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能屈能伸


  白素叫了何可人一声,何可人向她望去,略现出惊讶的神情来,白素直截地道:“那一只鸡,找不回来了。”
  何可人一怔:“死了?死的也好,我要看到它。”
  白素摇摇头:“不是死了,而是根本不知去了何处,找不到了。”
  何可人又震动了一下,脸色渐渐变得苍白,可是她显然智能甚高,当即反问白素:“你怎么知道?”
  白素道:“出自常识判断——警方尽了力,丁先生又出了十万元的赏格,要是仍找不到,那么,就是找不到了。”
  何可人摇头:“不,丁先生说一定可以找回来的。”
  她对丁真有如此的信任,颇令白素意外,白素只好道:“要是找不回来了,会怎么样?”
  这句话,正是我要去问何可人的那句,可知白素和我的想法一致,认为这问题具关键性。
  何可人睁大了眼,盯着白素,剎那之间,她的神情充满了疚意。
  这一点,倒在白素的意料之中,可是接下来,何可人所说的话,却又令得白素莫名其妙。
  白素在医院的这番经历,是她在离开了医院,见到了我之后,立即对我说的,一面说,一面也曾进行过讨论。所以我在转述的时候,也可以把我们当时的讨论夹在一起说。
  当时,何可人冷笑一声:“找回来了!我把它斩成八块,也不会给它跑掉。”
  她在这样说的时候,更是咬牙切齿,满是恨意。
  白素不禁大是奇怪,因为在何可人俏丽的脸庞上,这时所现出来的恨意,很是骇人,绝对出自内心,不是造作。这恨意,甚至使她甜美的脸容,变得带有八分狰狞,可怕得很。
  白素在这种情形下,实在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她绝无法设想为何走失了一只鸡,心中便会那么恨。
  她只是道:“你要有心理准备才好,只少了一只,已经算是很难得的了。”
  何可人盯着白素,语音冰冷:“为什么你一再说找不回来?”
  白素道:“我只是想知道,找不回来,究竟会怎么样?”
  何可人的神情更是可怕,她向白素招了招手:“你过来,我告诉你。”
  白素向病床走去,她才一来到床边,床上的何可人,陡然撑起身子,右手疾伸,五指就向白素的脸上抓来。
  何可人的这一下子行动,突兀之极,白素当然不会给她抓着。可是据白素说,若是换了常人,非给她抓得脸上皮破肉绽不可。
  当下,白素一翻手,就抓住了何可人的手腕。何可人一定恨极了白素,手腕被抓,五指仍然在伸屈,看来可怖之至。
  这何可人的性子,当真强悍之至,她正在伤中,一发不中,由于出力太大,她自己的伤处,反倒很是疼痛。可是此际,她咬牙切齿,另一只手又来抓白素的胸口。
  白素一生之中,遇敌无数,可是明明对方和她强弱悬殊,却还要和她如同拚命一样,这样的对手,她倒也没有遇到过。
  是以,一时之间,她大是骇然,一松手,身子向后退出,同时疾声道:“你干什么,我决不是你的敌人,你快躺下来!”
  何可人竟欲挣扎着来追袭白素,所以白素才会叫她快些躺下来。
  这时,何可人显然不是为了听从白素的劝告,而是她实在没有能力起身,所以离不开床,但是她仍然将一张床摇得咯咯直响,神情更是可怖。
  当白素讲到这一处,说她也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惧时,我原谅了丁真——能令白素也感到恐惧的情景,一定非同小可,丁真害怕,是很正常的事。
  当下白素又极诚恳地道:“何姑娘,你别误会,我想帮你,不想与你为敌。”
  何可人这才急速喘着气,失声道:“你能帮我什么?帮我把那只鸡找回来?”
  白素听她来来去去都是为了那一只鸡,心中更是疑惑之至。
  她耐性再好,也忍不住问:“那一只鸡,究竟有什么重要?”
  她一问之下,何可人的身子又是一阵发抖,然后,她紧闭了眼睛,可是眼皮却在不住地跳动,显示她的心情极其激动。
  白素走近了一步,柔声道:“告诉我,你心中有什么秘密?”
