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和玛仙的心距离无限远



  每次,原振侠有了怪异的经历之后,他都会找一个机会,把自己的经历,告诉那位先生,交换一下意见——别以为一个人对自己的经历再清楚不过,很多情形之下,身历其境,反倒不是那么了解。那位先生的分析力强,本身怪异的事也见得多,听听他的意见,在很多情形下,可以使眼界大开,对事情有进一步的了解。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看清”,旁观者的话,对当局者很有点作用。
  所以,当原振侠自那座古墓之中,突然被移到自己的住所之后,若不是那枚玉蝉在手,整件事,他都几乎认为那不是真实的。
  因为一切,都实在太像幻觉了,有些情形,他甚至无法设想。
  像那些“外星鬼魂”竟然拥有可以随意转移人或物件的力量!把人和物体,在瞬刹之间,转移万里。虽然他们的这种能力,可以比拟为历史上早已有过不少记载的各种“遁法”或是“五鬼搬运法”,但是具体的情形如何,根本无从设想。
  原振侠知道,那位先生的经历之中,有一宗奇事——一位科学家,有着丰富想像力的科学家,提出了一项新的理论,十足就和古墓中那批外星鬼魂所能做到的一样。
  那项理论是:任何物体,包括生物在内,都是由分子组成的。把任何物体,分解成为分子,然后,以高速(接近光速)输送出去。
  理论上来说,若是输送的目的地是在地球上,都可以在五分之一秒内完成。在目的地,有使被分解了的分子还原的装置,变成原来的物体。
  也就是说,一个人若是想从乌兰浩特到哥本哈根去,他只需要走进一个“分解装置”,十分之一秒后,就可以从“还原装置”中走出来。
  那不就是仙人或大具神通者所擅长的“遁法”吗?也和古墓中那批外星灵魂所施行的转移,情形很相似。
  这种分解——还原的方法,原振侠知道,也确然有的外星人早已掌握了秘奥,经常在用,甚至可以把人用这种方法,送到其他星体去,他本身也不是没有这种经历,可是一旦和“鬼魂”垂在一起,不论甚么事,都变得神秘,变得难以理解了。
  原振侠的问题,还不止此,他更不明白的是,生命可以得到延长,还能理解,何以人的生活,可以完全脱离欲念呢?
  以身体所能给于人意念上的一切快感,都会改变?
  被带入古墓的陈昌,就是那样,人所追求的财富、美女、锦衣、肉食,对他来说,全部非但他不能有快乐的享受,反倒变成了痛苦。
  这是一种普通人所无法想像的境界,也是一些有见识的人在努力追求的目标(自古以来,有多少人达到了目的,只有天知道)。
  而陈昌却得来全不费工夫,只是外星鬼魂的一些行为,陈昌自然而然,变成了无欲无求的高人。
  原振侠在离开了古墓之后,一杯在手,化为一股暖流,流通他的全身之际,他就想到:若是全人类都这样的话,那么,人类的许多丑恶行为,自然会消失无踪!
  无欲无求的人没有贪念,也就不会有随贪念而生的一切行为……如此类推,不会有残杀、不会有争夺、不会有妒嫉、不会有色情,那是一种何等和平的生活,和平得如同植物一样。
  这种生活,也是先贤一直在追求的,但是,在这种植物一样的生活之中生活,又有甚么意义?
  从具体的事到深远的想像,原振侠感到有想不通之处,所以他特别希望和那位先生长谈。
  可是一连几次,他和那位先生联络,得到管家的回答都是:“他到苗疆去了!”
  原振侠知道,在中国苗人聚居的那片原始森林,和诡异、未开发的山峦之间,那位先生和他的夫人,有着惊心动魂,怪异莫名的经历。
  那些怪事,像是平静湖面上的涟漪一样,正在不断扩大,变得越来越怪。
  他其时不能到苗疆去找那位先生,而那些问题,他又急于和别人讨论,所以,他参加了一次聚会——那是由两个出色的青年人,温宝裕和胡说主持的聚会,没有目的,但经常有青年人仰慕的偶像出现,讲述一些有趣的事。
  原振侠不是第一次参加这个聚会,与会者也十分渴望原振侠说说他自己的事。
  于是,原振侠就向参加聚会的十多个男女青年,讲述了古墓中宇宙杀手的事。
  他说完之后,各人都不出声,原振侠看出,各人不是不喜欢这段经历,只是不满足。
  他张开了双手:“好了,有甚么问题?”
