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不大相信耶稣复活这回事,用医学常识分析,耶稣被钉十字架后,不外是因痛而晕厥,相隔若干时日,自然苏醒过来,那是人之常情,却被后世信徒编为复活,藉“神迹”的感召全球信徒。
  现代医学发达,复制技术日新月异,最近又出现了复制羊,因而想到如果有野心家利用科技,复制耶稣,那又如何?
  注意!复制耶稣是个人假设,但当今科技发达,难保可成事实。
  如果一旦事成,世界将无“生死”,我们的世界将出现新的面貌!你会喜欢这个新世界吗?我的答案是“否定”的。
                                原振侠
                              写于重阳节
序章一

  美国。洛杉矶。
  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日。
  距机场不远一家廉价酒店的房间内,统率美国西部教区的枢机主教罗拔·甘明斯正坐在椅子上,起劲地在打着字。
  “得得得”,他手不停顿地在操作着键盘,连汗从他额角上不住冒出,也懒得去抹拭。
  雪白的纸片上,出现了如下的字样——此刻,我正怀着极其恐惧的心情表白我所犯下的弥天大罪,这项大罪可跟犹大背叛基督的大罪等同。梵蒂冈面对这个世纪大阴谋,必须迅速采取强而有力的措施来对付,否则,后果堪虞。这并非夸张,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这个大阴谋,代号是SA计划,所谓SA……这时,罗拔·甘明斯额上的汗珠终于淌下来了,不偏不倚正好滴在雪白的纸上,他连忙抬起右手,用袖角把纸上的汗珠轻轻抹去。
  他的嘴唇不停地抽搐着,正好反映出他心里有多么的悔恨。
  “为什么我会坠入那个陷阱里?”他不断地指责着自己,一切已经太迟了,目前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尽快通知梵蒂冈。
  一个小时之前,罗拔·甘明斯飞抵洛杉矶机场,从下机开始,他就察觉自己被那伙人从后跟踪着。
  饶是他出尽办法,也摆脱不掉那伙人。幸好遇到了一个好心的黑人的士司机,运用他那超凡入圣的驾驶技术,在市中心兜了好几个圈子,才能甩掉跟踪,住进这家廉价酒店。
  一坐下来,罗拔·甘明斯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通知梵蒂冈。
  现代科技发达,大可利用酒店计算机的互联网络,第一时间通知梵蒂冈,然而,对方势力庞大,很容易就会把送出去的讯息截断,以致徒劳无功。
  他也想到利用长途电话,但这一来,他的行藏立即会败露,生命更受到威胁。
  事关重大,绝不能冒险,在经过五分钟的思考后,罗拔·甘明斯决定利用最原始的方法——写信通知梵蒂冈的秘书长。
  洛杉矶是美国最繁忙的城市之一,每天发出的邮件,起码有几十万件,对方势力如何庞大,也不可能披沙淘金,找到他的告密信。
  他决定用三页纸完成报告。
  “得得得!”当最后一个字打完之后,罗拔·甘明斯不由得吁了一口气,用手背抹了一下额角上的汗。
  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突然,背后响起了一把冷冰冰的声音。
  “主教!追逐游戏到此为止!”
  罗拔·甘明斯猛地一怔,转过身去看——他的脸上布满了绝望的神色,死神跟他只有咫尺之遥。
  离他不到两公尺的窗前,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茄克,身高约六呎的男人。
  此刻,那个男人正冷冷地望着他。
  目光有如利刃,在罗拔·甘明斯的脸上左右地刮动着。
  “菲力!你要杀我?”罗拔·甘明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个得出你决定!”那个叫菲力的男人冷冷地说:“如果你肯回心转意,回到我们身边,那就另当别论!”
  罗拔·甘明斯强自装出笑容:“你的提议确实不错,可不可以给我一点时间,让我仔细想一下?”
  “哈哈哈”菲力狂笑起来:“主教!你不愧是天主的信徒,不善说谎呢!”
  “说谎!我说什么谎?”罗拔·甘明斯抗议着。
  菲力摇了摇头,从茄克里取出一柄银色的无声手枪:“主教!请你走到墙角那里!”
