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这个故事相当轻松,经过情形不是很复杂,看到最后,一定会有很多人说:没有完。
  当然不是,刘根生的故事,是另一个精彩曲折的故事,在适当的时候,会有详细的记述,不属于“错手”这个故事的范围。在“适当时机”还未曾来到之前,大家不妨设想一下他的遭遇,一个小刀会的头目,怎么会出现在一个怪容器之中,而且在一百年左右之后。
  (小刀会的那段历史,相当有趣,也可以找点参考书才看看。)
  故事由白老大和哈山打赌开始,两个老人家之间的这场打赌,谁也没输,谁也没赢——世上所有的打赌,其实结果皆是如此。
  在说故事的时候,夹杂了若干上海话,这是小趣味,所用的上海话,都十分通用,学会了,间中说上两句,“蛮好白相格”(挺好玩的)。
                                倪匡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