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背叛”这个故事,特别之至——我的每一个故事,都有它的独特之处,可是这一个,就像在叙述故事时常用的一句话一样:在这以前,从来也没有过那样特别的故事。
  这个故事,讲的是一桩背叛事件,而且,人物的行为,涉及同性恋(当然未曾在这方面发挥什么)。故事一直在种种假设之中展开,疑点只有一个:为什么要背叛。
  结果,疑点有了答案,极简单,看了就知道。
  这个故事,当然是一个幻想故事,乍看和“科学”几乎扯不上关系。可是心理学,是一门十分深奥的科学,自然可称“科幻小说。”
  被背叛是极痛苦的事。
  可是如果想一想,背叛者总有他的理由,也就有机会像甘铁生一样,痛苦会消失无踪。
  真会吗?
  骗你的,因为我试过了,没有用。有一点,倒很容易明白:不要对人太好,或不需对人太好,或不必对人太好,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别人心中怎么想!

                        卫斯理(倪匡)
                      一九八八、四、十六
                 (莫名其妙接到两个澳门打来的电话之后。)
                    (有了被背叛的可怕经历之后。)
                  (被主编催稿催得几乎神经错乱之后。)
                      (还活着,居然!)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