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不停上升的电梯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正在迅速发展,人口极度拥挤的大城市之中。
  凡是这样的大城市,都有一个特点:由于人越来越多,所以房屋的建筑便向高空发展,以便容纳更多的人,这种高房子,就是大厦。
  凡是这样的城市,商业必然极度发达,各种各样的生意,都有人做,有许多形成大集团,在这些机构中服务的人,有稳定的职业,相当的收入,形成一种阶层,可以称之为中产阶层。
  凡是这样的大都市,寸金尺土,房租一定贵,贵到了中产阶层就算有固定稳当的收入,也不想负担的程度。
  于是,买一个居住单位,便成了许多有稳定职业的人的理想。
  罗定就是这样的人,他是一个大机构中主任级的职员,家庭人口简单,收入不错,已经积蓄了相当数目的一笔钱,他闲暇时间的最大乐趣,就是研究各幢分层出售大厦的建筑图样,和根据报章上的广告,去察看那些正在建筑中,或已经造好了的大厦,想从中选焙一个单位。
  星期六,罗定驾着车,天气很热,可是他兴致十分高,因为他在报上,看到有一幢才落成的大厦,有几个单位,售价很相宜。
  那幢大厦所在的位置,可以俯瞰整个城,又有很大的阳台,这一切,都符合他的理想,他驾着车,驶上了一条斜路,不多久,就看到了那幢巍峨的大厦。
  大厦高二十七层,老远望过去,就像是一座耸立着的山峰,罗定望着笔直的大厦,心中暗暗佩服建筑工程师的本领,二十多层高的房子,怎么可能起得那样整齐,那样直,连一寸的偏斜也没有!
  大厦刚落成,还没有人住,罗定在大厦门前停下车,才一下车,就闻到了一股新房子独有的气味。那种气味并不好闻,可是对于已经打算在这幢大厦中选上一个单位,作为自己居住之所的罗定来讲,这种气味,闻来使他有一种兴奋之感。
  他走进了大厦的入口处,大堂前的两扇大玻璃门,已经镶上了玻璃,不过还没有抹干净,玻璃上有许多白粉画出的莫名其妙的图画。
  大堂的地台,是人造大理石的,一边墙壁上,用彩色的瓷砖,砌成一幅图案。另一边墙上,是好几排不钢的信箱。
  罗定的心里在想:那可以说是第一流的大厦,等到有人住的时候,大堂中当然会放上几盆花草,那就格外显得有气派。罗定在大堂中站了一会,好像他已经付了钱,买下了其中的一层一样,仔细地察看着一块碎裂了的瓷砖,直到过了几分钟,他才陡地感到,这幢大厦中,好像一个人也没有,当然,他知道没有住客,但管理员呢?
  他四面张望着,伸手拍着信箱,发出巨大的声响。
  过了片刻,才看到有一个瘦削的中年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那人身子很高,瞪着眼,眼珠小得和上下眼睑完全碰不到,小眼珠转动着,用并不友善的态度道:“甚么事?”
  罗定挺了挺胸:“我来看房子!”
  小眼珠仍然转动着,不过态度好像友善了许多,他自腰际解下一串钥匙来:“你想看哪一个单位?”
  罗定是早已有了主意的,他立即道:“高层的,二十楼以上,不过不要顶层,热!”
  小眼珠转动着,取出了两柄钥匙来,交给罗定:“这是二十二楼的两个单位,请你自己上去看!”
  罗定在这半年来,看过不少房子,大多数,不是由经纪陪着,就是由管理人员陪着,像今天那样,管理人员将钥匙交给他,由得他自己去看的情形,倒还是第一次。不过,罗定很高兴这样,他一个人去看的话,可以看得更仔细一些。“买一个单位,要化去毕生的储蓄,不能不小心,有人陪着,似乎不好意思怎么挑剔,一个人看,就可以看到满意为止。
  他接过了钥匙,眼看那个小眼珠、瘦削的中年人,又走上了楼梯,他来到了电梯门口,按了按钮,电梯门打开,罗定走了进去。
  电梯很宽敞,四壁镶铝,罗定按了钮,电梯开始向上升去。
  当电梯向上升去的时候,罗定已经开始在想,如果自己买了房子,那么,至少该添一些新的家俱,或者,索性豪华一点,委托一间装修公司,好好地装修一下,住得舒舒服服,从此之后,不必每个月交租,而且,这幢大厦的环境那么好,在阳台上坐着,弄一杯威士忌,欣赏风景,真是赏心乐事!
