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写小说已超过四分之一世纪,一直很不注重小说的主题。以为小说可以有主题,也可以没有。所谓主题,并不是小说的主要组成部分。
  不过,这个故事,例确有主题:一个人或是几个工或是一群人,闯的祸再大,也总有个限度,唯独一个主义,或是一种思想,闯起祸来,却可以令人类蒙受无可比拟的灾害,才是闯大祸。
  若有幸不为这类祸所害,那是幸事。
                         卫斯理
                      一九九四年一月十一日三藩市
                      不问曾栽种了甚花何草什木啥果
                      不知已满眼是嫩黄新绿艳红姹紫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