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故事,和上一个隔了五个月,堪称空前,原因是忽然右臂患“网球肘”,从不打网球,却患网球肘,真是黑色幽默,于是乘机搁笔,直至有起色才再开始,所以迟了。
    闲中岁月,匆匆一日又一日,人生无非如此。翻江倒海也好,闲散也好,时间总是那么过去,对人人都绝对平等,也算是闲中偶得。
                           一九九四年九月三十日
                                 三藩市
                               雾罩金门桥
                               云掩银河路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