  如果他自己看了认为满意,那么还可以带家人一起来看,他太太一定也会喜欢!
  罗定越想越是高兴,当他开始觉得,自己在电梯中太久了的时候,他也不知道究竟进了电梯已有多久。电梯中本来是有一排数字,到达哪一层,就亮起哪一个数字的。可是,当罗定抬头,向那排数字望去的时候,那排数字,却一个也没有亮着。
  罗定皱了皱眉,心里想,一定是有一条电线松了,不能连接到那些数字后的小电灯,所以才会那样,等一会下去的时候,一定得和那个管理员说一说。
  在感觉上,罗定可以肯定,电梯还在向上升着,上升得很稳定。
  他心里又想,究竟是二十二楼,电梯上升虽然快,也需要时间。
  他的心情很轻松,吹着口哨,可是当他吹完了一阙流行歌曲之后,电梯还没有停下来,在感觉上,他可以知道,电梯还在向上升。
  罗定呆了半晌,接着,他伸手拍打着电梯的门,他明知电梯在上升中,拍门也拍不开来,可是,他在电梯中,实在太久了!
  就算是二十二楼,在电梯中那么久,也应该到了。他又接连按下了几个掣,可是没有用,电梯还是在向上升着,这一点,他可以肯定!
  罗定开始着急起来,但是他立即感到好笑,电梯如果停止不动了,也没有甚么大问题,何况在继续向上升,电梯会升到甚么地方去?至多升到顶楼,一定会停止的,难道会冒出大厦的屋顶,飞上天去?
  当罗定一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他笑了起来,笑自己可能太紧张了,所以感到时间过得慢。
  他将钥匙绕在手中,转动着,抬头看看那一排数字,最讨厌是电灯不亮,不然,他就可以知道自己现在在哪一层。
  电梯还在向上升着,罗定本来一直是在笑着的,可是渐渐地,他却有点笑不出来了!
  从他警觉到自己在电梯中已经太久了之后,到现在,至少又过去了五分钟。绝无可能电梯上升了那么久,而仍然不停下来的!
  罗定开始冒汗,他又连续地按下了好几个钮掣,希望能使电梯停下来,可是却一点用处也没有,电梯仍然继续在向上升。
  当罗定真正开始焦急的时候,是在又过了三分钟之后,电梯中其实并不热,但是罗定却浑身都被汗湿透了,他用力敲打着电梯的门,按着电梯上的“警钟”和“停止”钮,想使电梯停下来。
  可是一点用处也没有,不论他怎么样,电梯一直在向上升着,照时间计算起来,电梯可能已上升了几千,但是,任何人都知道,世界上决没有那么高的大厦。
  罗定静了下来,不由自主地喘着气,这是不可能的,大厦只有二十七层,在大厦中的电梯,当然不可能上升几千,那么,多半是自己感觉上,电梯在上升,而实际上,电梯早已停了。
  罗定竭力想使自己接受这种想法:电梯中途坏了,那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意外,没有甚么大不了,就算连警钟也坏了,那个小眼珠的管理员,一定也会久等他不见而找他,自然很容易发现电梯在中途停了,会召人来救,他就可以安然无事。
  可是,罗定虽然竭力向这方面想,但是事实上,他更知道,电梯是在向上升着。
  罗定不是没有搭过电梯,电梯的上升,虽然很稳定,但总可以觉得出来。
  又过了两分钟,罗定的心中,越来越是恐惧,他像是进入了一个噩梦之中。不断上升的电梯,会将他带到甚么地方去呢?
