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水



                作者:倪匡
            
第一部:借尸还魂

  湖水很蓝。也很平静。那是一个小湖,在一片丘陵地带之中,丘陵光秃,看来很丑恶,所以更衬托出湖水的秀丽,湖的一边,满是浮萍,在几片大浮萍上,有几只才脱了长尾的小青蛙,在跳跳去。湖边有很多人,那是一个假日,有人在湖边野餐,也有人在湖边嬉戏,一个年轻的教师,带着十几个学生,作郊外旅行。
  十一二岁的孩子,几乎毫无例外地都喜欢捉一些小生物回去饲养,那年轻教师带领的十几个学生,恰恰全是这个年龄,他们纷纷踏进了湖水之中,胆子大的,还来到湖水齐腰深,弯着身,摸着湖泥中的鱼儿。
  他们嬉笑着,互相泼着水,有的捉到了青蛙,有的网到了蝌蚪。其中一个学生,胆子最大,他不停地向前走着,等到湖水来到了他胸前的时候,他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都向下沉了下去。他立时大声叫嚷了起来,他叫了两声,整个人都沉到湖中去了!湖边的所有人都慌乱起来,那年轻教师连忙跳进湖中,他是游泳的能手,游到了那孩子出事的地点,潜进水中,将孩子救了起来。
  那孩子已经灌饱了湖水,被救到岸上之后,经过了一阵人工呼吸,吐出了水,醒了过来。
  旅行当然中止,有人借出了车辆,由那位教师送学生到医院去,在医院中经过了医生的检查,认为孩子除了受惊之外,并没有什么,于是,教师陪伴着孩子回到了家中。
  那是一个星期之前的事。
  那位年轻的教师,现在,坐在我的对面,向我讲述着当日所发生的事,我耐着性子听。
  其实,我的心中已经很不耐烦了。
  我并不认识那位教师,而他之所以能来见我,是因为小郭的一个电话,小郭在电话中告诉我,说是有一个人,有一个荒诞得几乎令人难以相信的故事,要讲给我听,他问我有没有兴趣。
  如果真有荒诞透顶的故事,我一定有兴趣洗耳恭听,而且,我还希望故事越是荒诞越好。
  于是,那位年轻教师就来了,他先自我介绍,他今年二十四岁,名字是江建,职业是教师。
  我在才一见到他的时候,看到他的脸上,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忧虑神色,还以为一可以听到一个很古怪的故事。
  可是,他讲了半小时,就只讲了他如何在那小湖之中将一位遇到意外的学生救了出来。
  那实在算不得什么荒诞的故事,甚至于不能算是故事那只是件十分普通的事,如果它的结局,是那个孩子竟然不治身死,那位教师可能引起听者的一阵唏嘘。那也不算是什么大新闻,无知孩子童,嘻水丧命的事,常可以在报上见到。
  他一面说,一面还望定了我,像是迫切地希望我曾有什么热烈的反应。但是我却已老实不客气地,呵欠连连。当他讲了一个段落之后,我又打了一个呵欠:“那很好,你将他救起来了!”
