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莫名其妙的录音带



  一个仲夏的中午,我由于进食过饱,有点昏然欲睡,躺在沙发上,在聆听着一卷十分奇特的录音带,录音带是一位职业十分奇特的人寄来的。
  这个人所从事的职业,据他自称,全世界能干他这一行的,不过三十人。当然,滥竽充数的人不算,真正有专业水准的,只有三个人。
  请各位记着这三个人的名字,在以下事态的发展之中,这三个人会分别出场,而且占有一定地位。
  这三个人,两个职业,一个业余。
  两个职业好手,一个是埃及人,姓名相当长,很古怪,也不好记,所以从略,只介绍他的绰号:“病毒”。滤过性病毒是一种极其微小的生物,要在高倍数的显微镜下才能看到它,小得可以通过滤纸,比一般的细菌和微生物更小。这个绰号之由来,和他的职业有关,指他能透过任何细小的隙缝。
  病毒今年九十高龄,已经退休,据说,他正在训练一批新人,但尚未有成绩云云。病毒的晚年生活相当优裕,居住在开罗近郊的一幢大别墅中,不轻易露面,侍候他的各色人等有八十二人之多。
  第二个,就是交录音带给我的那个人,他的名字是齐白。当然,那是译音,原文是CIBE。这名字是他自己取的,以四大古国的第一个字母拼成。据齐白自称,他有着这四大古国的血统,所以,他最适合干他那种行业,简直是天生这一行的奇才。
  齐白究竟多少岁,我和他认识的时间不算短,可是无法猜测,大约是二十五岁到四十五岁之间,这个人的身世如谜,行踪如谜,我只知道他的职业,对他的了解不算很多。
  第三个是一个道地的中国人,名字叫单思。单思是单相的弟弟,我在认识单相时,就曾取笑他的名字,他一本正经地告诉我:“舍弟叫单思。”单家十分有钱,单相、单思两兄弟,可以完全不必工作而过着极舒适的生活。他们两人全十分出色,单思学的是考古,所以后来发展成为那个行业中的业余高手。单思的外形十分有趣,说他“有趣”,是因为他的打扮,永远在时代的最尖端,绝不像一个考古学家,他常在自己的额角上贴上一枚金光闪闪的星星,和将头发染成浅蓝色,看到他的人,一定会认为他是一个流行歌曲的歌手。
  这三个人都约略介绍过了,说了半天,他们所从事的工作是甚么呢?
  照他们自己的说法,那是“发掘人类伟大的遗产”、“揭开古代人生活的奥秘”、“将不为人知的历史和古代生活方式显露在现代人面前”和“使得这世界上充满更多的稀世珍宝”的“伟大工作”。
  可是实际上,说穿了,他们的工作,实在很简单,他们是古墓的盗窃者:盗墓人。
  盗墓人所做的事,就是偷进古墓去,将古墓中的东西偷出来。可是也别看轻了盗墓人,盗墓人需要有丰富的历史知识,用来判断这座古墓中的主人身分,决定是不是值得去偷盗。盗墓人也要有丰富的工程学知识,因为一般来说,值得去偷盗的古坟墓,大都建筑得十分坚固,不是事先有着详细的规画,弄得不好,葬身在古墓之中的低手,不计其数。连带的,他们也要具有丰富的各种器械的使用知识,以达到事半功倍的目的。
  “病毒”、齐白和单思三个人的盗墓记录,都不公开,但其中有几项,人所皆知,例如英国的探险家,在进入埃及的大金字塔之后,发现在他们之前,早就有人进入过,那就是“病毒”年轻时的杰作。
  据齐白说,“病毒”在大金字塔中所得到的宝物并不多,不超过五件,但是当那些宝物出售给不愿意公开姓名的收藏家之后,“病毒”就可以靠所得的报酬,过一辈子舒适的生活。
  据我所知,“病毒”九十岁生日那一天,三个世界上最伟大的盗墓人,曾经有过一次叙会。他们在叙会中讨论甚么,当然没有人知道,就在这次叙会之后的两个月,我收到齐白打来的一封电报。
  电报的内容相当简单:“发电同时,寄出录音带一卷,希望详细聆听,日后再通消息。”