  “等一等,让我再考虑一下!”罗拔·甘明斯提出了要求。
  “我不想听废话!”菲力不屑地,突然跨前一步,揪住了罗拔·甘明斯的衣襟,像攫小鸡似地,把他推到那道冰冷的灰墙前。
  “菲力!给……给我一点时间!”罗拔·甘明斯颤着声音,苦苦哀求。
  “给你时间去告密吗?”菲力的视线落在书桌上的打字纸。
  陡地,他伸手抓住了那三张打字纸,揉成一团,塞进茄克的口袋里。
  “主教!你犯下丁弥天大罪,好!我赐你自杀!”说完之后,他抬起左手,一掌劈在罗拔·甘明斯的脖子上。
序章二


  罗马。梵蒂冈。
  距离罗拔·甘明斯枢机主教遇害三十六个小时之后。
  梵蒂冈秘书长马奇枢机主教匆匆踏进电梯,直奔上宫廷三楼。
  梵蒂冈教皇宫,在圣彼埃路广场的右侧,那是一座石造的巨大宫殿,充满了庄严。
  此刻,罗马教皇已从避暑山庄,匆匆乘坐专用直升机赶回宫里。
  马奇枢机主教一离开电梯后,曲着背,用最快的步伐,直朝教皇御用的图书馆走去。
  由于神色张惶,在图书馆前站岗的瑞士御林军连忙闪身避开,让出门口,让马奇枢机主教走进去。
  穿着纯白长袍的教皇已坐在桃木办公桌前,神情哀痛地在看着文件。
  桃木办公桌已有四百年的历史,两面各排着十个抽屉,此刻,左边最上的抽屉已被打开。
  “马奇!”一看到马奇枢机主教走进来,教皇立即低声地叫了起来,低到近乎乞援。
  马奇枢机主教走到教皇面前。
  在桃木办公桌上的文件,是几张报纸的影印本,上面全刊载着罗拔·甘明斯枢机主教“自杀”的消息。
  “自杀”对天主教徒而言,是一项大罪。身为枢机主教居然“自杀”,那对梵蒂冈来说,是一桩极不体面的事,连主教也自杀,世人对神还有什么希望!
  “马奇!甘明斯主教的死,不会是意外吧?”教皇用不太纯正的意大利话问。
  “目前看来不会是。”马奇主教礼貌地回答。
  “但是——”教皇望着马奇枢机主教:“为什么要自杀?身为梵蒂冈教廷的枢机主教居然自杀,这可真教人难以相信啊!”
  “对,陛下!我也不相信。”马奇枢机主教恭敬地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刚才你不是说那不会是意外吗?”教皇皱着眉头。
  “对!我是这样说过。”
  “你——”教皇看来有点摸不着头脑。
  “陛下!罗拔·甘明斯枢机主教是被谋杀的!”马奇枢机主教朗声说。
  教皇怔了怔,瞪着眼睛,呆呆地望着马奇枢机主教。
  “马奇!哪会有这个可能呢?”教皇说完,大力地摇着头,显然他不能同意马奇枢机主教的说法。
  “陛下!请你仔细想一想,一个永远忠于天主的人,哪有可能从十五楼跳下来!”马奇枢机主教冷静地分析:“从现场的情况看来,绝非意外,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性,一是自杀,其次就是谋杀。如果不是自杀,那一定就是谋杀!”
  教士想了想,问:“马奇!直至目前,可有谋杀的证据?”
  马奇枢机主教望了教皇一眼,默默地从衣袋里掏出一封信。
  那是一封航空信。
  “这是什么?”教皇好奇地问。
  “这是罗拔最近寄给我的信!”
  “罗拔?”
  马奇枢机主教点了点头:“罗拔·甘明斯大枢机主教是我多年的好友,我们同在米兰修道院修行,也曾一起到亚洲传道。”
  教皇眨了眨眼睛道:“老实说,我对罗拔的死,同样感到伤心。”
  “谢谢!”马奇枢机主教向着教皇鞠了一个躬,跟着把信递了过去。
  教皇接在手上:“我可以看吗?”
  “当然可以!你看完之后,就会明白了。”马奇枢机主教抬起右手,作了一个“请看”的姿势。
  教皇取出老花眼镜架在鼻梁上,仔细地读着。
  信是用英文写的——
  亲爱的马奇: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目前,能蹉商的人,怕只有你一个,请你无论如何好好地看下去。
  我想你一定听过美国的真健新集团吧!这个集团的根据地是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巴萨地拿,经营的是农作物和石油。在美国,这个集团是财富的象征,代表着美国精神。
  不满你说,我在一年前,在集团的总裁侯活.真健斯的力邀之下,参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计划。
  这个计划是想大幅度增加美国境内的天主教信徒。(美国的教友,只占全国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四,数目不大)。真健斯要推广传道运动,他看中了我在教区的影响力,极力游说我加入,担当集团的顾问。
  我自然大喜过望,只考虑了一天,就接受了他的邀请,我全心全意投入了这个计划。
  然而,当我越深入了解这个计划的真意后,就越感到一种无助的恐惧。
  马奇!这个计划,实际上正在不停地冒渎神灵,侮辱天主,此刻,我无法一一向你解释,总之,请相信我,这是一个灭绝人性的恶魔计划。
  马奇,其健斯不是人,他是一个魔鬼!他要向基督教,梵蒂冈进行无情的、毁灭性的打击。

  看到这里,教皇的手突然抖了起来:“马奇!”他不禁低低地嚷了起来。
  “陛下!”马奇枢机主教连忙走上前,双手握住了教皇的手:“如果太恐怖,那就别看吧!”