  聚会的地点,是温宝裕的大宅(或者是陈长青的大宅)中的大堂,各人或坐或立,甚至有躺着的,或者是倒竖着的。
  在又静了片刻之后,一个女子举起手来:“这经历是很怪异,但是我们更想听和你的感情有关的事!”
  一个男孩子高叫:“说得乾脆些——告诉我们你的爱情故事。”
  原振侠顾左右而言他:“在古墓中,外星鬼魂曾告诉我,他们所住的那古墓,是秦始皇的,而更进一步,有可能秦始皇这个想万世掌握最高权力的人,也有可能根本已不爱权力,而一直活在他的陵墓之中。”
  原振侠所提出的,确然是极饶趣味的问题,但是在这样的场之下,他显然未能以此取悦群众,又有人叫:“我们对秦始皇没有兴趣。说说女巫之王玛仙!她怎么了?你不想她?”
  原振侠的神情陡然变得沉郁,他的视线看来很是散漫,完全没有焦点,也不知道这时,他能看到些甚么。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原振侠长叹一声,站起道:“爱情故事,要亲自投入去体验,听他人的爱情故事,是十分沉闷的事,恕我不提供了!”
  几个女孩子大叫了起来:“原医生,玛仙现在究竟在哪里?”
  原振侠的目光,看来更是散乱,他转动着头,寻找发出问题的声音方向,可是看来,竟不能如愿。于是,他的神情更惘然,他反问:“我不知道。谁知道,请告诉我!”
  一个身形高瘦的男孩子的声音,听来很沉实:“阁下和爱神星人打过几次交道,竟不知爱神星是在何处,那未免说不过去。”
  原振侠喃喃地道:“在浩渺宇宙的某处,距离地球或是八十光年,或是三千光年,有甚么不同?就算刚在你的身边,心与心的距离,也可以相距一万光年。”
  一个女孩子小声问:“请问,你的心和玛仙的心之间,距离是多少?”
  青年人竟然对他和玛仙之间的事那么有兴趣,原振侠一方面感慨万千,一方面也有点负气,所以他的回答竟然是:“无限远!”
  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静了下来,原振侠补充:“大家都应该知道数学上的无限大和无限小是怎么一回事,既然是无限远,无论我怎样努力想去拉近距离,都是徒劳无功的事。”
  大堂之中,仍然是难堪的寂静。
  然后,是一个怯生生的女孩子的声音:“请问,原医生,你努力过吗?”
  原振侠陡然震动,那女孩子的声音十分轻柔,可是听在他的耳中,却像是晴天霹雳一般。
  你努力过吗?
  这五个字,每一个字,都像是一个迅雷,劈头劈脸盖下来,令得他六神无主,连想也无法想。
  他恍恍惚惚转过身,摇摇晃向外走去,神情是一片极度的惘然,他走了三四步,一个跄,几乎跌倒。
  在场的人之中,温宝裕和他最熟,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原振侠有这种失魂落魄的清形了。
  原振侠的情绪正常的时候,可以应付任何困难的环境,可是,当他的情绪一度受到困扰时,他比平常人还要脆弱。就是为了玛仙,他可以终日沉醉酒乡,甚至想到结束自己的生命!
  温宝裕知道,那女孩子轻轻地一句话,已经触及了原振侠感情上最脆弱的一环,用青年人流行的话来说,是“被点中了死穴”,或是“击中了罩门”,所以他才会突然之间如此失常。
  温宝裕忙过去扶他,原振侠一伸手,用力捏住了温宝裕的手臂,问:“我应该如何努力?”
  温宝裕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全场也仍是沉寂。还是那个怯生生的女孩子声音:“你肯去开始就好!”
  原振侠“啊”地一声,抬起头来,望着大堂上悬下来的那盏灯,灯光在他的眼中,化为一团团光晕,逐渐扩大。在光团之中,像是看到了玛仙千娇百媚的脸容,正秀眉微蹙地在问道:“你努力过没有?”
  然后,转眼之间,玛仙现出了充满期望的微笑:“你肯开始就好!”
