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部:电脑的爱情




  我张大了口,说不出话来。
  另一个顾问道:“我们最好不要违拗它,因为它的责任重大,最好请那位小姐来,站在它的观察点前,让它看看。”
  我团团地转着,在那样的情形下,我实在不知道该用甚么样的动作,来表示我心中的情绪才好,在转了好几个圈之后,我才道:“那么,你们必须弄清楚一点,这个被宠坏了的孩子,它的目的,绝不止看看那住小姐,它还『爱』着那位小姐,说不定它在『看』到了那位小姐之后,爱她更甚,要和她结婚!”
  我是想一面说,一面哈哈大笑起来的,因为那实在是非常好笑的一件事。
  可是,我却又一点也笑不出来!
  在我讲完了之后,所有的人都沉默着,不出声,因为他们都知道我的话是真的。
  就在那时候,传送文字带的转盘,又再度自动地转动了起来,曼中尉忙又拈超文字带来,读道:“我已等得不耐烦了,我知道彩虹在,她是来看我的,我要见她,一小时之内要见她,不然照我的计划行事!”
  “一小时,”我们几个人都呻吟似地叫了起来。
  我忙道:“那不可能,彩虹已回去了,一小时无论如何不行,快对它说!”
  曼中尉连忙又按动着字键,但是文字带再度传出,却只是重覆着一句话:“一小时,从十四时三十一分十五秒起计算,一小时。”
  那简直没有通容的余地了!
  我们互相望着,基地司令最先开口:“如果一小时之内找不到那位小姐,那会有甚么结果?”
  他那个问题,是向那两个专家发问的。
  两个顾问呆了片刻,才道:“我们不敢说,但是我们的劝告是,千万刷冒这檬的大险,电脑的自动控制系统,可以做很多的事,如果----”他们也难以讲得下去,只是摇头苦笑着。
  而他们的话虽然未曾讲完,我们也全可以知道他是甚么意思的了。
  他们的意思是,如果电脑的自动控制系统,在电脑的那种“情绪”之下,作反常的活动,那么,说那是人类未日的开始,也不为过!
  基地司令的面色十分苍白,道:“那……那我们怎么办?难道没有法子可以对付它?”
  顾问道:“有是有的,可以拆除它的自备电源,使整个电脑停止活动!”
  “那就快拆除它的自备电源!”
  “但是,”顾问抹着汗,“那至少得两小时以上的工作,才能接触到自动供电的电源中心、再加以破坏,而我们的限期,只有一小时。”
  司令也开始抹汗,道:“那和它商量,将限期改为三小时,快和它商量!”
  曼中尉轻巧的手指,又不断地在字键上敲了下去。
  我们几个人,都被一种诡异之极的气氛所包围着。
  现在,我们是在就一件极严重的事,在展开谈判,但是我们的谈判对象,却是一具电脑。
  在曼中尉的手指停下来之后,文字传送带又转动了起来,文字带一节一节地传送出来。
  两个顾问拈起文字带来,从他们脸上那种苦笑的神情,我就知道,提议已被拒绝了!
  果然,一个顾问一字一顿地念着文字带上的话,道:“三小时,那足够拆除电源,使一切停顿了,不行,只一小时、还有三十六分三十秒。”
  基地司令脱下了将军帽,用力抓着他已然十分稀疏的头发,道:“通知国防部,通知全世界,快改变预定的飞弹射击路线,使飞弹发射到大海去,快!”
  两名女军官立时答应着,她们不断操纵着仪器,但是四分锺之后,她们面青唇白地来报告,道:“司令,电脑完主失灵了!”
  一个顾问道:“不是失灵,而是它不听指挥了,由于它的失恋,它已下决心要毁掉全世界,它甚至不肯谖飞弹在海中爆炸。”
  我也苦笑着:“其实,那么多核弹,在大海中爆炸,和在大城市中爆炸,有甚么不同?“
  另一个顾问道:“多少好些,虽然免不了是毁灭,但至少可以有几个月的时间,给人类去脑侮,为甚么要制造那么多核武器!”
  基地副司令突然抓住了曼中尉的肩头,将曼中尉从座位上直提了起来。
  抓住曼中尉的,虽然只是副司令一人,但是基地司令却也参加了对旦中尉怒喝,他们两人一齐骂疸:“都是你,都是你闯下的祸!”
  曼中尉的神色苍白之极,睁大了眼,一语不出。
  在那样的情形下,几乎每一个人的行动,都有点失常的,连我也不能例外、我突然手起掌落,重重地一掌,砍在副司令的颈际。
  那一掌,令得他痛极而嚎,松开了曼中尉,退开了几步,而我已立时一转身,伸手抓住了基地司令胸前的衣服,基地司令身上的将重制服,本来是威严的象徵,是令人一望便肃然起敬的。
  但是我们已知道,世界未日离现在只不过几十分钟,还有甚么值得尊敬的?
