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天突然冷了下来,将近摄氏两度。皮肤对寒冷的感觉,就是以这个温度最敏感,街头上看到的人,虽然穿着很臃肿,但是都有着瑟缩之感。
  我从一个朋友的事务所中出来,办公室中开着暖气,使人有一种昏昏沉沉的感觉,出来给寒风一吹,反倒清醒了不少,我顺著海边的道路走着,风吹在脸上,感到一阵阵的刺痛。
  我将大衣领翻高,脸也偏向另一边,所以我看到了那幅油画。
  那幅画放在一家古董店中,那家古董店,是市中很著名的一家,规模很大,不但售卖中国古董,也卖外国古董,唯一的缺点,就是东西摆得太凌乱,据说,那也是一种心理学,去买古董的人,人人都以为自己有幸运可以廉价买进一件稀世奇珍,所以古董店商人才将货品随便乱放,好让客人以为店主对货品,并没有详细审视过,增加发现稀世奇珍的机会。
  但事实上,每一份货品,都经过专家的估价,只要是好东西,定价一定不会便宜。
  那幅将我的视线吸引过去的油画,就随便地放在墙角,它的一半,被一只老大的铜鼓遮着,另一边,则是一副很大的铜烛台。
  所以,我只能看到那幅油画的中间部份,大约只有三尺高、四尺宽的一段。
  然而,虽然只是那一段,也已经将我吸引住了,我看到的,是一个满布着钟乳石的山洞,阳光自另一边透进来,映得一边的钟乳石,闪闪生光,幻出各种奇妙的色彩来,奇美之极。
  就那一部份来看,这幅油画的设色、笔触,全是第一流的,油彩在画布上表现出来的那种如梦幻也似绚烂缤纷的色彩,决不是庸手能做得到万中之一的。
  我站在橱窗之外,呆呆地看了一会,心中已下了决定,我要买这幅画。
  我对于西洋画,可以说是门外汉,除了叫得出几个中学生也知道的大画家名字之外,一无所知,但我还是决定要去买这幅画,因为它的色彩实在太诱人了,我不管它要多少钱,都要买它。
  我绕过街角,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迸董店中的生意很冷落,我才走进去,一个漂亮的小姐便向我走了过来。
  迸董店而雇用时装模特儿般美丽的售货员,这实在是很可笑的事,或许这是店主人的另一种的招徕术吧!
  那漂亮的小姐给了我一个十分动人的微笑,道:“先生,你想买什么?”
  我知道古董店的坏习惯,当你专门要来买一件东西的时候,这件东西的价格,就会突然高了起来,所以我也报以一个微笑,道:“我只是随便看看,可以么?”
  我得到的回答是:“当然可以,欢迎之至。”
  于是,我开始东张张西望望,碰碰这个,摸摸那个,每当我对一件东西假装留意的时候,那位漂亮的小姐就不惮其烦地替我解释那些古董的来历:这是十字军东征时的战矛,那是拜占庭时代的战鼓,这件么,我们也不知它的来历,先生你有眼光买去,可能是稀世珍品。这具印加古国的图腾,用来作为客厅的装饰最好了。
  一直到我来到了那幅画的前面,我站定了身子。
  从近处来看,那幅油画上的色彩,更具有一种魔幻也似的吸引力,我移开了铜鼓和烛台,整幅画,都是画一个山洞。
  那山洞的洞口十分狭窄,是在右上方,阳光就从那上面射下来,洞口以乎铺着皑皑的白雪,山洞深处,却十分阴暗,但是在最深处,又有一种昏黄色的光芒,好像是另有通途。
  当我站在那幅画前,凝视着那幅画的时候,我彷佛像是已经置身在这个山洞之中一样,那实在是很奇妙难言的感觉,我看了很久,这一次,那位漂亮的小姐,却破例没有作什么介绍。
  我看了足有三分钟之久,我知道我脸上的神情,已无法掩饰对这幅画的喜悦了,任何有经验的售货员,都可以在我的神情上,看出我渴望占有这幅画,我刚才的一番造作,算是白费了。
  那实在不能怪我太沉不住气,而是这幅画,实在太逗人喜爱了。
  我终于指着这幅画问道:“这是什么人的作品?”
  那位小姐现出一个抱歉的微笑,道:“这幅画并没有签名,我们请很多专家来鉴定过,都无法断定是谁的,作品但是那毫无疑问,是第一流的画。”
  “是的?”我点着头:“它的定价是多少?”
  那位小姐的笑容之中,歉意更甚,道:“先生,如果你要买它的话,那你只好失望了。”
  “为什么?”我立时扬起了眉:“这幅画,难道是非卖品么?”