  电报是从埃及境内一个小地方发来,那个地方,要查详细的地图才能查得到,在埃及的中部,地名是伊伯昔卫。
  在收到电报之后,足足半个月,我才收到了那卷录音带。带子是普通的卡式带,包装得十分仔细,用一块不知是甚么旧麻布重重包里着,装在一只厚厚的粗大箱子之中,用一种土制的长钉子将木箱装钉得十分坚固,以致我要花二十分钟时间,才能将木箱撬开来。那块旧麻布,散发着一阵极其难闻的霉味,我顺手将之抛进了垃圾箱。
  取出了录音带,放进一架小型录音机之中,在沙发上躺了下来。正如一开始我就讲过的,那天天气相当热,使人昏然欲睡,我在沙发上半躺下来之际,已经打了两个呵欠,希望录音带的内容精采一点,好让我提提神。
  可是,当录音带开始转动,有声音发出来之后不到五分钟,我已经将齐白骂了一百多次。因为我实在不知道他寄这卷录音带给我的用意是甚么。我听到的声音,全然莫名其妙。
  一开始,声音很有点恐怖片配音的味道,听来十分空洞,有回声,像是有一个人在一个有回声的空间中向前走。
  接下来,足足五分钟之久,全是同样的声音,间中,偶然有一两下听来像是风声一样的声响。
  我伸手按停了录音机,考虑着是不是要把这卷录音带也扔进垃圾桶去。
  要不是这卷录音带是齐白寄来的,我一定扔掉了。但齐白是这样一个特殊人物,那么远路寄来的东西,勉为其难,就算全卷录音带全是那些空洞的脚步声,我似乎也应该将它听完。
  我叹了一声,又骂了齐白几句,再接下录音机的放音掣,那种空洞而有回音的脚步声,再传了出来,又过了三分钟,忽然却有了另一种声音。
  那是喘息声,毫无疑问,有人在喘息。而且喘息的人,他的口部,一定距离当时录音设备的收音部分十分近,因为每一下吸气声,都十分清晰,那种“嘶嘶”声,听来恐怖。
  我精神为之一振,坐了起来。才坐起,就听到了齐白的声音。
  齐白一面喘气,一面在说话,他的声调,听来异常急促,也不知道他是由于兴奋,还是恐惧。他的话,有时断断续续,在间歇中,就是他的喘气声。
  我不嫌其烦地说明听到他语声后的感觉,是因为如果配合了他讲话的内容,可以知道他在讲这番话之际,处身在一个十分异特的环境。
  以下就是在喘气声之后,齐白所说的话:
  “我不知道在甚么地方,也不知道我已经在这里多久了,我……我……见到的是甚么?真是难以形容,我一点也说不出来,可是我又一定要将我见到的描述出来。对了,那可以说是一条走廊,然而,那是走廊吗?算他是一条走廊好了。”
  (齐白的话,持续的时间相当长,大约有十五分钟左右。其中有不少,简直语无伦次,我当时听了,只觉得莫名其妙。这里,我记下来的,完全是录音带中的原来语句。有很多不可解的话,到后来全都有了答案,那是以后的事情。)
  (齐白在讲话的时候,他可能一直在向前走着,因为那种空洞的脚步声仍然在,偶然也还有一两下风声。当然,还有齐白的喘息声。)
  “我在这……走廊中已走了多久了?为甚么我的思绪完全麻木?我以为……我是为甚么会到这地方来的?对,我……记起来了,我要非常努力,才能记起来……我要努力记起它来,我一定要想出……我为甚么会来到这里的原因……”
  (在这里,齐白将这几句话重复了三遍之多。他为甚么到一个地方去,可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而他竟然会想不起来,可见他那时候,神智有点模糊不清。)
  (听到这里,我自然觉得紧张,但是我却并不担心他的安全,因为他事后还能将这卷录音带寄出来,可知当时的情形不论如何诡异,都不会有危险的。)
  “我……为甚么会到这里来的?我……想起来了,是病毒,和病毒有关,这老头子,他……是他叫我来的?还是单思叫我来的?等一等!等一等!”
