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中了毒计


  我呆了一呆,如果可罗娜公主是一个我所爱的人,那非但算不了什么,而且还是极其富于浪漫气息的事情。
  可是,我如今心中对这个嗜杀狂的憎恨,已到了这一程度,要我去跪在她的面前,吻她的脚趾,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有别的办法么?”
  彭都忙道:“你怎么啦,她的双足如此可爱,你为什么不肯做?”
  我发着呆,没有出声,彭都又道:“只有这一个方法。这是我们的传统,表示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绝对服从,如果违反,真神就会惩罚他,也只有那样,公主才会对你放心,你才有机会逃出去!”
  我仍然不出声。
  彭都忽然也苦笑了一下:“或许我是白费唇舌了,你是想娶公主的!”
  我怒道:“你放什么屁?”
  彭都的神情很激动:“那你还犹豫什么?只要公主相信了你,我可以为你准备三匹骆驼,带着清水和食物,只要在三天之内,踫到任何人,你都可以得救,你也不见得会害怕真神的惩罚!”
  我又呆了片刻,彭都那样急于帮助我,如果我不接受的话,可以说永远没有机会了!
  但是,彭都为什么那样热心帮助我呢?
  我看着他:“你,为什么对于我的事,表现得那么热心?”
  彭都压低了声音,道:“我是为了我自己。”
  “为你自己。”我有点不明白。
  “是的,我是公主的表哥,如果公主在她的二十一岁生日之前,没有丈夫,那么,我就是她的丈夫!”彭都急速地说着。
  我道:“那么,直截了当,你可以杀掉我!”
  彭都摇着头:“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你别忘了这一点。”
  我点了点头,下了最大的决心:“好,你带我去,我去向她表示忠诚!”
  彭都后退了几步,大声说着,我这才知道,门外还有人守着。不一会,门打开,彭都向我使了一个眼色,我才看到,守卫的人有八个之多,那个曾和我动手的第二号刀手也在。
  我筋着彭都向前走去,以后那一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我实在不愿意多叙述,可以说是我的一生之中,从来也未曾受过的奇耻大辱!
  我所愿讲一讲的,只是一点,那便是可罗娜的确是一个出色的美女,当我在她的身前跪下,她扬起脚来,当我吻她的脚趾之际,我看到了可称为世界上最均匀美丽的大腿,但是我却一点也不动心。
  彭都又将我带出来,在我退出来时,我听到可罗娜发出动人之极的娇笑声。
  彭都已经和我商量好了,他替我准备逃亡的工具,给我绘制逃亡的路线,他建议我在婚礼举行前两小时,整族开始狂欢时才逃走。
  那时候,应该是太阳刚下山。
  而我如果依照他的指示的路线,驱策骆驼快速行进的话,第二天天亮,我就可以到达一个小绿洲,从那里,再回到雅里绿洲去,是很容易的事。
  为了怕我不放心,彭都甚至连夜带着我,去看他为我准备妥了的三匹骆驼、清水和食物。
  看来一切都没有问题,我在彭都的帮助下,是一定可以逃出去的。
  虽然如此,可是要等待逃亡时刻来临的那十几小时,却也并不好过的,而且,我还是要做个新郎的种种准备,有几个人在我的身上涂着油,再将一件袍子加在我的身上。
  时间慢慢过去,终于到了第二天的黄昏,太阳才一下山,所有的空地上,便燃起了熊熊的火堆,整族的人开始狂欢。
  我就在一个山洞中,心情十分焦急,直到彭都出现,彭都支开了服侍我的几个人,低声道:“是时候了,你知道骆驼在哪里的!”
  我点点头:“知道。”
  他道:“你骑着骆驼,照我告诉你的方向走!”
  我早已站了起来,和他一起向外走去,天色已迅速黑了下来,火堆的光芒闪耀着,我脱下了我身上所穿的,缀有彩带的袍子,贴着山壁,来到了那三匹骆驼之前,我解开了缰绳,将两匹骆驼的缰绳,扣在手中,上了一匹骆驼,策着骆驼,向前慢慢走去。
  当我转过了一个峭壁之后,我拍打着,骆驼奔走起来,不到十分钟,我已经在黑暗的茫茫沙漠之中,我几乎要大声呼叫起来,我自由了!
  根据天上的星星,我认定了方向,照彭都吩咐我的方向奔着,一直到了午夜,沙漠中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我才略停了一停。
  我在想,当可罗娜发现我逃走时,不知会怎样?
  可罗娜当然会大发雷霆之怒,如果她查出彭都是帮助我逃走的主犯,那么她一定会将彭都活活砍死!