  罗定实在无法遏止心中的恐惧,他陡地大叫了起来,连他自己也料不到,原来他心中的恐惧如此之甚,以致他的叫声,是那样凄厉。
  他开始大叫不久,电梯轻微地震动了一下,停了下来,而且,电梯的门,打了开来。
  罗定几乎是跌出电梯去的,他直向前冲出了几步,伸手扶住了墙,看清楚了那是一个穿堂,两面有相对的两扇大门,他才定过神来。
  电梯的门打开着,他还在这幢大厦之中。
  他伸手抹了抹汗,并没有甚么异样,刚才的一切的确像是一场噩梦,罗定无法明白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只好这样设想:刚才电梯曾在中途停顿了一段时间,要不然,他决不会在电梯中那么久!
  他扬起手来,手中的钥匙还在,当然不是在做梦,他可以立即凭他手中的钥匙,打开那两扇门。
  而打开门之后,他就可以进入他想购买的居住单位,那一定很理想,虽然刚才在电梯中,他感到如此恐惧。那一定是神经过敏,工作是不是太辛苦了呢?
  罗定一面思想混乱地想着,一面向前走去,大门很够气派,他随便拣了一条钥匙,插进门孔,转动了一下,门打了开来,新房子的气味更强烈,一进门,是一条短短的走廊,然后,是一个相当宽敞的连着阳台的客厅。
  一看到那宽敞的客厅,罗定不禁心花怒放,他向前走去,门已自动关上,便直来到玻璃门之前,移开了玻璃门,踏上了阳台。
  就在那一刹间,他呆住了。
  他来的时候,阳光猛烈,晒得马路上映起一片灼热的闪光,但是现在到了阳台上,向下望去,只是灰蒙蒙的一片,甚么也看不见!
  天是甚么时候开始变坏的呢?
  罗定略呆了一呆,又向前走出了两步,靠住了阳台的扶栏,向下看去,就在那时,他第二次发出惊怖之极的呼叫声来!
  他向下看去,并不是看到下一层的阳台,而是甚么都没有!他在一个居住单位之中,不错,可是,那个居住单位,却像是孤零零地浮在半空之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看出去只是灰蒙蒙一片,也不知是云是雾!
  罗定一面惊叫着,一面向后退去,“碰”地一声,撞在玻璃门上,跌进了客听。他还想继续呼叫,可是过度的惊怖,令得他虽然张大了口,却发不出任何声他奔到门口,拉开了门,回到了穿堂。
  电梯门还开着,他冲进了电梯,但是又立时退了出来。不住喘着气,他在一幢大厦之中,可是,为甚么会这样子?他不愿自己再一个人关在电梯中,他宁愿走楼梯下去,他可以一面向楼下奔去,一面高声呼叫,总有人会听到他的呼叫声的。
  然而,当他找寻楼梯的时后,他双腿不由自主发起抖来,没有楼梯!
  这幢大厦,没有楼梯!
  刚才,明明看到有楼梯,那小眼珠管理员,就是从楼梯上走下来的,但是现在,罗定却找不到楼梯!没有楼梯的大厦!
  罗定脚步踉跄,在穿堂中来回奔着,可是没有楼梯,楼梯口不是一枚针,如果在那里的话,他绝对不会找不到!然而,没有楼梯,只有电梯,还开着门,在等他走进去,那情形,就像是甚么怪物,张大了口,等着他投进去一样!罗定没有别的选择,没有楼梯,他只好由电梯下去,他必须离开这里,这幢可怖的大厦。罗定急速地喘着气,走进了电梯,按了钮,当电梯的门关上,而且在感觉上,电梯在开始下降之际,他竟至于双手掩着脸,哭了起来。
  他是一个成年人,不如已有多少年没有哭了,可是这时后,刚才的遭遇,实在已超过了他对恐惧所能忍受的范围,他之所以哭,完全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生理反应。
  他觉得双腿发软,在电梯里几乎站立不定,他双手扶着电梯的门,电梯在向下降,他开始大叫,陡然之间,电梯震动了一下,门打了开来。
  罗定直冲出去,他冲得实在太急,是以“碰”地一声,身子撞在对面的那一排信箱上。
  他扶住了信箱,喘着气,看到自己是在大厦的大堂中,和他进来的时候一样,他可以透过玻璃门,看到外面的地,外面的车。
  罗定慢慢站直身子,突然,他觉得有人伸手搭在他肩上,他实在不能再忍受任何的惊吓,是以他陡地跳了起来,转过身去。
  他看到了那管理员,管理员白多黑少的眼睛,看来如此诡异,管理员的笑容,看来也不怀好意,管理员问道:“先生,看过了,你满意么?”
