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人类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可以说我研究了许多年,但最终仍然是没有一个准确的结论。
  没有任何动物像人一样,将世界划分成许多势力范围,然后又在这势力范围中形成了诸多派别几大阵营。这种事除了人以外,别的动物做不来。谁能找到一种例证,某种动物今天拉甲打乙,明天又拉乙打甲,打打杀杀,无穷无尽?没有,这是人的专利,整个人类历史就是一部血腥残杀史。
  由此派生出一个问题来,人人都在谈人性。人权,人性是什么?人权又体现在哪里?
  我一直认为,人性就是贪婪。就是凶残。就是无尽的控制欲。
  人妄想着控制别人,于是各种各样的残杀无穷无尽。希特勒是死了,但是不断有希特勒的儿子孙子冒出来。
  人类一直都在忧虑人类总有一天会毁灭,并且认为这种毁灭的力量来自于外星,实际上,真正能够毁灭地球人的,一定不是外星人,而是地球人自己。
  在人性的贪婪、凶残发挥到极至的时候,人权又怎能够体现?说穿了,所谓的人权,只不过是很少的一部分人为了统治更多的一部分人所炮制出来的廉价玩意,绝大部分人中,任何一个人如果不接受统治和控制,就绝对不可能会有真正的人权,享受人权是有一个大前提的。
  人权既然是这样一种廉价的东西,那么,妄谈人权对于人类来说,实在可以说是一种奢侈品。
  在人性没有得到根本改变之前,完全就不可能有人权可言。
  这个题目实在太严肃了,我也不想谈这样一个严肃的题目,只是在写《大阴谋》这篇小说的时候,有着许多感受,忍不住想说一说。
  至于这篇小说,我想说的话不多,因为小说摆在这里,大家可以自己去看。
  唯一需要多说一句的,另外一篇小说《狂人之谜)实在应该是与《大阴谋》是同一篇,只是考虑到篇幅问题,才将其拆成了两篇,不过,当作两篇来读,也似乎未尝不可。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