  “不!”教皇坚决地摇摇头:“我得看下去。”
  依我看,他们的计划跟某种科学技术必然有相当紧密的连系,可以说,是新的科技在支撑着他们的阴谋。
  为了要得到更多的情报,我会冒险跟他们周旋下去。
  一有更详尽的消息,我会立刻给你写信。
  马奇!别少觑这件事,这是梵蒂冈跟混世大魔王真健斯之间的斗争,我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祝身体康健
                        你的挚友罗拔·甘明斯

  “这位真健斯可就是人称隐形大富豪的那位真健斯?”教皇摘下老花眼镜。
  “正是!”马奇枢机主教点了点头。
  真健斯是美国当代亿万富豪,名下产业,多至不可胜数。然而,他天生怪癖,二十年前,即自七十年代起,就不再露面,只躲在幕后,遥控着他的所有产业。
  “马奇!这封信说的是真的吗?”教皇怀疑地问。
  “陛下!你意思是——”马奇枢机主教有点狐疑。
  “会不会罗拔蒙主宠召前,精神已陷入错乱地步,所以——”
  “不不不!绝对不会!”马奇枢机主教立即截住了教皇的话头:“罗拔绝对不是那样的人!他一向慎重,绝对不会虚构事实,我相信他。”马奇枢机主教见教皇怀疑罗拔.甘明斯,不由得有点生气。
  “可是他所说的,可真教人难以相信呢!”教皇吁了口气。
  “罗拔绝对不会胡吹!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马奇枢机主教肯定地说。
  他心中暗在埋怨罗拔·甘明斯枢机主教,如果信再写得详细一点,那就不用左思右忖了!
  “信上说到会给与梵蒂冈毁灭性的打击。那么,马奇!你想他们会用什么手段?”教皇忽然问。马奇枢机主教沉吟不语。
  “即使把我暗杀了,甚至射个导弹过来,也不能说是毁灭性的打击呀!”教皇自言自语地。
  教皇的确言之有理,暗杀教皇,当然会为千万信徒带来冲击,但最后,自然会有新的教皇出来主持大局。
  至于发射导弹摧毁梵蒂冈,更是不合现实环境,即使发射导弹,把教皇、教廷摧毁,但仍不能灭绝天主教的种子。天主教有二千年的传统,那股凝聚力,不可能以物理力量来破坏。
  “陛下!你说得对,罗拔所说的计划,至今我们仍然摸不着头绪。”
  在想了一会之后,马奇枢机主教终于开口说话:“所以,我们必须立即进行调查,把事件的真相弄个清楚。”
  “嗯!”教皇皱着眉头:“真有那么急吗?”
  教皇始终认为罗拔·甘明斯枢机主教在信上所说的一切,纯属死前的妄想。
  这世界,有不少人患上了妄想症,以假作真。
  “当然!这是我们教廷目前要马上去办的事,这件事有可能会影响到梵蒂冈的存亡!”马奇枢机主教挺了挺胸,朗声说。
  “影响梵蒂冈存亡?”教皇的肩膊耸了一下:“那会是……是什么事?”
  “不知道,所以——”马奇枢机主教吸了一口气:“我们要查!”
  教皇摇了一下头:“听说真健斯是一个虔诚的教徒,他为什么要狙击梵蒂冈。”
  “信仰越深,就越容易狂热,一个人,对宗教太过信仰,是一种危险。”马奇枢机主教平静地说:“从罗拔愿意协助进行那个计划的事实看来,那个计划一定具有魔鬼般的魅力!”
  “嗯!”教皇低着头,想了一下:“马奇!我不反对调查这件事,但是我们派谁去呢?如果罗拔真的是因为这个计划而给人杀死的,那么,调查一定有危险,谁会愿冒这个险?”教皇望着马奇枢机主教,他把烫手的山芋,塞到对方的手上。
  马奇枢机主教一贯地保持沉默。
  “我们求CIA去吧!”教皇半带讽刺地:“看看他们会不会帮我们。”
  “这太言之过早了!”马奇枢机主教摇摇头,表示反对。
  “那么派谁去?”教皇的神情已表明“不能派教廷的人去办这件事。”
  马奇枢机主教是一个聪明人,自然领会教皇的心意,他沉吟丁一下,道:“我心目中有一个人,但他不是天主教徒,相反,还是一个无神论者,不过世界上也许只有他,才可以胜任这件事。”
  “他是谁?”教皇嗡着鼻子问。
  “原振侠医生!”马奇枢机主教一字一句地抖了出来。
  “原振侠?”教皇重复了一遍:“我好象听说过这名字。”
  ------------------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