  我那样说,已经等于是在明白地告诉她,不论多少钱,我买得起。
  那位小姐忙道:“当然不是非卖品,两天之前,有位先生也看中这幅画,已买下它了。”
  我的心中十分恼怒,这种恼怒,自然是因为失望而来的,我的声音也提高了不少,道:“既然已经卖了,为什么还放在这里?”
  大约是我的声音太高了,是以一个男人走了出来,那是一个犹太人,可能是古董店主,他操着流利的本地话,问道:“这位先生,有什么不满意?”那位小姐道:“这位先生要买这幅画,可是我们两天前已卖出去了。”
  我悻然道:“既然已卖出去了,就不该放在这里!”
  那犹太人陪着笑,道:“是这样的,这幅画的定价相当高,两天前来的那位先生,放下了十分之一的订金,他说他需要去筹钱,三天之内,一定来取。”
  我忙道:“我可以出更高的价钱!”
  那犹太人道:“可是,我们已经收了订金啊?”
  “那也不要紧,依商场的惯例,订金可以双倍退还的,退还的订金,由我负责好了,这幅画的原来订价,是多少钱?”
  犹太人道:“两万元,先生。”
  “我出你两万五,再加上四千元退订金,我可以马上叫人送现钞来。”
  我望着那犹太人,我知道那犹太人一定肯的了,世界上没有一个犹太商人,肯舍弃多嫌钱的机会,而去守劳什子的信用的。
  那犹太人伸手托了托他的金丝边眼镜,迟疑地道:“先生,你为什么肯出高价来买这幅画,老实说,我们无法判断得出那是什么时代和哪一位大师的作品。”
  “我不管他是什么时代的作品,我喜欢这幅画的色彩,它或许一文不值,你别以为我是发现了什么珍藏!”
  犹太人的神色,十分尴尬,他忙道:“好的,但必须是现钞!”
  “当然,我要打一个电话。”
  “请,电话在那边。”那位漂亮的小姐将我引到了电话之前。
  我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进出口公司的经理,要他立即送两万九千元现钞,到这家古董店来。我的公司离这家古董店相当近,我估计,只要五分钟,他就可以到达了。
  在那五分钟之间,那犹太人对我招待得十分殷勤,用名贵的雪茄烟招待着我,让我坐在一张路易十六时代的古董椅子上。
  五分钟后,公司的经理来了。
  经理是和一个满面虬髯、穿着一件粗绒大衣的印度人一起走进来的。那印度人的身形十分高大,经理在走进来时,几乎被他挤得进不了门。
  结果,还是那印度人先冲了进来。
  那印度人一进来,犹太人和那位漂亮小姐的脸上,都有一种不自然的神情。
  我还未曾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间,那印度人已从大衣袋中,取出了一只牛皮纸信封来,那信封涨鼓鼓地,显然是塞了不少东西。
  他将那信封,“拍”地一声,放在桌上,道:“这里是一万八千元,你数一数。”
  他话一说完,便立时向那幅油画走去。
  在那一刹间,我完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那印度人,就是在两天前,付了订金要买那幅油画的人,现在,他带了钱,来取画了!
  我心中不禁暗骂了一声,事情实在太凑巧了,如果我早三分钟决定,取了那幅画走,那就什么都不关我的事情了。
  这时,经理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我立时道:“我的钱已经来了!”
  我知道,我只要说一句话就够了,那犹太人一定会将那印度人打发走的。
  丙然,犹太人立时叫道:“先生,慢一慢,你不能取走这幅画!”
  印度人呆了一呆,道:“为什么,这信封中是一万八千元,再加上订金,就是你要的价钱。”
  犹太人狡猾地笑着,道:“可是这幅画……已经另外有人要了,这位先生出两万五千元!”
  印度人怒吼了起来,他挥着拳头,他的手指极粗,指节骨也很大,一望便知,他是一个粗人,他大笑道:“我是付了订金的。”
  “我可以加倍退还给你!”犹太人镇定地说:“如果你一定要这幅画,你可以出更高的价钱!”
  印度人骂了一句极其粗俗难听的话,道:“这算什么?这里是拍卖行么?我不管,这幅画是我的了!”
  他一手提起了那幅画来,那幅画足有三尺高,七尺长,他一提了起来,就将之挟在胁下,可见得他的气力,十分惊人。
  可是,就在他提起画的那一刹间,犹太人也拿起了电话,道:“如果你拿走这画,我立即报警!”
