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绝世佳人


  迪玛王妃在认定目前的丈夫是个冒牌货以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对他的身份已经有了怀疑的迹象,这充分说明,这个女人相当不简单。紧接着,她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仅凭自己或者加上父亲的力量,也无法将这个冒牌货的面目揭穿,如果真那样做,说不定不仅于事无补,还会使得事情更加糟糕,这就更加不简单了。
  世界上大约有三十亿女人,如果这些女人遇到与迪玛王妃类似的事,至少会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女人会惊慌失措,最后惹出大麻烦。
  但迪玛王妃毕竟不在这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之列,她是一个异常特别且杰出的女人,后来的事实证明,如果不是如此,她很可能早已被灭口了。可以肯定,如果没有这个杰出女人的聪明机智,这个大阴谋在极大程度上可能会成为事实,那么,我们今天的社会毫无疑问就会是另一个样子。
  当然,这些全都是后话。
  却说当时,迪玛王妃在对现在的佩德罗(为了记述方便,我仍然称其为佩德罗。仍然称其为佩德罗有几个理由,一,有关他是冒牌货这件事,仅仅只是迪玛王妃的怀疑,并未经过任何证实,不好定论,如果是迪玛王妃有了妄想症呢?这种事似乎也有存在的可能;二,单是真佩德罗被人在不知不党中掉包这件事,以我当时看来,也是大可以打上一个问号的,制造这次假冒事件的人,去哪里找到一个如此相像的人?像得甚至连佩德罗的妻子都分辨不出,即使是双生子,相处的时间长了,也一样可以分辨出的。以后,随着事情的发展,如果真的证实了此人是假冒的佩德罗,而真佩德罗能够重新出现的话,那么,就在佩德罗的前面加上一个真字,以示区别,特此说明。)产生怀疑之后,就开始有意地观察他,越观察越发现他是冒牌货。在此,我不再一一列举。
  接下来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办的问题。
  迪玛王妃曾设想过许多办法,比如利用自己国家的警察组织或者国家安全部,他们之中很有一些能人,要想查清佩德罗的真实身份,应该不成问题。
  虽说不成问题,却也有一个问题,佩德罗现在还是一国之尊,他有权指挥这个国家的任何一个机构中的任何一个人,如果迪玛王妃要想动用这个机构来调查他们的最高领导者,那将会是一件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最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她心中一点底都没有。
  这个设想否定以后,她便想到了第一夫人,表面上看,她与第一夫人的关系确然不错,而且,佩德罗的身份对老大哥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如果佩德罗果然是桑雷斯的手下,那么老大哥当然乐意将这个阴谋揭穿。她甚至有理由相信,老大哥的那个中央情报局一定可以办成这件事。
  但是,在老大哥办成这件事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别的无法估计,有一点她现在就可以想到,自己的国家从此就会完完全全为老大哥所控制。
  而且,这件事如果闹出去,将会是世界上一桩最大的丑闻。
  由此,迪玛主妃想到,要办这件事,只能找那种自己信得过的人,或者至少也是可以替自己保密的人。