  我不禁叹了一口气,海市蜃楼,究竟是海市蜃楼,一个在海市蜃楼中看来,如此美丽动人的少女,谁能想得到她会是一个嗜杀狂,一个如此穷凶极恶的人?
  虽然我知道,如果我继续赶路的话,我就可以早一点回到文明世界去,但是,我实在需要休息了,不但我需要休息,连骆驼也需要休息。
  我令三头骆驼都蹲了下来,然后我躺在两头骆驼的中间,我喝了彭都为我准备的清水,又咬了几口干粮,全是彭都替我准备的。
  当我在喝水的时候,我感到水中好象有点异味,但这时是在沙漠中,并不是在美亚美海滩的豪华酒店,似乎也不能太苛求了。
  我躺了下去之后,四周围简直静到了极点,虽然我的情绪激荡得完全睡不着,但是我却强迫自己,一定要好好地睡一觉。
  如果我得不到充分的睡眠的话,那么我就一定没有足够的体力,支持我在沙漠中需要继续的行程。
  就在我的强迫快要收效,将要蒙胧睡去之际,突然听到了一阵呼喝声,那一阵呼喝声,从十分远的地方传来的。由于沙漠中的空气,格外干燥和稳定的缘故,那声音听来很清楚,我已可以肯定,至少有几十个人在接近我!
  他们离我,大约不会超过半哩!
  我陡地吃了一惊,连忙翻身站了起来,在我身边的骆驼,也显然有了惊觉,它们却不安地挪动着它们庞大的身子。我站了起来之后,只觉得一阵头昏,本来,我是准备立时站起来的。
  可是当我的双手按住沙,准备站起来时,我只觉得一阵手软!
  手软,加上头眩,我觉得无法站起来!
  我那时候,心中的吃惊,实在是难以形容的,那种喧腾的大声,在迅速接近,而我觉软弱得不能站起来,为什么我会那么软弱?那是不可能的事,我的伤已痊愈了,我已恢复了健康!
  于是我再使力,可是结果,我仍然没有站起来,我只是变得跪倒在地上!
  喧腾的人声已显得更近了!
  我甚至可以看到点点的火光。
  毫无疑问,那是可罗娜派来追我的人,而我是绝不能被他们追上的!
  但偏偏就在这要命的关头,我竟连站也站不起来!
  在那样的情形下,我自然无法再去进一步想,何以忽然之间,我会变得如此软弱,我既然不能站起来,也无法快点爬上骆驼背去。
  人声更近了,火把更明耀了!而我,却没有法子逃走!
  我只好倒在沙漠上,尽我最大的力道,踢向那三头骆驼,将那三头骆驼,踢得站起了身,向前奔了出去!
  在那三头骆驼上,有着食物、食水,没有了它们,我是无法在沙漠中继续前进的。
  但是,三头骆驼在沙漠中,却是很大的目标,我既然没有法子离开,只有将骆驼赶走,自己在沙漠上躺了下来,希望不致被人发现。
  在我躺了下来之后,却听得喧腾的人声,在分散开去。那时,我的头更重了,我勉力抬起头,向前看去,只见左、右两面,各有十来个火把,在疾奔出去,我甚至可以看到,火把映在阿拉伯弯刀上的锋芒。
  而只有一株火把,笔直地向着我而来。
  那表示,一齐地来的人,已分成了两路,向不同的方向,驰了出去,他们不会发现我!
  可是,却还有一个人,向着我走了过来!
  这个人为什么与众不同,不筋着众人向前去呢?
  他为什么要向我走来?我已赶开了骆驼,他是不是会发现我?
  我的心中,又是焦急,又是惊恐,而那个人,却离我越来越近!
  那个人像是知道我一定会在这里一样,他骑着骆驼,向我疾驰而来,就在我的身边,跳下骆驼,随即,一柄亮晶晶的利刀,已然指着我!
  我在绝望之中睁大了眼,向那人看去!
  那人手中的火把,照亮了他的脸,我失声叫了起来:“彭都!”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彭都!
  在极度的紧张之后,我一看到了彭都,便换来了极度的松驰,我变得软瘫在沙漠上,我喘着气道:“彭都,真该感谢你,是你支开了来追我的人?快扶我上骆驼,我不能在这里久留!”
  彭都将火把放低了些,在我的脸上晃了晃,他道:“你怎么啦?”
  我道:“我忽然变得一点气力也没有了,彭都,可罗娜没有发现是你带我逃走的?”
  彭都笑着,道:“没有,来,我扶你上骆驼!”