  这纯粹是一句礼貌上的敷衍话,而他也似乎看出了我对他的叙述,没有多大的兴趣,所以他急忙道:“可是,怪事就来了。”
  我勉强忍住了一个呵欠:“请说。”
  他直了直身子:“我将王振源——这就是那个学生的名字——救了起来之后。本来已没有什么事了,可是,可是——”
  我懒详洋地道:“你应该说到怪事了。”
  “是的!是的!”对于我不客气的催促,这位年轻的教师多少有点尴尬,他连声答应着,然后道:“在这几天中,我发现王振源变了。”“变了”我多少有点兴趣了,“变得怎样?”“他变得,唉,我说不上来,但是我是他老式,我教了他三年,我可以察觉到他的变化,我觉得他好象,好象不是王振源。”
  我皱着眉,因为我实在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但是他却忽然大声了起来。他忽然提高了声音,那表示他讲的话,是在鼓足了勇气之下,讲出来的,他道:“卫先生,你相信借尸还魂这样的事么?”我呆了一呆,在那刹那间,我几乎失声轰笑!(一九八六年按,卫斯理的见识,不断进步,二十年之前他听到借尸还魂会笑,现在听便不会笑,而且可以肯定真有那样的事。)但是我却并没有笑,因为我想到,我刚才还在嫌江建所讲的一切太乏味,现在,他忽然提及“借尸还魂”那样惊险刺激,神秘怪诞兼而有之的事情来,我正应该表示欢迎才是,如何可以去笑他?但是,我还是要花很大的力量,才能使我自己不笑出声来。
  因为,无论如何,“借尸还魂”这样的事,经过一个年轻教师的口,用那样郑重的态度说出来,总是滑稽的事情。我缓缓吸了一口气:“我自然听过的,世界各国都有样的传说,但大都发生在很久以,你的意思是说,你的学生——”我讲到这里,略顿了一顿,江建已经急不及待地道:“是的,王振源,他已不再是王振源,我的意思,他在我从湖水中救上来时,已经死了,而我救活的,却是另一个人,虽然那人是王振源。”他讲得十分混乱,但我却用心听着。这的确是一件十分乱的事,不可能用正常的语言,将之清楚他说出来。我想了一想,才又道:“我明白了,你救活了王振源但他已变成了另一个人,是有另一个人的灵魂,进入了他的肉体之内,你是不是想那样说?”
  “可以说是!”“请你肯定答复我!”我也提高了声音。江建叹了一声:“我实在很难肯定!”
  我有点发怒:“那有什么难肯定的,如果有他人的灵魂,进入他的肉体之中,那么,他就不会以为自己是王振源,他会讲另一个人的话,他会完全变成另一个人、现在是不是这样?”
  江建摇着头:“不是!”
  借尸还魂;是江建提出来的,而如果真有借尸还魂那样的事,那么情形就该如我所说的那样。虽然,我也根本未曾见过借尸还魂那样的事(谁见过?),但是一切传说中的借尸还魂,就是那样子的,但江建又说不是!
  我瞪大了眼,望定了他,他搔着头:“卫先生,请你替我想一想,我该怎样说才好……嗯……我该说,他忽然是他自己,忽然不是。”
  “什么意思?”
  “我……举一个例子来说,那天上国文课,我叫他背一段课文,他正在背着,可是才背了几句,忽然,他用另一种声音讲起话来。”
  我听到这里,不禁有一种毛发直竖,遍体生寒的感觉,那的确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我忙问道:“他说什么?”
  “我不知道,”江建忙加以解释:“我的意思是,我听不懂他在讲什么,他的声音很大,好像是在和人吵架,讲的是我听不懂的一种方言,我的学生中,有一个是湖南人,据他说,那是湖南上语,他只听得他的祖父说过那种话。”我呆了半晌,才道:“可有第二个例子?”“有的,他在英文听写的时候,突然写出了极其流利的英文来,卫先生,我将他的练习簿带来了,请你看看。”
  江建拿出了一本卷成一卷的练习簿,我急不及待地接了过来。一页一页地翻着。
  第一页和第二页,全是很幼稚的笔迹,但是第三页上,有五行,却是流利圆熟之极的英文字,如果不是一个常写英文的人,断然难以写得出那样好的英文字。而在那五行字之后,又是十分幼稚的笔迹了。
  我看了半晌,肯定两者之间的字虽然不同,但是使用的,却是同样的笔,同样的墨水。
  我抬起头来:“可以那是人家代他写的。”
  江建摇着头:“不可能,英文听写,是在课室中进行的,我当时也没有注意,到家中改簿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几行文字,正是我当时念的,就算早有人代写,代写的人,又怎知道我会念什么?”
  江建的话十分有理,有人代写这一点,可以说不成立。
  我又呆了半晌:“你问过王……王振源?”