  原振侠深深吸了一口气,放开了温宝裕,大踏步向外走了出去。
  看着他离去的青年人开始议论,各抒己见,但不论发表甚么意见,他们对原振侠为了情感而可以这样毫不掩饰地失魂落魄,都钦仰无比,认为那是罕见的潇——只有真性清流露,才能有那么动人的情景出现。
  原振侠回到了自己的住所,面对看镜子,一字一顿,自己对自己道:“我这就开始。”
  他说得极其大声,而他也在镜子之中,看到了一个奇特无比的景象。
  他看到,在他的身后,有苗条的身形,正在蹑手蹑足走出来,看样子,本来是想在他的身后,突然出声,吓他一大跳的。
  可是,原振侠却先她一步,对着镜子大叫了起来,所以,一心想吓人的,反被吓了一跳,刹那之间,神情怪异莫名。
  而原振侠在这时,也已看清了她们是谁。
  一个身形顺长的,肤色如玉,眉目如画,娇俏绝伦。一个娇小玲珑,一脸的调皮精灵,逗人喜欢。
  蚌是柳絮,一个是水红。
  原振侠一时之间,几疑自己又有了幻觉,因为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两个美女会在自己住所出现的原因。
  所以,一时之间,他甚至不想转过身去,怕那只是镜中的幻影,转身一看就不见了。
  当然,那不是幻影,水红已跳跃着向前,双手交叉,挂在原振侠的肩上,笑语殷殷:“你在干甚么?调戏我吗?”
  原振侠笑了起来,手伸出去,想去拧水红的脸颊,可是却没有那么做,因为他想到,那是对付小女孩的动作,而水红不喜欢人家把她当小女孩。
  所以,原振侠改变了动作,变成了代她掠了掠飘在额前的发丝。水红趁机,以自己的脸颊,在原振侠的手背上轻轻贴了一下。
  这种看来不经意的动作,却包含了她少女的无限柔情蜜意,原振侠心中动了一动,可是他却伪装甚么也不知道,视线落向柳絮。
  柳絮仍然是那么古典,可是有了她和康维十七世之间的爱情滋润,她的眉梢眼角,孕育着无穷无尽的喜气,使得心中再愁苦不快的人,也都受到她的感染了。
  柳絮这个美人,可以说是原振侠所知的,地球女性之中遭遇最奇特的一个了,她的经历之奇,无人可以比拟。这时,她看来却和所有沉浸在幸福之中的女性一样,容光焕发,喜气洋溢。
  原振侠吸了一口气:“没有变化?”
  柳絮和水红异口同声地回答:“没有变化,一切顺利!”
  他们之间的对答,听在别人的耳中,可能莫名其妙,但是他们之间,自然明白是在说什么——不久之前,原振侠曾以“可以年轻十五年”的条件,向一个拥有人类所能拥有最高权力的老人,交换了柳絮和水红的自由,让她们脱离组织。
  对于这个庞大的,对所有的人员,都严密控制的组织来说,那简直不可思议。
  但是“年轻十五年”,是真正的年轻十五年,并不是心理上,而是生理上的——勒曼医院把老人的复制人,用快速培养法,使之成长到适当的年龄,然后,安排一次记忆组的转移,把记忆组移进了新的身体之中,那是一个比原来衰老的身体年轻十五年的身体,一切就完成了。
  当然,所有的经过,都必须在极端秘密的情形下进行,只要略有风声走漏,在那种争权夺利、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甚么卑鄙的手段都可以用出来的环境之中,必然会掀起滔天巨浪,谁也不能预料会有甚么变化——最大的可能,是权力的转移,那就变成大讽刺了。
  也很讽刺的是,这次任务,由柳絮和水红负责执行,有康维十七世的协助,进行得很顺利。那个权势非凡的老人,在换了新的身体之后,极度满意,望着再也没有用处的旧身体,十分感慨,说了一句话:“这一来,有许多事可以从头来过,真好!”
  也没有人知道他想把甚么事从头来过——他也接受了提议:用适度的化装,使他看来苍老,然后逐步减轻化装,使人习惯,不会骇异他一下子变得年轻。
  而且,他的动作,也在有适当程度的“演戏”,不可忽然就身手矫健起来。
  这一切都进行得绝无人知,柳絮和水红在完成了这个“最后任务”之后,也恢复了自由,从此脱离了组织。原振侠代她们高兴:“恭喜!抱喜!”
  柳絮和水红齐声说:“谢谢你,你是我们的恩人!”
  她们说得十分认真,而且事实上,没有原振侠的努力,一切确然不能成功。可是也由于她们大认真了,所以看来很是有趣,原振侠不禁“哈哈”大笑:“以后,该叫我恩公了!”
  水红和柳絮立时装出做戏的身段,盈盈下拜,俏声:“恩公在上,小女子有礼!”
  原振侠笑不可仰,柳絮和水红自己也感到有趣,也笑成了一团。
  原振侠问:“大胡子呢?怎么舍得和你分开?我正有事要找他!”