  (齐白那两下“等一等”,用极尖锐的声音叫出来,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和急骤的脚步声。“音响效果”相当好,一听就知道他在突然之间,看到了甚么令得他极度惊讶的事情,他就一面叫,一面向前奔了出去。)
  (齐白叫的是“等一等”,我想,他这样叫,并不是真的叫一个甚么人等他一等,而是一种在发现了令他惊异的事情之后的一种口头语。)
  (急促的脚步声,大约有半分钟。)
  “这是甚么,这究竟是甚么?天,我究竟到了甚么地方?我没做过甚么坏事,不应该有这样的报应,是甚么人的咒语生效了?甚么人的咒语?我是从来也不相信甚么咒语!要是相信,我根本不能从事我的工作,可是现在……现在……一定是甚么人的咒语生效了,一定是……”
  (齐白请到这里,竟然发出了一阵呜咽声。这不禁令我悚然。齐白的那种呜咽声,听来十分可怖。听一卷来路不明的录音带,本来就十分诡异,因只听到声音,而不知道究竟发生了甚么。)
  (齐白在他的话中,提到了“咒语”。我相信他所指的咒语,一定是古墓主人对进入古墓者所下的咒语。在埃及,许多金字塔,都刻有诅咒,而金字塔,本来就是一座坟墓。齐白的录音带,从埃及寄出来的,他又是一个盗墓人,那么,他是不是在一座古墓中?)
  (我一面迅速地转着念,一面仍然继续听着这卷录音带中所发出来的声音。)
  “我不信咒语,不信……我一定是来错地方了,病毒这老头子,他为甚么要骗我?”
  (在这句话之后,又是连续的脚步声,空洞而有回响,照声音来判断,齐白还在继续向前走。如果他一进入那地方就开始录音,那么,这时已有二十分钟之久。二十分钟不断向前走,那条“走廊”的长度,可以说相当长。)
  (如果说每秒钟一公尺,他一直没有停过,二十分钟,他已经走了一千二百公尺左右。当然“走廊”可能有弯角,也有可能,他一直绕着圈子,不过这无法从声音中作出判断。)
  “是的……我来到了,我真的来到了,看!看!你们大家都来看看!”
  (齐白的声音急促而兴奋,声音听来,也带着若干程度的恐惧,但是我不禁骂了一句“他妈的”。齐白真可以说是混帐到了极点。他寄来的不是照片,不是影片,只是一卷录音带,可是他却一直在嚷叫着:“大家都来看看!”谁能从声音中看到东西?他一定昏乱到了不知所云的地步了。)
  “我……来到了,这大概是我追求的最终目的,我终于来到了,来到了!”
  (齐白大叫着“来到了”,叫得回声震耳欲聋。然后,便是“咚”地一声,好像是重物坠地的声音。接着,便是一阵嗡嗡声,那一阵嗡嗡声,相当难断定是甚么声响。那像是一群蜜蜂在飞,也像是空气在一个小空间中因对流而产生,像用耳朵对着一只杯子时听到的声音相仿。)
  “我够了,我已经够了,我这一生……的活动,到这里,可以算是一个终极了,找不可能再有任何……再有任何进展,我要告诉全人类,我看到了终极,看到了一切!”
  (齐白始终不明白,听他录音带的人是看不到任何东西的,所以,也根本无法知道他在叫嚷着的“终极”是甚么意思。)
  (齐白甚至没有对他看到的情形,作任何形容。或许是他根本无法形容他所看到的一切?他连自己是不是在“走廊”也不知道。)
  (齐白的话,到这里为止。但是他的活动,却显然没有停止,因为还有别的声音传来,包括了“咚咚”声,一些听来像是搬动沉重物体的声音,一些空气在狭窄的空间对流而产生的声响,他的喘息声,几下惊呼声,最后,是一种“乒乓”的声响,听来像是玻璃敲碎的声音。)
  整卷录音带有声音部分是二十八分钟。我翻过另一面,全然空白,没有声音。
  我听了一遍又一遍,等到听到第六遍头上,白素回来了,她并不出声,我也只是向她作了一个手势,示意她用心听。
  她坐了下来,用心听着,等到放完了第六遍,我按停了录音机:“齐白寄来的,从埃及一个叫伊伯昔卫的小城。”
  白素皱了皱眉:“那个盗墓人?”
  我点头道:“是。”
  白素“嗯”地一声:“听起来,他进入了一个神秘不可测的地方……”
  我忍不住打断了白素的话道:“他还有甚么地方可去,当然是进入了不知甚么古墓之中。”
  白素道:“可以这样说,但是在那个地方,他遇到了一生之中从来也未曾遇到过的事。”
  我“哼”地一声:“见到了‘终极’!我对盗墓、卖古董没有兴趣,真不知道他为甚么要寄这鬼东西来,浪费我的时间。”
  白素作出了一个不屑的神情:“你是因为茫无头绪而心痒难熬,我提议你和单思通一个电话,他们是同行,应该知道齐白究竟在说些甚么。”
  我不禁笑了起来,拿起电话来,打给单思。接听电话的是单思的管家,他道:“二先生到埃及去了,三个月之前去的,一直没有回来。”
  我忙问道:“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管家道:“他在埃及,你要找他,可以打电话到埃及去,他一定还在。”
  我没有再问下去,就放下了电话,这个管家,他以为埃及是一家小客栈?我只要打电话去,就可以找到他的主人?