  “我问过他,我问他这几行字,是怎么一回事,他也答不上来。”
  “还有什么怪事?”我又问。
  “在学校中没有了,但是我访问过他的家长,他的母亲说,有一次,半夜,王振源忽然大叫了起来,讲的话,他们全听不懂。但是他们以为王振源是在讲梦话,所以未曾在意,还有一次——”江建讲到这里,面色变了一变。我忙道:“怎么样?”江建道:“还有一次,在吃饭的时候,他忽然对一碟皮蛋,大感兴趣,吃了整整一盘,而在这以前,他从来不吃。而最近的一次是,他忽然翻阅起他父亲书架上的一本清人笔记来,看得津津有味。”
  江建看到我不出声,他又道:“这是我目前得到的一些资料。”
  我皱着眉:“这件事的确很怪,一个人在受到了惊恐之后,和以前会有不同,但是也决不会不同到忽然会说另一种话,写另一种字。”
  “那是什么缘故?卫先生,你有答案?”
  我呆了片刻,才道:“没有,我至少得先去认识一下那位小朋友。”
  我站了起来:“好,我们现在就去。”
  江建的故事,的确是够荒诞的了,照他的叙述来看,“借尸还魂”这个名词,显然是不恰当的,因为王振源的本身还存在,而只不过是另有一个“灵魂”——(假定有灵魂),随时在他的身上出现。
  那应该叫什么呢?似乎应该叫“鬼上身”,像一些灵媒自称可以做到的那样。
  自然,现在来猜测,是没有用的,我必须先见到了王振源再说。
  半小时之后,我们已在王振源的家中了。
  王振源的家庭,是一个典型的小康之家,他们住在一幢大厦中的一个单元,父亲有一份固定的职业,相当不错的收入,母亲是一个很慈祥的中年妇人,而王振源,是他们的独子。
  我们去的时候,王振源的母亲,正和另外三位太太在打牌,看到了江建,王太太便站了起来,客气地道:“江老师。”
  江建忙道:“振源呢?”
  “他在房间里,做功课,这位是……”王太太望着我。
  “我是江老师的同事。”我撒了个谎。
  “两位请到他的房间去,”王太太替我们打开了房门,房门一打开,我们二个人全呆了一呆。
  我看到一个孩子,很瘦削、伏在一张桌上,正在聚精会神会神地做着一件事,他是在看一本书,那本书很厚、很大,是一本大英百科全书。
  那样年纪的孩子,看大英百科全书,不是没有,但也足令得我们呆上一呆了!
  王太太道:“这孩子,近来很用功!”
  她提高了声音叫道:“振源,江老师来了!”
  她连叫了两声,那孩子才突然转过头来,而那时,我也已来到了他的书桌之旁,到了他的书桌之旁,我更加惊讶了。
  因为我发现他在看的,是大英百科全书中,有关法律的那一部分。
  一个十一岁的孩子,不应该对那一部分感到兴趣,但是王振源却显然是十分用心地在看着,因为在其中一段之下,他还特地加上了红线,而他的手中,也正拿着一支红笔。
  老实说,那一连串英文的法律名词,我都未必看得懂,可是王振源……当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时,王振源已经站起来,叫道:“江老师!”江建点了点头:“你只管坐着,你近来觉得怎样,不妨老实和老师说。”
  “很有兴趣?”王振源睁大了眼睛,显然不知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向江建使了个眼色:“王同学,你对法律问题,是不是很有兴趣?”
  这时候,我已看清,在王振源用红笔划出的那一段文字是解释谋杀案的证据方面的问题。王振源的眼睛睁得更大,看他的情形,像是对我的问题全然不知所对。我又指着那本书:“这是你刚在看的书?”王振源摇头:“不,这是爸爸的书。”我再指着他手中的红笔:“可是你正在看,而且,你还笔划着丝!”王振源摇着头,像是他完全不知自己做了什么。王太太在一旁道:“这孩子近几天,老拿他爸爸的书来问他看什么,他又不出声。”我向王太太笑了一下:“少年人的求知欲强,王太太,你自己去打牌吧,别让那三位太太久等。”王太太早想退出,所以我一说,她忙道:“两位老师请随便坐!”一面说着,一面已走了出去。我将房门关上,直视着王振源:“当那天跌进水时,你有什么感觉?”王振源听了我的话,脸上现出了一种奇异的神情来。最怪异的事情就在那时发生了。
  当我第二次那样问工振源之时,王振源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粗厉,他的嗓门也变得相当大,他道:“我当时想到,那不是意外,是谋杀!”