  罗定大叫了一声,伸手推开了管理员,他推的力道很大,那管理员可能一下子给他推得跌在地上,可是他却也不理会,立时向外奔去。他依稀听得管理员在身后大叫大嚷,可是他却不理会,只是向前奔着,奔到了他的车旁,打开了车门,发动引擎,驾着车,转到了斜路口,向下直冲了下去。而就在他驾车向下直冲下去之际,有一辆车,正向上驶来,罗定听到对面的车子,在按着喇叭,汽车喇叭声听来震耳欲聋。
  可是,罗定还是没有法子控制他的车子,他只看到对方的车头,迅速接近,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和隆然的一声巨响。
  罗定的车子,撞上了驶上斜路来的车子,他身子陡地向前一冲,昏了过去。
  罗定因为撞车而受伤,被送进了医院,以上的一切,是他在清醒过来之后讲出来的。
  那幢大厦的管理员,叫陈毛。
  陈毛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大厦管理员,这幢大厦才落成不久,还没有人居住,可是不断有人来看房子,他的工作也不算很清闲。
  关于罗定的事,他怎么说呢?
  他说:“那天是星期六,天很热,我听到有人在问有没有人,就从二楼走下来,看到了那位先生。”
  “你看到他的时候,是不是觉得他有点不正常?”问话的是一位警官,他负责调查撞车案子,当然,他也知道了罗定自述的遭遇。
  陈毛的回答是:“没有,看来他很喜欢这幢大厦,他要看高层,我将钥匙给了他,他就进了电梯,等到他进去了之后,我才想起,忘了告诉他,电梯里面的小灯坏了,不知道在哪一层停,不过那也不要紧的,按哪一层的钮,当然在哪一层停。”
  警官问:“后来怎么样?”
  陈毛道:“我没有陪他上去,很多人来看房子,都不喜欢有人陪,而且,我还要接待其他看房子的人,他上去了很久……”警官打断了陈毛的话头:“有多久?”
  陈毛想了一想,道:“多久?好像半小时,又好像更久一点,我记不起来了,他下来的时候,我看到他扶着信箱站着,我走过去,拍他的肩,问他是不是喜欢,他忽然大叫起来,用力推我,向外奔去,钥匙还在他手里,我叫他还给我,他也不听!”
  警官问:“你没有追他?”
  陈毛道:“当然追,可是等我追出去,他已经上了车,车子向斜路冲下去,我才来到路口,就看到他的车子,和另一辆车子撞上了!”
  警官没有再问下去,因为事情显然和陈毛无关。
  和罗定车子撞了个正着的那辆车中,是一男一女,这两个无缘无故,饱受了虚惊的人,倒是大家的熟人。小冰和他的太太。小冰,就是转业成为私家侦探之后,业务上极有成就的郭大侦探,他的太太,就是那位旅游社的女职员,吓得一个曾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日本鬼子,几乎以为见了鬼的那位小姐。
  他们婚后,生活得很好,也想买那幢大厦的一个单位,所以一起来看房子,谁知道才驶近大厦,一辆汽车,就像疯牛一样地冲了下来。小冰的驾驶术,算得上一流,立时响号、扭向、踏煞车,可是对方冲下来的速度太快,所以还是撞上了,幸而,他们没有受伤,立时从车中走了出来。
  看到罗定昏了过去,他报警,召来救伤车,将罗定送进了医院。
  小冰后来也到过警局,将当时的情形,讲了出来,有陈毛作证,错全不在他,而在于罗定,可是罗定却讲出了他那个稀奇古怪的遭遇。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