  白素不再问何可人那只鸡有什么重要,直接问她心中有什么秘密。何可人紧抿着嘴,一言不发。
  白素又道:“或许,你把秘密说了出来,有助于把那只鸡找回来。”
  这句话,令得何可人有了强烈的反应,她睁大了眼,看了白素好一会,但是她却又哼了一声:“我不会上你当,我什么也不说。”
  她只说了一句话,又闭上了眼睛。接着,不论白素说什么,她都不再开口,也不睁开眼。
  本来,白素有很多方法可以令她再有反应的,但是又怕刺激得她发狂,所以有些话也不可以说。
  白素想到的是,要使何可人把自己当成是友非敌,唯一的办法,看来就是把那只鸡找回来——她对丁真的信任,也基于此。
  除此之外,自己再说什么都不会有用,不如先离去再说。
  她先轻叹了一声,然后道:“要人家帮助你,你总得把心中的秘密告诉人家,不然,人家如何能帮助你?”
  何可人的反应是几声冷笑,白素又等了一会,也就出了病房。
  白素出了病房,在医院门口,遇见了愁眉苦脸,在门口打转的丁真——丁真不但不敢走进何可人的病房,连进入医院,也视为畏途。
  白素叫住了他,介绍了自己,又问他见了我有什么结果。
  丁真苦着脸:“卫先生叫我去问何姑娘——”
  他把经过说了,白素忙道:“这问题……不适宜去问她。”
  丁真如释重负:“是……是……我也是这样想。”
  白素把刚才在病房中的情形说了,丁真当然听温宝裕讲过我们夫妇两人的事,所以他问白素:“卫夫人,你看她心中有什么秘密?”
  白素摇头:“我不知道,她对你很信任,你可以慢慢问她。”
  丁真惨叫了起来:“什么慢慢问她,还有一天限期,找不回那只鸡来,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白素道:“总可以有点通融的吧!”
  丁真喃喃道:“不知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白素又好气又好笑:“还有一天,你不妨把赏格再提高些。”
  丁真也豁出去了:“好,提高到一百万元。”
  用一百万元的奖金,目的是为了捉一只鸡回来,那实在是一种不正常的行为。可是,才经历过何可人那种疯狂行为的白素,却觉得很应该,她连连点头:“好,你立刻去宣布!”
  丁真对我的意见,也不敢太轻视,他又问了一句:“我真的不必再去问何姑娘?”
  白素又一次点头:“是……她的精神状态,不是很适宜接受这个问题。”
  丁真叹了一声,恰好有一位高级警官走过来,他忙迎了上去,白素急于与我会面,就赶了回来。
  所以,在丁真离开之后不多久,还不到一小时,白素就出现了,把她在医院发生的事告诉了我。
  她自然要问我的意见,我的回答,直截了当之至:“她是一个神经病人!”
  白素侧着头:“从表面上看,她确是如此。”
  我笑:“从本质看,她是一个动物的保护者。”
  白素不理会我的讥讽:“应该是,可是她又把那些鸡运到市场上去卖,这似乎又说不通。”
  若是换了旁人,我早已中止讨论了,因为我认为何可人这个人,简直无聊透顶,不知所谓,根本不值得研究,就让她为了一只鸡去发神经好了。
  不过看在白素却很有兴趣的份上,我也只好略微发表一些意见。
  白素又道:“看她的情形,像是并不在乎那只鸡的生死,只是在乎……那鸡是不是找得回来——即使找回来的是死的,也比找不到好。这种心态,说明了什么?”
  我随口敷衍:“这倒有点像缉捕大盗的赏格:不论生死,只要捉回来。”
  白素望了我一眼——她绝对看得出我是敷衍她,可是她对我的话,却又考虑了一会,甚至点了点头:“是,她的目的只是要把那只鸡抓回来,这又是为了什么?”
  我摊了摊手,表示无能为力,无法作出推测。
  白素又自言自语:“她的行为,如此激动,一般来说,女性只有在面临执着的感情时,才会有这样激烈的表现。”
  我怔了一怔,一则是惊于白素的认真,二则也感到白素的话太过诡异。
  我道:“这是什么话,难道她爱上了一只鸡——而且还是母鸡?”
  白素却不理会我的责问,仍在自言自语:“她为什么肯定是三六五号那一只呢?她一定有一些奇怪的遭遇,不肯说出来。”
  我笑道:“那有两个办法,一是把她捉了来,严刑拷打,令她吐实。二是我们自己去调查。”
  白素对我的调侃,并不生气,反倒睁大了眼望着我:“是‘我们去调查’,不是我一个人去调查。”
  我一时失口,说了一个“我们”,白素这样追问我,我自然不好再打退堂鼓。
  我只好道:“从何开始啊?”