  他俯下身,将刀插在沙中,将我扶了起来,托我上了他骑来的骆驼。
  我伏在骆驼背上:“我该向哪一条路去?”
  彭都道:“我带你回去!”
  我陡地一呆,一时之间,我绝对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所以我道:“什么?”
  彭都讲的仍然是那句话:“我们回去!”
  我全身冰凉,声音发颤:“你……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彭都已拔起了插在沙中的弯刀:“不是!”
  我惊恐得全身都在冒汗,我道:“你……你……是你带我逃走的啊!”
  彭都不出声。
  我又急急地提醒他:“彭都,你自己说过,我逃走了,你就可以娶可罗娜!”
  彭都盯着我:“是的,但是我忘记了告诉你一点,那就是我必需能够将逃走的人活捉回去,可罗娜才会自然而然地嫁给我!”
  彭都的话,每一个字,都像是利剑一样,在刺着我,我几乎窒息,那种窒息感自然是因为极度愤怒而来的,我被彭都出卖了!
  彭都这个曾受过高等教育的强盗,他比没有知识的强盗更可恶,他不但凶残,而且狡猾,他设下了圈套,让我自动钻进去!
  他替我策划逃走的路线,而我真的根据他指定的路线走,所以他可以轻而易举地追上我!
  而我还饮了他替我准备的食水,那食水中自然有着古怪,不然我断然不致于现在连站立起来的力道也没有,我完全上了他的当!
  彭都仍然望着我,我大声叫了起来:“你以为我不会向可罗娜说明真相?”
  彭都奸笑:“第一,可罗娜怒发如狂,根本不会相信你的话,第二,你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你明白么,没有机会!”
  我全身发凉:“什么意……思?”
  彭都沉声道:“在快要到达的时候,我会割断你的喉管,令你根本不能说话!”
  他以锋利的刀,在我的喉际晃了一晃:“别怕,当然不是现在,现在就割断你的喉管,流血过多,不等回去,你就死了,而我必需活捉你,让可罗娜来杀你,我才成功!”
  我的血在向上涌,我想骂他一顿,可是所有的诅咒,都塞在喉咙口,我竟找不出一句恰当的话,可以表示我的愤怒,可以表示彭都的无耻!
  我只是瞪着他,而彭都已牵着骆驼,向前走去。
  我伏在骆驼上,我相信是中了药物的麻醉,所以一点力道也没有。
  我将被彭都牵回去,而在快到的时候,彭都会在我的喉上戳一刀,当我被牵到可罗娜的面前时,我会死在她的刀下!
  我的心直往下沉,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我的一生之中,有着很多次危险的时刻,但是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那样,死亡的感觉如此真实和逼人。
  彭都牵着骆驼在向前走,走出了不多久,他大概嫌牵着骆驼走太慢,是以他命骆驼蹲下来,他也上了骆驼背,拍打着骆驼,向前奔去。
  骆驼奔得很快,骆驼奔得越是快,我离死亡就越是接近,我非得挣扎不可,我一定要挣扎,不然,我就决计无法继续生存了!
  我自己也对于自己求生意志如此之强烈,而感到有点惊讶,当我想到一定要活下去的时候,只觉得体内的血液流转,突然在加速,心跳得十分剧烈,手指渐渐有了力量。
  我曾在沙漠之中,忽然变得全身软弱无力,当然是因为彭都曾在水中加了药物的缘故,好在并没有喝太多的水,因为当时还不知道要在沙漠中多久,需要节省食水。
  那是我此际气力渐渐恢复的一个原因,而另一个原因,毫无疑问,那是由于意念中兴起了一股强烈的求生意志!
  我伏在骆驼的背上,双手渐渐抓住了骆驼鞍子,我感到体力在渐渐恢复。
  骆驼在疾奔,我已经可以看到,前面的一座山崖的影子,骆驼已快奔回去了,我无法知道我的气力恢复到何等程度,但是实在不能再等了!
  我的双手突然一翻,抓住了彭都的衣襟,也就在那一剎间,我的身子陡地一挺,滚下骆驼鞍子,彭都被我带着跌了下来。
  我们两人,一起在沙漠上打了一个滚,彭都发出了一下怒吼声,他立时挣开了我,跳了起来,他一跳起来之后,就向着我的面门,给了我狠狠的一脚!
  那一脚,直踢得我满天星斗,但是我还是立时伸手,抱住了他来不及缩回去的那一只脚,用力一拉,彭都又发出了一声怒吼,仰天跌倒在地。
  我的另一只手,抓起了一把沙,向他的脸上洒去,他拔出了弯刀,乱砍乱舞,我已几乎给他砍中,我不能放开他,一放开他,我一定被他砍死,但是我又不能不放开他,因为我不放开他的话,也会被他砍中!