  这时候,她就想到了私家侦探。私家侦探不为任何一个国家服务,他们只为钱服务,只要给他们相当的钱,他们的嘴就会比石头人的嘴还紧。我说迪玛王妃这个人了不起,似乎没有任何谥美之词,那是因为她的确是了不起,在这样的时候,还能心思如发,将每一个细小的问题都想到了。正因为如此,在这件事结束以后,我们成了非常要好的异性朋友。说实话,自从我与白素结婚之后,虽然也曾结交过一些异性朋友,但没有一个人能让我如此佩服如此景仰。后来,我在与白素谈起她时,白素似乎平生第一次对我不放心起来,甚至有点酸溜溜地说:“罢罢罢,我看我还是效法古人,主动上门。将她接回家来为妙,不然,这个家可能就不再是我的家了。”
  这自然是调侃的话,虽然我对她有着一种非常特别的感情,但却绝对没有想过要将她纳为妾,那其实是屈她太甚了。
  闲话就此打住,却说迪玛王妃拿定这个主意之后,便找来了世界各地一些有名望私家侦探的相关资料,经过几天的研究对比,她最后选定了我的好朋友小郭。当时,她便给小郭打了一个电话,也是非常的巧,那天小郭刚好在。
  当时,她对小郭说:“我有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想委托你,请你相信,钱不是问题。”
  小郭听到她后来那句话的时候,不禁皱了皱眉,他开私家侦探社,钱当然是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但他并不喜欢那种有钱能使鬼推磨的语气,有好几次,他向我提起:“有许多人一开始就说什么钱不是问题之类的话;似乎我不是人倒是鬼了,他拿了钱来,是让我为他推磨的,真是把人气死。”
  按小郭的说法,这种案子,他多半都不会接,说不定当时就将电话给挂上了。但这一次是个例外,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她说了前面那句话:“我有一件非常特别的事想委托你。”小郭和我一样,也是一个好奇心极强,爱管闲事出了名的人,只要是特别的事,他都有兴趣。当然,他也不会那么轻易就上当,人家说是特别的事,他就认定了特别。
  所以,他当时问道:“请问小姐(应该是夫人或者王妃,但当时他根本不知道她的王妃身份,这个称呼是不可能用上,而她的声音又的确年轻动人,极富磁性,自然就让他想到这是一位二八佳人了。他们当时是用英语交谈,英语中,将所有的女性称为小姐,倒也不为错),你刚才说有一件非常特别的事要委托我,能不能告诉我,那究竟是一件什么样特别的事呢?”
  迪玛王妃就说:“当然可以,如果不告诉你,你怎么进行?但是,现在不行。”
  小郭听了这话,不说兴趣一落千丈,至少也是减了一大截,接着,他完全是出于礼貌地问了一句:“对不起,小姐,我该怎么称呼你?”
  迪玛王妃说:“如果你答应我的话,我自然会告诉你。”
  这个人神神秘秘,小郭的兴趣又增加了一点:“可是,我如果不答应你呢?”
  接着,迪玛王妃说了一句话,就将小郭同这件事扯上了关系。
  迪玛王妃说:“那么,我可以去找其他人。我手中有全球差不多四百家私家侦探的资料,而我认为有能力接受我的委托的,也在十个人左右,我相信另外的九个人中,对这件事感兴趣的不会连一个人都没有。”
  事实上,迪玛王妃的第一个电话正是打给小郭的,小郭是她的第一人选,但如果她不说这几句话,小郭也不会将她太当一回事。但这几句话说得实在是太机智太能让小郭受到鼓舞了。她说她研究了四百个私家侦探的资料,小郭无法确认真假,但她说可以接受她的委托的,全球只有十个人,那同时也说明,全球范围之内,可以称得上十分出色的私家侦探,确然只有十个人左右。她给小郭打了电话,就说明她认为小郭是这十个人之一,也说明她是有眼光的;接着,她又说:“我相信另外九个人中,对这件事感兴趣的不会连一个人都没有。”这句话表面看来是对前面一句话的解释,仔细一想,却别有深意,表明她还没有与其他九个人联络,小郭正是她心目中的第一人选。这实际就是拍了小郭一个大马屁,拍马屁能拍到如此程度,这样的人,全世界恐怕也找不出多少。
  跟这样的人合作,又岂不是一件乐事?
  小郭在听了她这句话之后,心中就想:有着一颗玲珑如此的心和一张伶俐如此之嘴的人,就算是上一次当,也还是值得的。所以他毫不犹豫就说:“行,你说吧,我们在哪里见?”