  联络不到单思,自然只好将这件事搁了下来。我只能从声音中判断,齐白是到了一个极为奇特的地方,在那处所在,他有着十分奇妙的遭遇,如此而已,究竟实际情形如何,一点也不知道。
  我托了一个在埃及的朋友,请他找齐白,但是一点结果都没有。一直到一个月之后,我又收到了另一卷录音带。
  一看到邮差送来了一只粗糙的木箱,我就不禁狂喜,那和上次的木箱相类,我接过箱子,看了看寄出的地点,仍然是伊伯昔卫,寄件人的名字也仍然是齐白。
  我到了地下室,用斧头将箱子劈开来,包里着录音带的,还是一块旧麻布,取了录音带在手,逼不及待奔进书房,将之放进录音机之内。五分钟之后,我开始骂齐白的祖宗,一代一代骂上去。
  我听到的声音,只是不断的同一声响,那种类似玻璃破裂的声音,在上一卷录音带的最后部分,也曾经出现过。可是这时,不断的这样的声音,那真叫人忍无可忍,非骂不可。
  我大约每隔半分钟骂齐白的一代祖宗,一直骂到第三十六代头上,才听到了别的声音,那是一下深深的吸气声。
  一直到录音带播放完,没有其他的声音,我将录音带取出来,抛起,等它落下来时,将之踢到了书房的一角。
  这算是甚么玩笑,齐白这家伙,一定是开死人玩笑开得够了,又知道我是一个好奇心十分强烈的人,所以才开我这样一个玩笑,而我居然上了当。
  我心中十分气愤,没有将第二卷录音带的事对白素说。
  我在书房中工作,听到一下惊呼声和一阵猛烈的犬吠声,我忙探头向窗外看去,看到我养的两头狼狗,正扑向一个人。从楼上看下去,只看到那人衣衫褴褛,看不清他的脸面。
  那个人正在闪避着,对付那两只大狼狗,我不知道那人是从哪里来的,因为院子的铁门锁着,我打开窗子,向下大声叱责着,叫着那两只大狼狗的名字,大狼狗静了下来,那人抬起头。
  虽然他满面胡子,脸上也肮脏不堪,但是我还是一眼就可以看出那个乞丐一样的人,正是单思。
  一看清楚是他,我不禁大叫了起来:“单思,你在搞甚么鬼?”
  单思并不回答我,那两只狼狗已不再追逐他,他向屋子疾奔过来,我也忙离开了书房,向下奔去。当我来到客厅中时,他已在穷凶极恶地擂门,我忙将门打开,想要指责他几句,他已经叫了起来:“拿来,快拿来。”
  我怒道:“你疯了,我欠你甚么?”
  单思的神情,显示他的情绪,正在极度的激昂之中,他又叫道:“拿来,快拿出来。”
  我吸了一口气,先用力按住了他的肩头,令他比较镇定一些:“拿给你,可是,你得告诉我,要我给你甚么?”
  单思盯着我:“齐白给你的东西。”
  我怔了一怔:“齐白?”我立时想起了齐白寄给我的那两卷录音带。自从我认为那是齐白的恶作剧,我不知道放在甚么地方了。我这时,也全然不知道何以单思会那样紧张。我只好道:“喔,齐白给我的东西,那两卷录音带?”
  单思呆了一呆,问道:“录音带?”
  我道:“是啊,两卷录音带,听来一点意思也没有,像是他进入了一处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所在,一面在那地方行进,多半是他在开玩笑。”
  我说着,自问所讲的全是实话,可是单思的神情,在刹那之间,却变得极其愤怒。他陡然喝了一声:“卫斯理,别装腔作势了,快拿出来,你和我都知道齐白给你的不是甚么录音带。”
  我也不禁大怒:“去你的,不是录音带,齐白还会有甚么给我?”