  而令得我遍体生寒的是,他说的那句话,所用的语言,是湘西一带的山地方言,如果不是我对各地方言都有一定研究的话,我也不一定听得懂。
  江建的脸色变了,他忙问道:“他说什么?他刚才说的是什么?”
  我好一会出不了声,因为我的心中,实在人惊骇了。
  我只是定定地望着王振源,看王振源的样子,在那片刻之间,充满了怨恨,他面上的肌肉,在不断抽搐着,双眼之中,射出怨毒之极的光芒。
  江建也被王振源的神态吓呆了,他没有再问下去,只是和我一样地瞪视着王振源。
  就在我和江建两人,目瞪口呆之际,王振源突然又用同样的土话骂了一句难听之极的粗语,那种粗语,无法宣诸文字。
  接着,情形便改变了。
  只见王振源脸上的神情,突然变了,他变得和正常的孩子一样,带着对他老师的恭敬。
  江建想说什么,但是他还没有开口,我便己向他作了一个手势,令他不要出声,而我则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王振源呆了一呆:“我?我没有说什么啊!”
  我用那种山地的方言逼问:“你说那是谋杀,不是意外,是什么意思?”
  我说这种方言,就得相当生硬,如果王振源会说那种方言,那么他一定应该懂得我在说些什么的,可是他却只是眨着眼,用一种全然莫名其妙的神情望着我。我没有再问下去,因为王振源显然听不懂我的话,但是,他刚才明明讲过那种语言!
  我呆了半晌,向江建使了一个眼色:“江老师,我们应该走了!”江建的神色骇异,但是他对我的提议,没有反对,我们一起站起,王振源有礼貌地送我们出来,王太太在牌桌旁欠了欠身。
  当我们来到街上的时候,江建已急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
  我皱着眉:“不可思议,像是另一个人的灵魂,进入了他的体内,不时发作,那时,王振源就变成了另一个人!江老师,你相信灵魂?”江建呆了一呆,自然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但是江建立即反问我:“刚才的情形,你是看到的了?”
  我低着头,向前走着,江建跟在我的身边,我道:“他刚才用一种很偏僻的方言,说他掉进水中去,不是意外,是谋杀!”
  江建呆了一呆:“谁会谋杀他?那纯粹是一件意外,我亲眼目睹!”
  我摇着头;“我想,王振源用那种语言讲出来的意外,是指另一个人,在这个湖中,一定有另一个人淹死过。”
  江建站定了身了:“你的意思是,有一个人,被人谋杀了,死在湖水中,而在王振源跌进湖水中去的时候……”
  我道:“我的设想是那样。”
  江建笑了起来,他笑得十分异样:“你的设想……请原谅我,那太像包公奇案中的故事了,例如乌盆计那一类的故事。”
  我也无可奈何地笑了起来:“你有什么别的解释?”