  迪玛王妃当然不能在自己的家里见他,甚至不能在自己的国家见他,所以,她的安排极之特别,让小郭转了一次飞机,再转一次飞机,然后去一家酒店。小郭到了那家酒店之后,见到的并不是她本人,而是一张电话留言。总之,见面的过程非常复杂,仅仅是这一趟,小郭用着迪玛夫人的钱,几乎是将整个地球转了一圈。
  过程虽曲折,但也没有太多新奇之处,提过则算。却说他们最后见面,却是在南美一个国家的一间极其陈旧普通的小旅店里。当时,小郭见了那家小旅店,心中顿时大为后悔,觉得在这样一家旅店里约见人的人,绝对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说不准,连他这次来见她的旅费都付不起也大有可能。那一刻,他甚至想到过调头走开。但转念一想,千辛万苦,来也已经来了,总该见一见才能甘心。
  小郭到了指定房间,里面却没有人。这再一次让他觉得大不痛快,心想,我跑了多少万里,到这里来见你这个不知有着什么古怪的女人,至少,你也应该在这里等着我才是,谁知等着我的却是另一个电话留言。当时,他就拿定主意,等三十分钟,三十分钟一到,仍然没见人来的话,立即就走。
  可是,三十分钟到了,人并没有来。小郭原是想一走了之的,转念一想,数万公里我也跑来了,三十分钟我也等了,又何必急在一时?我倒是要看一看,这个女人到底玩的什么把戏。
  这样一想,他下了决心,干脆在床上躺了下来。
  迪玛王妃是什么时候,怎么进来的,他竟一点都不知道,待她开始向他说话的时候,他才看清,她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当时,他向她看了一眼,这一眼真有点让他哭笑不得,迪蚂王妃的那一身装扮,极其普通,甚至可以说是极老土,当时让他想到了中国人常用的一个词:村姑。
  迪玛王妃似乎看出了他的心事,自己先坐了下来,然后问他:“让你大吃一惊,是不是?”
  小郭的确是大吃了一惊,但听她一开口,竟说的是一口非常纯正的美国英语,这就又让他大吃一惊了。他决没有想到,一个像她这样土的女人,竟可以说一口如此纯正的英语。
  迪玛王妃续道:“我说过我们一见面,我就会告诉你我的身份,但看你这样子,等我说出了我的身份,你就会更大吃一惊了。我是迪玛王妃。”
  一时间,小郭的脑袋没能转过弯来,所以问了一句:“你说你是谁?”
  她说:“我是迪玛王妃。”接着,她说出了那个国家的名称。
  当时,小郭倒不是大吃一惊,而是想大笑出声。他原想说:“如果说你是一个王妃的话,那么,我就该是美国总统了。”
  迪玛王妃有着极强的观察力,她仅仅只是看了小郭一眼,立即就知道小郭并不信她的话,那时,她甚至有点后悔,自己千辛万苦找来的这个人,会不会是个中听不中用的花拳绣腿?
  但既然将他找来了,总得试他一试,便对他说:“我知道你不相信我的话,不过,我没有过多的时间给你来弄清这些问题。这是我的护照,你可以自己看。”
  小郭接过她的护照,这本护照证实她的确是迪玛王妃。他仅仅只是看了一眼那本护照,然后就在房中踱起步来。
  迪玛王妃说:“我可以告诉你,这本护照是假的,是我花钱买来的。”
  小郭并没有再看那护照,而是还给了她,然后对她说:“你所要委托我的事,有关你的丈夫,我的印象中,他好像是佩德拉亲王,对吗?”
  他这几句话一说,迪玛王妃马上就有一种自己找对了人的感觉,但她还不敢轻易就将那件事说出来,而是问他:“你为什么这样说?”