  那只是极短时间内的变化,我是抓住他的一只脚的,我在那时,陡地扬起了他的那只脚,而也在那时,他因为视线迷糊,挥刀正在盲目地砍着,他的右足被我扬了起来。一刀挥过,锋利的刀锋过处,他自己将他自己的右足,砍了下来。
  彭都在那一剎间,所发出的那一下凄厉的叫声,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鲜血涌出,迅速隐没在沙粒中,他在沙上打着滚,我在沙上爬着。
  那头骆驼,在我和彭都跌了下来之后,就停了下来,我爬到了骆驼的前面,拉着缰绳,骆驼蹲了下来,我又爬上了骆驼鞍子。
  骆驼挺着身,站了起来,我拍打着,变换着方向,骆驼向前奔了出去。
  我浑身都是汗,我仍然没有足够的气力来直起身子,我伏在骆驼的背上,任由骆驼向前奔着,我不知道我会被带到什么地方去,只要远离那一族阿拉伯强盗,我就够了,足足在一小时之后,我才渐渐清醒了过来,我的体力也恢复了不少。
  我挺直了身子,坐了起来,四面全是灰白色的沙漠,一望无际,骆驼已走得很慢,我仍然不敢停,那时,我感到了极度的口渴。
  而等到太阳升起之后,我口渴之感,越来越甚,我张大口,喘着气,自我口中喷出来的,简直就是一阵阵灼热的浓烟。
  我舐着唇,唇上是沙粒和一种异样的咸味,我下了骆驼,我知道,我这一次的口渴,是可以渡过的,骆驼可以救我,我可以喝骆驼的血,来度过这一次口渴。
  但是周围全是茫然无际的大沙漠,我什么时候,可以发现绿洲?
  骆驼只能救我一次,在救了我一次之后,它就会死去,我必需步行,而第二次的口渴,立时就会来到,我可能离死亡更近一步。
  我令骆驼站着,我蹲在骆驼的腹下,避免阳光的直射,我迅速地在想着,无论怎样,如果我不想办法,决计逃不过一整天烈日的烤晒。
  彭都未能将我擒回去,我已经逃走了,可是,在那一望无际的大沙漠中,死亡的阴影,仍然牢牢地将我罩着,难以摆脱!
  我只是呆了十分钟,还决不定应该怎样,而在那十分钟之中,我的口渴程度,增加了不知多少倍!一滴水也没有,只要有一滴水的话,我就满足了,可是,一滴水也没有,根本没有!
  我不能老是在沙漠中等待下去,我只好又跨上骆驼,在骆驼背上伏着,赶着骆驼向前走,时间是一秒钟一秒钟过去的。时间本来就是一秒钟一秒钟过去的,但是在平时,谁也不在乎一秒钟。而此际,我却每一秒钟都在痛苦中渡过!
  以秒为单位来计算,时间自然过得格外慢,太阳固定在头顶,一动也不动,我不知骆驼将我负向何处,我只知道我是在向前走着。
  在烈日的烤晒下,我几乎已陷入半昏迷状态之中了,我真不知道我是如何熬得到太阳下山的,当四周围渐渐黑下来时,我总算知道,已经过了一天!
  而当我抬起头来看时,月色十分之好,四周围仍然是一望无际的沙漠。
  我从骆驼背上,滚了下来,没有办法,我只好牺牲骆驼,来维持我的生命了!我感到还可以捱上一两天,不然,我一定捱不过今夜了!
  因为这时,口渴给我的痛苦,不但是在口部,而已经蔓延到了我的全身,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像是在发出尖锐的呼叫声:水……水……!
  然而,它们一点水也得不到,在我血管中运行的彷佛已不是血,而是一种浓稠的浆,这种浓稠的浆,无法维持我的生命!
  我取出了我一直暗藏着的一柄小刀,可是就在这时,那头一直伏着的骆驼,突然昂身站了起来,一直向前奔了出去,我只好目瞪口呆地望着它迅速地奔远,渐渐变成一个小黑点。
  一直到很久以后,我仍然不明白那头骆驼,何以会忽然逃走,或许是动物有着它们保护自己的第六感?
  我在那时,完全呆住了,我的最后希望也消失了,我活不过今晚:会被活活地渴死!
  我望着在月光下闪闪发光的那柄小刀,小刀虽然只有一吋长,但是却也锋利得足够结束我的生命,我在想,我是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呢,还是毫无希望地等待着天明?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