            
第二部:十六年前的事

  江建答不上来,坐了片刻,他才道:“哪样,我想请一个心理医生,好好地对王振源检查一下。”
  我立即反对:“那样,对孩子不好,我看我们还是分头去进行的好。我,到警局去追寻那小湖有没有淹死人的记录,而你,我供给你一架录音机,将王振源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录下来,拣出其中他用那种方言所说的话,来研究事实的真相。”
  江建点了点头:“好,就这样。”
  我们一起回到了我的家中,我将一架录音机,给了江建,那架录音机,有无线电录音设备,将一个小型的录音器放在王振源的身上,那么,不论王振源走到何处,只要在七里的范围之内,他讲的每一句话,都会被我记录下来。
  江建和我分手的时候,我约定他五天之后再见面,我相信在五天之中,我们一定可以录得王振源所讲的很多怪语言了江建带着录音机离去,我休息了一会,便到警局去查看档案记录,警方人员很合作,替我查看历年来淹死人的记录,每年淹死的人可真不少,可是,一路查下去,没有一宗发生在那个小湖中!等警方人员查完的时候,我的心头,充满疑惑,道:“不会吧,应该有一个人是死在那湖中的,唔,他是一个男人,湖南人,大约……三四十岁。”
  所谓“大约三四十岁”,这句话连我自己,也一点把握都没有。
  而我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我听得王振源说那种方言的时候,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很粗,那种声音,听来像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人所发出来的。
  那位警官用怀疑的目光望着我:“如果你发现了一宗谋杀犯罪,应到调查科去报告,而不是到我这一部门来。”
  我实在没有法子向那位警官多解释什么,我只好忙道:“再麻烦你,请你查一查失踪的名单,看看是不是有一个和我所说的人相似的?”
  警官道:“你说得实在太笼统了!”我苦笑着,我根本没有法子作进一步的描述,因为我全然不知道那个附上了王振源身上的灵魂,以前的躯体是什么样子的。
  而且,灵魂附体,也还只是我的虚幻的假设,天下是不是真有那样的事,那也只有天晓得了!
  我摇着头:“请你找一找,勉为其难!”
  那警官摇了摇头,但是他还是将我所说的那些,写在一张卡纸上,交给几个专理失踪者的档案人员,去查这个人。我耐着性子等着,这一等,足足等了将近三小时,才有三四分档案卡,递到了我的面前。
  但是,那三四个人,显然不是我要找的人,他们之中,两个是妇人,一个是老翁,另一个年纪倒差不多,也是男人,但却是在一次飞机失事中,被列为失踪者,他们四个倒全是湖南人。但是湖南的地方很大,他们中没有一个是湘西人氏。我叹了一声,向那位警官再三道谢,离开了警局,驱车到那小湖边上去。那小湖的确很优美,湖边有不少人在野餐,湖水很清,也有不少人在荡舟。
  我忽然生出一个怪异的念头来,我想,加累我潜水下去,不知道可能发现什么?
  可是我又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我如果潜水下去,而能够发现一个灵魂在水中荡漾的话,那未免太滑稽了!
  在天黑的时候,我才回到家中,接下来的几天中,江建并没有和我联络,一直到约好了的第五大黄昏时分,他才来了。
  他携着一卷录音带,一见我,就道:“我已整理了一下,在这五天内,他用那种听不懂的话,所讲的话,加起来约莫可以听半小时,好像大多数话,都是重复的,我全剪接起来了!”
  我忙将江建带到了我的书房,将录音带放在录音机上,在刹那间,我的心情着实紧张,因为我将听到一些话,而这些话,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人说的,而且,说这些话的人,应该是早已死去的1
  录晋带转动着,我先听到了一连串难听的骂人话,江建睁大了眼睛,我道:“这个人在骂人,他好像是在骂一个女人,用的词句,只怕是对一个女人最大的侮辱了,他一定极恨这女人!”
  录音带继续转动,我听到了几句比较有条理的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摸摸在干些什么,你和那贼种,想害我!”接下来,又是一连串骂人话,江建所谓“大多数是重复”的,就是那些刻毒的骂人话了。然后,忽然又是一声大叫:“贼婊子,你终究起了杀心,真可恨,我竟迟了一步下手,贼婊子,那戒指是我一年的工资买的。”我和江建互望了一眼,我将那几句话,传译给江建听,江建紧皱着眉头。
  接着,那人似乎又和一个人在讲话了,他叫嚷着:
  “什么,只值那么一点?”
  但是,接下来,又是一连串骂人话,忽然,我直跳了起来,因为我听到了一句极重要的话!