  小郭又在房中踱了几步:“其实这非常简单,你身为王妃,身份之高,除了亲王本人之外,可以说无出其右,像你这样的身份。要做任何一件事,可以说都是轻而易举的事,又何须如此大费周折?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你要瞒住什么人。如果你现在所做的事,你的丈夫知道的话,那么,你就可以轻易瞒住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根本不需如此大费周折。如果你的丈夫不知道,你在你的国家见一个像我这样的人,那就根本瞒不住他。所以,你要瞒的人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的丈夫。”
  听到这里,迪玛王妃站了起来:“对能够找到你,我感到非常欣慰。但是,由于我的特殊身份,我不能在这里太长时间,也因为有许多事,我不便当面对你讲出来(她这话暗指的就是有关隐私的部分,面对一个陌生人讲述这些,确然是一件极为难堪的享,同时,她又毫无保留他讲出了这些,说明她的与众不同,能做到这一点的女人,让人钦佩之至),我要委托你的事,以及与我联络的特殊方法,我都录在这盘磁带上,你听了以后,自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些是你目前的费用,以后的费用怎么付给你,你可以在适当的时候告诉我。”
  小郭接过她的磁带和一张旅行支票,迪玛王妃与他握了握手,告辞走了。
  她走了以后,小郭便开始听那录音带,当时,他是戴着耳机躺在床上的,可听了才几句,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当然,他所听到的内容,上面我已经全部记述了,在此不再重复。
  知道事情的全过程之后,小郭按照特殊的方法,与迪玛王妃联络了一次,告诉她:“你的委托我接受了。”
  迪玛妃王妃说:“很好,我确然没有看错人。从现在起,你将那卷录音带毁掉,然后就可以行动了,我不可能给你提供更多的帮助,凡事你自己当心。”
  小郭听她这样说,更加清楚地看到,这个女人确然有一颗玲珑心。
  后来,小郭在我的家里向我介绍整件事的时候,正是我们从天一庄园回来的时候,在此之前,白素为了救红绫和我,一直都强打着精神,差不多四十个小时没有睡觉,如果在二十年前,这当然不算是一回事,可如今,毕竟是年龄不饶人,更加上这四十个小时中,她的精神高度紧张,体能消耗实在太大,所以一回来就睡下了。小郭因为所要讲述的事中涉及到房中秘事,自然是少儿不宜得紧,所以要求我将红绫支开了。这次谈话,原本应该有第三个人,就是这件事的大主角迪玛王妃。但是,事情实在是太特殊,迪玛王妃的身份又决定她不可能神秘消失太长时间,所以不得不给小郭的公司留下个隐语电话后回国了。
  那时,夜已经根深,我们两个人坐在客厅中,各自手中端着一杯酒。小郭介绍到这里时,情不自禁就说出了上面的一句话。我当然听出了她这句话中有着对那个王妃大为欣赏的成份,那时,我还没有见过王妃,对此人的了解仅仅只限于小郭的口头上,听到小郭已经无数次表露出对她的钦慕赞赏之情,我却颇不以为然。
  也许是多年形成的习惯使然,只要有人在我面前赞美其他女人的时候,我多半都会不以为然,因为我大多会将其提到的女人与白素相比,在我看来,要论玲珑、机智、敏锐、美丽温柔等,根本就无人能出其右,至少是多年来我还没有发现一个。这时,我自然再一次想到了白素,而小郭对白素也是极其敬重的,现在说到这个迪玛王妃的时候,倒似乎此人与白素相比大有胜出的意味,就让我心中颇为不服。当然,后来我与迪玛王妃有了较多的接触,也便相信,小郭的眼力确然不俗。若定要拿白素与这个女人相比的话,相同之处也实在是太多,最大的不同是白素身上有着一股江湖豪气是迪玛王妃所没有的,而迪玛王妃身上有着一股高贵的贵族气,白素又是远远不可及。
  话题扯远了。却说小郭在这一声赞美之后,停了下来,然后问我:“对此,你有什么想法?”
  想法我心中早已有了:“首先,当然是要确定这个佩德罗究竟是不是真的佩德罗。”
  小郭起身,给我们的杯中加了酒:“你有什么好主意?”
  我应道:“数学上倒是有一种求证方法。”
  小郭这些年是越来越精到了,我的话刚出,他就接过去说:“要求证A是否等于B,那么,就求证A加B是否等于二A,或者求证A减B是否等于零,A除B是否等于一。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已知A等于C,那么,就求证B是否也等于C。”
  他这样一说,我就知道他早已做过了大量的求证工作,而这项工作也一定没有成绩,否则,他就不会来找我了。
  我于是说:“应该还有一种设想和一个推论。”
  小郭原是准备喝酒的,杯子拿到了唇边,又放了下来:“愿闻其详。”
  我道:“设想是,这个佩德罗的确与桑雷斯有着极大关系,或者说是桑雷斯正在下的一盘棋中最关键的一颗棋子,那么,他们之间一定有着极为秘密的接触,在他们的关系上做点文章,应该有一定收获。”
  说到这里,我拿眼去看小郭,他却问:“还有一个推论呢?”