  白素笑:“看来你有点不情不愿,这样吧,你挑容易的做好了。”
  我苦笑,我岂止“有点”不情不愿而已,简直是大大的不情不愿!
  我叹了一声:“好,请分配工作。”
  白素道:“五百多只鸡,不会是普通家庭养出来的,一定是养鸡场的出品。你先找到那个养鸡场,从而在那里了解一下何可人这个人的一切。”
  我的神情一定是相当悲苦,因为我竟然要接受如此的任务;所以,我那一声“得令”,也说得有气无力之至。
  白素却不肯放松:“这就去,立刻回音!”
  我没好气,拖长了声音:“喳——老佛爷。”
  不等白素瞪我,我就大踏步出了门口。在门口,一声长叹,那自然也是叹给白素听的。
  也就在那一声长叹之中,我有了偷懒的办法,我直赴警察总部,去找特别工作室主任黄堂——有他相助,可以省事许多。
  到了黄堂的办公室外,只见进出的人很多,而黄堂的咆哮声,自办公室中传了出来,他在骂人:“他奶奶的,什么玩意儿,有钱人吃饱了没事做,爱怎么就怎么,可是不能拿警队开玩笑,全撤回来,我的命令,全撤回来,一个也不能留。”
  接下来,是一连串的粗话。
  我认识黄堂很久了,从来也未曾见过他发那么大的脾气。
  这时,只见几个警官狼狈而出。我趁办公室门打开之际,向内挥了挥手,只见黄堂满面怒容,见了我,有点意外,示意我进去。
  我走进去,轻松地道:“惹黄主任生气的,一定是头等大事了。”
  黄堂“呸”地一声:“屁,气死人了!”
  他一面说,一面取出一瓶酒,两只杯子来:“你来得正好,看到你,心肠也开朗一些。”
  我接过了他斟的酒:“以你如今的身分地位,谁还能给你气受?”
  黄堂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你且听听,世上事真是无奇不有,这世上竟然有人出十万元的花红,找一只鸡。”
  我怔了一怔,心想这倒好,事情都凑到一块来了。
  黄堂又愤然道:“而且,要动员警务人员去找;这下可好,连休假的警员,也全找鸡去了。”
  他说着,瞪着我道:“你说,气人不气人?”
  我笑道:“你的消息不是很灵通,花红已经提高到一百万了。”
  黄堂呆了一呆,恰好一个警官进来,喘着气报告:“主任,那……家伙把赏格提高到了一百万,很多人不顾命令,我们……都劝不住。”
  黄堂脸色了白,青筋暴胀,我忙道:“由得他们去找,找到了,叫先来报告,有可能得到比一百万更多。”
  黄堂盯着我,我又忙道:“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来找你的!”
  黄堂一下子就明白了:“这……鸡有古怪?”
  我道:“太是古怪。”
  黄堂吸了一口气,就照我所说的发了命令,那警官一面抹汗,一面离开。我敢说,他也必然会去参加那找鸡的行列。
  黄堂一叠声道:“说说,是怎么一回事?”
  我把事情摘要地说了一遍,黄堂听了之后,闷哼了一声:“我看,不单那个何可人是神经病,那个发明家也是神经病,你——”
  我不等他批评,说道:“我的意见和你一样。可是白素十分重视这件事,其中自有道理。”
  黄堂自然知道白素的能力,所以他也疑惑起来:“鸡送到市场去贾,不过几十元的事,有什么大不了?”
  我心中陡然一动:“是啊——鸡送到市场,一定脱不了被斩杀的命运,何可人不在乎那只鸡死了,只是不要它活着不见了。”
  黄堂愈想愈奇:“奇哉怪也!究竟是为了什么,你的意思是——”
  我道:“我要到养鸡场去了解,请你给我一些数据,我直接进行。”
  黄堂先答应了,接着苦笑:“卫斯理,你我二人合作,干过多少惊天动地的事,如今只为了一个养鸡女子,这是从何说起?”
  我也感到别扭:“大丈夫能屈能伸,不打紧。”
  黄堂苦笑了一下:“你常说,在一件莫名其妙的事之中,往往可以发掘出一桩古怪之至的事来,这件事,也有这个机会?”