  我转过身去,想去找出那两卷录音带来。我绝不是没有应变能力的人,一艘来说,要在我的背后偷袭我,绝不是一件易事。可是单思,咦,单思平时给我的印象,极度斯文,除了提及一些不为人所知的古墓,触及了他特异的嗜好,会令得他双眼发出异样的光采之外,他是那么文静的一个人。
  我甚至会提防天花板上的吊灯突然坠下来,也决计不会去提防单思偷袭我。可是,就在那时,单思却突然对我施行了偷袭。
  事后才知道单思用来袭击我的是一件玻璃雕塑艺术品。在我被砸昏过去之前的一刹那,我听到了一下玻璃碎裂声。
  我听到了玻璃的碎裂声,仍然未曾知道自己被袭,只是忽然之间想到,在齐白的第二卷录音带中,有着不断的玻璃碎裂声。
  我大约昏迷了一小时左右,先是后脑上针刺一样的疼痛,然后就听到了白素的声音,白素正在急促地问:“谁来过?”
  白素是在问老蔡,我们的老管家,老蔡回答道:“我不知道,花园里狗在叫,看来是熟人,那人衣服破烂得像是叫化子一样。”
  我又感到了一阵灼痛,白素在包扎伤口前,用酒精消毒,刺激了伤口。我哼了一声:“是单思。”
  我在说了那一句话之后,才睁开眼来。一睁开眼来之后,我不禁呆住了。那是真正的怔呆,甚至使我忘记了脑后的疼痛。
  紧接着,我感到了极度的愤怒,白素扶我坐在一张椅上,我自椅上直跳了起来。由于过度的愤怒,我张大了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过了好一会,我才陡地叫了起来:“单思这王八蛋,我要将他捏死。”
  单思如果这时在我面前的话,我是不是会将他捏死不敢说,但是我肯定会捏住他的脖子,至少捏得他双眼翻白,舌头完全伸出来为止。
  我看到的是一片混乱。
  书房中的凌乱,难以形容,每一只抽屉全被打开,抽屉中的一切,倒在地上,书架上的所有书籍,也到了地上。甚至连一些音响设备,也全离开了原来的位置,电线七纠八缠地到处乱挂,一对扬声器的网膜被扯破,椅垫被割开……
  我实在没有法子形容下去,总之我一看到自己书房这样凌乱的情形,第一个意念是愤怒,第二个意念是:我再也不能使书房回复原状了。
  我跳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握着拳,白素皱着眉,将我按着,又令我坐了下来,发现坐的椅子,椅垫也是割开了的。
  白素问道:“单思?”
  我恨极,连声音也有点变了:“就是他。”我一面说着,一面不由自主喘着气:“单思他……他以为我是死了很久的死人?以为我这里是一座古墓?”
  白素在才听到“单思”的名字之际,显然一时之间,想不起他是甚么人来,直到我提及了“古墓”,她才“哦”地一声:“是他,那个怪人。”
  她令我半躺了下来,然后道:“伤倒没有甚么,几天就会好。”
  我伸手向后脑摸了一下,愤然道:“我可等不到几天,我这就去找他。”
  白素立即同意:“也好,问问他为甚么。”
  我立时跳了起来,和白素一起下了楼,出门,上车。
  单思是单身汉,住一幢极大的花园洋房。
  在他哥哥单相的住所之中,全是各种各样的植物,而在单思的住所之中,则全是他自世界各地的古墓之中偷盗来的古物,其中包括在设备精良的地窖之内,用冷冻和药物保存起来的三具尸体在内其中一具,据他说是蒙古一个短命皇帝图帖睦尔的尸体,当然无法分辨真假,只好由得他去胡说。
  白素驾着车,在驶向单思住所途中,她问我:“单思为甚么要袭击你?”
  我道:“是,他硬说齐白给了我甚么,我告诉他齐白只不过寄了两卷混蛋录音带,开我的玩笑,他不相信,我转身想拿录音带给他,他就突然在我背后袭击我。”
  白素埋怨了一句:“你也太不小心了。”
  我苦笑了一下:“谁都会上当,单思平日多么斯文君子。”
  白素“哼”地一声:“至少他来见你的时候,老蔡就说他像是叫化子一样,我想他神态举止,一定有异,只不过你自己不在意而已。”
  我生着闷气,没有再说甚么,白素又道:“你提及两卷录音带,我只知道有一卷!”
  我道:“第二卷是今天上午寄到的。”
  白素向我望了一眼:“内容是甚么?”
  我吸了一口气,又伸手在脑上按了一下,将第二卷录音带的内容讲了一遍。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