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第十七集卫斯理故事,包括了“规律”和“多了一个”两个风格趣味全然不同的故事。
  “规律”是作者本人极喜欢的一个故事,虽然充满了悲观。消极,厌世的情绪,但的确而且,反映出现代人的心灵空虚。
  现代人的生活,表面上看来,多姿多采。变化无穷,但是实际上,却贫乏枯燥,千篇一律,这种生活,形成了心灵上的极度不满足,人和昆虫的生活之间,可以划上等号,于是,悲剧就表面化了。
  “规律”故事中的想法,是作者对生命来曾有再进一步的看法之前的观点、维持了许多年。
  “多下一个”则是一个喜剧故事,如果将之扩大来写,可以加许多个趣味进去,至少可以加长一倍,但作者写故事,很多情形之下,只是为了表达一个想象,一个意念,并不喜欢太“开枝散叶”,所以也很少在细节上多作与主要意念无关的铺排。这个故事,第一次接触到身体和灵魂间的关连,以后许多故事,都在这一个意念上,有极多的发挥。
                              卫斯理
  ------------------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