  我吸了一口气:“这件事,一开始已经够古怪的了——要是那位何小姐的精神状况正常的话,那么她心中的秘密,一定有我们意想不到的情况在。”
  经我如此一说,黄堂总算松了一口气。由于不少警务人员纷纷去找那只悬有重赏的鸡,黄堂大发雷霆,他早已把一切数据调了来,也有何可人的个人数据,他把一份文件给我,道:“你看。”
  我这才是第一次看到这位何可人姑娘的照片。照片上看来,确然是一位美丽可爱,青春热情兼而有之的女子,眉宇之间,有一股英爽之气,很具巾帼英雄的气概,颇惹人喜爱。
  至于她的个人数据,很是简单。
  她是孤儿,自小在一间教会主持下的孤儿院中长大,也在教会主持下的中学求学。不过在这一部分,从孤儿院到学校,对她的评语,都不怎么样。除说她活泼好动之外,都说她好生事,太活跃,与人相处不是很融洽,常制造事端等等。
  总之,这样行为的人,可以统称为“麻烦份子”。
  我对这些评语,很不以为然,尤其是青少年,往往被成年人视为“麻烦份子”。其实,青少年并没有做错什么,只不过是行为未能尽如成年人之意而已,就被归入“难以管教”这一类了。
  何可人多半也是这一类人,尤其教会的管教加倍严格,所以何可人在“无心向学”之下,中学没有毕业,就进入了一个养鸡场工作。直到如今,从十四岁到二十二岁,在养鸡场工作了八年。
  这一段时间中,何可人的生活过得自由自在,想来绝不会有“九时熄灯,不得讲话”等规章制度拘束她了。因为那养鸡场只有一个老年场主,所有的工作,全落在何可人一个人身上。
  可以想象,一个女子单独管理一个养鸡场,是十分辛苦的工作。可是,何可人显然很满意辛劳的工作,她把养鸡场管理得很好,所生产的鸡只,很受市场欢迎,那老场主也把她当成自己女儿一样。
  若不是有了丁真这样的冒失鬼,因为失恋而喝多了酒,在大雨之中,站在马路上,令得她运鸡的车子出了车祸,那么,何可人就和许多普通人一样,绝对不会引起什么特别的注意。
  当时,我一面看数据,一面确然是如此想的。可是后来,白素却不同意,她道:“你没想到她很美丽吗?在大城市中,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她的一生遭遇,必然和普通人不同,不论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之中,都会冒出头来,各自精采的。”
  白素说的话,我无法不同意,因为太多这样的例子了。可惜我没有生花妙笔,不然,效法曹雪芹,为这些由于貌美而在生活之中高潮迭起的女孩子,一一作传,倒也是可以流传千古。
  却说我看完了数据,黄堂问我:“你准备如何着手?”
  我吸了一口气:“你密切注意那只鸡的下落,一旦找到了,先别给丁真和何可人知道。我,少不得要到那鸡场去走一趟。”
  黄堂现出很是同情的神色,点了点头。
  不但黄堂同情我,连我自己也很同情自己,上天入地,什么事没做过的卫斯理,到一个小小的养鸡场去,会有什么发现呢?
  我肯去,自然是由于白素的态度很是执着,而我对白素有信心,可以肯定在这件事中,一定另有古怪。
  那养鸡场在郊外,地方很是偏僻,有一条勉强可以行车的路通过去。到了门口一看,却很令人意外,不见破败,大是整齐,有一道拱门通进去,拱门之上有招牌,写着“何氏鸡场”四个字。
  那四个字,居然苍劲有力。我在门口停了车,推门而入,一面大声叫“有人吗”,一面向内走去,打量四周围的环境。
  只见鸡舍整齐,反倒是要来住人的几间房子,相当残旧。我才一走近鸡舍,便听得鸡声嘈杂,极之震耳,且令人有心惊之感。我从来也未曾想到过,鸡只也会发出如此惊人的声响,愈是走近,愈是震耳。我试着推开一间鸡舍的门,只见鸡舍中上千只鸡,个个发出怪声,简直如同一群妖魔一般。
  而且,在笼中的鸡,一见了我,动作也大是异常,竟然一面发出怪声,一面争先恐后,向前扑来!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