  我先喝了一口酒:“一个推论是整个计划经过了长时间的周密策划,所谓的边境挑衅、大规模军事演习以及大兵压境等,都只是虚张声势,桑雷斯再无所顾忌,不可能不想一想国际社会对此事的态度。他明知国际社会不会允许他如此胡作非为,却仍然一意孤行,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那次所谓的调停会谈,这是他实施掉包计划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小郭听我如此说,连忙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一下又一下鼓起掌来。
  我当然看出了他态度上的特别,所以问:“有什么不对吗?”
  他道:“对,都对,太对了。不过,我原以为,卫斯理一定比我郭则清高明千百倍,现在看来,也只不过一个重量级,伯仲之间尔。”
  这话一出,我当然就明白了,我所说到的一切,在他听了录音之后,也都想到了,甚至远不止想到这么简单,他一定非常努力地去求证过,求证的结果自然也已经清楚,他来找我这件事,可以说明一切问题。
  小郭当然也知道我明白了一切,所以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放下杯子,身体往沙发上一靠后,再说话时,声音似乎有点不那么正常。
  他说:“我最初接触这件事的时候,以为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因为有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而且,只有这样一条线索,那就是桑雷斯对迪玛王妃由极度的爱转化成极度的恨。这种事,如果仅仅只是听人说起,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因为桑雷斯怎么说都是一国之君,他的国家再小,也还有几百上千万人口,就算每一万人中有一个美女,他也还有几百个的选择余地。他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女人如此大动干戈。但这个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匪夷所思,几百个美女加在一起,也可能顶不上一个人。我在见过迪玛王妃以后,立即就认定,桑雷斯是要不惜一切得到迪玛,所以才会搞出这么个计划来。”
  他说这些时,我立即就想到一点,那就是,如果他的这一假设成立的话,那就说明桑雷斯是一直都深爱着迪玛王妃,且始终不渝,为了得到迪玛王妃,他设下这一毒计,以一个假冒的佩德罗亲王来取代真佩德罗控制他的国家,只要假佩德罗的根基稳定以后,就会将迪玛王妃献给桑雷斯。这个假设是建立在一个更大的假设之上的,这个更大的假设就是:这一切,全都是桑雷斯所为,而他之所以干下如此勾当,正是出于对迪玛王妃的爱。
  事后再仔细推敲这一假设,其实不难发现,这一假设真可谓漏洞百出。至于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漏洞,写书人有意卖一个关子,留给诸位自己去想,想不出来也不要紧,等到我发现这些问题时,自然会解说清楚。
  现在我已经知道,小郭正沿着这样的假设做了大量的求证工作,但显然是没有任何结果。而我当时也认定他所走的路是对的,如果真像小郭所说,世上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见了迪玛王妃这样的女人会不动心,而我当时却想,这个女人或许是一个较白素略为逊色,但也是可以称作人间尤物的那一类。这种女人,真正是可遇不可求,围绕着这样的女人,会演出一些什么样悲喜剧来,实在是一件极难预料的事。有关迪玛王妃的故事,就是其一。
  那时,我所想到的,就如做一道数学题一样,小郭的路是走对了,但中途出了问题,或者是求证方法错误或者是计算错误,总归是有了错误,才会导致一个同样是错误的结果。
  确定了这一点,我便对小郭说:“你将调查的全过程说一下,一点都不要漏掉,每个环节每一个细节都非常重要。”
  小郭看了看我,似乎对我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因为我的话中有着对他不信任的成份。他说:“事已至此,说实在话,我有些怀疑我的根本方向走错了。既然你一定还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我也不妨说一说。”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