  柳絮轻叹了一声:“他不舍得,我也不舍得,但是他有些事,要去——”
  她说到这里,伸手向上指了指。原振侠知道,康维十七世是上天下地,无所不能的三晶星机械人,是宇宙之中一种新的生命形式——非生物性的生命形式,有太多的所在,他可以说去就去,但是柳絮的血肉之躯,却是无法可以去得到的。
  原振侠道:“他会尽快回来?”
  水红扬眉:“你放心,他千分之一秒也不会耽搁。你找他有甚么事?若要使他和柳大姐分离,只怕不会有商量的余地。”
  原振侠本来也没有想到要向康维求助,但如果康维就会来到,自然不妨向他提出,毕竟他的能力,远在地球人之上。他摇头:“不会,不会!最近我有奇遇,想和他讨论一下。”
  正说着,门上传来一下声响,身型高大,虬髯满腮的康维十七世,已经“呵呵”笑着,走了进来。柳絮一声娇呼,扑向前去,康维立即张开双臂,把她紧紧拥在怀中,几乎把柳絮的娇躯,完全包没。
  这一对异类生命之恋,真叫在一旁看了的人,感到欣羡不已。
  水红发出“啧啧”之声,双手遮住了眼,作不欲观之状。
  原振侠顿足:“这像话吗?谁想来就可以推门进来,连敲门都可以不敲,还有私隐权没有?”
  康维的吻,像雨点一样,洒落在柳絮的俏脸之上,吻了个够,他才抬起头来:“对不起,原,敲门要花七分之一秒的时间,我不想因此延迟和柳絮见面!”
  原振侠吟道:“若是两情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康维连声道:“不通!不通!真要是情爱灼热,一秒锺都不能浪掷,半秒钟也不能错过!”
  原振侠也同意康维的说法,他想起和玛仙,已经浪费了那么久,错过了那么久,而且,还不断地在浪费下去。
  他叹了一声,虽然在朋友的面前,他不想表现太沉郁,以影响朋友的心情。但是,他的眉宇之间,也就不免有了淡淡的哀愁。
  康维伸手,在他的肩头上用力拍了一下:“又有甚么问题?”
  原振侠把大问题押后,先提小问题:“你可知道,宇宙之间有一种力量,专搜各个星体高级生物的灵魂,集中能量,供他们自己之用呢?”
  康维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极严肃,疾声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的那种神情口气,根本就是在问:“你这个地球人,是怎么知道的?”
  原振侠“哼”了一声:“怎么样?我这个地球人,没有资格知道?”
  康维吸了一口气:“确然,这种力量的存在,是宇宙间的一大害,那是地球人知识范围之外的事。各星体都在努力想消灭这股力量,可是没有结果。”
  原振侠问:“这种力量……有多少股?”
  康维呆了一呆,像是他从来也未曾想到过这个问题。接着,他的双眼之中,有奇异的光芒闪动。
  原振侠也不禁十分紧张——这种力量的存在,不仅是对地球人的大威胁,也是对许多外星人的威胁,外星人,甚至外星鬼魂,还有力量可以对付,地球人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有听凭宰割。
  试看人类历史上的许多大杀戮,如果大残杀的目的,只是为了制造更多的灵魂供那种力量吸取,那真是可怕之极的事。
  而且,这种力量如果还有许多,那么,人类就再也不能避免无理的大杀戮!
  想想自古至今的许多大屠杀,不但叫人不寒而栗,而且也无法令人相信那是人的行为。
  但是,那又确是人所做的事,每一次大屠杀,都由人发动,都有人充当杀人凶手,人杀人,造成以百万计的同类的死亡!
  这种既可怕又丑恶的行为,如果不属于人类的本性,作为人的一分子,至少心中会不至于那么难过!
  康维双眼之中的光芒,渐渐消失,他叹了一声:“不知道——不知道侵入银河系的这种力量有多少股。只知道有一个星体上的高级生物,……西陵……西陵星人,曾聚集了一种能量,虽然不能消灭那股力量,但却可以阻止它们的侵入……可以成一道防线!”
  原振侠心头狂跳,他一直不知在古墓中的那些外星鬼魂是甚么星体上的高级生物,现在听来,他们显然是康维口中的“西陵星”了。
  (康维在说及那个星体的名称时,说的是有很多音节的一个名词,“西陵”只是头两个音。)
  (其实,知道了是甚么星体,对原振侠来说,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的事,因为他根本不知道那星体在宇宙的哪一个角落。)
  (就算给他知道了在宇宙的哪一角落,也没有意义,对他来说,那也只不过是遥不可及的一颗星而已,晴空之夜,一抬头,就可以看到万千颗!)