  那句话是:“你们那么黑心,这家店该遭大火烧,狗入的,我记得你们这家,花花金铺!”
  这句话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我听到了一个店名:花花金铺。
  那人一定是一个脾气十分暴烈的人,因为他动不动就骂人,而听未,像是他用一年的工资,去买了一枚戒指,送给了一个女人,结果,那女人将这枚戒指还给了他,而他到金铺去退回那戒指,可能由于金铺杀价,他就大骂了起来。
  而那家金馆,叫花花金铺。
  我已经有了第一条线索了,兴奋地继续听下去。
  但是那又是一些很没有意义的话,大多数是在骂人,感叹他的倒霉,那人一定是一个生活极不如意的人(如果真有那样一个人的话),他的牢骚也特别多。
  我一直等到耐着性于听完,江建心急地问我:“你找到了什么?”
  我道:“他曾在一间金铺中,买过一只戒指,那间金铺,叫花花金铺。”
  江建也兴奋了起来:“那太好了,我们可以到那家金铺去查一查!”
  我拿起了电话簿来,因为我未曾听说过那家金铺的名字,那一定是一家规模很小的金铺。然而即使规模小,我想也能在电话薄中找到它的。
  我用心翻查着,可是,我仔细地找了两遍,却仍然找不到那间“花花金铺”。
  江建接着我来找,我看他一连找了好几遍,也是一无所获,我记起我的父执之中,有一个正是珠宝金行的老前辈,我想他一定会知道那间金铺的,所以我连忙打了一个电话给他。
  他在听了我的问题之后,笑了起来:“还好你问到了我,要是你问到别人,只怕没有人知道了,你要打听这间金铺作什么?”
  我忙道:“有一些事,它在哪里?”
  这位老长辈用教训的口吻道:“听说你一天到晚,都在弄些稀奇古怪的事,那样……嗯……不务正业,实在不好,你该好好做一番事业了!”
  我的心中暗叹了一声,但是我还是很有耐心地听着,等他一讲完,我就连声答应,然后立即问道:“请你告诉我,那家金铺,在什么地方!”
  这位老人一教训开了头,就不肯收科,他在电话中又足足唠叨了我十五分钟之久,才想起了我的问题,道:“花花金铺么?以前,开设在龙如巷。”
  “现在呢?”
  “什么现在,早就没有了,哈。让我算算……十六年,在十六年前,一场大火将它烧了个清光,好像说有人放火,但也没有抓到什么人。”
  我再也想不到,我会得到那样的一个答案!
  我呆了片刻,才道:“那么,金铺的主人呢?”
  “不知道,那是一个小金铺,老板好像是湖南人——”
  我忙道:“对的,一定是湖南人!”
  那位老人家呆了片刻:“你怎么知道?”
  我唯恐他又将问题岔开去,所以忙道:“你别管了,你快告诉我,那老板怎么了?”“那老板后来,听说穷愁潦倒,在龙如巷中,摆了一个小摊于,卖些假干什么的,我也不详细。”
  我苦笑了一下:“谢谢你,改天来拜望你。”
  我放下了电话,望着江建:“你听到了,那间金铺,在十六年之前被火烧毁了,我想,放火的一定就是那个人!”
  江建叹了一声,“如果真是有那样一个人的话。”
  我的神情一定非常严肃,因为我自己感到面部肌肉的僵硬,我道:“一定有那个人的,如果没有花花金铺,又如果花花金铺现在还在,那么我或许还会怀疑,但是现在我却一点也不怀疑!”
  江建点着头:“是啊,王振源今年对十二岁,怎可能在他的口中,讲出在十六年前已经毁于火灾,根本无人知道的一家小金铺的名字来?”
  他同意了我的话,但是他的神情,仍然很迷惘。
  江建道:“照那样说来,那人也不是最近淹死在湖中的。”“可能。”
  “鬼——如果说真有鬼,难道能存在那么久,而又附在另一个人的身上?”
  我站了起来,我井没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