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老是替故事写序,久而久之,渐渐变成“感言”式的文字了。
  既然已经如此。索性就来感叹一番。
  近来的最大发现是:要在一群生命基因中充满了权性、愚昧和麻木的人的心目中,成为伟人,再容易不过。
  只要先把那些人天生应该有的一切全部抢夺过来,然后再对那些人施以残杀和奴役,再在若干时日之后,把原来就属于那些人的东西,扔加一点点给他们,那些人就立刻感激涕零,跪地膜拜。于是浑身上下沾满了人血,双手还挥舞着皮鞭的人,就成了伟人。
  很简单,是不是?
  于是恍然大悟:这世界上原来是因为先有奴隶,然后就自然有了奴隶主的。
  人的生命基因之中,居然有这样的一部分,真是可悲。
                          卫斯理
                   一九九七年二月二十三日,三藩市
  星见于西北,举世可见,主吉乎?主凶乎?自何以来?从何而去?神秘莫测。再来已在两千三百年之后,人间何世?直堪联想竟日。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