  我揪住了将军的衣襟,厉声道:“别将责任推在曼中尉一个人的身上,如果不是你们这些将军,那么热衷于核武器,怎会有那样的事发生?你们设立那样庞大的核武器基地,不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使用核武器么?现在好了,你们如愿以偿了!”
  基地司令气得张大了口,说不出话来。
  我用力向前一推,基地司令趺出了两步。
  我挥着手,大叫道:“每个人都尽快赶回去吧,快些赶回去,或许还来得及和你们最亲爱的人,拥抱着一齐迎接死亡,快走吧,世界未日终于来了!”
  我那时失神地狂叫,样子一定十分怪异。
  但是,所有在电脑旁边的人,却没有一个人笑我,他们的神情,都十分严肃,其中有两个年纪较轻的女军官,甚至哭了起来。
  被我推倒在地的基地司令,这时已挣才着站了起来,大声叫道:“我们可以先炸毁电脑?”
  两个顾问齐声道:“司令,你忘记了?我们在装置一切的时侯,曾假定过电脑若是受到了破坏,一定来自敌方,所以电脑在遭受破坏时的反应,便是立即发射所有的长程飞弹!”
  基地司令呆呆站着,我则“哈哈”笑着,我实在没有法子控制我自己的情绪,我必须笑,虽然我不知道自己为甚么要笑,整个第七科中,乱成了一片,那还是消息未曹传出去,加果消息传出去了,那整个基地会乱成一片,整个国家,整个世界都会陷入极度的混乱之中!
  我一面大笑着,一面想要夺门而出,但谭中校却将我从门边硬生生地拉了回来。
  我被谭中校拉了回来之后,才听到曼中尉,那位年轻的女军官,正在宣布一些甚么,她说:“是我阔的祸,应该由我来结束它。”
  副司令抚着被我击痛的颈际:“中尉,你已经闯下了无可收拾的大祸,你已无法结束它!曼中尉的面色虽然苍白,但是她的神情,却出于意料之镇定。她道:“我想,还是有办法的。”
  基地司令甚至忍不住骂了一句祖言,在明知世界末日就快来到的时候,人都有一种难以自我控制的情绪,一切平日隐藏在教育、礼貌面具下的本性,也就会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
  一个庄严的将军,竟会突然骂出了粗言来,便是那种情绪的结果。
  他一点也不觉难为情,骂了之后,还立时道:“你有甚么办法?你能有甚历办法?”
  曼中尉给将军的那一下粗盲,骂得目瞪口呆,一时之间,不知该说甚么才好。
  但是,我却看出,曼中尉真想说甚么,她好像的确有办法可以提出来一样。
  是以我忙道:“曼中尉,你不妨说,你有甚么办法?”
  将军又骂了起来,曼中尉向我看了一眼:“可是将军他……他……”
  基地司令扬着拳头,喝道:“他嫣的,你有甚么话,就他妈的快说吧,要知道只有几十分锺了!”
  曼中尉咽下了一口口水,道:“幸而这副电脑,并听不到我们的谈话,不知道我们会怎么对付它。”
  副司令道:“我们也无法对付它!”
  我大声道:“别打断曼中尉的话,让她说下去,我们的时问已不多了!”
  基地副司令狠狠地望着我,他刚才给我重重地砍了一掌,现在已经十分恼怒,他可能会不顾自己的身份,要来和我打架!
  不论我的情绪是多么疯狂,但是我却还不想和他打架,是以我连忙转过头去,不去看他。
  要知疸在疯狂的情绪之下,就算两个人多望几眼,也会打起架来的。
  曼中尉在我大声呼喝之后,总算又有了讲话的机会,她道:“而且,最大的幸事,是它从来也没有看到过彩虹的照片。”
  屋中尉讲到这得,我的心中,便陡地一震,我失声叫道:“曼中尉,你是说----”曼中尉点着颠:“是,你已明白我的意思了,由我做出来的酸牛奶,那就该由我自己喝掉,我的想法,就是那样。”
  基地司令骂道:“他蚂的,你的办法是甚历?”
  我忙道:“曼中尉的意思是,电脑根本不知道他通信的彩虹,究竟是甚么样子的,曼中尉她可以充作是彩虹,让它去『看』!”
  基地司令和副司令一齐转过头,向那两个专家望去,那两个专家紧皱的双眉,舒展了开来,道:“这是多么奇妙的主意!”
  基地司令道:“那你还不去改装?”
  曼中尉陡地立正,敬礼,奔了开去。
  我们几个人则在电脑控制室中,团团乱转,很要命,曼中尉去换衣服,怎么去了那么久!
  其实,曼中尉只不过去了七分钟,但是,等到她换上了便装,又回到控制室来的时候,我发现曼中尉的神色虽然苍白,但是在换上了便装之后,她却也十分妩媚。
  我替她理了理头发,道:“你应该装得快活一些,你的脸色太苍白了,你应该去喝一点酒。”
  司令大声道:“行了!行了!或许电脑喜欢脸色苍白的文孩子,你别胡乱出主意来!”
  我问道:“电脑的观察点,在甚么地方?”