  印度人呆了一呆,他仍然挟着那幅画,向我走了过来,在我身边的经理,看见巨无霸一样的印度人向前走了过来,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两步。
  那时候,我多少有点歉然的感觉。因为从那印度人的情形来看,他不像是一个经济宽裕的人,不然,他就不必费两天的时间来筹那笔款项了。
  而他仍然去筹了那笔钱来,可见他对这幅画,确然有过人的爱好,那么,我这时是在夺人所好了。
  所以,尽避我十分喜欢这幅画,我也准备放弃,不想再要它了。
  可是,我的心中刚一决定了这一点,那印度人的一句话,却使我改变了主意,那印度人来到了我的面前,竟然出口骂人道:“猪猡,你对这幅画,知道些什么?”
  一听得他出口伤人,我不禁无名火起,我冷冷地道:“我不必知道这幅画,只要知道我有两万九千元就行了,猪猡,你有么?”
  那印度人挥着他老大的拳头,他的拳头已经伸到了离我的鼻子只有几寸时,我扬起手来,中指“拍”地弹出,正好弹在他手臂的一条麻筋之上。那印度人的身子陡地一震,向后退了开去,他仍然紧握着拳,但是看来,他已放弃了向我动手的意图,他大声道:“你不能要这幅画,这是我的!”
  如果他不是上来就声势汹汹,而讲这样的话,那么我一定不会与他再争执的。可是,我也不是脾气好的人,我已经决定要惩戒那印度人的粗鲁,而我惩戒他的方法,便是让他得不到那幅画。
  我冷笑着,道:“那是店主人的画,他喜欢将画卖给谁,那是他的事!”
  印度人转过身去,吼叫道:“再给我三天时间,他出你多少,我加倍给你!”
  犹太人眨着眼,我出他两万五千元,如果加倍付给他,那便是五万元了。
  这幅油画,虽然有着惊心动魄,梦幻也似的色彩,但是,它并不是一幅有来历的名画,老实说,是无论如何值不到五万元那样的高价的。
  这时,我的心中不禁有些疑惑起来。要就是这个印度人的神经有些不正常,要就是这幅画中,有着什么独特的值钱之处,不然,以他要化三天时间,才能筹到另外的三万元而言,为什么他一定要这幅画?
  犹太人一听得印度人那样说,立时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来,他刚才还在拿起电话,装模作样要报警,赶那印度人出去的。
  但这时,他却满面堆下笑来,道:“先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这里是两万元,那是订金,三天之内,我再带三万元来取画,过期不来,订金没收!”印度人一面说着,一面又恶狠狠地望着我。
  在这时候,我不禁笑了起来,我虽然好胜,但是却绝不幼稚。
  如果这时候,我再出高过五万元的价格,去抢买这幅画的话,那我就变成幼稚了。而且,我看到那印度人满额青筋暴绽的样子,分明他很希望得到那幅画,这种神情,倒很使人同情。
  是以,当他向我望来之际,我只是向他笑了笑,道:“朋友,你要再去筹三万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
  印度人的额上,又冒出了汗来,天那么冷,他的额上居然在冒汗,可知道他心情的紧张,已到了何等地步。他道:“那不关你的事。”
  我道:“如果你肯为你刚才的粗言而道歉的话,那么,我可以放弃购买这幅画。”
  印度人瞪大了眼,道:“我刚才说了一些什么?”
  “你口出恶言骂我!”
  印度人苦笑了起来,道:“先生,我本来就是粗人,而且,我一听得说你以更高的价钱买了那幅画,我心中发起急来,得罪了你,请你原谅我!”
  他那几句话,讲得倒是十分诚恳,我本来还想问他,为什么要以那么高的价钱去买这幅画的,但是我转念一想,他那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他未必肯告诉我,若是我问了他不说,那岂不是自讨没趣?
  是以,我站了起来,道:“算了,你既然已道歉了。那么,我不和你竞争了,你仍然可以以两万元的价格,买这幅画。”
  这一来,那犹太店主即发起急来,他忙道:“先生,你为什么不要了?唉,你说好要的啊!”
  我笑看,道:“刚才你似乎对这位先生的五万元更感兴趣,所以我不要了。”
  我一面说,一面已向门外走去,当我和经理一起来到古董店门口的时候,一阵寒风,扑面吹来,令得我陡地呆了一呆,缩了缩头。
  就在那时,那印度人也挟着画,从古董店走了出来,印度人直来到了我的身边,道:“先生,你有两万九千元,是不是?”
  我怔了一怔,印度人的这个问题,实在是来得太突兀了,我有两万九千元,和他有什么关系,除非他知道我身边有巨额的现钞,想来打劫我,如果他那样想的话,那他就大错而特错了。
  我凝望着他,印度人大约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太古怪了些,是以他忙道:“先生,我的意思是,你有钱,而且你又喜欢这幅画,那么,我们或者可以合作,不知道你是不是有兴趣?”
  我不禁奇怪了起来,道:“合作什么?”
  印度人道:“这件事,如果你肯合作的话,我们不妨找一个地方,详细谈一谈!”
  ------------------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