  康维说到这里,盯着原振侠看:“你何以忽然问起了这个问题来?这股力量,是星际旅行者,宇宙探索者最大的敌人,也是落后星体上的高级生物最可怕的敌人——它能侵入高级生物的身体,使被侵入者成为残杀同类的疯子,大规模的屠杀,可以使他们获得更多的能量,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宇宙杀手!”
  康维所说的和原振侠所理解的,完全一样!
  那令得原振侠更是黯然神伤,而康维还在进一步的补充:“不幸得很,宇宙杀手可能曾在地球活动,因为地球人短短的历史之中,有着太多的,而不可理解的疯狂屠杀,所有异星人,一直都不能肯定,那是地球人卑劣的本性,还是地球人中了宇宙杀手的暗算!”
  原振侠苦笑:“我知道……有一股宇宙杀手在地球活动,他被一批外星鬼魂,可能就是西陵星人的鬼魂,和几个地球人合作,禁锢在一个古墓之中了!”
  原振侠的话,不是很容易明白,水红听得不停眨眼。一直偎倚在康维怀中的柳絮,也现出疑惑的神情。
  不但是他们两个地球人,就是记忆库中,资料丰富之极的康维十七世,也眨了好几次眼,才算是明白了一个大概。
  康维骇然:“原,你最近遇到了甚么事……怎么会有那……么可怕的经历?”
  康维十七世曾问过着名的灵魂学家阿尼密,阿尼密的回答极肯定:你有灵魂!
  凡是有灵魂的生物,都是宇宙杀手的目标,像康维那样,他的灵魂所蕴含的力量,只怕可以超过几百万个地球人,那么,更是宇宙杀手想要吞噬的“美食”了。
  难怪他一听得原振侠提起有股力量,他就显得如此紧张。
  原振侠也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向水红作了一个手势,水红立时会意,走过去,斟了四杯酒,各人都自然而然,大大喝了一口。
  康维、柳絮和水红都知道,原振侠必然会有很惊人的经历要说出来。
  原振侠开始说他最近的经历,自然先从他在医院中遇见了雷九天说起。
  雷九天的名字才一说出口,柳絮和水红便不约而同,发出了“啊”地一声低呼。
  不等别人发问,水红已道:“雷老爷子是我们的国术师傅!”
  原振侠也不禁“啊”地一声。
  他知道柳絮、水红、海棠——属于组织,以花为姓名的那十二个出色之极的情报人员,曾受过各种各样的训练,其中自然也包括武术训练在内。
  原来雷九天竟是她们的国术师傅。
  雷九天的一生,本就充满了传奇色彩,他担当过这样的职务,只是他传奇的一生中的一个环节,还有其他职务的。
  难怪柳絮她们都有很高的武术造诣,名师出高徒,那是错不了的。
  原振侠叙述着他的经历,连康维十七世也听得讶异不止,尤其,当原振侠说到了最后,雷九天已经被宇宙杀手侵入了身体,可是他仍然能凭自己的意志力,与之抗争,想和宇宙杀手同归于尽的壮烈情形时,听的人,都大是动容,柳絮和水红的眼中,甚至闪耀着泪光。
  雷九天的最后行动,自然壮烈无比,要是人类都像他那样,宇宙杀手至多只能一次杀死一个人,而绝不能通过入侵一个人的身体,而屠杀几百万几千万人!若是人人都和雷九天那样,能以自己的意志和宇宙杀手对抗,人类历史也就根本不会是几千年的互相残杀史。
  水红喃喃地道:“雷师傅竟死得那么惨烈!”
  在那时,水红的回忆之中,想起了雷九天在授艺时的种种情形。雷九天的训练,严酷得不近人情,可是他对水红特别好。
  那是由于水红在所有的女孩子之中,年纪最小,身型又最娇小的缘故。可是雷师傅在训练的过程中,也决不放松,一样严格。在接受训练的过程之中,所有的女孩子——她们已经全是性格最坚强的一群,也全部都偷偷哭过,可是抹乾了眼泪,照样咬紧牙关,把人的能力,发挥到了接近极限。
  终于,她们都练成了一身好本领。雷九天也是她们尊敬的师傅。
  康维长叹一声:“当雷老头撞向地的时候,他最后的想法,是想和敌人同归于尽的!”
  原振侠道:“是——事实上,他可能到死也还弄不清楚他的敌人是甚么,但是他抱了必死之心,去和敌人对拚,真是神勇。”
  康维感叹:“人类行为真是太复杂了,有的高尚、有的卑劣,有时又忽而卑劣,忽而高尚,全然不可捉摸,像雷老,始而畏惧脱逃,最后又勇不畏死!”
  原振侠吸了一口气:“是!”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