  一个顾问道:“推电视摄像管来,和电脑进行联系。”
  立时有两个女军官,推了一具十分高大的电视摄像管来,专家用熟练的手法,和电脑联络在一起,一个专家来到字键之前,道:“让我来通知电脑,它的心上人来了,叫它好好看看。”
  曼中尉就站在电视摄像管前,从那样的情形看来,倒像是电视台在招考新人,一个神情紧张的少女正在试镜一样,不明情由的人,是决想不到事情那么严重的。
  另一个专家扳下了许多掣,摄像管上的红灯,亮了起来,电脑上的各种灯,也闪耀不停,在刹那间,电脑的全部工作,突然都自动停吨了。
  曼中尉也在那时,在她苍白的脸上,努力挤出一个微笑来。
  电脑的文字带,突然以超常的速度,将文字带送了出来,一个专家拉起了文字带,读道:“你太美丽了,比我意像中更美丽,我要你一直倍伴着我,别离开我,否则我会发狂的。”
  等到那专家读出了文字带上,电脑表示满意的话之后,我们都大大松了一口气。
  但文字带还在不断地传出来,那顾问也不住地拈起文字带,读着文字带上,电脑的“话”。
  在经过了刚才如此紧张气氛之后,这时再听那位专家读文字带上的那些“话”,实在给人以十分不调和的感觉。
  因为那具电脑,刚才还在威胁着,要不顾一切,施放由它所控制的长程核子飞弹,以毁灭全世界,但此际,那专家念出来的,即全是对一个年轻文性的赞美词,世上最感情丰富的人,只怕也难以对着他心爱的文子,有那样动人的赞美的。
  那种赞美,简直可以使任何一个女于听了,打从心底下高兴出来。
  我看到垒中尉的脸上,有着兴奋的绯红色,当那位专家读到“我愿意永远和你在一起,你千万别担心我,我们一直在守着”的时候,曼中尉竟低声道:“我会的,你放心,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基地司令和副司令两人,弄平了他们的将军制服,我们都已从疯狂的梦幻情绪中,回到现实中来了,我对刚才的行动,感到抱歉,而司令和副司令,颤然也因为刚才的粗言感到抱歉。
  是以我们各自相互一笑,互相说了一声对不起。
  也没有再说甚么,刚才的一切,谁都愿意将它富作一场恶梦一样。
  曼中尉在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敲打着字键,我们也不知道她和电脑在“说”些甚么,但是可想而知,多半是一些山盟海誓的语言,因为电脑的赞美词是加此之动听,曼中尉总不能无动于中的。
  那两位专家则巡视着电脑的工作,电脑正常的工作,又已开始进行了,当他们巡视完整个电脑工作之后,频频说道:“太奇妙了,真太奇妙了,电脑的工作效率,和它的灵敏度,竟超过了设计时的两倍。”
  我呆了一呆:“两位,人若是恋爱成功,也会使他的情绪开朗,判若两入这样看来,电脑和入脑,不是一样么?”
  那两位专家并没有立时同答,只是和我并肩向外走去,我们出了第七科,在长长的走廊中向前走着。
  那两位专家在快到走廊的尽头时,才停了下来,一个道:“卫先生,你刚才提出来的问题,我很难回答,在理论上来计,电脑只不过是一具由许多许多电子管组成的机器,富然和人脑不同的,人脑有生命!”
  另一个专家却苦笑了起来,道:“但是,生命是甚么?生命并不是一种存在的物质,生命根本是虚渺到无可捉摸的。一个活人和一个死人,在物质上,没有丝毫不同,但是一个活,一个死,却又大不相同,我们以为电脑没有生命,又怎样证明它?”
  首先回答我问题的那位沉默了半响,才道:“这问题太复杂了,现在,我们不能决定电脑是不是有生命,但是都至少已知道了知识的积累,即使在电脑之中,也可以产生新知识,这实在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如果一旦,电脑的思想范畴,逸出了人类的思想范畴之外……“
  他讲到这里,没有再讲下去,我和另一个专家也都不出声,他说的虽然还是很遥远将来的事,但是,它迟早总会来的,不是么?
  事情到这里,本来已可以估一段落了,但是还有两件事,却是要补充说明的。
  第一件,那具电脑的“恋爱史”并没有继续下,国防部下令拆除电脑,首先便是在它”热恋”的时候,除了它的自动电源,然后将电脑拆成了几百万件零件,将之化整为零件作别样的用途。
  曼中尉和那五位女军官,都受到了相富严厉的处分曼中尉还被开除了军籍。
  第二件要说的是彩虹,当我回家之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彩虹,将一切经过,源源本本告诉她。
  我以为她听了之后,一定会十分难过的了。
  但等我讲究之后,却发觅她若无其事,我正在大感诧异间,一个高大、黝黑、英俊的年轻人,突然到访,我一看他便认出他是甚么人来了,他就是那军事基地联络处的那位上尉,他渡假来了,看他和彩虹的情形,他们的感情已很不错了。
  这或者可以算是喜剧结束吧!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