚的口中,倒可以问出些名堂来的。
  我们三人一起走进了大厅,这是我第二次走进大厅了,是以阴森可怖的感觉,也减轻了不少,许信还在说笑着:“唉,不知要花多少钱来修理这屋子,希望堂叔有钱留在屋中。”
  阿尚神神秘秘地道:“侄少爷,我知道老爷的书房中,有不少银洋和金条,他走的时候,一定也来不及带走,恐怕还在!”
  许信高兴地道:“阿尚,如果真有钱的话,我分一点给你,你棺材本有了。”
  阿尚忙道:“多谢侄少爷!”
  我趁机问道:“阿尚,当年你老爷一家人,为甚么那么仓皇离开这屋子的,你能告诉我么?”
  这时候,我们已来到了楼梯口了。
  阿尚听得我那样说,停了下来,叹了一声:“这件事,说来也真奇怪,我一时之间也说不完。而老爷是绝不准我们提起的。”
  我忙道:“你老爷已经死了!”
  阿尚道:“是啊!是啊!”
  他虽然说着“是啊”,但是他并没有将经过的情形告诉我的意思,我也不再去逼他,因为我已看出他是不想告诉我的了。
  我道:“现在许太大等着我们拿那两只箱子给她,还是有机会时再说吧。”
  站在楼梯口,向上看去,只见楼梯上,本来是铺着地毯的,但现在,地毯上被老鼠咬走的部分比剩下的部分还要多。
  ------------------

[1] [2] [3] [4] [5] [6] [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